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蝠魔箫 下章
第十二章 一触即发
 禇不凡实际上是个很小心的人。

 小心的人行事一般都很谨慎,而“谨慎”二字在大多数情况下,又总意味着“慢”

 禇不凡说是指引船队“直”蝙蝠坞,但速度简直慢得让人恼火。

 影儿就很恼火:“禇不凡,你是不是故意领我们走弯路?”

 禇不凡本来就没好气,听她这一指责,说话的口气自然很冲:“什么?我故意的?我敢故意吗?你急着去救你的‘大哥哥’,我还急着要救我的‘小香香’呢!”

 “小香香”三字一出口,影儿再急,也忍不住笑了:“你老婆名叫‘香香’吗?”

 禇不凡的口气马上就温柔多了:“是啊!我的香香可是个大美人儿呢!到目前为止,我还没见过比我家香香更美的女人呢!这不是我老禇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你不信可以去看看,包你大吃一惊。”

 正说得高兴,柳红桥叫了起来:“水上有人。”

 禇不凡一怔,手搭凉篷看了看,笑道:“不是人。”

 影儿道:“怎么不是人?那明明是人飘在水面上的啊?”

 禇不凡道:“那是浮尸,不是人。”

 影儿的脸一下惨白:“是…什么人?”

 禇不凡冷冷道:“看样子是蝙蝠坞的哨兵,不知被什么人杀死了。”

 柳红桥松了口气。他已看清,几具浮尸中没有华平和“尹世仁”这些浮尸自然是他们的杰作。

 禇不凡道:“既然如此,我看咱们可以加快船速了。”

 他当然想早一点办完这趟“苦差事”早一点见到“我家香香”

 苏灵霞六姐妹都挤在一条小船上,嘻嘻哈哈的,简直就像是出来游湖玩的。

 “哎哟!你踩了我的脚!”

 “谁让你把脚搁那儿?我还嫌你硌了我的脚呢!”

 “你这个死丫头,踩了我的脚还有理?”

 “没法子,是俏妮子先捅我眼的。”

 “挤什么挤什么呀!哎呀,我的耳环…”

 “我的镯子掉进水里了!这下可糟了,捞不起来了!真是的真是的真是的…”

 “哟,甜妞妞你急什么呀?”

 “就是嘛!反正还有那许多呆头鹅等着送给你呢!”

 “嘻嘻,吃醋了是不是?”

 “呸!甜妞妞怀里的男人,个个都像懒蛤蟆,叫人哪只眼睛瞧得上。”

 “癩蛤蟆怎么了?总比你们夜里抱枕头强吧?”

 “嘻嘻…”两个女人在一起就能凑成一台大戏,更何况这条船上有六个正值妙龄的俏皮女人呢?更何况她们就是“高邮六枝花”是六个天不怕地不怕、“百无忌”的女人呢?

 她们越说越往下溜,越说越骨,越说越不堪入耳。

 她们说笑的声音也很大,似乎是故意想让船队的人都听见。

 大家的心情都很不好,但也没人出面阻止她们的胡言语。对于柳红桥、禇不凡等一方大豪来说,和这些女斗嘴有失身份。他们既已表示容忍,其他人还有什么话说。

 影儿却实在忍不住了,隔船厉喝道。“高邮六枝花!”

 苏灵霞马上扬起脸儿答腔:“是谁叫我们呀?”

 苏俏马上笑道:“是柳红桥柳大侠的二小姐。”

 影儿怒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思胡说八道!”

 高邮六枝花倒也还算乖巧,马上就老实多了。她们虽还在彼此说笑打闹,但声音已小了许多。

 “神气什么呀!哇!”

 “人家可不同哟,人家有个好爹。咱们呢,咱们都是孤儿呀!”

 “哼!把她扔到江湖上去,过不了几天,不饿死才怪!”

 “嘻嘻,这你就错了!是女人就饿不死的。前年江南大旱,饿死多少人呀!可有多少是女人呀?”

 “这话倒也是。喂,你们觉得柳红桥怎么样?”

 “哟,小皮看上咱们柳大侠了!”

 “嘻嘻…”船头上突然多出一个女孩子,横眉立目地瞪着她们。柳影儿终于还是出马了。

 “你们再不闭嘴,可休怪姑我不客气了!”

 苏灵霞浅浅一笑,福了一福:“是了,姑,咱们不说话了。”

 影儿哭笑不得,气鼓鼓地跃回自己的大船上,狠狠瞪着她们。

 俏妮子悄声道:“小蹄子,有你后悔的日子!”

 另外五女都不出声了,只是颇为同情地一齐望着影儿。

 影儿啼笑皆非,只好转头不看她们。

 暮色渐渐地重了,一如每个人越来越沉重的心情。

 一如那越来越沉重的秋意。

 *****

 风淡泊诧异地看着拦住他去路的黑影,喝道:“你是谁?”

 黑影冷笑道:“你又是谁?”

 风淡泊微微一怔,旋即怒道:“我是风淡泊。”

 黑影嘿嘿笑道:“你居然还知道你是风淡泊,真难得。”

 风淡泊怒气益盛:“你究竟想干什么?”

 黑影道:“没什么别的事,只是想跟你比画几下,见识见识你万柳山庄的飞刀绝技。”

 风淡泊脑中微觉有些发晕,又似有一针在刺他太阳,疼痛无比:

 “万柳山庄…万柳山庄…”

 黑影喝道:“难道你已忘记了自己的师门?柳红桥是谁,你知不知道?”

