首页 邻居美妇李太太 下章
第04章
 李太太常勾引男人到家里,李先生早有耳闻,只是他常在外地,没机会捉。这天,李太太以为她老公不会回来,就把我又叫过去侍候她。

 刚洗完澡的李太太真是太美了!我大张着嘴,直勾勾地看着她。李太太走到我跟前,踢了我一脚说:“看什么!”我如梦方醒,慌忙将头伏在地上说:“叩见主人。”说完,磕了三个响头。李太太好象没有理我,我也不敢抬头看她在干什么。

 一会儿,她走过来,站在我的面前:“把我的高跟拖鞋叼到沙发旁,跪在那里等我。”说完就到更衣室去了。我快速爬到鞋柜旁,叼起高跟拖鞋,爬到沙发边上,头伏在地上。

 过了一会,听到她的脚步声,好象是坐在了沙发上,接着,一只妖妖娆娆的赤脚勾起了我的下巴:“用嘴给我穿上拖鞋。”我叼起拖鞋,先把鞋尖套上她的脚,然后咬住鞋的后帮,一点一点地向后用力,最后把鞋后帮套在她的脚跟上。穿完后,李太太站起来,向阳台走过去,我在她的后边爬着,直到她用脚蹬住我的头顶,示意我停下。

 我跪伏在地上等待着她的命令。李太太示意我子,正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她抬起脚,重重地跺在他的脯上,我惨叫一声,急忙子,茎高高的耸立着。她抬脚踏在上边,用力了几下,我的奔涌而出,在了地上、她的鞋底上及我的身上,她把沾了的鞋底踩在我的嘴上,我赶紧干净鞋底,她跨过我的头,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

 我干净地砖上的,爬到他的跟前。她用穿着高跟拖鞋的脚,左右开弓,扇了我二十几个耳光,厉声说道:“今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把你的脏东西出来,听到没有!”我的嘴已经木了,说话困难,只好将头伏在地上,连声说是,一边不停地磕头。

 这时电话来了,李太太坐在沙发上接听,一边讲电话,一边用脚踩住我的后脑,把我的额头贴在地板上,李太太边说边咯咯笑着,将双脚伸到我的面前,我双手捧住两只白的小脚,伸出舌头就,后来又给她,李太太旁若无人的一边继续讲电话,一边大声地呻着:“啊…啊…好啊…好舒服啊…啊…”忽然,房门开了,她老公李先生回来了。见到家里竟然有个男人光着下身跪在他老婆面前给他老婆着脚,顿时火冒三丈。

 “货!把男人勾引到家里来了?怪不得外面风言风语那么多。”说着走过来狠狠地揍我:“他妈的,丢男人的脸!一个大男人给这个脚,你还是不是男人?滚一边给我好好看着我怎样收拾这个货。”

 李太太没想到老公会忽然回来,虽然生,但被当场捉到,还是吓得浑身颤抖,不知所措。

 “他…他是…一个骨头…自愿来侍候我的…我没和他上…上过…真的…老公…”

 “把衣服了!跪到地上去!”李先生命令着李太太。

 李太太从沙发上站起来,面对着丈夫慢馒的开始解衣服上的纽扣。不一会她上衣的钮扣就被全部解开了,这时李太太的香肩、戴着罩的房、和她那白晰的肚皮,都了出来。她又背过双手开始去解罩上的扣子。很快她的上身已完全赤了。

 李先生叼着香烟,看着李太太衣服的样子,脸上浮现出足的表情。李先生上下打量着李太太的上身,呼吸声越来越重了。

 李太太接着又去裙子和内,然后赤着身子缓缓的跪在了地上。她目光下垂,着上身,等待着丈夫的命令。

 “用手抓住头把它拉长,我倒要看看,你玩男人的威风到底有多大。哼…”李先生一边捏着李太太的房一边侮辱着她。

 李太太不敢违抗丈夫的命令。她一边着泪,一边无奈的用双手的食指和拇指,捏住两只暗红色的头,用力的向外拉扯着。头被她越拉越长,已几乎有二公分长了,由于拉扯她头周围的晕也被拉的隆出了房。

