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体赛车 下章
第四章
 张怀手指划过张莲紧实的腹部皮肤,她的体脂比率很低,似乎都大部分集中在了部上,剩下的部位是恰到好处的美,翘而又带着感,大腿丰却又线条畅,简直就是天神的造物。

 随着张怀的手指动作,张莲的身上泛起了皮疙瘩,一对粉红色的头在没有人挑逗的情况下自己从樱桃大小大了一倍,张怀手指下划,分开自己女儿的大探入了她从未被人碰过的道中,张怀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女儿竟然已经开始了,紧窄的亲吻着他的手指,带来前所未有的触感。

 “咳!”张怀拔出手指擦干净,强下当场把女儿办了的念头,在控制板上按了一下,车头车尾打开,把张莲释放了出来。

 她羞愤的盯着自己的父亲,一句话不说。

 “怎,怎么了?”张怀被盯得忐忑不安,急忙帮女儿把身上的神经探头拔下。

 “哼!”张莲光着脚丫狠狠的踩了张怀一脚,抱着地上散落的衣物一言不发的跑回了房间。

 张怀耸耸肩,擦拭赛车坐垫上女儿留下的水摇头叹道:“还是个青少年!”第二天。

 张怀一手端着茶杯展开报纸阅读器躺在沙发上看报纸,这玩意儿就像古时的报纸一样,可以显示出当天所订阅的报社推送的文章和广告,无论手感还是阅读体验都和报纸一个样,但是在各种信息爆炸的当代,价比奇低,唯一的作用就是装

 张莲睡眼惺忪的下楼来吃和狗食味道有得一拼的微波早餐,她一下楼就被张怀惊住了:“哇,老爸你什么时候有这么高雅的‮趣情‬了?!”

 “嘿嘿!”在女儿面前装了一个的张怀收获了巨大的足感,装模作样的放下报纸,小小嘬了一口温热的茶水后才若无其事的施施然道:“快吃早饭吧,神经刀公司的人要来了。 ”

 “哦。”张莲有些怀疑的打量了一下老父亲,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叮咚”有人按响了门铃。

 张怀耸耸肩:“看来你的早餐泡汤了。 ”张莲嘟起嘴:“他们就不能来晚一点吗?”张怀掏出和大门连线的手机看了一下,确认是神经刀的工作人员,便打开门锁放他们进来。

 “嘿,张先生,好久不见!”带头的中年西装男和张怀热情的握手。

 “老方,大家都搭档了快十年了,我母亲走后葬礼你没来我都没怪你,你怎么还这么见外!”张怀出虚假的笑容和西装男握手。

 张莲认识这家伙叫做方平,当时自己的手术也是他负责联系的。

 “哈哈哈哈,老张就是这么耿直!”方平一点都没有尴尬的意思“当时还不是公司把我外派出其他省公干了嘛!你看一听说你要复出,我就急吼吼的申请调回来了!这不回来两天没到,就带着这些年轻人来给你调试机器了!”张怀大笑着拍打他的肩膀:“仗义!不枉我当初给你介绍老婆!”方平笑容有些僵硬:“那还真是谢谢了哈,时间不早了,我们开始干活吧?”张怀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对对对,干活要紧!”两人勾肩搭背的带着提着各种仪器的几个西装男走向车库。

 张莲手脚僵硬的走在后面摇了摇头叹道:“哎,大人!”让张莲穿着一身短袖、短坐在车垫上,神经刀的员工们把庞大的机器组装好,接着把赛车的接头接在机器上,又从机器上拉出30条线缆接到张莲身上,并启动了机器。

 “张小姐,感觉怎么样?”方平看着机器上的数据问道。

 “唔。”张莲沉了一会儿道“感觉我可以控制赛车,就像控制我自己的手脚一样,但是试了试却没有用,感觉就像手脚都瘸了一样。 ”

 “嗯嗯。 ”方平点点头,转头对张怀道:“你女儿第一次调试就可以做到这种程度,很了不起哎!”

 张怀得意点头:“也不看看继承了谁的基因!”

 接着又测试了半天,方平拔下了头“好了,贵千金可以发挥你这台老爷车100%的能了,话说你真的不打算重新在买一辆吗?我公司最近收购了梅牌车行,有意向进军赛车产业,你要不要考虑一下,作为长期客户,我可以给你打7折哦,要知道我们神经刀公司开发出的赛车系统可是最兼容神经改造技术的!”