 风淡泊的头更疼了:“不…不知道,可…”

 黑影道:“柳红桥是你师父。”

 风淡泊大吼道;“放!我师父是辛荑,是她教会了我一切事情。”

 黑影道:“上的功夫,或许是她教的你,但你的武功‘雨花杀’,也是她教的吗?”’

 风淡泊昂然道:“一点不错!”

 黑影苦笑道;“那么,你认不认识柳影儿?”

 风淡泊简直快站不住了:“好像…好像…不认识。”

 黑影道:“再想想,好好想想,你应该能想起来的。不要急,好好想想…”

 风淡泊抱头坐在地上,痛苦地道:“想不起来了,可…可…我好像…跟这个人很,怎么会想不起来了呢?”

 黑影笑道:“想不起来没关系。我有一个好地方,你可以在那里多呆会儿,咱们可以聊聊天儿。”

 他的声音很柔和,充满了惑的意味。

 风淡泊立生警觉,喝道:“你滚开!我要回房了,你别挡路。”

 黑影怔了一会儿,叹道:“看来你真的已经不可救药了。”

 风淡泊道:“我不相信你的鬼话,一点都不相倍,我看你才是不可救药了。”

 黑影悄然一叹,闪身掠进了路旁的树林,迅若鬼魁。

 风淡泊愣了一会儿,刚想迈步,身后又响起了脚步声。

 风淡泊侧身转头,就见一个提着灯笼的萎琐老头慢腾腾地走了过来。

 风淡泊认出来了,这就是给他送饭的断舌老人。

 断舌老人一直低着头,很小心地看着脚下的路面,好像根本就没看见站在路边的风谈泊。

 “老人家,您好。”

 断舌老人一点反应都没有。好像他不仅是哑巴,而且也是聋子。

 风淡泊讨了个没趣,自然只好讪讪住口,但仍然很恭敬地微哈着,等断舌老人走过。

 但断舌老人走到他面前却又偏偏站住了,抬起手用灯笼照照风淡泊,咧开嘴笑了一笑。这一笑把风淡泊笑得骨悚然,眼睛也忍不住微微闭了一下。

 断舌老人的右手已骈指戳中了他的哑和麻,令他根本无法防范。

 更何况他根本就没想到要去防范这个可怜而又好心、胆小的残废老人呢?

 风淡泊并没有倒下,但已无法动弹。他吃惊地瞪着断舌老人,眼中尽是气愤之

 断舌老人又咧嘴无声地笑了一下,这才恢复原来的姿势,闷着头、躬着,提着灯笼,慢地走了。

 风淡泊被留在黑暗的路边。

 他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事,但想来肯定不会是好事。

 沙沙的脚步声响起,又有人过来了。

 风淡泊听到了刚才跟他说话的那人的声音;“风淡泊,难道辛荑没告诉你,蝙蝠坞里没一个好人吗?”

 风淡泊当然无法问答。

 那人叹道:“刚才那个断舌老人实际上是一个很有名的杀手。他在中原一带,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当然,那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现在,人们都认为他已经死了。”

 他转到风淡泊对面,好整以暇地道:“他现在虽只是蝙蝠坞中地位最低下的奴仆,但没有人敢惹他,连乐无涯都不敢。”

 风淡泊瞪着他,双目火。

 那人慢地围着他转了一个圈,道:“他若是存心想要某个人的性命,谁也无法幸免于难。”

 风淡泊不明白他为什么不马上把自己转移走。这条路并非很僻静,难道他不怕被人看见吗?

 那人似也已猜到了他心里在想什么,笑道:“你不用担心。

 没有我的命令,这一带谁也进不来。包括你的‘师父’辛荑,也不得不听命于我。”

 风淡泊十分震惊。

 这个人是谁?他竟敢说这种大话?

 那人道:“因为我是皇帝。即使我现在还不是皇帝,但以后也会当皇帝。我有权管天下人管天下事,你们都是我的子民。”

 这个人竟敢说他是皇帝?!

 风淡泊现在有点明白了,对面这个人是个疯子。

 只有疯子,才会见人就说自己是皇帝。

 那人笑出了声,但那笑声让人听起来简直跟夜猫子叫没什么两样:

 “我是皇帝。我有太子,有皇后,就是缺太监。我发现你很适合当太监,嘿嘿,嘿嘿。”

 风淡泊知道太监是一种什么样的人,他不由得心头如刀绞一般难受。

 如果这个疯子真的将他变成了“太监”那他岂非生不如死?他岂不是永远不能再和辛荑

 那人怪声笑道:“你放心。辛荑不会伤心,也不会寂寞的。

 像你这样忘记了一切,只愿股的男人有的是,在蝙蝠坞里至少就有十几个。”

 风淡泊在心里冷笑:“他在说假话,这个疯子在骗我。”

 那人呵呵笑道:“你是不是不相信?那好,你跟我来,我让你欣赏欣赏她和别的男人的场面。”

 他制住风淡泊双臂的道,让风淡泊能行走但却无法动手,才冷冷道:“跟我走。”

 风淡泊不动。

 那人狂躁地一把挟住他,将他挟在腋下,飞快地掠进了树林。

 弯弯曲曲不知走了多少路,风淡泊感觉自己被挟进了一条地道。

 地道里又热又闷,气蒸腾,但光线居然充足。

 那人将他放在地上,轻轻在壁上摸了一下,那壁上的泥土慢慢剥落,显出一块晶亮的鸡蛋大的水晶石。

 那人放下风淡泊,悄声道:“你自己好好看看!”