 “你晚上没吃饭是不是?使劲拉!快点!”李先生仍不足,继续折磨着子。

 “老公求求您!…饶了我吧!再也…拉不长了!头…好痛…啊!”李太太忍受不了,痛苦的哀求着丈夫。

 “饶了你?保持这个姿势二十分钟。”李先生冷冷地说道。

 “…”李太太的手仍揪着头,不敢放开。

 李先生居然翻起了杂志。

 二十分钟的时间,对李太太来说是那样的漫长。李先生翻着杂志,连看都不看跪在他面前的那个已经在微微发抖、汗浃背的可怜的女人。

 二十分钟,与一个世纪一样总会过去的,李先生终于放下了杂志,他把脚慢慢的伸到李太太的裆下,用脚趾在那里拨弄着。

 “啊…”当李先生的脚伸进李太太的部时,她的叫了一声,那是一种痛苦的声音,随后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你知不知道?其实这辈子,你最应该感激的人是我!当年,你在那个夜总会做小姐,要不是我娶你,你早就完了!你想一想,谁会要你这个破鞋?你忘了结婚时你对我发得誓了吗?做牛做马的服侍我?哼!前几年做得还不错,可是现在呢?竟敢背着我偷男人!给我戴绿帽子!你是不是翅膀硬了?嗯?”李先生一边用脚玩子一边用语言侮辱着她。

 “不,老公我没有。我…错了!”泪水顺着李太太的脸颊了下来。

 “错了?你会错吗?”

 “啪”李先生伸手给了李太太一记耳光。

 “啊…”李太太用手捂住脸。

 “看来今天不给你点颜色,你是不会知道,你究竟错在哪了?”李先生站了起来。

 “不…老公,求求你!不要,我真的知道错了!”李太太抱住丈夫的‮腿双‬苦苦的哀求着。

 “少罗嗦!起来,到边上去!”李先生低声喝着。

 李太太无奈的站起身,可能是疲劳所致,动作很吃力。她坐到边,等着接下来的惩罚。

 李先生拾起李太太的内卷成一团到了她的嘴里,用一个布条绕过脑后紧紧地勒住。然后从褥底下出一只电线拧成的鞭子。

 “!把子用手托起来”

 李太太无奈的,用双手托住她那两只白房,房上那暗红的晕在灯光照下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刺。她已经猜出丈夫下一步的惩罚内容了,她知道那会有多痛苦,从她的眼神中出了恐惧。

 李先生举起了鞭子,开始打她的两只房,与皮鞭不同,这种电线制的鞭子很细,而中间的铜线又很有重量,所以感的房,那痛苦可想而知。不到二十鞭,李太太这个可怜的女人已经泪满面了。转眼间有些鞭梢着之处已经开始渗出小血珠了,那些鞭痕很快就变成了深深的紫

 李先生放下鞭子,点了支香烟,歇了一两分钟,又开始继续接下来的程序。

 “把腿劈开!”

 李太太顺从的分开两腿,她的的整个部毫无保留的显出来,那微凸的上长着乌黑油亮、不多不少的卷,在灯光下泛着成的光芒。两片浅褐色的大满的突起,将道口掩盖。雪白而修长的大腿充满弹,浑圆柔软的股洁白如玉。

 李先生取出一支避孕套,套在了皮鞭的木柄上,将它入了李太太的道,李先生翻动着鞭柄,李太太也随之小幅的扭动,透过嘴里的内发出“唔、唔”呻道口不断涌出丝丝水。

 李先生用燃着的香烟,开始烫灼李太太那白的大腿内侧,每一次接触都让她极力的后退,回来时,下一个灼痛也随之而来,如此反复多次,最后烟头开始烫她道上方的骨,这时,李先生的短已高高地突起。

 李先生结束了香烟的灼烧,在李太太道内的木柄也被出,最后他取出了在李太太嘴里的短

 “老公,求求你!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李太太着嗓门大口着气说。

 “起来!跪着。”李先生下短对着李太太说了声。

 李太太挣扎着起来,李先生坐到了边,她看到丈夫那又又长的具,黑里透红,可怕的怒着。

 李太太又跪在地上,用她那柔的双手抚摸着丈夫的具,抚摸了一会儿,她又低下头用脸颊不住的在丈夫具上蹭着,直到丈夫头的尖端溢出透明的黏,她才抬起头用乞求的目光看着丈夫。

 李先生仿佛无动于衷,低着嗓子问道:“货,看看自己,告诉我,你是什么!”

 “我下,我是破鞋!”

 “再说!”

 “我是,我是妇!”

