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地狱洗衣店 下章
第八章
 冰凉的脚趾在我温热的口中产生了极大的对比,我口中的舌头更不断地刮过阿姨脚趾上的美甲,我更尝试用舌尖想去舐弄阿姨脚趾之间的隙,但韧度十足的丝袜却刚好成为了一层阻隔,使我的舌尖变得像一条在渔夫之网中挣扎着的鳗鱼一样!

 而过量的口水透过阿姨玉趾上的丝袜过滤后,竟又出奇地变得甜美可口起来,使我急急地狼虎咽般不断地食着带有阿姨美脚香的美味汁

 而阿姨的另一边脚亦不见得可以空闲着,因为我正用另一只手抓紧着阿姨的脚跟,然后轻轻地托起用阿姨的丝脚尖,在我内的正前端并慢慢地上下摩擦着。

 “很美味,香甜的脚趾!阿姨正用脚趾按摩着,很啊!阿姨!来,来吧!用你那感漂亮的美脚,来足我一下吧!啊!来夹一下,呃好,好滑呢!”在阿姨的丝腿上连串的爱抚及吻使我的情推至上巅峰,因此我再按捺不住那狂奋的心情,我先放下阿姨的双脚,然后终于都把内都一同下。

 生勐的巴亦同时硬得随着我的心跳兴奋地跳动着,然后我再次急不及待地抱起了阿姨的两边脚踝,再紧紧地用丝袜脚心来包夹着小弟弟的茎身。

 冰凉而又丝滑的脚心触感先传到上我那火热的身上,此刻我紧紧地抓着阿姨的脚跟,生怕会不小心意外地掉了这双完美的艺术品似的。

 然后我稍为用点力把脚心向小弟弟内,再顺着身一直向上滑到去头顶部,当丝袜脚心完全地把我那红得发紫的头夹在其中时,炽热的马眼更一开一合般忍不住把黏十足的透明体吐在阿姨的丝袜脚心中,而一阵强而有力像电般的冲击更霎时传播到我全身,使我舒服得不长叹了一声和全身颤抖着。

 “好,好舒服啊!丝袜足啊!好紧!,太兴奋了!”我继续抓紧着阿姨的脚跟,慢慢地控制包夹着头的丝脚再次滑向下到身。

 当头从阿姨的脚心中再次向外探出暴在空气中时,黏的前列腺已遍布了我整个健硕的头表面而变得油亮亮的,更有数条晶莹纤细的水线黏着头帽状的边缘,直接就连接着阿姨那变得漉漉的丝脚心中。

 在接下来的数分钟当中,我一直气并小心控制着呼吸的节奏。

 而双手一直紧握在其中的丝美脚更加倍小心地慢慢夹着小弟弟上下来回滑动着。

 刺的电不断从巴处冲击着我的大脑神经,而被阿姨的柔软丝脚心所包夹‮弄套‬下,亦使马眼吐出更多的前列腺来滋润着‮弄套‬之间的摩擦动作,很快阿姨整遍的脚心都经已完全布满了我那恶心的黏

 但同时间亦使丝袜脚心跟巴之间的包夹动作变得畅起来,更开始发出了一些令人感到的“滋,啜”声。

 “情电影中的足,终,终于都感受到了!而且是,用阿姨的丝脚来弄,一直摩擦着,脚,脚心很滑,啊!”阿姨的一双丝小脚一直被我捉紧着,柔软丝滑的脚心亦一直夹着小弟弟来回起劲地‮弄套‬起来。

 使原本干和带点儿清凉的足,在不断的连番‮弄套‬下亦开始变得润起来,因此快亦相对地同时急剧上升。

 感的头在经过连串的丝脚包夹‮弄套‬下,亦开始习惯了起初的电冲击,并懂得把冲击转化成情上的快,而且更慢慢地累积起来,等待着情昂一刻。

 我低头望着双眼还是在紧闭,思绪仍然是昏不醒的美思阿姨,再看一下两旁被我完全打了的丝小脚,无尽的占有和征服感霎时涌到上心头!

