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体赛车 下章
第十四章 完结+后记
 人挤人的舞池中摩肩擦踵,年轻的男男女女穿着大胆,张怀故意往大大小小的子上蹭来蹭去,也有人窥视他好看的皮囊,故意用股摩擦他的下体。

 可惜,你不知道前面这股到底是男人的还是女人的!尴尬的躲开一个第三别的家伙的纠,张怀狼狈的从人群中逃了出来,到前台找酒保要了一杯尾酒,喝着蓝黄绿三层分,带着黄瓜清香的酒水,张怀晃悠悠的走到卡座区。

 这里人满为患,男人们拥着女伴放肆的大声笑着,有人直接在沙发上做了起来,也有的找不到女伴,干脆对着钢管舞女郎,只是有个女人却一直无人问津,甚至她在的沙发也没人过来坐下。

 “嗨,很眼啊!”张怀端着尾酒坐下,微笑着很自来的打招呼。女人斜睨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算是你好。

 并不是因为她冷淡的态度让男人们远离她,而是人类对疾病的厌恶让人们自动远离。

 女人枯瘦如柴,头发枯黄,眼窝凹陷,皮肤松弛,她上半身穿着一件背心,背心下倒是有一对丰子把背心高高顶起,背心外两条瘦瘦的胳膊上纹着狰狞的怪兽图桉,但再狰狞的图桉也无法掩饰密密麻麻的针眼。

 只要随意一看,就知道这女人深陷毒瘾,命不久矣,中华区的人们一向厌恶毒品,政府更是积极打击贩毒,偌大一个酒吧里,毒的人也就那么一小撮,他们有自己的小圈子,很明显,女人在这个圈子外面。

 “嗯。”张怀凑近过去上下打量着女人,看的她十分不自在,脸色不虞道:“你看什么!”她的声音嘶哑,带着浓烈的金属感,已经超过烟嗓的范围了。

 “我知道了!”张怀一拍手掌,兴高采烈道:“你是应采儿!”

 “竟然被你看出来了。”应采儿枯黄的头发,心底对于自己的名字被陌生人叫出还是有点小高兴。

 “那是!我特别喜欢你的那首歌。”张怀贴得更近,表现得就像普通的追星族看到自己粉的明星一样,拿出当年被称为夜店小王子的本事,逗得应采儿笑得前仰后合,很快两人就像许久未见的老情人一样腻在一起。

 “你淡出娱乐界三年了,我真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能在这里遇到你,对了,你的纹身有什么意义吗?我一直很好奇!”张怀灌了应采儿不少酒,右手绕过应采儿腋下,手掌伸入她的小背心中,抓着一只丰捏,左手捧着应采儿的胳膊装作欣赏她的纹身,其实是在打量她的肤,果然在她的肘关节后方发现了一块方形的皮肤后周围肤有些不同,很明显她接受过神经刀公司的改造手术,并贴上了足以以假真的假皮肤。

 放下手中形如骷髅的手臂,张怀拉起应采儿:“走!我们跳舞去!”

 “好啊!”应采儿哈哈大笑的起身跟了上去。

 两人随着震耳聋的电子乐起舞,相互贴着对方的身体摩擦,灼热的鼻息吐在对方面上。

 “去厕所。”张怀感受着口的丰触感,对着应采儿的耳朵道。

 “走!”应采儿吃吃笑着。

 二人专场到厕所中,砰砰砰的踢响每一个厕所隔间的门,厕所里搞事的男男女女纷纷破口大骂,二人偷笑着躲入一个没人的隔间锁上门,靠着墙壁捂着肚子无声的大笑。

 笑够了,应采儿蹲了下来,解开张怀的带“好大!”她亲了一口张怀硕大的头,把这条人间难得的含入嘴里。

 张怀抱着应采儿的脑袋,不让她抬起头来,脸上的笑容消逝,却笼罩上一股寒意。

 “唔唔!唔唔!”应采儿死命拍打他的大腿,张怀才松开双手。

 “干你娘!想憋死老娘吗?!”应采儿吐出,一点没有昔日明星样子的破口大骂。

 “哼!想干我娘?!”张怀大怒,拉起应采儿,让她背对自己扶在隔间墙壁上,噘起股,拉下她的子,扶着直接了进去。

 “啊!啊啊我,我!好大!哈哈哈哈,啊啊好大,妈的,妈的,好大的,啊啊怕是有25公分了,的老娘好哈哈哈哈,我,我,好,啊…”“妈的你个臭娘们儿别吹牛皮!”隔壁的兄弟怒了,纷纷加紧干身下的女伴,一时间整个厕所语,有人进来小便,结果进来后儿梆硬,不出,憋得膀胱都要炸了。