 “再说!”

 “我…我不要脸…”李太太羞愧的满脸通红,但她不得不说出这些让人难以置信的作自己的话语。

 “躺到上去,把扳开!让我看看!”李先生没在难为已被他羞辱得不知所措的李太太。朝着作了个手势。

 李太太乖乖的站起身,走到前,躺在上,慢慢地把两条修长的腿弯起来向两边大大的分开,然后用两只手的食指掀开大,让自己的生殖器一览无遗的暴出来。

 李太太上的不是很多,两片浅褐色的小由于充血硬硬的向外张开,就像一朵初开的兰花形成喇叭口状;粉红色的蒂在顶端界处了出来,模样就像一个小小的头,微微的肿着;道口不断涌出丝丝水,一张一缩的动着,依稀看的见里面浅红色的

 李先生的手放肆的在李太太的蒂上捏着、着,时不时还拍打两下。李太太紧闭着双眼咬牙忍着,任其暴。

 “哎…哎…哎呦…嗯…嗯…”在李先生的玩下,李太太开始哼哼起来。

 李先生继续玩着李太太,他不断的揪着她的茸,拧着她白股,处处显出凶狠。李先生的手指一会拨一阵,捏捏核、最后顺着滑腻的腔使劲挖了进去。李太太疼得臂一扭,听到丈夫的笑,她泪如落弦。突然,李先生的手使劲的捏住了李太太的部,李太太觉得部撕裂般的剧痛不由呻起来。

 “妈的!老子要看你的笑脸!谁让你哭的?起来!拿出当年你伺候客人的劲头来。”李先生继续侮辱着李太太。

 “…”李太太忍住悲哀,忍住部的剧痛,泪中带笑的装出妩媚欢乐的样子。从上爬起来跪在地上,把头钻进李先生的两腿中间,用她那美丽的脸颊,轻轻的蹭着他那大带着腥臭味的茎。她蹭一会儿,停下来怯怯地看看丈夫的反应,再接下去蹭。但丈夫的眼睛却始终没有看她。

 李先生的茎在李太太脸颊轻柔的‮弄抚‬下蹦了起来,跟着又是一下。可怜的李太太以为得到了献媚的机会,赶紧用她的下巴,使劲蹭着李先生怒涨的茎。

 “妈的!你这个货!”李太太的下巴蹭疼了李先生,李先生往上一抬脚,赤的脚背正正地撞在李太太的‮腿双‬之间,他感到李太太的户整个软绵绵的,暖和,又麻又酥的感觉像是一头绵羊,踢上去很舒服,让他忍不住想再来一下。

 “唔…唔…”李太太的整个身体往上一跳,感的下巴离开了李先生的茎。她赤条条的哼着把股撅在了半空中,憋红了脸强忍着不敢再动。

 李先生一边捏着李太太丰房,一边将大脚趾竖起来,勾着李太太部两边的肥瓣,前后划着来回。他用脚趾分开李太太的大,拨弄着李太太的核,他的脚趾逗得李太太的下体开始不停的动,水不断溢出,到了他的脚上。

 李太太用那对满是眼泪的大眼睛胆战心惊地看着李先生,她用力下股,将她的花心顶在李先生的脚趾上,然后,她小心谨慎地前后挪动着股,把她的道谄媚地往拨弄自己的脚趾头上套。

 李先生可有可无地把大脚趾进李太太的道里拨弄了几下,接着出脚趾,绷直了脚背对着她的部又是一下,这一回李先生用了八成的力气。

 “呀…”李太太歪斜着仰天翻到一边去了,痛得再没有力气装扮温顺的女人。她两手捂在户上,两条白的大腿紧紧的缩起把手臂夹在中间,痛苦的的滚到这边呻几声,又滚到那边呻几声。

 “货!你的了吗?我再用脚踢你两下!帮你止止!怎么样?给我起来!”李先生站起来走到李太太身边弯下,一把捏住她的头。

 李先生边说边把李太太从地上拉起来,推倒在上。然后用双手抓住她那两只纤纤美足,让她采取张开大腿的动作。

 “呀…”李太太本能的想夹紧‮腿双‬,可是一旦打开以后,就无法胜过丈夫的力量,在李太太已完全开放的大腿,她那美丽的微微张开,发出的光泽,在浓密的从中,粉红的起的立在乔老公面前。