 “叫你每天都穿着这溅的丝袜!每天都穿这紧身裙来勾引别人!还有那高跟鞋,儿子这么大了还每天都腿!现在还不是让我着这的丝脚?!真舒服!呃,阿姨,我快要来了,”

 我渐渐地加大了包夹的力度和‮弄套‬的速度,令小弟弟所感受的快突然倍增,紫红炽热的头更开始不受控地轻微动着,兴奋的马眼口更明显地张得更开,好像蓄势待发般准备要出浓烈的华似的。

 终于在最后数分钟的疯狂‮弄套‬下,我感到有一鼓昂的内气从下腹聚集起来,并急注入到我那鼓得要命的囊里。

 润的足所发出“滋,滋”的摩擦声响,更像是作为最后的通牒。

 “阿姨,我受不住了,要了!阿姨,今晚没人救得了你了!来了!呃!『突,突,突』呵呵!好舒服。”强而有劲的白浊浓随即透过兴奋的马眼开口爆而出!但因为阿姨的脚心却刚好完全包夹着我整个头,因此第一发的就完全在阿姨的丝脚心里。

 滚热的浓亦同时把我那感的头完全淹没覆盖着!接着我把阿姨的丝脚向下滑动一下到身处,当头再次暴在空气中大约半秒的时间,第二发浓随即从头的顶部到空气中,一团团白色的黏随即空降在阿姨的丝小腿上。

 其后三波,四波,五波紧随在后。

 最后我竟然破纪录地出了12发之多!恶心而带有浓烈腥臭味的‮男处‬更遍布了美思阿姨的小腿及大腿上,而完全被透的脚心更是重灾区。

 经过首轮的连续,最后几发的渲亦明显有所减弱,但我仍然不舍地继续按着阿姨的丝脚来挤巴慢慢地‮弄套‬着,使其使更多的继续被榨出来。

 丝袜脚心中被沾得完全到达和状态的区域,因再没法收我大量涌而出的,而慢慢开始沿脚跟到在小腿上。

 “终于,了很多在阿姨的脚上,很,简直得没法形容!!真的太,嗄。”用美思阿姨的丝脚过了后,我‮腿双‬无力发软地坐在地上息着。

 期间望着美思阿姨的腿上周边遗留下一大片被我愤然后的狼藉境况,我内心豁然感到无限足!但一时的望因突然一次过渲而出,因此我那多余的理性心亦同时间开始浮出在我的脑袋中。

 当一想到假若阿姨现在突然醒来,我又可以怎样去解释呢?会被抓包的恐惧压力同时涌现,因此我衬阿姨还未苏醒过来,便先把被我得一团糟的丝袜从阿姨的腿上了下来,然后在阿姨的小腿,大腿以及被得最为严重地的脚心,仔细地用刚下来的丝袜擦干净。

 并在口袋里把那双数天前从阿姨家所偷回去,而且还未用过来手的另一双同款的丝袜,再用我笨拙的手脚缓缓地替阿姨穿上。

 皆因阿姨的‮腿双‬真的是非常之修长,对我来说就像一个小童要抱起两条巨大的石柱似的。

 因此我花了接近15分钟的时间,才勉强地把丝袜从阿姨的小脚,重新套到在间上。

 我收起了那双首次跟阿姨丝袜足,而染有我‮男处‬的透明丝留为纪念。

 然后我再次坐在美思阿姨的身旁着气,看来刚才数分钟的烈足,以及最后替阿姨再次穿上丝袜时都经已耗尽了我不少的体力。

 “真的是吃力!还有阿姨的上身都要整理一下!这样阿姨应该就不会发现了吧?”当我打算把阿姨上身恤衫前的钮扣扣上时,目光又再次不争气地停留在阿姨的脯上。

 而此刻我方才发现,刚才因只顾玩阿姨的丝腿,我竟然没有把阿姨的罩解开去窥探一下这对豪的春光!因此在好奇心的推使下,我终于把阿姨前的罩向上翻起来,然后一对雪白兼且富有弹房瞬间从崩紧的粉红色罩中跳了出来!

 我紧张地立即把阿姨的一双球握在手中,手心被阿姨的软完全地充斥着,柔软的香滑有点部份更肿得从我的指间被挤了出来。

 “很大的房啊!阿姨的小头还浅色得带点儿粉红呢,但晕又细小得像个硬币般,真得是极品!阿姨,我不客气了!『啜!』”美思阿姨一双软的豪在我的手心中被左挤右榨,再加上细小而又人的晕,我终于都再抵受不住惑,张口便立即把阿姨的头含在口中不停地用力着,彷佛可以从中取出香甜的汁似的。

 舌尖更不停地在轻微拢起的头上打圈狂着,完左边再到右边,完全不能错过是次珍贵的机会!在手心的不停挤和嘴巴的贪婪攻击下,很快我的小弟弟好像亦经已复元过来,而且更无地再次探头翘了起来。

