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体赛车 下章
第十一章
 随着酒井素子开始轻微的摇摆股,张怀慢慢的开始耸,由慢变快,由浅入深。

 “莲酱,的,爸爸,在素子,过,过莲酱的,在,在素子的,小,小里,好,好开心,好,叔叔,叔叔的,素子,啊啊好,啊…”第一次就遇上老手的酒井素子很快就站立不住,张怀拔出,把她扶到马桶上坐着,抱着她的腿弯把她的小抬高,再次入了少女刚开苞的紧窄小

 “不要,不要,素子,素子会死的,啊啊好,素子要死了,啊原来,原来莲酱每天都被的这么,啊啊啊素子,素子,素子也要天天和莲酱,一起,一起被,叔叔的大,啊死了,死了,啊啊啊啊啊…”张怀也不为难女孩,控制着关,把入少女子深处第一次被开发的沃土之中。

 “啊…”酒井素子失神的坐在马桶上好一会儿,才被张怀扶着走了出去。

 “哎?素子,你怎么了?”酒井直美看着女儿软软的靠在张怀肩膀上,双目无神。

 “哦,她刚刚要了一杯香槟,可能是喝醉了吧。 ”张怀笑呵呵的解释着,把素子扶到女儿身边坐下。

 “盯——”虽然浑身无力,但是张莲想用眼神把父亲千刀万剐——她从闺蜜身上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来自父亲的味道。

 “哦。 ”酒井直美意味深长的看了女儿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她继续和张怀聊天,二人聊的越来越起劲,天南地北的聊了一会儿,二人在张莲可以杀死人的眼光下越靠越近,都快亲到一起了。

 “我给你按摩按摩!”张怀暗示道。

 “好啊。 ”酒井直美咯咯笑了起来,她站到无神的靠在沙发上的女儿身后,扶着女儿的肩膀,翘起了股。

 张怀站在她后面,抚摸着成OL丰部,酒井直美和女儿模样7成相似,站在一起都会被误认成姐妹,但是生过孩子的她身材丰腴,双虽然不及张莲,但比素子却大了不少,部也十分丰

 张怀起外罩的小裙,一模,果然直美的裙子也开了个小口。

 这是晚宴的标配了都。

 一只手捏着酒井直美的光滑的香肩,一直手放在裆部,张怀隐秘的看了看周围,没有记着看这边,于是快速的拉下拉链掏出,刚过女儿的带着满身的和‮女处‬血迹又入了早已漉漉的母亲的道。

 “唔。”酒井直美脸贴着女儿高余韵未退的脸庞,脸上浮现出和女儿一样的红晕,她下意识的含住女儿的耳珠,还有些煳的素子被母亲突然袭击搞得身子一震。

 张怀双手按捏着酒井直美的肩膀,就像是在给她按摩一样,但是下体紧贴着直美高高翘起的股,伴随着舒缓的音乐在直美的中慢慢

 “唔,唔。”直美也不敢大声叫,紧抓着沙发的靠背承受着自己偶像的干。

 “这不是张先生和酒井女士吗?”邓太太捏着高脚杯,带着继孙女走了过来。

 邓爵士毕竟已经老了,体力不支,在比赛后发表感言,并和合作伙伴聊了几句后就回房休息,让新婚娇来替他应酬。

 邓太太一圈下来已经喝了不少香槟,有些醉意,她看到张怀和酒井素子,想也没想就带着继孙女走了过来,阅历丰富的她才发现了二人私下的小动作。

 “邓太太,邓小姐好。”酒井直美转过绯红色的小脸打招呼,张怀也跟着招呼了一声。

 邓太太成的脸上浮现出笑意,拉着还没反应过来的继孙女邓颖坐到酒井直美对面的沙发上“好累你们在做什么?”

 “哦,呃,张,张先生在给我按,按摩,哦。”

 “是吗?对了,你之前和我说的化妆品的事,能在多说说嘛?”刚进大一的邓颖听到化妆品,爱美的女孩也坐直了身体。

 “啊啊…”酒井直美被哭无泪,只能忍着快介绍自己代理的化妆品,她说得断断续续,还有些颠三倒四,听得邓颖直皱眉头。

 眼见酒井直美被捉弄得差不多了,邓太太才起身道:“哎,喝了这么多酒,我也有些乏了,各位不好意思,我先去休息一下。 ”