 风淡泊将眼睛闪到水晶石上,不由一下呆住了。

 他看到的是辛荑的房间,看到的是那块波斯地毯,看到的是那个锦墩…

 这地方他很熟悉。

 他看见了一个女人赤的背影,看见粉红的烛光在闪烁波动。然后他看见了一双男人的腿,结实而且年轻,他看见了一双男人的手。

 烛光在她美丽的体上波动,充满了销魂的韵律。

 风淡泊看不清那个女人是谁,他只是觉得她的体和姿势实在很眼

 他移开眼睛,那疯子“皇帝”又将他脑袋转了过去:“接着往下看!那个女人就是辛荑,那个男人是她的数不清的情夫之一!”

 风淡泊在心里嘶叫:“假的。假的!她不是辛荑,绝对不是!”他不想再看下去,可那疯子“皇帝”的手是如此有力,竟使他无法转动脑袋。

 地毯上的两个人也许是要变换一下姿势,那个女人慢慢转过了身体…

 风淡泊着清了那个女人的睑。

 真是辛荑!

 真是她!

 风淡泊头中嗡地一声大响,似乎有一什么弦断了。

 怎么会是辛荑?!

 怎么会是她?!

 可没错儿,真的是她!风淡泊连她左上的一点红痣都看得清清楚楚。

 风淡泊离开了水晶,痛苦地软倒在地上。

 难道她真的如那个疯子“皇帝”所说,有无数面首?

 疯子“皇帝”笑着低声道:“这下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风淡泊糊里糊涂地又被他带出了地道,回到原先置身的树林中。

 疯子“皇帝”拍开他哑,笑道:“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

 风淡泊嘶声道:“我不相信!没有那么回事!你是在骗我!”

 疯子“皇帝”倒吃了一惊;“你明明已亲眼看见了呀?!”

 风淡泊深了一口气,努力平息一下心中的怒火,喝道:

 “那不过是你使的魔法!”

 “魔法?”疯子“皇帝”更吃惊了:“你是说我会魔法?”

 “不错!”’

 疯子“皇帝’哈哈大笑起来:“天下竟然还有你这么一厢情愿的男人,真让我有点不忍心拿你当太监了。”

 风淡泊冷笑道:“你又算什么狗皇帝?真正的皇帝好端端地呆在紫城里,何至于跑到这里来装疯卖傻?”

 疯子“皇帝”一下不笑了。他恶狠狠地瞪着风淡泊,看样子恨不能马上活剥了风淡泊的皮。

 他冲上来揪住风淡泊襟,暴怒地喝道:“给朕磕头!”

 风淡泊被他摇得五脏六腑都在翻滚,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疯子“皇帝”吼道:“朕是天子!朕是皇帝!你这个小太监竟敢不听联的话,竟敢不朝联磕头?!”

 风淡泊拼命挣扎着,嘶叫道:“你做梦!你这疯子!你梦想当皇帝!”

 疯子“皇帝”的声音也嘶哑了:“朕是皇帝!连你的‘上师父’辛荑也都是朕的子民!辛荑也想当皇帝,当女皇帝,但她当不成,她斗不过我!”

 风淡泊一阵阵眩晕,他感觉到天旋地转,脚下的土地正在裂开,裂成一条极大的峡谷,正把他往下

 风淡泊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疯子“皇帝”怔了怔,松开手,大笑道:“这小太监真没用,被朕龙威吓昏过去了!哈哈…”他凄厉的怪笑声在黑夜中回,飘得很远很远。

 *****

 辛荑突然停止了动作,皱眉道:“这是谁在笑?”

 抱着她的男人立即松开手,哑声道:“属下这就去看看!”

 辛荑点点头,很有点遗憾地离开他,道:“阿龙,多带几个兄弟去。”

 “是!”“顺便注意一下乐无涯的动向。”

 “是。”

 *****

 乐无涯也听到了那怪异的大笑声。

 他坐在椅上的身子突然僵硬了。他感觉到冷汗飞快地从脊背上冒了出来,他感觉到嘴里有点发苦。

 他能听出那是谁在笑。

 “天字一号、二号。”

 天字一号和天字二号面色苍白地走了进来:“老爷。”

 乐无涯用尽量淡然的口气道:“去把怪笑的人给我抓住。”

 天字一号和天字二号齐声道:“是。”

 他们很快就消失了。

 “天字三号、四号。”

 “老爷。”

 “去监视一号、二号。如果他们擒拿不力,加以督促。”

 “是!”乐无涯缓缓立了起来,缓缓踱出了门。向关押乐漫天的秘室走去。

 他听出来了,那个怪笑的人,就是发疯了的乐漫天。

 可乐漫天是怎么跑出来的呢?

 乐无涯已严令不许乐漫天再出秘室一步,又是谁敢玩忽职守呢?

 乐漫天既已跑出来,乐无涯作为父亲,又该如何收场呢?

 乐漫天会不会已被辛荑盯上?

 这些问题,乐无涯都无法回答。

 风淡泊被疯子“皇帝”摇晕了,倒在草地密林中,人事不知。

 疯子“皇帝”已不在林中。那种疯狂的怪笑也已消失。

 一条黑影闪到风淡泊身边,俯身抄起他,隐入了黑暗之中。

 阿龙带着三个“兄弟”匆匆赶来,自然什么也没找到。

 天字号的四位护卫当然也不会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

 辛荑冷冷道:“天字号的四大护卫竟然都去了?”