 张怀摇了摇头:“算了,以后再说吧,我们现在都没钱吃饭了,对了,能不能借我十万块,改天还你。 ”方平:“…”终于,张怀还是借到了两千块钱,父女俩吃了顿大餐后好好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就是复活赛了。

 [先生们,女士们!大家好!我是胡鹏。]

 [我是苟宥,各位绅士们,痴女们,大家好!]观众席笑成一片。

 [下面由狐朋狗友为您解说中华赛区第一轮复活赛!复活赛前三名将可以参加下一轮比赛!]

 [是的,我们可以看到赛车手们已经推着他们的赛车进入起跑线了!走在第一的是本轮复活赛积分最高的巨猩——乔扬!]

 [巨猩以其犷的赛车,铁血的驾驶风格闻名赛场,其最佳成绩是联盟总决赛第三名!]一个身高两米的中非混血巨汉推着一台大得出奇的赛车进入了起跑线第一位,他只穿着一条带拉链的花衩,他的引擎是一个很胖的高大混血黑人女子,乔扬原地转了几圈显他健硕得夸张的腱子,然后双手像猩猩一样疯狂的捶打口,口中发出的怒吼通过头顶的无人机放大响遍全场,把观众的气氛推到了极其热烈的地步。

 “巨!猩!巨!猩!巨!猩!”

 “呜啊啊啊!”乔扬发出猩猩一样的吼叫。

 “呸!”

 “咯,呸!”准备区中等待入场的赛车手们纷纷朝地上吐痰以表达自己的不屑,只是苦了边上的扫地机器人,任劳任怨的把地上恶心的粘痰到肚子里面。

 “我们先搞他吧!”一个赛车手提议道。

 “对对,先把他搞下去再说!”众人纷纷附和。

 “就这么说定了啊!那哥们儿我先去了!”说罢,那个提议的赛车手推着他那台镶嵌了蟒蛇一样鳞甲外观的赛车进入赛道。

 [现在进入起跑线的是蝰蛇——奎山!]

 [蝰蛇不愧其外号,拥有像蛇一样灵活的机动,在狭窄弯曲的赛都犹有优势,最佳成绩是联盟第八,不知今年能否再创新高!]

 “蝰蛇!蝰蛇!蝰蛇!”(重金属乐)奎山踩着鼓点进入第二位,并表演了一段机械舞,成功把观众的视线吸引了过来。

 “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包了啊!”张怀看着一个比一个更的赛车手进入赛道,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现在有请本轮复活赛最后一位——张,怀,不死车神!]

 “张怀! ”

 “张怀我爱你! ”

 “张怀我要给你生猴子!”

 “滚蛋!男人怎么生!”张怀对着无人机的摄像头扬了扬拳头。

 气氛十分欢乐。

 [竟然是第三代赛车,张怀选手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惊喜啊!苟宥。]

 [是的,看来上一次的失利对于张怀的打击十分之大,不止失去了搭档了十多年的引擎,还失去了一众赞助商,张怀只能选择使用这台十分有历史的功勋车了!胡鹏。]

 [对的苟宥,张怀这台赛车可是上过赛车名人堂的,十分有来头,张怀第一次驾驶这台赛车就获得了联盟第一的佳绩,并在其后数年获得了大大小小十来个赛事的冠军,成绩十分耀眼!]

 [谢谢胡鹏的介绍。可惜第三代赛车在今天相对第五代来说已经很落后了,不知张怀能否再创佳绩一雪前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听到解说的吹捧,张怀并没有骄傲,他也知道自己的老爷车早已跟不上时代,他推着赛车进入赛道最后一位。

 他是今天参赛选手中唯一在上一轮比赛中没有跨过终点线,如果不是在第一轮比赛中获得第一拿到大量的分数,可能今天这位置就要让给别人了。

 [好的,各位选手已经进入自己的位置,赛车女郎已经准备了!]留着及红色长发的感赛车女郎上身穿着出南半球的短袖,下身穿着过线的紧窄小短,伴随着嘈杂的节奏扭动着身躯,通过在衣服底下时隐时现的头和晕轻而易举的把赛场气氛推到高

 那赛车女郎似乎是个明星,之前从未有出,不知道为何答应了来做赛车女郎,那人的舞姿和时隐时现的两点,观众和解说都不介意把时间拖长一点。

 [咳,苟宥,我们来介绍一下今天的赛道吧。]

 [好的胡鹏,我们今天的赛道就是曾经的京沪高速公路冀中段,左右共六条车道,建成于118年前,是当时世界上最长的高速,经过两百公里的角逐,最先到达终点的就是冠军。]

 “哈欠。”张怀弯挂在赛车上无聊的伸了个懒,前面的赛车挡住了他的视线,别说明星舞了,巨猩那庞大的赛车他也看不到具体的轮廓。

 直到红发的明星房悬韧带都快跳断了,解说们才意犹未尽的放过她。

 [好的,各就各位!]

