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邻居美妇李太太 下章
第07章
 南哥没来时,李先生仍然在家里充老大,还常常叫我的女朋友阿娟也过去让他玩

 阿娟到李先生家的时候,正撞见李太太跪在地上着老公的脚趾。她的脖子上拴着一条狗链,肥白多的后背上已经布满了道道鞭痕。看见阿娟进来,李先生连头也没抬,只是说道:“货,怎么才来?”阿娟有些惶惶地道:“今天是礼拜,路上人多,车不好坐。”还没等李先生说话,跪在地上的李太太突然站了起来,伸手“啪”地打了她一记耳光,骂道:“小货,晚了就是晚了,那来那么多废话?你…啊…”李太太这个“你”字刚出口,股上就重重地挨了老公一鞭,她吓得急忙又跪下了。

 “你妈的,谁让你多嘴的?自己掌嘴!”

 “是!”李太太不敢怠慢,抬手左右开弓起了自己的嘴巴。

 “妈的!你是哑巴吗?”

 “是是!”“啪”又是一鞭“你妈的,还说是?”

 “不是…啊…不是,打死你这个货,让你多嘴,让你,打死你,打死你,看你还多不多嘴了,货!”李太太直打得自己口角血,两个脸蛋红通通的。阿娟一直站在当地不敢吱声,她只觉得下有一股热里淌了出来。最近不知怎地,她一看到这种场面就不由自主地小便失

 李先生皱皱眉头,道:“行了,滚一边去吧。”李太太这才停手,悄没声地爬到一边,她的眼里已经涌满了泪水。李先生对阿娟道:“把衣服了吧。”阿娟立刻三下五除二就光了衣服,水终于顺着两条大腿淌了下来。

 “你听着,我一会儿就出差到外地,估计得去一周左右吧,我叫你来,是让你陪陪我太太,这一周如果你表现得好,我回来会好好谢你的。”阿娟又惊又喜,道:“你放心,我会好好陪女主人的,也不用谢我。”

 “我说谢就是谢,你妈的,你是不是皮子?”

 “是,是!”阿娟不敢说话。

 “你听着,我走以后,你就是我太太的奴隶,一切都要听她的,如果我回来听她说你一句坏话,我决不会放过你!”阿娟看了一眼在一旁缩的李太太,只见她30多岁的年纪,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硕大的子,她的身上有很多新旧伤痕,想来都是李先生的杰作了,阿娟的心中砰砰直跳,不由得面红耳赤,想到未来一周自己都要在这个妇的控制之下,竟然觉得有些兴奋。

 “好了,你去把你主人的链子解下来,今后在家里它就一直套在你的脖子了。”

 “是!”阿娟过去,这时李太太也站了起来,面对阿娟,她那张脸立刻就恢复了尊严。阿娟轻轻解开拴在李太太脖子上的链子,很自觉地就自己系在了脖子上。

 “好了,我要走了。”李先生站起来也走到了老婆跟前,一瞬间,好象这之前什么也没发生似的,两人又恢复了亲密的夫关系。转头对阿娟道:“你过来,小货!”阿娟有些惶惶地过去站在他的面前。

 李先生打量了她一眼,阿娟此时已是浑身一丝不挂,一头长发披散在脑后,脸上一副卑躬屈膝的神色。她的房不大,只够盈盈一握,但还算实。她的下是一团七八糟的浓密的丛中非常明显地出两片厚实的小,大咧咧地向两边挣挣着。

 李先生点点头道:“你把腿叉开!往下蹲,对,知道马步吧?对,就这样!”阿娟不明白他要干什么,依言照做,才一摆好姿势,就见李先生突然抬脚“啪”地一声,穿着坚硬皮鞋的鞋面就重重地踢在了她的下,阿娟猝不及防,不由得“啊”的一声大叫出来,身子不由自主地瘫了下去,下的先是麻木,转眼间一阵巨大的疼痛感直冲进她的肚子里,继而攻进她的脑际。

 阿娟的眼睛看出去有些雾茫茫的,她已经痛得出了眼泪,但在她的嘴角边却挂着一丝足的微笑。她的耳边听到李先生的声音道:“等我回来,如果我太太说你伺候的不好,我会踢烂你的臭!”阿娟强忍着疼痛,口中答应:“你…放心走吧…大巴主人…阿娟是你喂养的畜牲,我…我会尽心尽力的…啊…”她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