 阿龙道:“是的。”

 辛荑道:“很显然,他们要找的人一定非同寻常。”

 阿龙探询地问道:“会不会…是…是乐漫天?”

 辛荑点头。

 阿龙道:“难道乐漫天已经…已经失去理智了?”

 辛荑冷笑一声,缓缓道:“不一定。”

 她看着阿龙,目光渐渐溢满了温柔之:“阿龙,明天是八月十五中秋节。”

 阿龙道:“是。

 “要多注意。”

 “是。

 “不仅要注意乐无涯父子,还要注意湖上有没有什么动静。”

 “是。”

 辛荑幽幽叹了口气;“我很担心一件事。”

 阿龙道:“什么事?”

 “柳红桥。”

 阿龙变:“柳红桥?”

 “是的。”辛荑冷冷道:“柳红桥如果要来,也只会在这几天内。”

 阿龙道:“柳红桥来干什么?他怎么会来这里?”

 辛荑道:“柳影儿被人救走后,必然会回京求援,柳红桥必然南下救徒。”

 阿龙道:“柳红桥再厉害,也只有一个人,他怎会是主人的对手?”

 辛荑摇摇头道:“来的人不会少的。柳红桥不来则已,一旦真要动蝙蝠坞,他所组织的力量一定十分可观。”

 阿龙急道:“那…咱们怎么办?”

 辛荑柔声道:“很简单,‘坐山观虎斗’。”

 阿龙眼睛一亮:“妙计!”

 辛荑道;“妙计是妙计。可怎样调唆柳红桥和乐无涯父子混战呢?要知道,乐漫天救走柳影儿,目的就在于引火烧我们。柳红桥就是最厉害的火。”

 她缓缓踱着,沉道:“这把火迟早会烧过来。关键是得让这把火烧不着我们,而是转头去烧乐无涯和乐漫天。我该怎么办呢?该怎么办呢…”

 *****

 乐无涯走进外间秘室,从一块水晶嵌成的“窗口”往内看。

 里间密室里正闹得不堪入目。乐无涯叹了口气,离开“窗口”出了秘室。

 乐漫天居然在里间密室里,正和马大娘她们玩得实呢!

 乐无涯奇怪了:如果刚才怪声大笑的人不是乐漫天,又会是谁?

 走上地面,面一阵秋风吹来。乐无涯忍不住打了个寒哗。秋意已很浓了。

 *****

 八月十四的月儿,已经很圆很圆了。

 影儿坐在船上,怔怔地看着古铜色的月轮从水面上涌出,看着那古铜色渐渐变得清朗、变得晶亮、变得撼人心魄。

 明月蒹葭,秋水伊人。在这个美好的时刻里,有多少人回忆起他们各自的“伊人”呢?

 浩浩的船队中,居然没有一个人说话。所有的人都默默地看着月出。

 连高邮六枝花也不再出声。

 只有被月出惊飞的鸟儿“扑噜噜”飞过湖面,只有桨橹发出的喑哑的声音陪伴着月出。

 每个人的心灵似乎都得到了一次净化。但每个人的心却都更了。

 泪水已了满面,影儿自己还不知道。

 八月十五。

 清晨。月儿还在西天,朦朦胧胧地看不清楚。湖上起了雾,很大很大的雾。

 禇不凡苦笑道:“我看不清路了。”

 王仲急了:“你说什么?看不清路?我看你是有意拖延。”

 禇不凡怒道:“我拖延什么?我多拖延一会儿,我老婆就多一份危险。”

 王仲道:“那就快走!”

 禇不凡气冲冲地道:“这么大的雾,你让我怎么走?”

 王仲不出声了。

 这不是他这个“大凶”的凶名能解决的问题。如果“大凶一到,大雾立消”的话,王仲就能把禇不凡揍个半死。可“大雾”很显然不会听他“大凶”的话。

 柳红桥叹道:“禇帮主,此去蝙蝠坞,还有多少路?”

 禇不凡怒气未消,说话仍是硬梆梆的:“远着呢!”

 赵无畏道:“若是蝙蝠坞就在前面,咱们就可以趁着大雾掩过去,神不知鬼不觉的。”

 禇不凡冷笑道:“想不到你胡子都白了还这么天真!”

 赵无畏微微苦笑,不跟他搭茬儿。

 影儿不耐烦地道:“你们吵吵什么呀?烦死人了!”

 柳红桥叱道:“大人说话,小孩子家别多嘴!”

 影儿气鼓鼓地跳了起来,大叫道:“我心里烦,我要说话卜’王仲冷冷道:“这里每一个人心里都很烦。”

 影儿瞥瞥王仲锅底般的冷脸,微微哼了一声,不说话了。

 禇不凡却大声道:“别人各烦各的,都还有个烦的。我就不晓得你王仲烦什么,也不晓得你为什么人心烦。”

 王仲森然道:“你是想找死?”

 禇不凡傲然道:“你别吓唬我。我禇不凡不是三两岁的小孩子,会被你几句话吓倒。我告诉你,你那两下子,没什么了不起的!你少臭显!老子不怕!”

 王仲的右手早已按在了间剑柄上:“真的?”