 张怀没有理会旁人,他自信自己的能力无人能及,一把撕碎了应采儿的背心,捧着她的丰使劲,时不时的在她身上用力拍打,留下一个个鲜红的掌印,应采儿收到刺,污言秽语叫得更了。

 在几对男女羞的跑出厕所后,张怀弯抱起应采儿,像给小孩把一样一边干一边走出厕所,应采儿被的兴高采烈,一点也没注意,坐到沙发上后,一边在张怀腿上上下起伏,一边大骂着自己的男友。

 三年前的应采儿人美声甜,又唱了一首热门新曲,一时被誉为明之星,只是年龄小又叛逆,由于厌烦经纪人母亲的管教,经常偷偷跑到夜店里鬼混,认识了许多不三不四的朋友,其中就有她的男友。

 她的男友利用她的逆反心理,各种讨好,终于让她染上毒瘾,到处挥霍,还拿了不少钱养着男友,结果状态大幅下滑不说,夜店里扎针的景象也被人拍下来卖给媒体。

 最终被政府封杀,落到如今人不人鬼不鬼的下场,最后没了毒资,被男友拉去以个人名义接了一笔高利贷,接受了神经刀公司的改造后一起进入了赛车界。

 靠着男友从魔都角先生那巨资买来的新型毒品大幅增高本已被毒品麻痹的神经,一路竟然高歌勐进,最后害死了张怀的母亲。

 张怀在女人身后狰狞的笑着,使劲拧着女人通红的头,要把她们拧下来,但是疼痛对于早已被毒品麻痹的应采儿来说却是助兴,叫喊得更加兴奋,发挥出了原来歌星的十二分功力,一时间竟然把烈的电子乐掩盖下去,酒吧里的男男女女望了过来,发现应采儿的样子,又失望的转过头去。

 也只有张怀为了给母亲报仇,在打了一堆病传染病N合一疫苗后,才愿意接触这个女人。

 他从角先生那花了一半的奖金买了这种新型毒品的阻滞剂,这种阻滞剂可以竞争毒品相应的神经细胞受体,从而使其失去作用,只是需要通过体换才能传播,所以张怀只能强忍着恶心感着这个自甘堕落的女人。

 最后一泡入女人的子,昔日的女歌星被张怀弃若敝履的丢在沙发上离的气,她如今的样子哪怕狗也不愿碰她,只有在比赛时干,空旷了一个冬季的道被张怀干了个,被得头脑一片空白,张怀什么时候离开她都不知道,一身衣服都被张怀撕烂丢了,最后赤身体的她如何离开酒吧就不得而知。

 张怀赶着末班磁悬浮列车回到家里,把自己丢到滚烫的浴池中使劲洗刷了一番后,这才搂着怀孕的女儿沉沉睡去。

 [先生们女士们,观临第十二届超级赛车现场总决赛赛车!]

 [本次总决赛为戈壁拉力赛!]

 [戈壁拉力赛又被称为超级赛车中的魔鬼赛程,三年也碰不到一次,没想到这次组委会尽然放到了总决赛文西。]

 [没错,在接到赛程通知时,我也很惊讶零柒。]

 [是的,戈壁拉力赛之所以被称为魔鬼赛程,其原因就是地势广袤而多变,又干涸缺水,白像盛夏,到了晚上就是寒冬。]

 [最恐怖的是此次赛程为二天一夜,所有选手们将面临最严酷的考验!][闲话不多说,16个起点的选手已经各就各位。]

 [那么从1号车位开始顺位的是——(烈的鼓声)来自俄罗斯外号车王奥丁的,盖里奇·盖里耶维奇!](鼓声更加烈,观众席上的观众们呐喊助威)

 [来自哈萨克斯坦地区,外号车王宝马的,艾拜依!](观众席上带着花帽的观众大呼真主保佑)

 [来自阿拜疆,外号神之右手的,默罕默德!](花帽们更加兴奋)

 [来自赞比亚区,外号红猩王的,阿库哈!](观众席上的黑人兄弟跳起了战舞)

 [来自中华区,外号不死车神的,张怀!](张怀的粉丝唱起了应援歌曲)

 [来自蒙古区,外号山魔王的,阿斯楞!](蒙古的彪形大汉们欢呼起来)

 [最后一位,同样来自中华大区,外号烈风杀手的,狗!](狗的粉丝们高举一只恶狗图样的旗帜,对着张怀的粉丝骂出污言秽语,张怀的粉丝不甘示弱的骂了回去)

 [哈哈,看来观众们都很兴奋文西。]

 [那是自然,大家都对本届超级赛车抱有极大的期待,零柒,那么有请我们的赛车女郎——S!宝!贝!]16个来自朝鲜区着名女团的感少女身着十分暴的三点式,配合着音乐踏着整齐的舞步,各自进入了16个相距数公里的起点。