 李太太产生了强烈的羞辱感,美丽的脸颊染成红色,雪白的牙齿咬紧双。当她还未从羞的心情恢复过来,丈夫的手指已伸向她的户上,向左右分开成V字型。

 “啊!…”李太太呻着想用力夹紧大腿,可是又不敢,丈夫的手指任意的侵略着她柔软的肌肤,在她充血起的核上

 李太太因刺而红润的户完全的暴在丈夫面前。丈夫的另一只手也伸向她的前,捏着她的房,手指夹住因刺而突出的头,整个手掌在半球型丰房上旋转抚摸着。

 “怎么?受不了了?想要,就求我呀!”李先生的笑容,用手握住,顶在李太太的户上。

 “啊啊啊…啊…求…求求你…给我”李太太无力的挣扎了几下,身子就慢慢的软了下来,部不由自主的向顶在道口的茎一次次抬着,两条腿也越张越大,道开始轻微的一张一合的动起来。

 李太太紧咬着牙,想忍住从下身传来的阵阵奇。但她又怎么可能忍的住这种——从一个成女人要命处传来的强烈的感觉?下身出的汁越来越多,她的心里防线崩溃了。她不住一面娇,一面的呻起来。

 李先生并不急着进入,他用手扶着茎,用头在李太太的上磨擦着。

 由于李太太的部沾满了粘滑的,被丈夫的头这么一摩擦,不由发出“嗞嗞”的摩声。

 “啊…老公…不要…啊啊…啊啊啊…求…求求…您…给我把…我…好…我…啊啊啊…”李太太如梦呓般的苦苦哀求着。她难受极了,丈夫的头给她的下身带来了强烈的刺,强烈的生理需求,不断的侵袭着她的体。使她不得不再次哀求丈夫。

 “货…”李先生握着茎对准李太太的道猛的刺去“吱”的一声茎全捅进了她的道。

 “啊…”李太太顿感一条又热又硬得满了自己的道,一种充实感涌了上来,不娇声叫了起来。

 李先生的股一高一低的动着,长的茎在李太太的道里不停的送。每一下都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的戳入,再用劲拉出,以此达到折磨她的目的。

 李太太道口的皮紧紧的裹着丈夫的茎,随着茎的被拖出带入,一翻一翻的。不尽的水再次满溢,随着茎的进进出出,从皮和界处的窄中一下又一下的被挤出来。经过生殖器的磨擦,变成白白的糊状物,顺着会往下门上。会中间凹入的地方一起一伏,和肌肤碰撞发出“辟啪、辟啪”的声响相互呼应着。

 李太太的脑中一片空白,全身的感觉神经都集中在部这个焦点上,本能的反应开始慢慢出现,并越来越强烈,不断的往头上涌。但女的矜持和几千年的封建礼数,让她不得不忍住由于快愉的表情,她拼命忍耐着,想尽快把快挥散。但事与愿违,那种感觉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强烈。

 “呀…啊啊啊…啊啊啊…”李太太的下半身痛难分,心中感到下身一下空虚一下充实,这种奇妙的感觉一接一的涌上心头,终于再也无法忍受,大张着嘴气发出一种原始的呻

 李先生听见李太太的呻声,更加兴奋,动的也越来越起劲。李太太的体被碰撞的一耸一耸的,带动着她前那一对白晰的房,也跟着一会上下动,一会又左右摇晃。李先生边动边伸手抓住汤加丽的房不住弄,在头上又捏又擦,直把她弄的酥万分,两粒头变得又大又红,起发硬。

 李先生仍在拼命的着,这时的李太太已是浑身滚热,心跳加速,就快熬不住了。

 “噢…”随着李先生一声低沉地嚎叫声,运动停止了。

 李太太躺在沙发上娇着,她的子颈给烫的奇难受,一股无名的感觉从心头向全身散播出去,身体打了好几个冷颤,全身的血一起涌入脑中,会的肌有规率的收缩着,令人休克的快将她推上了高峰,又一股水伴着汹涌而来的高开始往外冲,将刚出的新鲜热辣的挤出口,户外面,淡白一片混在一起,也分不出哪些是哪些是水。