 眼见两人马上就会冲突起来,柳红桥然大怒,低喝道:

 “王大侠,眼下是什么时候,你还有心思逗这个闲气?你们要决斗要死要活我可以不管,但眼下不行,一切都等着攻下蝙蝠坞再说。”

 王仲悻悻地道:“禇不凡,若非柳庄主说话,老夫非一剑搅烂你的舌头不可。”

 禇不凡翻翻眼,嘿嘿冷笑道:“是吗?”

 王仲道:“你不信?”

 禇不凡一梗脖子:“当然不信。”

 王仲冷冷道:“很好。”

 禇不凡道:“你别说这种话表示你看不起我。你王仲虽然名气大,我禇不凡可不怕你。若非我老婆落在你手里,嘿嘿,不出三十招,我就叫你弃剑。”

 船队虽笼在愁云凄雾之中,但许多人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苏灵霞姐妹们本来心事就不多,笑得也就最响。

 “哟!哪里来的老家伙,说话怎么这么没大小啊?”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他叫禇不凡,是徽帮的龙头老大呢!”

 “徽帮?原来他是个大富商啊!可怎么瞅着不像啊?”

 “人不可貌相嘛!人家可是大人物哟,你听听他的名字:

 不凡!啧啧啧啧,也真亏他妈是怎么给他取的名字。”

 “禇不凡武功究竟怎么样啊?”

 “谁晓得。”

 “那他怎么敢说大话?”

 “谁知道呢!或许是他的名字取得好,总是自命不凡吧!”

 “嘻嘻…”禇不凡气得面色铁青,咆哮道:“苏灵霞,你还记不记得重九禅智寺之约?”

 苏员霞姐妹一下笑不出来了——禇不凡竟是那个轻而易举制住苏灵霞和苏俏,救走张珙的蒙面老者!

 苏俏撇撇嘴儿,不屑地道:“什么禅智寺之约?我们从来都没听说过。”

 苏灵霞自然也矢口否认:“禇老爷子的话,我们听不懂呀!”

 名叫“小皮”的女郎道:“我晓得了,我晓得了!”

 名叫“甜妞妞”的马上凑趣:“小皮,你晓得什么了?”

 小皮嘻嘻笑道:“禇帮主人老心不老,看上我们六个了,但又不好意思明说,于是就暗示咱们。”

 甜妞妞也拍手道:“对呀!他说什么‘重九’、什么‘禅智寺’的,不就是要和咱们定下约会时间、地点吗?”

 六女顿时笑软了。

 禇不凡气得直哆味,但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有干噎着。

 耍赖皮本就是女人的一种特权,几乎已成为她们天生的一种特

 女人若要耍赖皮,男人最好的对策就是微笑着不置可否。

 你如果硬要指出她是在耍赖皮,那你就实在是个天字号的大傻瓜。

 禇不凡虽自认不是傻瓜,但还是做不到泰然处之的地步。

 王仲看着气得胡子直飘的禇不凡,眼中居然也有了一丝歉疚。

 他缓缓地道:“那么,今年九月重,老夫在禅智寺外领教禇帮主神功神剑,请禇帮主万勿推辞。”

 禇不凡冷冷道:“好!哪个说好了不去是王八蛋!”

 王仲寒声道:“对于苏灵霞这种坏女人。妇人,你何必正眼视之呢?她们不去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她们是女人,‘王八蛋’三字似乎也安不到她们头上。”

 禇不凡听王仲帮他出了口恶气,顿时大喜:“骂得好,骂得妙。”

 高邮六枝花岂是易于相与之辈?但她们还是只能铁青着脸不说话。

 她们实在害怕王仲,实在不敢得罪王仲。

 船队终于平静下来了,柳红桥松了口气,影儿则又陷入了沉思。

 在这个船队里,除了高邮六枝花,有几个女郎不在沉思呢?

 她们的心情,就像这茫茫的大雾一样,她们什么也看不清,什么也摸不着,她们只能感到冷。

 很冷很冷。

 *****

 风淡泊睁开眼睛时,发现天已蒙蒙亮,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空气中似乎有一种奇怪的臭味,中人呕。

 风淡泊嗅了嗅,努力把眼睛睁大,但睁大后就合不上了。

 他发现自己是睡在一个巨大的铁笼中,四周和头顶的铁网上,挂满了一片一片巨大的“树叶”

 他从来没见过那么大的“树叶”

 “树叶”在摇晃,在早晨的微风中轻轻摇晃。

 风淡泊听到了令人骨悚然的声音,那是一种尖利急促的“吱吱”声,很像是蝙蝠的叫声。

 蝙蝠?!

 风淡泊头皮一炸,心一下提在了嗓子眼上。

 是蝙蝠?!

 是乐无涯的蝙蝠?!

 他是被关在这里喂蝙蝠的?!

 风淡泊惨叫一声,头发都竖了起来。

 他跳起身,闪电般发出了柳叶匕,二十四把全部发出。

 蝙蝠已被惊动,飞起。风淡泊四周不再有光明。它们巨大的双翼将铁笼包得严严实实的。

 风淡泊刹那间觉得自己早已被蝙蝠进了肚子里。

 风淡泊再次昏倒。

 他只清醒了极短的时间,又再一次落入了黑暗之中。

 乐无涯刚蒙蒙胧胧睡了一小会儿,就被门外极低的交谈声惊醒了:

 “天字一号,快叫醒老爷,大事不好了!”

