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情,不是故意 下章
第七章
 当立青打开大门,看见来人时,脸色骤变。

 他是郭立青?

 林昭和江雨妮嘴巴半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牵一个脏女人!她的头发上面撒有白粉,几块类似泥巴的东西糊在脸颊边,手腕间青青红红的怪东西沾了一大片。

 他是最爱干净的男人啊,别说牵手,就是念起,看到骯脏都会即时压抑,除非女人进浴室把全身刷洗干净,否则,绝不允许人碰自己。

 但女人脸上的羞赧,立青眼中的足快意,根本不需费心疑猜,谁都能猜出三分钟前,两人正在进行什么事件。

 昭、雨妮没忘记,立青从不在自己家里办事,他觉得那种气味脏,而他不习惯在家里用满庭香。

 他为这个女人破例?事情严重了,警钟在两个女人心中大响。

 “巨人,你认识她们?”

 悄悄地,黄蓉退两步,躲到立青身体后面,她们的锐眼凌厉,眸光得黄蓉退避。

 她脸上的“泥巴”糊到立青的衣服了!

 同时间,林昭和江雨妮倒气,猜测下一秒,立青会大吼、会甩人、会用后空摔把她丢到大楼底层。

 闭眼,她们不爱看惊悚剧。

 然三十秒钟过去,事情没发生,睁开眼…这次,她们不是倒一口气,而是大势已去的椎心悲泣。

 立青正在替女人擦脸,用他保养得比白糖还白的衣袖做巾。

 “有客人。”她提醒立青,眼光偷偷望向来人。

 立青把她的脸扳回来,不教她们六眼相对。

 不行,我要扳回劣势。林昭在心底忿忿不平。

 冷静,你不能输。江雨妮暗地鼓舞自己。

 “我是青的女朋友。”,林昭出骄傲表情。

 是女朋友啊!看看立青,再望望昭,她突然搞不清自己的角色身分,低头,她有几分混乱。

 立青握紧她的手,她抬眉,对上一张严肃的脸。

 “你信不信我?”立青问。

 “信。”她点头,回握他的手,用力量告诉他,她愿意对他笃定。

 “很好,听我说,她不是我的女朋友,从来都不是。”

 笑开,她信他,因为他的态度光明磊落。

 至于雨妮,衡量局势,她决定先作观察。

 “你好,我是董事长的秘书江雨妮,今天是董事长生日,他要我送甜食当礼物。”

 她对黄蓉讲完话,再转身对立青说:“董事长,很抱歉,不应该这么晚来打搅你,但是我买了手工现做的慕斯,是托大饭店厨师亲手做的,不能摆太久,所以约好下班后绕过去拿…我想,这些慕斯是要给这位可爱小姐品尝的,对吧?”

 几句话,她婉转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不把礼物带到办公室,为什么特地在下班后跑过来,顺带,吹捧了立青身边的黄蓉。

 果然,立青的眉头松懈,他对雨妮不防备。

 “大饭店主厨做的?一定很。”黄蓉说。

 “如果你喜欢,别客气,告诉我,我再去拜托他。”一下子,她和黄蓉搭上情。

 “真的吗?谢谢你。”

 “我想,你们要开始庆祝生日了吧?不打搅,我先回去,董事长,祝你生日快乐。”挥挥手,她以退为进,眼角余光中,她看见立青的赞许表情。

 “别回去,我们一起庆祝嘛,人多热闹。”黄蓉拉拉和善的雨妮。

 “方便吗?”

 雨妮问立青,立青却观察黄蓉的表情--好吧,她难得开心,点点头,他允许雨妮的“打搅”

 不甘示弱,昭拉住立青,她要做最后一搏。

 “青,人家让大厨做了好菜,还带瓶红酒来,想替你庆祝生日。”

 他不给昭台阶下,大手一甩,甩开她。

 “不用,你回去。”冰脸冰眼,他是北极的十二月天。

 黄蓉对立青摇头,即便分手,也该好聚好散啊,女生有女生的自尊,怎能随意糟蹋?

 于是,她站出来圆场。

 “别这样嘛,你生日耶,寿星不应该发脾气,来,笑笑!”黄蓉的手抚上他的脸,捏捏,捏出一个勉强称作笑的帅脸。

 黄蓉的动作让林昭浑身发抖。跟过他十年,怎不知他的身体不准碰?输了吗?守候十年,她居然守出一个全盘皆输?