 已是午后三点,阿娟已经干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了,三个卧室,一个客厅,一个餐厅,还有一个厨房、一个卫生间已被她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她的脖子上犹自系着那条狗链子,为了干活方便,她将链子在脖子上,汗水顺着她的后背向下淌,一直到她的腚沟里,渗入她的道。

 她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心想得做饭了,一会儿李太太就要回来了。想到这个妇一回来就会拚命地待她,阿娟不由得心神。本来李先生一走,这个妇就想要立刻玩她,谁知就在这时来了一个电话,朋友约她去打麻将,李太太躲不过去,只好吩咐阿娟把家里打扫干净,如果打扫的好,她回来就会好好奖励她。她说她不会玩太久的,四点钟以前肯定回来。

 李太太直到她做完了饭,差不多快五点的时候才回来。李太太今天打麻将,手风不顺,心情极劣,怒气冲冲地就回来了。阿娟看她的脸色,心里又兴奋又有些恐慌,兴奋的是,她心情不好,今晚的待一定不会轻了,恐慌的是不知道她将怎么样对付她。

 李太太一进家门,看见阿娟先是怔了一下,她因为心情不好,差一点忘了家里还有这样一个人,一怔之下,才想起老公今天出差了,这个女人是老公找来供她发的对象。这样一来,她满腔的不愉快,一瞬间转为极度的施的快,她要把怒气转嫁到这个女人的身上。

 她站在门口,冲着阿娟道:“你妈的,站着干什么,还不过来给我鞋?”阿娟急忙过来,刚一跪下,脸上就重重地挨了一记耳光,她不敢叫出声来,口中道:“谢谢李太太!”一句话刚出口“啪啪”又挨了两记嘴巴,就听李太太骂道:“你妈的小,李太太是你叫的吗?你他妈的是个畜牲,是条‮狗母‬,人才可以叫我李太太,你是畜牲只能叫我主人。”

 阿娟连声道:“是是!主人,我错了,我是个畜牲,是个‮狗母‬!”她说着就要给她鞋,李太太却一收脚,喝道:“转过去!对,把股蹶起来。”阿娟的股很大,又很白,腚沟很宽,这一蹶把个大眼儿就完全了出来。她因为经常,又喜欢扩张游戏,所以整个眼儿向外翻翻着。

 李太太抬起一只穿着高跟鞋的脚,蹬在她的股上,在上面拧来拧去,高高的后跟在她的眼儿处摩来摩去。阿娟已经有些猜到她要干什么了,念头刚一动,果然,李太太两手扶住门框,后鞋跟对准阿娟的眼儿狠狠地踹了进去。

 阿娟终于忍不住大叫了一声,身子向前一冲,差点趴在地上,整个二寸多长的鞋跟就进了她的眼儿里,这还不算,李太太一足立定,一足一下一下地向前踹着,口中还骂道:“!我你妈的,你是哑巴吗?”

 阿娟的汗已经下来了,满脸通红,听道李太太的骂声,急忙答道:“是是,啊…谢谢主人踹我的眼儿…小眼儿和臭可以让主人踹烂了…啊啊…”李太太踹了一会儿,就在她的股上把鞋了下来,鞋跟还是在阿娟的眼儿里。她想起早上老公走之前让她把他的脚进自己里的情形,心念一动,弯掉另一只鞋,然后一伸手就把它捅进了刘丽的道里。

 “自己把着,我不让你拿出来就不许拿出来!”她说着光着脚走了进来,一进餐厅看见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她点点头,道:“唔,还不错!”阿娟一手在前,一手在后,颇有些滑稽地跟在后面,听到李太太的赞扬,急忙道:“谢谢主人夸奖!”

 李太太哈哈大笑,坐下来开始吃饭。偶尔把一块或是一口菜在嘴里嚼了几下,吐在地上让阿娟食掉。因为阿娟要前后把着眼儿里和道里的鞋,所以她只好一直趴在地板上吃。吃过晚饭,李太太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阿娟收拾碗筷,这时李太太已经叫她把眼里和道里的鞋拿出来了。

 她根本没有吃,所以在收拾的时候偷吃了几口,这时,李太太在客厅里喊了起来。阿娟急忙出来,到了客厅,只见李太太仰躺在沙发上,下身一丝不挂,上身只着一个透明的罩,却也是半掩半遮,由于她是屈膝劈叉地姿势仰躺着,所以整个大股就完全突出来。

 “打电话叫小军也过来一起侍候老娘。”

 “是,主人。”