 “有什么事值得这么大惊小怪的?老爷刚睡着。”

 “十万火急,耽搁不得。”

 “先告诉我吧!我负责转禀老爷。”

 “…”乐无涯威严地轻轻咳嗽一声,门外的交谈声立止。

 “什么事?”

 天字一号道:“老爷,水上巡察使郭臣芳有大事禀报。”

 乐无涯冷冷道:“叫他进来。”

 门推开,一个中年大汉抢进门来,单膝跪下,颤声道:“启禀老爷,有人破坏了沿途水哨,从前天到现在,湖上没有一点消息。”

 乐无涯道:“哦?”“老爷,一定是有人…有人想进犯蝙蝠坞。”

 乐无涯又道:“哦?”那人惶恐万分,牙齿也只顾打架了:“老…老爷,属下…属下刚刚在…在岸边发现了几具…尸体,是…是巡湖船上的兄弟们,所以…所以属下就…就…,”

 乐无涯道:“所以你就赶紧跑来向我报告,对不对?”

 那人双膝着地,连连磕头:“属下失职,…罪该…万死!”

 乐无涯冷芙道:“前天起就没有了消息,是不是?”

 “是…是…”

 乐无涯道:“但是你这个巡察使并不着急。你认为没有必要重视这个问题,因为湖上的兄弟们近年来纪律越来越松驰,对不对?”

 “属下该死,该死…”

 “郭巡察使,按老规矩,水哨每天通多少次消息?”

 “十…十二次。”

 “你还记得?”

 “属下万死…难…”

 “这些废话就不用说了。”乐无涯摇摇头,叹了口气,道:

 “郭巡察使,至少有二十次你该赶来告诉我水上出了问题,但你居然没有。这岂非咄咄怪事?”

 郭臣芳已无法说话,他伏在地上,浑身直哆嗦。

 乐无涯道:“你直到发现了尸体,才赶了来,是不是已经晚了?”

 天字一号快步走进,沉声道:“老爷,依属下看,必然已有数名细混入了蝙蝠坞。属下恳请老爷下令,由属下派遣人手,搜查一下,一定要把他们找出来。”

 乐无涯点点头:“你去吧!”

 天字一号转身出门,乐无涯马上听到了他在低声发号施令,调兵遣将。

 天字一号的雷厉风行更让乐无涯感到郭臣芳的失职不可饶恕。

 “郭巡察使,说起来你也跟我快三十年了。你已经是水路上数一数二的大管事了。可你干的是些什么事呀!”

 郭臣芳只有呜咽着磕头的能耐了。

 “郭巡察使,我若不杀你,实是难以正军纪、服人心。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郭臣芳反倒冷静点了。他仰起头,悲切地道:“属下世代深受主恩,属下竟然不思报恩,反累及主公,实是不忠不孝之人。罪该万死,夫复何言!”

 乐无涯眼中竟也闪出了悲戚之:“臣芳,你放心去吧!

 你的家小,我自会妥善安置,决不会亏待了他们…臣芳,你知不知道,你的名字,还是我给你取的,原意是盼你成为一个芳后世的名臣…唉!”

 郭臣芳呜咽道:“臣芳辜负了主公的期望,虽百死难赎其罪。臣芳惟愿主公重用贤良,励图治,成就大业!”

 他突然拔出剑,飞快地抹向自己的脖颈。

 乐无涯闭上了眼睛。面上的皱纹一下深了许多。

 郭臣芳自知必死而改口称他为“主公”这让乐无涯感到一种揪心的痛苦。

 他这个“主公”已奋斗了一辈子了,他究竟还能不能成就霸业呢?

 以前每次想到这个问题时,他总以“快了、快了”来安慰自己,现在他才发现,这种安慰是多么多么的可笑。

 而且也十分十分的可悲。

 “霸业”似乎已离他越来越远。老成持重、忠心耿耿的部属们一个一个地离他而去,地盘、势力虽还在缓慢地扩大,但是在年轻一辈们心目中,他已离“主公”越来越远,而离“帮主”越来越近。

 他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拥戴的“帮主”而不是被一队队车马簇拥着的“主公”

 连他自己惟一的儿子,不也是这“乌合之众”中最“乌”的一员吗?

 乐无涯缓缓睁开眼,看着横尸地上的郭臣芳,许久许久没有眨一下眼睛。

 一种悲怆的苍凉袭上心头,那么强烈,强烈得使他老泪盈眶。

 郭臣芳的尸体就像是一个最醒目的宣言,使乐无涯明白了“霸业”已离他远去。

 乐无涯老泪潸然而下。

 他不是在为郭臣芳落泪,他哭的是他自己,哭的是他的“霸业”

 天字三号、天字四号心中却蕴满了对“主公”的崇敬和感激。

 他们认为,乐无涯的泪是为郭臣芳的。

 不仅他们这么认为,蝙蝠坞的人都这么认为。

 蝙蝠坞内,一片肃杀之气。

 所有的人,面上都有一种杀气,他们都知道,敌人要侵犯他们的“王国”了,敌人已经杀了他们巡湖的兄弟,敌人的细已经潜入他们的“王国”了。

 酒店老板、客栈伙计、卖菜的、洗衣的、做饭的、孩子的、下棋的、做裁的,等等等等。所有的人都扔下了手中的活计,取出了兵刃,在天字一号的调遣下,开始搜捕潜入的敌人。

 在平时,他们都是安分守己的平头百姓,他们都有各种各样的职业。但在大敌当前时,他们又成了战士,成了将军。

 蝙蝠坞之所以无法攻破,不正因为它是“全民皆兵”的吗?