 干完了李太太,李先生命令:“今晚你别睡了!明天我还要出门,你把我的脏衣服给洗了,另外再帮我整理一下行李。”李先生又开始着李太太的房,动作极奇鲁。

 “嗯!”李太太无力的点了点头。她吃力的从上爬起来,那刚媾过的两片已经充血通红,直直的立在下,还不时的微微颤动着。围绕着红肿已经沾满了出的水和。因姿势的改变,浓白的黏从她那着粉出来,在空中拉着丝到地上。

 李太太伸手拿过罩和内,想要穿上。

 “干什么?你不知道你那着水呢吗?穿什么衣服?给我光着身子洗!听见没有?”李先生躺在上,一边用左脚的脚趾拨弄着李太太的房,一边大声地命令着。

 “是…”李太太小声的应着,不得不把手上的罩和内放到一边。

 李太太抬着盆,到浴室打了一盆水后,抬着水回到卧室。她把盆放在地上,然后跪在盆前面,开始用力的洗着丈夫换下来的脏衣服。

 李先生靠在着烟,李太太衣服的动作,带动着她前那一对白晰的房,跟着一会上下跳动,一会又左右摇晃。

 由于李太太身子向前俯,她的股微微的向上翘起,所以李先生能清楚的看到她的部。在她那红肿并微微张开的间,还在向外淌着黏。白色地顺着滴到地上。在她部下面的地上已集了一小摊。

 “过来,戴上这个再洗!”李先生向李太太招了招手。

 李太太顺从的走到边,看见李先生从从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对铜铃,她不知丈夫要干什么,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李先生伸手捏住李太太右上的头,缓慢的将铜铃上的丝线绕在她头上,将头紧紧的捆住。

 李太太疼得拼命扭动上身,想摆那叮咚作响的铜铃,但在被李先生狠狠的瞪了一眼后,只好放弃抵抗眼睁睁地看着丈夫将另一个铜铃栓在了她的左头上。

 一对沉甸甸的铜铃挂在李太太那白皙丰房上显得格外抢眼,虽然铜铃的分量不重,但仍坠得她那对丰房颤颤巍巍。

 李太太回到盆边跪下,再次洗着衣服。叮叮当当一阵脆响,挂在她头上晃的两个明晃晃的小铜铃吸引着李先生的目光。

 “动作大一点,你不是练舞蹈的吗?连怎么把子甩起来都不知道吗?”李先生侮辱着李太太。

 李太太的手上加大了力度,随着双手的动作身子也摆动起来,房上挂着的两个小铜铃,随着她身体的移动,坠得高耸的房上下颤动,在静谧的夜空中发出刺耳的响声…

 随着扭动,李太太感到下身坠般的疼痛又袭了上来,而她头上挂着的两个铜铃也在火上加油,它们不仅随着她身体摆动的节奏发出亵的铃声,而且每次下坠都将一种酥的感觉从头传遍她的全身。李太太在这种屈辱的动作下,洗完了全部衣物。

 “来!上来,我又想干你了!你的?嗯?”李先生的又被挑起来了。他拿着电线拧成的鞭子,拨动着李太太那伤痕累累的柔房,让头上绑着的铜铃发出清脆的叮铃声。

 李太太累的大口的气,混身瘫软的跪在地上,眼泪仍不住的涌出眼眶。她好象没有听见丈夫的话似的,呆呆的跪在地上没有起来。

 “妈的!我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见李太太跪在地上不动,李先生挥起鞭子,狠狠地朝她那高耸的了下去,只见铜铃翻飞,一阵叮铃铃响,白房上鼓起一道紫红色的血印。

 “呀…”李太太一声惨叫,用手捂住房。

 “我问你?”李先生恼羞成怒,用鞭柄狠狠的戳着李太太长满

 “…我的!”李太太惊恐的从地上站起来,向边走去。

 “老公,我下面太脏了,要不要洗洗?”李太太小心翼翼的问着丈夫。

 “废话?想让我干你的脏吗?”

 “没…没有”李太太吓得赶紧说道。

 “还不快洗?”