 [嘀嘀!各就各位!]这些以甜美可爱着称,从没穿着过暴衣物的女团少女们毫不犹豫的前的罩高高举起,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子以及其上粉红色的头吸引着观众们灼热的视线。

 [3!2!1!]经过特殊处理的16片罩一齐落下,同一时间掉落在地面。

 张怀手指扣着女儿头上的环,下体飞快的干着肚子高高隆起的女儿的道,磅礴的生物电注入早已调试好的赛车,车轮滚滚飞驰而出,经过朝鲜区女团明星身边时,他伸出巴掌“啪”的一声在女星丰白皙的子上留下一个醒目的巴掌印。

 观众们见此哄笑了起来。

 巨大的屏幕分裂成16块漂浮在观众席上方,魔鬼赛程不仅对于赛车手来说是一场艰苦的比赛,对于观众和解说同样如此,他们也要在这里待上两天一夜,直到冠军诞生。

 张怀一边干着女儿紧窄的小,一边对比着导航,宽阔的戈壁滩让他能释放出赛车最大的速度,赛车犹如风暴一般,所过之处被赛车扬起的漫天黄沙覆盖。

 赛车屏幕上的导航指出了大致的方向,但限于组委会安排,最多也就能给个东南西北,具体还是要赛车手自己判断,但地图上出现了一个红点闪烁,距离张怀约有50公里左右,这是那晚张怀趁应采儿沉爱时,用头顶到她子底部的定位装置,没承受一次撞击才会发出一个讯号,不然就和一团死没有区别,因此躲过了赛前的检查。

 张怀一拉女儿的环,赛车一个转向朝着狗靠了过去。

 到了近前,张怀终于见到了狗的赛车,赛车上被轮的联邦歌手清晰可见,张怀终于发现歌手的脸被狗换成了应采儿三年前光四时的模样,看来也不过是他的幻想罢了,这条出生社会最卑微地区的狗,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把联盟的明之星拉下神坛,变成了人尽可夫的‮子婊‬。

 狗听到身侧的动静转过头来,脸上的电子眼伸伸缩缩,对张怀比了个割喉的动作,张怀回以中指,快速干着女儿,靠了过去。

 “哈哈哈哈,不死车神,上次你逃了一命,这次我就把你送上西天!让你在临死时看着我你的女儿!”狗狂笑着拧着应采儿的头靠过来企图撞击张怀。

 张怀点击赛车上的按钮,侧方弹出一个飞速旋转的竖锯。

 “干!”狗急忙一个急转弯躲了开去,竖锯切割在狗赛车的装甲上,剧烈的响声伴着四散的火花。

 “可惜。 ”张怀差点就把狗的腿锯了下来。

 刹那间狗就被张怀拉出了不小的距离,他然大怒,快速干身下的应采儿,水被撞得到处都是,可是赛车却像发生故障一样,时而飞快的加速,时而一顿一顿的慢了下来,搞得狗难受得想要吐血。

 “妈的女人,老子拿了冠军后第一件事就是把你卖到魔都当处理器!”狗一边骂着身下的昔日女星,一边按动按钮,带电的盘弹出去。

 早有准备的张怀扣着女儿的环,操控着赛车敏捷的躲过,接着又躲过了锐利的飞刀,带着电的锁扣,以及带着巨大动能的狗车头的一部分。

 作为身经百战的赛车老将,张怀早已通过录像摸透了狗这个凭借毒品才能过关斩将的家伙的套路。

 “那么,你就剩最后一招了,来吧!”张怀掐着女儿的头喃喃自语。

 果然,狗对着他前方弹出了润滑油!然而近一年来的磨合,不惜把女儿干到怀孕的张怀早已摸透了女儿的深浅,他一直以湛的技术控制着女儿快的累积,现在他的开始在女儿道中大力,张莲的道剧烈收缩,被父亲控制积累下来的快终于像洪水一样冲垮了堤坝,达到无上高!张莲高之下,赛车飚出去,布满砂石的路面使赛车剧烈抖动,如果不是最新款的赛车,那它可能已经解体。

 赛车快速的从润滑油弹下方穿过,润滑油在张怀身后快速扩散,刚好在他轮胎下停下,狗一个控制不住,进入了自己的润滑油区域。

 张怀扭着张莲的头,贴地转弯,侧方的竖锯击打着被润滑油覆盖的石头,蹦出一朵朵绚丽的火花,火花落入润滑油上,顷刻间燃气熊熊烈火,狗在润滑油中间作茧自缚,惨叫着陷入火海。

 “啊!”张莲高结束,进入了不应期,赛车绕着火场外围缓缓绕圈,狗的惨叫逐渐减小,最终火场中只剩下噼啪声响。

 张怀绕着圈耐心的等待火势褪去,焦黑的地面上,赛车融化的外壳包裹着两具人形焦炭。

 [噢噢噢噢!绝杀!绝杀!不死车神利用了地形和仅有的武器,在规则内杀死了狗和他的引擎!]