 *****

 辛荑听完阿龙简明扼要的汇报,不由喜上眉梢。

 “乐无涯真的已经行动了?”

 阿龙答道:“是。”

 辛荑微笑道:“看来已用不着我引火去烧他们了。”

 阿龙道:“他们自己把火引过去了。”

 辛荑道:“话虽这么说,咱们也该出动人手,帮他们搜一搜。”

 阿龙道:“属下这就去安排。”

 辛荑道:“记住,不要太张扬。辛荑坞现在就像是个大火药桶,一点火星就能引爆。咱们在此终究是客,蝙蝠坞对咱们不满的人很多。如果发生冲突,不仅柳红桥这把火会烧向咱们,乐无涯也会先出手对付咱们的。”

 阿龙悚然道:“是。属下吩咐兄弟们多多克制,不和蝙蝠坞的人争执。”

 辛荑悄声道:“你还要记住一点,叫兄弟们千万要小心,随时准备和乐无涯的人开战。”

 阿龙道:“是。

 辛荑苦笑道:“乐无涯不是傻子,他肯定明白,柳红桥这把火本是烧我的。”

 她还有些话没有告诉阿龙,那就是:如果乐无涯真的向她宣战,蝙蝠坞里那么多愤而忠诚的人会将阿龙他们全都杀死。

 她没有说,是因为她知道有些话不能说也不该说。

 阿龙是她最早收伏的武林俊彦,阿龙已成了她的大总管,但她还是不能把所有的东西部告诉他。

 对她来说,阿龙也好、风淡泊也好,都只是工具、只是兵器。

 他们没有必要知道太多,更没有必要考虑太多。

 *****

 乐无涯的确很快就回过味儿来了。

 郭臣芳临死前安排出湖巡察的船回来了,报告了一个令人恐慌的消息——一支三十余条船的船队正浩浩地向偏蝙蝠坞开来,领头的人是柳红桥。

 蝙蝠坞的人,没有不知道柳红桥的。“老爷”最宠爱的“蝙蝠王”就死在柳红桥的飞刀下。

 如果说,天下还有一个什么人值得蝙蝠坞的人看得起的话,那个人就只能是柳红桥。

 “带路的人是谁?”乐无涯问。

 “禇不凡。”

 乐无涯冷冷道:“我早就想到是这个老王八蛋!”

 天字一号不无忧郁地道:“老爷,坞里人心有点…不稳了。”

 乐无涯道:“告诉他们,没有必要害怕。柳红桥若真敢来,必死无疑。”

 天字一号昂然道:“属下这就去。”

 “慢着!”

 天字一号回身:“老爷,还有什么吩咐?”

 乐无涯冷冷道:“你们几个人,将辛荑住风淡泊,从而引来柳红桥这件事传出去,知不知道?”

 天字一号、二号、三号、四号都低声欢呼起来:“知道了!”

 乐无涯森然道:“攘外必先安内,要击败柳红桥,必得先除掉辛荑。你们要严密监视,别让她上船溜掉。”

 “是!”“出去吧!””是!”乐无涯嘿嘿低笑起来:“辛荑啊,辛荑,看看到底是你厉害,还是我棋高一着。”

 他觉得他又很有点像“主公”了。

 于是他决定去看看他的最宝贵的战士们

 ——蝙蝠!

 风淡泊清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已离了蝙蝠笼子,置身于一处草丛生的水塘边,四周尽是烂泥污水和蛤蟆螃蟹一类的东西。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这是怎么了?…我这是…”

 他昏昏沉沉地思忖着,翻身坐起,跟踉跄跄地走出污泥,走向草坡。

 草坡上有一堆什么东西在闪亮,在刺着他的眼睛,在引他走过去。

 风淡泊爬上草坡,眼睛,定定地看着那放光的东西。

 一堆柳叶匕放在几件干净衣服上,在阳光里闪着夺目的蓝光。

 风淡泊宛如五雷轰顶,宛如冰雪浇头。

 他突然间出一大口鲜血,缓缓跪坐在草坡上,跪坐在柳叶匕边。

 什么都记起来了,什么都没有忘记…

 他记起了影儿,想起了万柳山庄、扬州、苏州、剑池之会,想起了高邮湖畔的杨柳,想起了辛荑夺魂摄魄的眼睛,想起了他和辛荑在一起…

 他明白他怎么会在这里了。

 可明白了,是不是也就意味着已经晚了?