 我一进门,看到阿娟跪在了李太太的脚下,我也急忙跪在了阿娟身边。李太太得意的笑了笑,说:“给我磕头。”我们俩连忙磕头,大约磕了10来个,她满意的点点头,走进了书房里,坐在了沙发上。

 我们象狗一样爬到了她的脚下,李太太伸出洁白的玉手,托起阿娟的下巴,抿嘴一笑,说:“你真的愿意做我的奴隶吗?”阿娟忙说:“愿意,主人。”李太太在阿娟脸上拧了一把,娇笑着说:“你们都想好了吗?”我们俩都点头不已。

 她从兜里掏出一张契约,说:“你们的卖身契,没问题就签字吧。”我们趴在她的脚下在卖身契上签了自己的名字。李太太接过契约,又掏出一元的硬币,扔在我的脸上,说:“收好了,你们的卖身钱。”

 我问:“我俩只值一元钱吗?”李太太轻蔑的笑了,说:“不满意吗?”阿娟忙说:“满意。”还狠狠地盯了我一眼。

 “下的东西。”她指指我:“给老娘鞋。”我顺从的用嘴给她鞋,她又指指我娇笑道:“去拿洗脚盆来,我要洗脚。”我忙去拿盆,把盆放在主人脚下,见李太太出一双娇美洁白的纤足。

 “把上衣了。”李太太吩咐,阿娟顺从的了上衣,跪在主人的脚下。主人把脚放在盆里,俯下娇躯,伸纤手抓住阿娟的左房,用力一挤,阿娟呻了一声,李太太纤手用力,阿娟在李太太洁白柔的手里辗转呻,李太太挤完左又挤右,边挤边娇笑着对我说:“你看我象不象挤牛的啊?”

 我谄媚的说:“象,太象了。”主人开心的笑个不停,说:“你女朋友象牛吗?哈哈哈哈…”阿娟惨叫不已。李太太才松了手,阿娟的房上留下几片淤青。阿娟在李太太的吩咐下,给她洗脚,我跪在旁边李太太的高皮鞋。李太太说:“以后天天都要这样给我洗脚,明白吗?”

 “是,奴婢明白。”阿娟卑的说。李太太用纤手拧着阿娟的脸蛋,玩了我们一会,吩咐道:“打开电视,伺候我看碟片。”她拿出她自己带过来的一张光盘,叫我播放。

 我连忙把电视打开。李太太一边拿遥控器选台,一边伸出脚,我和阿娟连忙跪伏在她的脚下,一人她的一只脚。李太太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用脚玩着我们的嘴,惬意极了。

 令我们吃惊的是,光盘播放的竟然是我们正在给她着脚的李太太被一个男人得哇哇叫的内容。

 “你俩喜欢给老娘脚吗?”

 阿娟磕头说:“喜欢啊,主人,您的脚又美丽又高贵,能到是奴婢的福气。”李太太笑了起来,说:“都是女人,你我的脚,你不觉的委屈吗?”阿娟笑着说:“奴婢咋能和您比啊,奴婢生来就是伺候主人的,能您的脚,是奴婢前生修来的啊。”

 李太太娇笑起来说:“你们这两口子可配对了,一样的下,比我的狗都下,只配做老娘我的奴隶。”我们连忙称是。

 “给我削个苹果。”李太太吩咐道,阿娟忙爬到洗手间洗干净手,跪行到李太太脚下,从茶几上取了个苹果,用水果刀给李太太削。削好后双手举起,献给李太太,李太太接过苹果,顺手拿起果皮说:“你也辛苦了,来吃点吧。”

 阿娟连忙磕头谢恩,李太太把果皮喂进阿娟的嘴里。李太太吃着苹果,看着我们,忽然将一口她嘴里嚼过的果吐在地上,说:“货,赏你一口吧。”我大喜,磕头不已。

 “好了,吃吧。”李太太笑着说。我低下头,象狗一样起李太太吐出的果,想到这是从高贵的主人的嘴里吐出来的,还有主人的口水,我激动的发抖,到嘴里,细细品味,李太太见我卑的样子,得意的笑了。李太太忽又想起一件事说:“主人让我给你们带了一件礼物,差点忘了。”

 说着她取过她的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条拴狗的链子,说:“来,把你的链子带上。”我顺从的爬过去,伸长脖子,李太太将链子上挂着的皮项圈套在我脖子上,用力紧了一下,玉手一拽链子,我的头随她的手伸了过去,她满意的点了点头,而阿娟本来就已拴着狗链。

 “好,天晚了,去卧室吧。”说着一抖链子,我俩顺从的被她牵在手里,爬向卧室。到了卧室,李太太斜倚在头,命令我俩跪在她脚下,吩咐道:“我要给我小老公打电话,你们跪在那听,顺便好好想想今天犯错误了吗?”