 “没事,没事。 ”张怀摆手表示理解。

 “阿颖,我去房间里休息一下,你自己逛一逛。 ”邓太太对继孙女道。

 “哦,好的。 ”被酒井直美胡乱的话语弄得有些不耐烦的邓颖迫不及待的起身去找自己的小伙伴去了。

 “哎,年轻人!”邓太太无奈的摇了摇头“各位,我先离开了,不好意思。 ”酒井直美终于得到解放,把头埋在女儿肩膀上:“唔啊啊…”“盯——”张莲双手抱在口,恶狠狠的看着自己老爸身体紧紧贴在闺蜜母亲身上,看样子是了。

 “咳!”张怀收回,有些不好意思的扶着高后精神恍惚的酒井直美坐在她女儿,同样精神恍惚的酒井素子身边。

 “我看到以前代言的牌子的经理,我去打个招呼!”不想老爸再到处沾花惹草的张莲站了起来“我也去!”可惜她‮腿双‬无力,又一下子跌了回去。

 “你和你同学多聊聊吧。 ”

 “哼!你看她这个样子,还能聊什么!”张莲气道。

 “呃。”看着沙发上靠在一起,都是阿黑颜的母女俩,张怀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邓太太离开时给了他一个房间号,张怀来到二楼,这里才是给宾客准备的做些隐秘事情的房间,不过大多数都在楼下舞厅就解决问题了。

 按着号码找到房间,张怀也不敲门就走了进去。

 邓太太一手捏着高脚杯,身上的晚礼服早就下来丢在一边,身上只有一双到大腿下1/3的高档黑色丝袜,连接到着的黑色丝带。

 这个美的前主持人‮腿双‬叉,那剃干净的密仅仅出一个头来,但她大方的显出丰子,圆润的弧线随着呼吸上下颤抖。

 “张先生,你怎么能闯进女士的闺房呢?”女饮了一口酒,装模作样道,丝毫没有遮蔽自己成体的打算。

 “这不是邓太太你邀请我来的吗?”张怀飞速的下衣服子。

 “是吗?我没有啊。 ”邓太太盯着张怀的大娇笑道。

 张怀走上前牵着邓太太保养良好的细长手指,把她拉起来拥在怀里,感受着女人柔软的在自己口“是你给我的房间号啊…”说罢他低头吻了下去。

 “嗯。”邓太太双手在男人的股上摩擦,接着被张怀到了宽阔的大上。

 “哦。”邓太太双手紧拽着单,张怀捧着她丰子上下啃咬,她媚眼如丝的低声叫了起来“给我吧,给我吧,我憋了好久了!”

 “是吗?”张怀吐出她酒红色的头“邓爵士可是赛车手级别的,连他都不能足你?”邓太太把张怀按回自己子上并吐槽道:“老头年纪这么大了,虽然说持久够了,但是又软又细,进来都没什么感觉,还不如我自己用手指好。 ”

 “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赛车手级别的!”说罢张怀扶着入邓太太的道中。

 “噢噢噢噢,好,好,好硬,我,我好喜欢,啊啊太好了,好,这么有力的,好我,我从来没,没被这么厉害的过,啊啊啊…”邓太太大声的叫起来,她抱着张怀结实的背部,显得放不堪。

 了一会儿,如狼似虎的邓太太竟然抱着张怀翻了过来,自己跪在张怀腿上起伏。

 “好,好,太开心了,我,我,啊啊我,我爱你,爱死你的大,啊啊…”张怀乐得轻松,双手伸到邓太太的口,把玩着上下跳动的丰

 长的在邓太太道中的小进进出出,大量的水不要钱似的顺着邓太太的丝袜下,很快单就了一片。

 “阿姨。 ”屋外传来邓颖的敲门声。

 邓太太急忙停了下来“哎?阿颖?我在休息!”俗话说铁打的邓爵士,水的邓太太,邓颖对自己的继们并没有多少尊重,毕竟要不了几年邓爵士就会和她离婚,于是邓颖不客气的打开房门。

 邓太太急忙趴了下来,把被子拉上来遮住自己身体和身下被埋在她一对巨中的张怀。

 “阿姨,我和朋友后天想出海玩,过来找你借爷爷送你的游艇。 ”