 同样的,江雨妮也大受刺,不过她对立青的感情不如林昭多,她要的是权势利禄,不是爱情婚姻,所以,她尚能压抑中澎湃情绪。

 “我没生气。”立青闷声说。

 “那最好,往好的一面想,我把庆祝会搞砸,恰巧你朋友送来食物,又能重新庆祝,多啊!”她用笑脸向他撒娇,用笑脸说服他,朋友和阳光,对人类一样重要。

 “你真的开心?”他问。

 “真的。”她郑重点头。

 “好吧,进来。”他让开,为黄蓉的快乐将就。

 待昭、雨妮进屋,他拍拍黄蓉发间的面粉,说:“你先上楼洗澡,我们把这里整理干净。”

 “不好吧,人家是客人。”

 “如果不愿意,她们大可以坐在旁边休息。”意思摆明,他不勉强任何人做事情,一如他从不勉强她们和自己在一起。

 “嗯,我马上下来。”

 黄蓉离开,立青亲自动手整理她制造出来的脏,他虽没要求,但谁不会察颜观?所以,雨妮卷起袖子帮忙,昭自然不敢让自己成为例外。

 趁昭在厨房清理时,雨妮鼓起勇气站到立青面前说:“你被一个小女生收服了?”

 耸耸肩,他没反对。

 “所以,我们的关系应该就此打住?”她试探地再进一步。

 “对。”俐落回答,他不迟疑。

 懊感伤的,虽说好互不干涉,说好两人只是短暂游戏,然而,终究在一起多年,他竟无半分留恋。

 雨妮笑笑,感伤对她没意义,她计画起有意义行动,她下定决心,把立青当作事业来经营,即使挫折,不歇手。

 “以后只是单纯的上司下属?”她问。

 “对。”

 “很好,我宣布,从现在起,我再也不要喜欢你,真的,我说到做到,”泪水在眼眶中泛滥,她骄傲得不肯任它滚落。

 她的姿态教立青欣赏,果然是能进能退、拿得起放得下的坚强女,交往多年,立青不得不承认,从这分钟起,他开始欣赏雨妮。

 “断,我要干干净净,不要藕断丝连。”她加重语气。

 立青点头,正合他意。

 眼角余光,雨妮瞥见将走下楼梯的黄蓉,迅速地,她扑进立青怀里。

 立青措手不及,尚未反应前,先听见雨妮在耳边的低语,推开她的手,停在半空中。

 “下次,我再失恋,你可不可以出借肩膀,听我哭诉,天底下男人有多差?”

 她的手发抖,身子发抖,湛演技,吓呆了站在阶梯间的黄蓉。

 ----

 “你不是自我介绍,说是立青的秘书,怎么?现在的秘书老板之间,需要多少暧昧?”

 不知何时,昭站到他们身旁。

 相反的,即将下楼的黄蓉退缩脚步,避进无人看见的转角处。

 “闭嘴。”语气森然,他后悔让昭跨进家门。

 “我闭嘴,她呢?”昭失控。

 一个凭空冒出的小女生,揭去她的自以为是,她穿着高级礼服,是为了来此和他共度良宵,而不是手拿抹布,打理满目疮痍的客厅。现在,连秘书都能得到他青睐,她算什么?

 “你离开。”他不回答她的问题,态度冷漠疏离。

 “这屋里有三个女人,我居然是要离开的那一个?”她破釜沉舟。

 一个教人无从想象的郭立青让她震撼。在她的认知中,他冷酷无情、他对天下女人都坏透,偏偏,他对两个女人温柔,而她不在两人当中。

 “你别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他出言恫吓。

 “后悔?跟你多年,我都没后悔了。”她讽刺立青也讽刺自己。“真不知我空耗的十年青春,要向谁索讨?”

 “我们不过各取所需,我不负担你,你也毋须为我放弃爱情。”他重申两人关系。

 “你以为我的忠贞为谁?为什么我愿意对你忍气声?我小心翼翼伺候你,我隐瞒个性将就你,你居然说出这等自私的话?”

 “侯敬得、白少华是你忠贞的见证?”立青冷笑。

 很多事他并非懵懂无知,他只是不愿干涉,未婚男女,谁也无权限制谁的言行,何况他无心限制。

 “你找征信社调查我?”态度转换,她又惊又慌。

 这事她做得很隐密呀!包何况怎能怪她?她是女人,也会寂寞,她想在深夜里被体温包围,想偶尔尝尝属于爱情的浪漫部分。

 “对我而言,你没有那么重要。”淡淡几句,他道出她在自己心中地位。

 “我对他们不是认真的。”急了,林昭街上前,拉住他的手,试图解释。

 猛地甩开她的手。脏…他嫌恶地看看自己的手,他不喜欢被触碰、痛恨骯脏,退后三步,他转进厨房清洗。

 “我从未要求你对我认真。”再回客厅时,他说。

 “这些年我们…”

 “你不是我的生活重点。”他的拒绝够明显了。

 “我们完了?”她失魂落魄。

 “是的。”他斩钉截铁。

 “再没有转圜余地?”