 “是…”李太太拿过暖壶,倒了些水在盆里,然后蹲在盆上面,用手抄着水清洗着她那满是污秽的下。洗完下后,她又从暖壶里倒了些水到巾上,仔细的擦洗起李先生的茎来。

 “行了!把它弄大!”李先生一,将下软不拉塌的茎伸到李太太面前。

 李太太无奈地放下手中的巾,将脸伸到李先生的‮腿双‬之间,用脸颊轻轻的蹭起他的茎来。在李太太的‮弄抚‬下,李先生的茎慢慢的怒起来。

 “转过来!”李先生抓住李太太的脚腕,让她骑到他的身上。这样她的部便一览无遗的对着他的脸了。

 李太太继续用脸颊蹭着李先生的茎。李先生用手揪住李太太的着。李太太疼的“嘶…嘶…”的直凉气,但她却不敢说一句话。

 “!舒不舒服?”李先生一使劲,扯下来几,举到李太太的面前叫道。

 “啊…”李太太满脸难以言表的惨痛表情。她左右扭动着下体,发出了一长声凄厉的惨叫。李先生又用手指夹住李太太的一撮用力提起,故意慢慢地拉扯,让疼痛深入她的的骨髓。

 连着的皮被扯了起来,李太太大腿和小腹的肌开始哆嗦,李先生继续用着力,又有几油黑的慢慢地落了,留下一处渗着血丝的皮肤,被拔下来的的末端也带着血。

 终于李先生放开了揪着李太太的手指。还没等李太太回过神来,他的手指又开始摸向她那红肿的。她那刚媾过的部十分的感,李先生用手指着她的核,并用力的抓捏着她下垂的丰房。

 “啊…老公…别…疼…”李太太疼得全身颤抖起来,她痛苦的张开嘴呻着。但李先生不给李太太这个呻的机会,在她张开嘴呻的同时,李先生猛的一股,把他那已经怒涨的茎,深深地刺进了她的喉咙。

 李太太被茎刺的一阵恶心,她大声的干呕着、不停的咳嗽着。部的剧痛和咽喉异样所带来的剧烈咳嗽,让她已是泪满面。虽然如此,她仍旧不敢反抗,仍旧顺从的低下头用脸颊蹭着丈夫的茎,任由丈夫的手指在她的部肆意的摸。

 “好了!该让我舒服一下了!”李先生边说边让李太太高高的翘起股,跪伏在上。

 “呀…”疼痛使李太太哼一声咬紧了牙关,简直像巨大木强迫打入‮腿双‬之间。钢铁般的,在她那缩紧的里来回。她的大腿之间充满了迫感,那种感觉直喉头。李先生一个劲的猛狂捣,并像疯狗一样的叫着。

 “呀…慢点…老公…您饶了我吧…哎呦…疼…好疼!”李太太的道内本来就没有多少分泌物、干巴巴的,被李先生这么暴的硬来,她觉得道像被撕开了一样,有裂开似的痛,她泪如泉涌。

 “妈的!你叫什么?老子正知道吗?我就喜欢看你痛苦的样子!这样更过瘾!”李先生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他像秋千似的推着李太太,双手还不时使劲捏着她的的头。

 “啊…啊…疼…疼呀…啊…”屈辱的呻,痛苦的泣,李太太开始不规则的呼吸着,巨大的碰到她的子上,强烈的刺自她下腹部一波波涌来。

 李太太知道自己的润了,从子里涌出的快竟使她产生了莫名的。丈夫的不断的着,已使她的思维一片空白,她本能的接纳着丈夫的。随着速度的加快,她下体的快也跟着迅速膨

 “唔…唔!”每当李先生的茎深深入时,李太太就发出的哼声,皱起美丽的眉头。每一次的入都使她前后左右扭动雪白的股。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嗯…嗯…”不一会,李太太就开始的呻起来。她的脸颊红润,舌头不停的着双部忍不住僵直的了起来,这是高来时的征兆,她漂亮的脸庞朝上仰起,沾满汗水向下垂着的房不停的抖动着。

 这时李先生抓着李太太的部,已经使劲的了百多下。他喉咙发出“荷荷”的怪叫声,突然他搐起来,他也达到了高,大量的不断入李太太的体内。

 李先生拔出了沾满汁的,但仍用手分开着李太太的双,李太太软绵绵的趴在上。身体里强烈的反应还没有散去,全身仍然微微颤抖着。痛伴着情不断的自子传了上来,她全身几乎融化了,从下腹部一波波涌出震撼的快水和开始大量的溢出道。,顺着旁的小沟,淌到上,一部分滴到了上,一部分则顺着白的大腿向下淌去。