 说完她拿起电话,拨通号码和她男朋友聊天:“好啊,对啊,玩的开心啊,人家好想你吗。来,亲一下啊,你好坏啊。想我了吗?过几天就回去嘛。”

 李太太娇柔的和小老公情人聊天‮情调‬,我俩跪在地上听,聊的开心,她指了一下她脚下的地,阿娟楞了,李太太大怒,柳眉一挑,我忙推了阿娟一下,做了个手势,阿娟明白了,滚到李太太脚下躺好,李太太把脚踏在阿娟的脸上,用力跺了几下,阿娟疼的眼泪都出来了,却不敢出声。

 李太太又翘起二郎腿,抖了抖纤足,我乖巧的爬过去,伸舌头她的莲足。就这样,李太太一边开心的和男朋友‮情调‬一边把阿娟当脚垫踩着,一边还享受着我的舌头。聊了半天后方才挂机,手机又响了起来,李太太一看号码是李先生打来的,顿时吓得浑身发抖,刚才李先生打进来时自己正在和别的男人通话,肯定占线。

 李先生打电话来时如果碰到占线,不接或者没有赤着脚跪在地上接听,至少要罚李太太光着身子罚跪三小时,甚至要打光股二十下。刚才还在大施威的李太太马上光着脚跪到了地上接听电话。

 “主人!奴婢该死!谢主人罚奴婢跪。对,奴婢正在她家里调教这个货呢。您过几天就要回来了,好的!好的!奴婢一定好好调教他们。”接完电话,李太太马上乖乖地光身上的衣服,象狗一样爬到阳台去让主人罚跪三小时。我和阿娟则跪在大厅里,等候李太太被罚跪完继续来调教戏弄我们。

 “阿娟!”一声不大的呼喊传来,阿娟急忙快速爬到我家阳台门前跪下,口中轻轻应道“在!”然后慢慢的推开门,爬了进去。陪着笑脸,恭恭敬敬的说。:“主人!”在阳台让主人罚跪了三个小时的李太太,赤着身子冷冷说:“不会扶老娘起来吗?”

 “是,主人!”阿娟慌忙扶着李太太进了卧室穿上睡衣上睡觉。

 第二天早上,醒来了的李太太躺在上休息,阿娟跪在边为她按摩捶腿,30多分钟后,随着李太太的一声起,阿娟赶紧扶起李太太,自背后为李太太披上一件淡粉的透明真丝睡衣,双手替李太太把腿移到下,再次跪下为李太太纤美的玉足,穿上一双精美的镶嵌着宝石的绣花拖鞋。

 此时的李太太坐在边,她相貌出众,有一对玲珑般的大眼,小巧的鼻子,樱桃小嘴,笑起来的样子非常甜美人!

 长长的手指甲涂得鲜红,她的脚雪白如玉,脚踝纤细而不失丰,脚型纤长,脚弓稍高,曲线优美,柔若无骨,脚指匀称整齐,如十棵顽皮的白樱桃,亮晶晶的脚指甲如颗颗珍珠嵌在白的脚指头上。细腻半透明的脚背皮肤,隐隐可见皮下深处细小的血管。而最出众的是她那不凡的气质!

 看到李太太两腿的分开,阿娟很快爬到李太太的两腿之间,感觉到一个柔软而充满弹的物体在了背上,她知道这一定是李太太坐在了她的身上了。李太太的两条腿放子阿娟的肩上,两只脚贴着阿娟的耳朵,李太太的脚朝阿娟的后脑一蹬,随着一声“客厅”阿娟就在地上爬了起来,给李太太当马骑,并学着马的样子快地嘶鸣了起来。

 背上的李太太被阿娟逗得哈哈大笑起来,爬到客厅的沙发前面。李太太命令道:“停”阿娟立刻停止爬行。李太太继续命令道:“头低下,向后退!”说着用手抓住了阿娟的头发把头向地面上按。阿娟赶忙把头贴向地面并向后退爬。李太太下“马”后坐到了沙发上。

