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情,不是故意 下章

 大家好,我是惜之。

 新系列又开始了,这一次,我希望以比较轻快的方式来阐述爱情。

 于是,我找来笨黄蓉、高傲赵悯、强势阿朱和替她们的爱情出鬼点子的艾情,替她们四个人编织起一张张情网,希望这次的故事能让大家喜欢。

 说爱情、道爱情,回首我写过的几十本爱情,里面充满我对爱情的看法,我始终认为爱情是需要一点牺牲、无数付出,而且不能求得回报的,因为一旦有求取回报的心情,就容易造成错误判断。

 所以,我理解在八点档中,那个可恶到极点、无所不用其极的方岑,为什么在面对众人的质问指责时,口口声声说:“我没有错,我只是捍卫我的爱情,是她(张玉嬿)为什么要出现,破坏我的爱情婚姻。”

 惜之认识两个人,A是舞蹈班里的老师,B是学生,A小姐脾气直接、固执,常常一个不愉快就摆脸色给大家看,所以,在班上人际关系并不好。B小姐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对朋友付出百分百感情,就算你说了不中听的话,她也会笑笑点头回答:“对啊,你是对的。”

 早先两人感情非常好,她们常常相约出游、常常互谈心情,直到有一回,两个人因为沟通不良产生嫌隙,于是B小姐开始哭泣,处处诉说委屈,博得所有人同情,并带走舞蹈班几个学员,大家都开始挞伐A小姐,觉得她过分。

 A小姐本就没有太多朋友,碰到事情除了生气,别人也不见得愿意倾听,但不管怎样,事情是爆出来了,大家听完后,发觉不过是小事情,哪有那么严重?何必把事情弄大?

 事情本该到此告一个段落,反正人离开、好朋友也跟她走了,从此桥路各行,再无集。没想到B小姐心情似乎还没放下,又四处打电话向同学喊冤,说A小姐对她有多差,自然博得不少同情,而最近又爆发一灵异说法,说原来的舞蹈教室有鬼,鬼已经附上A小姐的身体,如果大家不和A小姐保持距离,会让小表附身,然后举例,班上某某人开刀、某某人出车祸、某某人生病,全和灵异现象有关,要大家明哲保身,别留在原来的地方跳舞,否则将是下一个受害对象。

 哇!事情变得好大,吓得惜之每次进舞蹈教室之前,就要凝神细听,感觉后颈有没有风吹过,

 同学一个个离开了,三十个人的大教室,走掉一半同学,情况悲惨,我建议过A小姐,为什么不和B小姐把话谈开、把心结打散?

 A小姐说,过去几年来,她已经因B同学的性格受害数次,每次她们一有纷争,马上就会发生诸如此类的大事件,所以,她次次低头、次次妥协,这回,宁愿借机会彻底解决两人的关系,否则她不晓得下一次事件会在什么时候爆发,她再也不要战战兢兢过日子。

 惜之是同情弱者的,所以在事情一开始时,看着善良体贴的B小姐那么伤心,我是第一波跟她离开的同学,后来,许多耳语进来,发觉事情似乎和B小姐说的完全不一样,她对我们说的话,几乎都出自想象,经过若干求证后,我又回到原教室。

 从三月份到现在半年多了,我对A小姐、B小姐的性格有了进一层认识,发觉原本让人感觉很差的A小姐,脾气虽不完美,但她起码正直诚,往往把心情在脸上表现,缺乏坏心眼;而人缘奇佳的B小姐,温柔体贴,待人掏心掏肺,却是会断章取义,把你的话加上新注解四处传播,彰显自己好可怜的人物。

 在这件事情上面,惜之觉得人心复杂,什么是好人坏人,模糊难辨。

 我曾经对B小姐苦口婆心相劝慰,面对自己的缺点,自省澳正,却落了个坏人名称,也有人试着改变她的偏狭观点,却让她以非我同类的恶人作出划分。

 现在,我们是无能为力了,眼睁睁看着同学慢慢离开,服睁睁看着A小姐的无奈,怎么办呢?B小姐从不是坏人啊,她是生气,她只是不过恨难平。

 恨A小姐不让她回来跳舞,恨A小姐把她和好朋友分隔开。

 突然,方岑咬牙切齿的画面又浮上我脑间--我没错,我只是捍卫我的权利,我只是要所有的同学都和我在一起,是她对不起我,忘记我曾经待她好过…

 唉…人生说到底,真无奈…  M.ZikKxS.cOM
上章 爱情,不是故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