 “累死我了!…”李先生终于松开李太太的部,和她一起瘫软的倒在上。

 一切都结束了。李太太吃力的撑起她那软软的身体,重新倒了些热水在巾上,用热巾擦拭着丈夫那沾满水的茎。擦干净丈夫的茎后,她才下地清洗自己的部…

 李先生走到李太太面前抓住她的头发,转过身对我说:“她是你的主人吧,从今天开始她又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就是我的‮狗母‬,你高贵的主人已经变成我的一条的‮狗母‬。”

 李先生低下头又看了她一眼说“她刚被我得死去活来,现在呢,现在我要她给我脚,货,还不过来。”李太太果然听话,乖乖地在她的奴儿面前爬到李先生脚下给李先生脚。在另一个男人面前羞辱一个女人,特别是在一个男人面前羞辱他的主人真是太兴奋了。

 我的脸很红,她的脸也很红,最后还是她先开口了:“我老公说的没错,他是我的主人,我现在是他的‮狗母‬,我以后都会听他的话,你呢,如果还愿意做我的奴儿我,如果不愿意,我也不勉强,就算我们的缘分尽了。”

 我向着她跪了下来“主人,我不会离开你的,你在别人面前喜欢做什么我不管,那是主人的权力,我只知道我在您面前永远是您的奴隶,除非您赶我走,否则我绝不离开您!”他又接着对李先生说:“您是我主人的主人,也就是我的太上主人了,求求您不要赶我走。”

 “当然不会了,难得你这么,又这么忠心,你把衣服了,我们三个一起玩,我玩她,她玩你,真是。”李先生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兴奋简直冲昏了李先生的头。

 “你的奴真是好啊,我累了,你们做给我看吧,我想看看你平时是怎么调教他的。”李先生斜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们。

 在她自己的奴隶面前,似乎又找到了尊严,她转身站起来,对我这个男人吼道:“还不光跪下?”

 我立刻趴在地上,起了衣服,李先生想逗逗她,于是说:“谁允许你站起来了。”

 虽然李先生的声音一点都不严厉,但是她已经十分驯服趴在李先生脚下,李先生的脚趾,李先生很满意的让自己用最舒服的姿势坐在沙发上享受她舌头的伺候,一边看我狼狈的光衣服,一边点起一只烟。

 我的差不多的时候,李先生轻轻拍拍她的头:“货,毕竟是在你自己奴隶的面前,我要给你一点尊严,这样吧,你就跪在地上调教他,至于他我想就只能趴到地上了。”

 “谢谢主人,奴婢一切听从主人安排。”她立刻回答。

 我还很乖巧,看来她训练的还不错,随后也趴在地上,嘴里还说:“是,太上主人。”

 李先生故意连看都不看那男人一眼,继续教训她:“你训练这条狗,实在没规矩,凭他也配和我说话吗?”她立刻心领神会,跪行到我身边,左右开弓,两个耳光。

 我吭都没吭一声,她拉着我头发拖到李先生面前,让我跪好,然后一本正经磕头,请求李先生饶了她。看她这么乖巧,李先生自然没有生气,让她磕十个头谢罪就好了。她磕头完了,立刻抓起我的头发,在我嘴里吐了一口痰,我喝完痰给她磕头,她还让他八叩九拜,说是因为她也喝了李先生的痰,所以要加倍感谢。

 李先生戏弄完我们后,就罚李太太整夜跪在地上给他脚不准睡觉,我也被李太太罚跪在她背后给她脚,整夜不准睡觉。

 第二天李先生又出门了。

 “奴婢跪送主人。”

 李先生得意地笑着推门走了。见李先生走了,李太太才狼狈不堪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不会滚过来扶老娘一把吗?”我爬到李太太身边,帮李太太重新穿好了衣服。

 “你是被迫的,对吗?你为什么要被你老公这样玩你。”我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住口!”

 “对,这才是你的真面目!我知道你一直是高贵的!只是被这个畜牲困住了,对吗?”

 李太太转过身来,面对着我狠刮几个巴掌。

 “你必须明白,你只是我的一个奴隶而已!老娘随时可以宰了你!”

 “是的,但是我真的只是想帮你啊!我想看到你毫无拘束,尽情挥洒你的高贵的样子!”

 “凭你吗?奴隶!”

 我沉默了。低下头给她认真地着双脚。李太太又恢复了以前的生活。丈夫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回来几次,每次回来他都会折磨李太太,李太太从心底里恨他。  M.ZikKxS.cOM
上章 邻居美妇李太太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