 “唔!你不能明天再找我说吗?”邓太太被张怀咬着头差点叫了出来。

 “你到底借不借!”邓颖不耐烦道。

 “借,借。”邓太太拧了张怀一把,却无法阻止张怀在她身下缓慢的身,把得更深。

 “什么味道。”邓颖看着邓太太趴在上的诡异姿势,皱起眉头“感觉和楼下舞厅的味道一样,你在干什么!”原来张怀不小心力气用大了,顶得邓太太往上一跳。

 “别!”邓太太大声阻止道,然而已经迟了,邓颖上前一把掀开了二人身上的被子,出了下方的张怀。

 “你好邓小姐。 ”张怀推开脸上丰,对邓颖打了个哈哈。

 “张先生?!”邓小姐看着自己继身下的张怀惊讶道,又抬头眼神犀利的对着邓太太道:“好你才嫁给爷爷就出轨了!”邓太太急忙从张怀身上爬了起来,一把把邓颖拉了过来倒在上“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邓颖倒在张怀身边高声尖叫。

 尖叫声都快把张怀的耳膜弄破了,他急忙吻了上去。

 “唔!”邓颖疯狂的捶打着张怀,但张怀纹丝不动,反而在邓颖身上上下其手。

 很快邓颖就在张怀老练的攻势下软了下来,沉浸在了张怀的热吻中,见此邓太太终于松了口气,趁机扒下了丈夫孙女的长裙以及内衣内

 “呼。”从热吻中醒过来的邓颖惊恐的发现自己已经全了“你们这对妇,想对我干什么!”

 “什么妇这么难听,这叫你情我愿,就像我们现在这样,你看,你的头都硬了起来。 ”张怀让邓太太着邓颖,伸出手指拨弄少女高高顶起的头。

 “你看,你的头这么可爱,真人呀。 ”

 “唔,不要,啊…”邓颖扭动着身体,却无法挣开邓太太的束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头被张怀含入嘴里。

 “唔,不要,坏蛋,我,我要找,爷爷告你们,你们欺负我,唔唔。”虽然身体诚实的表达了快,但邓颖嘴里还是愤怒的叫骂着,直到张怀的手指分开她的入她粉道中。

 “噢噢噢噢,不要,求求你,不要,别,不要,唔唔唔,啊唔唔唔唔唔。”张怀坏笑着把手伸到邓颖面前,让她看自己食指和拇指之间拉出的细丝“你的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

 “混蛋!”邓颖侧过头去闭上眼睛,却不再挣扎了。

 张怀指挥着邓太太从背后抱着邓颖躺在上,邓太太的‮腿双‬架在邓颖的腿窝上,让她成M字打开‮腿双‬,少女发整齐的和粉红的雏菊一样的‮花菊‬完全显在张怀面前,同时还有下方邓太太深的会

 张怀跪在二女身下,扶着顶着邓颖的道口“我来喽,邓小姐!”说罢不等回应,就了进去。

 “啊啊好痛痛痛痛,你快给我拔出来,不要,不要再进去了,好疼,啊啊啊…”“第一次会疼,一会儿就好了。 ”邓太太笑道。

 没一会儿,邓颖就在两个老手的进攻下叫了起来。

 “哦,怎么,怎么会,啊好,下面,又酥又麻,好,我要,我要,我,使劲我,好我,大,啊啊用大使劲我啊啊啊…”混合着血丝的顺着股间到下方同样水滋滋的邓太太的上。

 “别,别光顾着阿颖,也我,对,就是这样,把,把你的大入,入我的小中,把,把你的进来,啊啊我,别,别拔出去。”邓太太叫道。

 “你这个的母猪,不要和我抢,来我,对,我,啊啊大爸爸,爸爸,女儿,大,用你的大死女儿,啊啊我,别,不嘛,不要拔出去。”上上下下的了一会儿,张怀拔出坐回上道“你们来给我,谁的好,我就谁。 ”二女分开,相互不服输的看了看,虽然邓太太高两次,刚开苞的邓颖更是高了四次,但二女还是强忍着身体的酸软无力,脸贴脸的靠过去,舐张怀沾着血丝和水的,哪怕舌头碰到一起也不让开。

 张怀乐呵呵的把手伸到兽一样的二女身下,把玩她们垂下的子。

 让二女了一会儿后,张怀看了看时间,就不再紧守光,抱着邓颖了一会儿后入她的子,又拔出,让邓太太再了一会儿后又抱起邓太太狂了一会儿,也了进去。

 这时已经被三人糟蹋得不像样了,张怀强硬的拉起不愿动的二女,让她们穿好衣服,扶着下楼回到卡座,放在酒井母女身旁。

 “盯——”张莲捧着一杯果汁咕噜噜的吹着泡。

 于是张怀又把她拉进舞池里来了一炮,把浑身无力的张莲丢回沙发上,看着五女,他心中充满了成就感!  m.zIkkXs.COM
上章 女体赛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