 八月十五正午时的太阳,仍然很温暖很人。在这个烂泥塘边,野草茂密、蚊虫成堆,风儿根本就吹不进来。这里当然更热,而且也很闷。

 风淡泊一动不动地跪坐着,面上沁出了豆大的汗珠。

 那是冷汗。

 *****

 华良雄五人同样也隐身在湖边的芦苇丛中,身边也都是烂泥蚊虫。

 他们不敢上岸。他们已发现蝙蝠坞戒备森严,巡守的武士来来往往的,神情都很严肃。很显然,他们沿途偷袭巡湖哨兵的事已被坞中人察觉了。

 华良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进又不是,退也已不可能。

 实际上他们现在只要一动,就很可能会被坞中人发觉。

 如果他们和整个蝙蝠坞的人冲突起来的话,倒霉的必然是他们五个。现在是白天,太阳明晃晃地照着,他们想躲都没地方可躲。

 他们只有等待,等待天黑,并希望自己不要被蝙蝠坞的人发觉。

 华良雄坐在烂泥里,苦笑着看看小五等四人,那四人也朝他咧咧嘴。

 华良雄不知道天黑前柳红桥的船队能否到达蝙蝠坞。他已经看见二十条小船从蝙蝠坞中驶出,朝柳红桥船队的方向了过去。船上尽是些全身水靠、威风凛凛的壮汉子。

 不用说,华良雄也能知道,这些汉子们是乐无涯的“水军”他们是去拦截柳红桥的船队的。

 华良雄深知柳红桥等一干“北人”武功虽高,却对水战极其陌生。一旦落水,这些人根本就不是蝙蝠坞水军的对手。

 而可以预见的是,柳红桥他们必然会落水。因为蝙蝠坞的水军们必然会凿沉他们的船。

 柳红桥船队的命运,自然堪忧,但华良雄倒不太担心柳红桥父女的安危。他担心的是自己五人能不能混入坞中去。柳红桥父女自保该是没什么问题的。他们的队伍中亦有不少“南人”水性者想必也有几个,对水中的把戏也比较在行,危急时柳红桥可以由这些人带着逃命。

 柳红桥的船队来不来,关系不大。而他们若进不了蝙蝠坞,情况可就严重了。

 华良雄正自冥思苦想,却听见小五低呼了一声,声音里充满了惊讶和恐惧。

 他不由朝小五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下吓得血都凉了。

 他看见了蝙蝠。在白天结队飞行的蝙蝠。

 一群肥大的蝙蝠正向他们飞过来,像一片乌黑的云向他们罩过来。

 蝙蝠们应该是在夜间出现的,但乐无涯的蝙蝠不受时间的限制。它们随时都可以出发,执行乐无涯的命令。

 乐无涯的蝙蝠血,乐无涯的蝙蝠听话,听乐无涯的话。

 蝙蝠的视觉应该极差,但听觉极其灵敏。只要哪里有什么奇异的风声响起,它们就会飞向哪里。

 华良雄屏住了呼吸。

 乐无涯是不是已经发现他们了?乐无涯的蝙蝠是不是已经发现他们了?

 怎么办?

 乐无涯将一切安顿妥当,自认万无一失后,又回到了他的小屋——蝙蝠坞的权力中心。

 乐无涯刚进屋,就愣在了当场,似乎不相信他看到的一切。

 屋里有人。

 而且那人正坐在椅子上,坐在乐无涯的椅子上。

 乐无涯脸色铁青,半晌才冷冷道:“你不该坐在那里。”

 那人的声音也很冷;“为什么?”

 乐无涯道:“坐在那里的人,应该能负起完成大业的责任,而且也应该愿意将毕生的精力投入事业中。”

 那人道:“哦?”乐无涯道:“你不配!”

 那人笑了起来,笑得很狂妄、很刺耳:“我不配?”

 乐无涯肯定地道:“对!你不配!”

 那人笑得更响了:“我就配被你关在地下室和马大娘她们配么?”

 他慢慢转过睑,慢慢站起身,傲慢地瞪视着乐无涯。

 他是乐漫天。本该被关在秘室里“和马大娘她们配”的乐漫天。

 乐漫天怎会到了这里?

 乐无涯嘴角搐了一下,冷笑道:“一点不错!”

 乐漫天也冷笑:“也就是说,你生下我的目的,就是希望我给你生几个孙子?希望你的所谓事业后继有人?”

 乐无涯嘴角又搐了一下:“我不得不这么做。”

 乐漫天道:“为什么?”

 乐无涯慢地道:“这些年你越来越令我失望了。”

 乐漫天道:“真的?”

 “你已经不再有年轻时的豪情壮志。你变得越来越消沉,越来越不像我的儿子。你已无权再过问我的事。”

 乐漫天道:“那你又有什么权利过问我的事?你为什么非得要我、要我的儿子也做那种不可能实现的荒唐梦?”

 乐无涯像被猛了一鞭子似地哆嗦了一下:“放肆!”

 乐漫天讽刺地笑了笑,道:“爹,我的确有点放肆。你毕竟是我父亲,我不该这么说你。可是爹,你想过没有,汉王兵败皤之后,咱家哪一个人成过大气候?况且明廷江山已稳,百年间难以撼动,你难道不明白吗?”

 乐无涯气得嘴颤:“即使是百年之后,得天下的,也必是我陈家子孙!你如此不忠不孝,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

 乐漫天道:“百年之后,得天下的绝不可能是陈家。爹,这个梦做的时间太长了,你该清醒了!”

 乐无涯暴叫道:“来人!”

 常年打扫小屋的老仆哈着走了进来:“老爷,什么事?”

 乐无涯怒道:“谁叫你了?天字号的侍卫们呢?”

 老仆惶恐地道:“老爷,他们都…都出去搜…歼细去了。”

 乐无涯只好挥手让他出去。乐漫天冷冷道:“你要抓我,用不着唤别人帮忙。你可以自己动手。我是你的儿了,我不会反抗的。”

 乐无涯狂怒,嘿嘿冷笑道:“你以为我不敢动手抓你?”

 乐漫天道:“你当然敢。你是我父亲,我已经说过了,只是希望你在动手前想一想,你究竟是在干什么!”

 “你倒教训起老子来了!”乐无涯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我杀了你这个畜生!”  m.zIkkXs.COM
上章 灵蝠魔箫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