 “又大又白!真的是香甜可口!这样我受不住了,阿姨,来!这么大的房,来,再来帮我夹一下!啊!这样夹,会,会的!”我坐在阿姨的肚皮上,再起完全起了的巴,直接就放到在阿姨那深深的沟之间,然后再用双手把阿姨的一双房向内挤在一起。

 雪白而富有弹瞬间就把我那火热的完全紧紧地夹在其中掩没着,迫挟的快随即遍布到在我全身,而我那炽热的头就隐若地从阿姨的丰沟中向外探头一跳一跳的气。

 我勉强地控制着我那兴奋的呼吸,然后慢慢地开始摇动着间,使开始在房间那狭窄的隙中滑来滑去送着。

 每当阿姨的头夹紧在其中时,那致命的电冲击立即攻陷到我全身。

 “小弟弟被阿姨的大夹着,这姿势很啊!比起丝袜足又是另一种的体验呢!又变得滑起来了,呵呵!”感的头被柔软的连番挤下,马眼口又再次不受控地吐出丝丝的前列腺,并直接沾到在阿姨的口上。

 而在的滋润下,在紧窄的沟之间送更变得畅顺无阻,我开始加快了间的动作使快渐增强烈,暴涨的兴奋头从阿姨的沟之间进进出出的,亦显得乐此不倦。

 而我的双手一直把阿姨的房向内挤的同时,我更一直用拇指在阿姨的粉头上轻轻地打圈按摩着,很快阿姨的身体亦作出了相对的反应,头更开始微微地肿了起来。

 “哈哈,阿姨,的头都凸了起来了!是不是没有生活太久了?现在很想要吧?真的是个妇!啊!妇!又白又大,还每天都穿短裙丝袜!我要你!我要爆你的大!呃,真!”在阿姨的美之间不停的送下,我开始再次感受到缓缓的意。

 但同时我亦察觉到阿姨的眼皮有点儿跳动微张的迹象。

 “糟糕!难道阿姨快要醒来了吗?”我再望一下墙上的挂钟,从我把阿姨击晕后到现在,原来经已过了一个小时了!现在我正处于水深火热的境况,滚热的浓就像弦上之箭,准备蓄势待发。

 因此我立即加快了送的速度,希望可以在阿姨完全苏醒前再多一发。

 但可能我在阿姨身上所送的力度过于勐烈,烈的摇动反而令阿姨的意识提前恢复过来。

 阿姨的眼皮更开始微微地张开,我间那强烈的震更使阿姨轻声地“嗯”了一下呻着。

 阿姨的眼皮在半张开的情况下,的眼神先凝望着坐在她肚皮上的我,但我现正还在努力地在阿姨的双间享受着所带来的,根本就没有时间再理会经已是半苏醒的阿姨。

 神情还显得有点儿呆滞的阿姨,当再望一下自己的口上,竟发现一条凶勐狰狞的大蟒蛇正在自己的双间进出懦动着,突如其来的恐惧立即使阿姨的头皮上发麻。

 “俊,俊轩?你,这是什么?!俊轩!你在干吗?啊!快松开我双手!你这是,这是犯法的,救命啊!”美思阿姨在我烈地在她房间送下,终于都被我弄醒了过来,但幸好双手一早经已被我用皮带绑紧着,因此她只能作出轻微的反抗及高声地叫嚷着。

 而所带来的迫挟快,亦同时把我送到上望天际间的高

 在最后送多十多下后,我先把头尽量向前推进,从阿姨的沟间出来,囊更轻轻地不受控搐了数下。

 然后无穷的快随即经由马眼上的口,一坨一坨的暴在阿姨的口、锁骨、下巴和面上。

 “阿姨!我忍不住了,要!又很多,呃!阿姨你怎么不避一下?哈哈,在脸上了!”强而有劲的炮不断从马眼口中出,阿姨的口及粉颈更成为了重灾区。

 强劲的水花不知是或是更有点儿浅到在阿姨的脸和朱上,但被我牢牢地坐在肚皮上紧,及双手失去了反抗能力的美思阿姨,却只能不断地左右摆动着头部,希望可以避免被我那肮脏的浅到在脸上。

 “俊轩不要!这样很脏!我不要!”在阿姨那雪白的美夹下,小弟弟不断兴奋地渲着浓浊的在阿姨的身上。  m.ZIkKXs.COM
上章 地狱洗衣店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