 “衡量一下吧,马上离开的话,你还能保有餐厅,若不识实务,对不起,我保证,你将发现自己一无所有。”

 “为什么这样对我?”她哀声控诉。

 “我用同样态度对待所有女人。”立青扬眉,当然,除开他的笨小猪之外。

 望他半晌,林昭确定自己再无半分希望,抓起包包,她愤而离去。

 雨妮看看立青,低声叹气,她够聪明,能理解他那句“我用同样态度对待所有女人”是什么定义。

 “很抱歉,造成你的困扰。”叹气,雨妮跟在昭身后离去。

 他和雨妮的关系完了、和林昭也完了,他要和所有女人都“完了”

 他打算用干干净净的自己和黄蓉在一起,因为她干净,因为她在自己发觉之前,已深植他的心。

 ----

 黄蓉没过问昭和雨妮的离去,也不追问雨妮的拥抱代表什么意义。

 而立青不晓得黄蓉看到那幕拥抱,也不觉得有什么事情需要解释,反正全都过去了,那是他的历史,不能改变却可以断尾舍去的部分。

 从现在起,全新的他,开放心,重新看待爱情。

 对黄蓉,他够浪费。

 明明黄蓉成天在家里睡,电话在她手边,他还是买下昂贵手机给她。

 为什么?没为什么,就为黄蓉无聊看电视,看见有人用手机照相,多问两声,第二天清醒,照相手机就摆在她看得见的地方。

 明明她从早睡到晚,买LV的衣服给她,纯属无形浪费,他还是堆进满柜子名牌衣、名牌鞋和名牌包包,可惜,她对那些毫无概念。

 她不会弹钢琴,他买琴,只因她说会弹琴的女人有气质;她不会打球,家里出现一组高尔夫球杆,只因她想认识高级运动。

 他真是把她宠坏了,不过,他不介意,他乐于宠坏她,乐于培养宠人本领。

 但他的小猪变得古怪,她开始失眠,半夜在他身边赖到好几点。

 常常,她抚着他胡渣问:“你觉得,要做怎么样的努力,才能增长爱情的保鲜期限?”

 他在家时,她分秒牵住他的手,怎么都不肯放,她牵他看电视睡觉;牵他一起洗澡、说话,当他用狐疑眼光望她时,黄蓉尴尬笑笑,解释说:“我想记取你的温度。”

 她相当相当缺乏安全感,每每想到他说的“我用同样态度对待所有女人”她便幻想起下一次的分手,主角从林昭换成自己。

 想到江雨妮,就联想到办公室里,她和立青的亲密,不逊于巨人和自己。

 重点是,她和林昭一样,不愿放手爱情,她想和立青同心协力,将爱情维持到地久天长,可是…他愿意吗?他愿意他的爱情里只有女主角一名,而女主角由她担纲演出?

 胡思想让她睡不觉,病恹恹的脸孔贴在玻璃窗。

 窗台上种满海芋,白白的海芋伸长茎干,长得郁郁菁菁。

 上个假期,立青带她到明山采海芋,她被满山的雪白吸引,落西山,仍不肯踏上归途,于是第二天,他为她,把明山搬回家里。

 他对她的种种好处,黄蓉全谨记在心,只不过她担心,这种好能维持多久光?是不是某一天,他也会板起面孔对她说:“对我而言,你没有那么重要。”

 纷思绪占满脑间,笨小猪罹患忧郁症。

 她打电话向艾情夫人求助,艾情告诉黄蓉,男人最痛恨善妒女生,她说哪个男人没有过去,如果你执意翻旧帐,最受伤的不是别人,而是两个人的爱情。

 她向来听取专家建言,只不过人小心狭,一不小心,她就会想到温柔漂亮的江雨妮,和伤心黯然的林昭

 “你在做什么?”

 从公司回来,立青带回满袋雨妮贡献的零食点心,她说的对,要找甜食,找女人就对了,多数女人嗜吃甜食,原来,他的小猪并不特殊。

 她没答话,淡淡瞧他一眼。

 “你哪里不对劲,我带你去看医生。”

 大手一抓,他把她抱起来,放在桌子上,两手圈住她纤细蛮,下巴顶住她的额头,试试温度,没发烧,体温正常。

 “这次要看哪一科?”她把头埋进他前,苦笑问。

 “脑神经、肝胆肾脏科、血透析、骨科…直到把你的问题找出来为止。”

 “那会把我折腾死。”

 “没办法,谁教你不吃不睡,小猪瘦成小猴子。”触触她的脸,他心疼。

 “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没人想生病。对了,我有不少好东西,要不要试试?”他弯从纸袋里拿出一堆巧克力、酪、起司蛋糕“听说味道很不错,尝尝?”