 [这一幕一定会成为十年经典纳入史册!让我们记住,不!死!车!神!]解说员疯狂的嘶吼,金属乐队也兴奋的弹奏起了狂热的歌曲。

 张怀控制着赛车离开了狗的墓场,经过这么长时间,他也快到顶峰了,最后他拔出干女儿的门,把赛车停了下来,拔出,他跳下赛车,车头打开,出女儿的头颅。

 张莲的皓首被固定在赛车上,她睁开眼睛笑道:“我们终于报仇了!”张怀急道:“张嘴,我快不行了!”

 “哈?你个老爸,唔唔!”张怀在女儿嘴里了几下,浓稠的入女儿的食道中。

 富含生命能量的对于经过手术改装的赛车引擎来说就像航天燃料一样重要,虽然通过子也能收,但是张莲子里正孕育着她和父亲的结晶,而且消化道收的效率比子高出不少。

 “可,可恶!”准妈妈脸红红的艰难的咽下父亲的,还没喊出声,车头又关上了。

 张怀回到赛车上,继续开始干女儿,赛车发动,不过,张怀最终还是以碾的成绩夺得了第一。

 实在是他的赛车太适合拉力赛了,茫茫戈壁上根本就碰不到其他选手,携带武器除了拖累以外就没什么用,张怀在解决狗后就把竖锯卸了下来,本来就以速度和耐力闻名的他毫不费力的花了32个小时就完成了比赛。

 搂着严重水的女儿登上奖台,张怀笑着对女儿道。

 “小莲,我们给妈妈报仇了!”

 (终)

 (后记)

 一座巨大别墅前的泳池边。

 “然后爸爸和妈妈就这样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张怀戴着墨镜舒服的躺在躺椅上。

 “不嘛!不嘛!我还要听故事!”一群小萝卜头围着张怀叽叽喳喳的喊了起来。

 “别,你,你们这群小鬼,滚,滚去看电视去,唔,爸爸,你,你别顶,啊啊你,你们别,别打扰我,我和爸爸,啊…”一个16岁的少女在张怀腿上起起伏伏,她像极了张莲,神色,肚子十分之大,看着已经足月接近临盆,但她依然满脸饥渴的用自己的小‮弄套‬着父亲长的

 前巨甩动,不时用浓香的水溢出,四处飞溅,而他们结合处,两个和她十分相像的双胞胎少女用舌头舐着张怀的丸,以及二人结合处下来的水。

 她们用双手着对方的子,她们也着约有6个月大的肚子,看起来似乎是同一天受孕。

 浑身赤散发着成气息的张莲摸着再次微微隆起的肚子,端着一盘曲奇饼干从别墅里走了出来,走动间,挂在头上的金色铃铛叮叮作响,听到声音,小萝卜头们呜泱泱的像水一样涌了过去。

 “妈妈!我要吃饼干!”

 “!我也要吃饼干!”张莲头疼的曲奇发给了自己的女儿和孙女们,走到父亲身旁跪坐下来,诚恳的建议道:“爸爸,你还是去结扎吧!”

 “不要!我当年把从应采儿那套出来的角先生制毒作坊举报后,趁机捞到的钱,够我再养一倍的女儿!”

 “禽兽老爸!”早已长成女的张莲毫不客气的骂道。

 “哈哈。”张怀的脸皮早已厚如城墙“‮狗母‬女儿,我要渴了。 ”

 “哼!”张莲气咻咻的,但还是拗不过爸爸,解下头上的金铃铛,把头送到父亲嘴里,张怀使劲一嘬,浓香的人就充斥他的口腔。

 一段音乐响起,张莲强迫自己从口传来的快中挣扎出来,一边给爸爸哺,一边拿起他丢在一旁的手机打开。

 “嗨!莲酱,好久不见!”却是已经成为女强人的酒井素子,她的脯在生了几个孩子后终于长到了B。

 “素,素子,好久,别,别弄人家的蒂啦臭老爸,素,素子,好久不见,还,还有伯母。”酒井直美逆生长的美丽容颜从女儿后面探出头来“呐,我们母女俩这个月休假,明天就带着女儿们坐飞机来看你们喽,结衣她们很想她们爸爸的呢!”

 “。”张莲推开自己高的女儿,然后不理双胞胎不满的抗议,坐到了父亲身上“我们,哦,可以玩,玩一整个月,啊…”(全文完)  M.ZikKxS.cOM
上章 女体赛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