 阿娟跪伏在李太太的面前额头贴着地面。那双人的纤美的玉足就在阿娟的头前,李太太威严的声音从头上传来:“洗漱!”阿娟跪退去端水伺候李太太…

 这时的她已经洗漱完毕,并已经吃过早饭。正靠在紫檀木的香妃躺椅上,享受着阿娟的捶腿。

 我愣站在那儿看着她们,一时竟忘了打招呼。忽然听到李太太生气的声音“嗯?怎么这么不懂礼貌?”我不由得全身发抖,只见李太太高贵冷傲的脸上满是怒容,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听到正在给李太太捶腿的阿娟命令道:“跪下,你这个狗奴才!还不赶快给女主人请安。”

 我彻底地向面前的这个高贵的女人投降了,连我的女朋友都要侍候她,任她打骂作都不敢吭声,还低三下四地自称奴婢,我知道从这一刻起我的一切都已经彻底属于她了。我急忙恭恭敬敬的跪下,

 “是,主人。”我爬到李太太脚下,先用嘴亲吻一下李太太纤美的玉足,然后跪在塌后给李太太按摩玉足。李太太舒适地闭目养神,突然用另一只脚踩在我的脸上,冷冷的命令道:“!”

 我张开口吻李太太的还没做足底按摩玉足,从大趾一直到小趾,仔细地着每个脚趾,连脚趾的很仔细,李太太用脚趾夹住我的舌头,问跪着为她脚的我:“香不香?”我赶紧用被她脚趾夹住舌头的嘴含糊不清地回答:“香——香——。”然后将整个玉脚含在口里允:“好了,换右脚吧。”她有一种强烈的征服

 李太太开始呻扭曲“啪!”一巴掌打向阿娟:“下面!”李太太命令道,阿娟赶紧埋头向李太太的户。李太太把做完足底按摩玉足往旁边移动了一下,让两腿分开的大一些,阿娟的舌头可以进的更深入了,舌头不断的在李太太道内壁上来回摩擦,终于找到道里的兴奋点了,用力的舐着,摩擦着,道里早已决口了,阿娟用力,然后将爱大口大口的喝下,如饮琼浆般的表情叫李太太极度兴奋。

 “啊,啊,啊——”伴着自己兴奋的大叫,李太太觉得自己的身体如飞入天堂般,她觉得阿娟的舌头不够有力,便拽着阿娟的头发,一前一后的摇摆,使阿娟的舌头在她的道里来回

 终于,李太太一用力,把一串浓浓的入阿娟的嘴里。她终于达到高了。有些无力的靠在紫檀木的香妃椅上躺下,得意的看着阿娟喝下她的汁。阿娟跪在她两腿之间,珍惜的净她边和腿上的汁,然后抬起头,意犹未尽地看着李太太。

 我的小弟弟开始兴奋。李太太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对我说:“爬近点!”我向前爬了爬,李太太用脚指摩我的小弟弟“不要了,主人。”我轻轻地说。

 “你什么时候学会顶嘴了?”正在给李太太着脚的阿娟见我顶嘴,马上抬起头啪啪给了我两记耳光。我不语。

 “没你的事,在本小姐面前有你说话的地方吗?给我象狗一样在客厅里爬十圈。”李太太一脚把阿娟踹倒在地上。可怜阿娟被李太太吓得浑身发抖,娇滴滴地求饶:“奴婢该死,奴婢错了,求女主人饶命,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说完赶紧在客厅里爬了起来。

 李太太微启杏眼,把刚吃的柑橘皮摔到我的脸上“掌嘴二十,狠狠的给我,要出声音来。”我拿起掌嘴专用的竹板,朝自己脸上了起来。李太太的脚继续玩着我的小弟弟:“下。”

 我顺从的把下,光着下身任她动,她的脚更加方便了,她先是用脚尖在我的头上轻轻的磨了一会,另一只脚不停的玩着我的蛋蛋,接着用脚底缓缓的磨,然后又用脚跟轻轻的按,最后把我的小弟弟放在脚的大脚趾和二脚趾之间的小窝里不停的捻,然后把它夹在脚趾中间。

 她的脚趾很长,所以很轻松的就做到了这一点。她夹的力道时紧时松,频率时快时慢,自由自在的玩着,我默默的跪着、忍受着…

 她继续用脚玩着我的小弟弟。终于,我再也忍不住了,白色的体一而出。她看着我,笑了笑,说道:“怎么样,舒服吗?”我连忙点头,口中说道:“谢谢主人的恩赐。”  M.zIKkXs.Com
上章 邻居美妇李太太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