 “你到哪里买的?”

 “是雨妮买的,她知道你喜欢甜食,特地托人从国外带回来巧克力、酪和起司蛋糕,听说是某个名家师傅做的,吃一点好不?”

 听见雨妮,想吐的感觉翻起,好吃的东西摆在桌面上,她硬是半点胃口都没有。

 这算什么呢?雨妮明知道她和立青的关系,还处处对她示好,这是爱屋及乌,或者不认为她足够格对手?

 凭什么她心惊胆颤,雨妮却安然自若?凭什么知道彼此?她惶惑不安,雨妮却恍若无事?

 她们两人真是天差地远的两个人吗?这样的人如何放在天秤两端相较量?

 “还是吃不下,我带你去吃担仔面?”忧加沉,立青浓眉打结。

 “不要。巨人…”

 “什么事?”他勾起她的下巴,吻轻轻落下,从眼睑到酒窝,他好爱亲她。

 “对女人来说,情伤需要休养多久才够?”她犹豫地问。

 “你想说什么?”他皱眉。

 艾情的建议言犹在耳,她考虑着该不该说。

 两人僵在那里,静默。

 “那天,你听到我和林昭的对话,是不?”立青猜测。

 她谨慎点头。

 “这是让你不开心的因素?”再问,丝剥茧,他要寻到源。

 又点头,虽然让黄蓉更沉重的是暧昧不明的江雨妮。

 “你在介意什么?那些已经过去。”

 “你真觉得自己这样做,对女人公平?”黄蓉追问。

 “什么叫公平?这是个吃人社会,有力气的人就有权利要求别人将就你。况且林昭并没有吃亏,跟我在一起,她得到一间法式餐厅和物足。”

 “终有一天,你也会吃掉我吗?”她问了傻问题。

 “笨小猪,我老早把你吃掉了。”他轻笑,吻落下,封住她的嘴巴,缄封她的不安。

 推开他,她又问:“你也会用一间法国餐厅和物足打发我?”

 “不会。”

 “为什么?”

 “因为你笨得经营不起一间餐厅。”

 他又笑,没认真她的忧心忡忡,低头,再次吻她,软软的瓣吸引他进犯。

 她没反应,闷闷的眉头、闷闷的眼睛,闷闷的嘴不配合他的温情。

 松手她,立青说:“心不在焉,你不是合格情人。”

 “我真不想当你的情人。”嘟嚷着,她想离开他怀抱,可他不准,硬强留她在怀间。

 “把话说清楚。”重重的语调敲响,她的嘟嚷引发出他的大反应。

 这种事怎么说清楚?

 她害怕竞争、害怕抢夺,她那么笨,怎争得过漂亮的秘书小姐?多爱他一天,她便要多想他一年,一年一年又一年,那么多他不身边、她却想念的岁月,怎么过、怎么活?

 “说,为什么不想当我的情人?”

 出尔反尔的家伙,才说不要贪懒,要努力付出以获得他的回报,现在又闹情绪,拒绝当他的情人,你说古怪不古怪?

 “江小姐很好,她聪明大方能力强,而且温柔漂亮,比我见过的女生都有气质。”她实话实说。

 “你扯上她做什么?”她成功挑起他的火气了。

 要知道,自从那天过后,雨妮在他面前严守上司属下本分,再不提半句私人感情,她敬业专业,公司上下没有半个秘书比她更行,难道,小猪非要他把雨妮辞掉才能安心?

 “我只是觉得…她很好…”“没错,她脑袋清楚,不像你,老说些莫名其妙的鬼话。”狠狠地,骂她几声,他骂掉自己的忿忿不平。

 “她那么,为什么你不爱她?”为什么还要对她分心、对她好,教她误以为自己很重要?

 “你以为我不想,要不是你这个笨蛋在我身边,没有位置容纳她,我干嘛自找麻烦,整天担心!”他扯一通,纯为出气。

 “那…我把位置让出好不?”

 “你敢!”

 一句话,她把温柔的巨人爷爷变回火爆的绿巨人。

 “为什么不敢?”

 顶多心痛、顶多舍不得、顶多想起他的日子里泪水汪汪,有什么好不敢?