 [哦哦,她尽然下了自己的子!]只见感的红发女明星把紧身小短了下来,出‮腿双‬之间剃干净了的小,她高高的举起了短

 鼓点越来越烈。

 张怀一只手指扣进女儿的门,一只手指入女儿的小,张莲的很快就开始分泌水,而赛车的车轮原地急速转动起来,扬起一片灰尘。

 感女明星挥舞了一下短,张怀掏出早已坚硬如铁的头顶在自己女儿道口上。

 女明星一挥手,短飘了下来,落到地上。

 “嘟嘟! ”[出发!]张怀往前一顶,硕大的头突破了张莲的‮女处‬膜,直直的顶到道深处,赛车如火箭发一样咆哮着冲了出去。

 不过传说中的女明星体,他也想看看,所以他的起步速度并不快,赛车经过正打算弯捡小短的女明星时,张怀伸出手打在了她的子上。

 “啪!”[哦吼!好痛!]

 [哈哈哈哈,不死车神竟然对我们的明星伸出了咸猪手!哈哈哈!]

 [对!啪的一下!都快被拍扁了!]就那么一点时间,张怀的前方发生了很多事故。

 巨猩和蝰蛇处于同一水平上出发,甫一出发,巨猩就咆哮着撞向蝰蛇,而蝰蛇发挥了其出色的机动,通过几个动作闪躲开来,并超过了巨猩。

 巨猩也没有气恼,他特意的放慢了速度,又有三辆赛车超过了他,行驶在他的前方。

 [哦哦,我们看到剃刀、豹子和探照灯越过了巨猩,他们,他们竟然开到了巨猩的正前方!]

 [啊哈!看来巨猩因伤休养四年后复出,已经有人忘了他的威势了!]

 [经专家研究,如果巨猩和他的引擎愿意减肥并配备一台水标准尺寸的赛车,他的速度将和不死车神张怀并驾齐驱!看!巨猩提速了!]

 巨猩甚至不需要动用武器,他那庞大的赛车直接撞翻了敢把赛车开到他前方的对手,厚实的装甲甚至连刮痕都没有,他着身下肥胖的黑人女子,二人身上油腻的连连,重达近十吨的赛车直接从摔倒的赛车手和他们的引擎上撵了过去,场面极其血腥。

 [哦哦!三连杀!三连杀!再次出现的三连杀!不知道巨猩乔扬的下一个受害者会是谁?!]观众被大屏幕上的血腥场面刺得兴奋的吼叫了起来,金属乐队也更加卖力的演奏,大屏幕下方的三个舞女抓着身后的钢管舞动着感的娇躯。

 ,死亡,鲜血,这堕落的年代人们的最爱!

 “呕。”张怀脸黑黑的握着女儿的c罩杯双,用指腹夹着两颗已经硬了的粉头操控着赛车从鲜血边缘驶过,小心的避让大块的零件和断裂的手脚以及裂开的头盖骨。

 第一次尝到了爱滋味的张莲被赛车车头遮住,看不到场面的血腥,身体越来越亢奋,连带着赛车不断加速,竟让张怀这台家族传承的三代老爷车发挥出了毫不逊于五代赛车的加速。

 作为从小被欺凌长大的巨猩,在四年前比赛中重伤后心中的暴更加,每当有人打算超车时,都必须承受来自巨猩的侧面撞击,在付出两人重伤后,一众赛车选手怂了,他们缀在巨猩身后,朝他弹出各种武器,可惜由于比赛规定不能使用火药及激光武器,这些武器对于巨猩那厚实得可以当做坦克的装甲来说都是向蚊子叮咬一般。

 还好巨猩在向后洒出一片铁蒺藜后就没有理会他们,他快速的撞击着身下的肥胖女人,稳稳的跟在蝰蛇后方。

 张怀着女儿和巨猩身后的选手们并驾齐驱。

 “快上啊!别怂!”张怀侧头喊道。

 “,妈!你他,上,你行你,上,不,别bb!”巨大的风让传到张怀耳边的声音十分失真,不过张怀知道他们的意思:你行你上,不行别bb。

 “怂b!”张怀减慢了在女儿道中的频率,16岁女孩的道中早已被她父亲得泥泞不堪,混杂着血丝的随着白色的泡沫被打桩机一样的挤出,一丝丝的从父女二人的结合处滴落到张怀膝盖前方的软垫上。  M.zIKkxS.Com
上章 女体赛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