 “有胆把话再说一次!”他怒不可遏,紧握的拳头想揍人。

 “我说,你喜欢江小姐的话,我可以成全你们。”她直视他的双眼,认真地说。

 什么狗成全,他需要谁来成全?他要的女人会自己追,不要的感情,谁也别想硬给他。

 倏地抓起她,翻过她,他让黄蓉倒趴在自己大腿间,啪地,狠狠一巴掌,拍在她浑圆的股上。

 但当掌心触到她的身上那刻,他后悔了,痛觉尚未传上她的大脑,他先感受到心疼。

 吧嘛啊?!她不过是身体不好、食欲不佳;不过是心情恶劣、容易胡思想,他怎么就打了她?该死的、该死的自己。

 懊恼、悔恨撞上心间,痛得他想吼叫。

 重新抱回黄蓉,双手捧住她的小脸,亲了又亲、吻了又吻,好像非得多吻几次,才能吻去不快记忆。

 “告诉我,痛不痛?”

 他很久没发脾气了,居然在这刻控制不住自己,她的股,他情愿痛的人是自己。

 黄蓉被他弄得有些错愕,泪垂在颊边,凝睇他的愁眉。“有点。”本想说很痛的,但他眼底的不舍,教她换了形容词。

 “我明天去买护垫给你,以后我想打你时,赶紧把护垫套在股上。”

 他鸭霸了,控不住自己的坏脾气,居然要别人用护垫保护自己?!

 “以后不行说一堆七八糟的鬼话,害我压制不了脾气。”不等黄蓉回答,他续道。

 又来,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他都没事。

 按捺下自己,他深呼吸,稳住脾气,用他的方式妥协兼道歉。

 “小猪,仔细听我说,雨妮只是我的秘书,我们没有其他关系,她专业、认真、工作能力强,是个很不错的员工。至于,她的温柔漂亮,对不起,我看不到,我的眼睛里装不下黄蓉以外的女人。我保证除了公事,和她没有集,如果你还是没办法放心,给我一点时间,我替她引荐到别家公司。”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觉…”觉得爱情有权自私,觉得自己无法与人分享爱情,觉得爱情该一生一世。

 但…这些话是不能说出口的,艾情叮咛过,大部分的男人对爱情过敏,他们害怕女人以此要胁,夺去他们的自由和主导地位。

 “觉得怎样?”

 “没事,是我不好。”

 黄蓉认错,这种事谈不出结果,何况,他否决他和雨妮的关系了不是?说不定,那天是她眼花,错看了纯友谊式的拥抱,也或者,是她把公事做得太好,巨人用拥抱奖励她的敬业精神…

 用拥抱奖励敬业精神?越解释越…不想、不想了,她应该对巨人多几分信任,不应该想,增加彼此间的困扰。

 “我带你去吃东西,你不可以再想一堆七八糟的事。”他试着转移她的注意力。

 “嗯。”她点头合作。

 “想想,你爱吃什么?”

 “法国料理。”她随口回答。

 等她恍然大悟,发现自己说出什么“鬼话”后,已经来不及了,立青双眼暴张,才教她别小心眼,马上就犯小心眼。

 迅速从他身上跳起来,黄蓉逃到五步外。

 “不准跑,给我把话说清楚,为什么一天到晚提林昭?是她跟你有仇,还是我跟你有仇?”他往前追一步,她吓得奔出房门外。

 “你不可以打我,你还没帮我买护垫。”她一面跑下楼梯,一面喊。

 “我先用枕头替你垫上。”没关系,他有替代方案。

 “枕头效果不好。”她大叫。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效果不好。”

 “我每天睡在枕头上,我们感情丰厚,你不要打它。”她换替枕头求饶。

 “就是你们感情丰厚,它还没教好你,所以它该打。”

 “下次我不说了。”她跑进厨房。

 “不说什么?”他追到餐桌边。

 “不说林小姐、江小姐,或者法国料理。”她绕着餐桌跑。

 “你的保证没有半点用处。”

 追追追,他是飞腿,一下子拦抱起她,还没打,她已经在他怀里呜呜叫。

 拨开她的发,看她的害怕模样,他笑了。

 “以后,心情不好,大可以找我发,但是不要再提林昭,或者其他女人,好不?”他柔声说。

 “好。”

 “我不希望任何女人介入我们,话我已经说得清楚,那些女人曾经是我的游戏,但现在,我不再玩游戏了。”

 “那你现在玩什么?”

 “我在和你玩感情。”

 玩感情?真的吗?他把感情落点在她身上?半惊半喜,小小风波就此平息。  M.ZikKxS.cOM
上章 爱情,不是故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