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十岁的情史 下章
第三章
 自从小玉妈妈到访,我们这处据点也算是曝了光。

 我们有时候会碰上,但是次数不多,大概是她上班时间不固定,上夜班的时候,我就见不到她,这让我稍稍有些失望的感觉。

 到了下半年,我工作上的事情依然很多,不过也算是忙而有序。

 感情方面,我和小玉在一起,加上有张姐从中调和,也渐渐进入了稳定期。

 我们都喜欢音乐,可以一起坐着、抱着听歌,我偏向于抒情叙事的旋律,她偏好重低音的节奏感,不过好在我们都能包容彼此的偏好。

 我喜欢看书,看实体书,小玉不喜欢看书,她喜欢看电视剧,看韩剧、美剧国产剧各种剧集。

 有时候我们在一起,也是一个里屋,一个外屋客厅,我看我的书,她看她的电视。

 然后没几分钟,我就被小玉拽出去,陪她一起看电视。

 小玉还会拉着我陪她看动画片,动画片我也喜欢,但是没有她口味那么重,柯南、樱桃小丸子、军曹大作战、口袋妖怪、数码宝贝、猫和老鼠…基本上只要是很萌很可爱的动画,也不管是什么年代的,她都爱看。

 我们还都喜欢看电影,我经常去赶首映,人多热闹,看着比较有气氛。

 不过和小玉一起看电影也是个折磨人的活,她看一场电影要吃四桶爆米花,我觉得特别对不起邻座的观众,不管是看文艺电影、还是美国大片,现场都附赠“嘎吱嘎吱…”的配音。

 “以后咱们只来看恐怖片或者僵尸片好了,你在那嚼啊嚼的,电影原声配音都省了。”小玉一边往嘴里爆米花,我一边在她耳边调侃道。

 不过要说,人比人气死人。

 我的体质天天吃菜都长,小玉怎么吃都不见胖。

 小玉白了我一眼,把空着的饮料杯在我面前晃了晃,她满嘴爆米花,没法说话,但是那意思是说:“我可乐喝完了,还不赶快再去买一杯来,真没眼力劲儿的。”我苦笑的从边上溜出去,说到可乐,我也爱喝,但是小玉不让我喝,告诉我说杀

 当时我心说:那你喝正好,还可以漱口。

 我不想她总是在家宅着,周末也经常带她去户外走走,去山上、去海边呼吸下新鲜空气。

 小玉是极为不情愿的,这个丫头就是懒,也经常跟我捣乱。

 开车到了山里不肯下车,非要在车里和我…嘿嘿…毕…口完或者做完后,才不情不愿的下车来陪我走两步。

 如果要是步行超过五公里,她就肯定是要让我背着往回走。

 总之,我是拿这丫头一点办法都没有。

 后来好一些,因为我会拉上她妈妈,或者叫上她表兄弟一起出来玩,人多的时候,小玉也不敢那么放肆,只不过我们单独亲热的机会就少了许多,也算是有得有失吧。

 小玉陆陆续续的把她们娘家人都介绍给了我,而且他们家族仿佛都是聚集型的,家里距离都不算太远,基本上开车十分钟就能到。

 我和小玉两个表兄弟混得和了。

 这哥俩其实都比我小,小玉表哥张嵬今年二十三,高职毕业也已经工作好几年了。

 表弟顺子,今年十七,还在读职高,每天就知道玩游戏,小玉当初就是被他拉下水的。

 他们那些lol、qq飞车之类的游戏,我玩不惯。

 那小子还嘲笑过我,说我只会玩没有技术含量的游戏。

 能够感觉出他对我的敌意,我心里能猜到一些东西。

 这小子心里暗恋自己表姐,可是限于血缘关系,所以他对叫做姐夫的生物,都很排斥。

 不过后来,我负责出钱给买装备,小顺子也被我拉到己方阵营里,也不像开始那么敌视我了。

 我和张嵬关系也不错,他是个外表犷内心细腻的人,平时里一起出去泡酒吧、下馆子、k歌、看电影,去爬山、去郊游、去钓鱼,甚至跑到路边摊子吃烧烤,反正也是个爱热闹爱张罗的人。

 小玉的性格喜张扬,有些爱炫耀,所以走到哪儿都要让人知道,我是她选的男人,她是我的女人。

 虽然我信奉“秀恩爱,死得快”的低调准则,外出一般都是谨言少行,但是小玉则不然。

 她的性格说好听点是一个萌萝莉,喜欢在人前和我有亲密举动,比如和我亲吻、求抱抱之类的互动。

 说难听点,她就是一个二百五。

 出去吃饭时候,满桌人就她声音最大,反正到哪里都是能吸引眼球的那种人的。

 在我的朋友面前,一次两次的,她还能装装样,但是时间久了,大家都看得出她的性格,毕竟我的圈子里傻子不多。

 我和小玉交往了半年之后,最终,我们商量好,把她带回家见我父母,两家人一起过个端午节。

 为这事,小玉和她妈都紧张了好几天。

 但实际上,见面的气氛很融洽,我们晚上吃的就是张姐在家包好的粽子,那粽子包的确实没得挑。

 我爸妈对小玉的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这半年来,我气神的变化,爹妈都看在眼里,也很感谢小玉能陪着我,走出过去一段伤痛的感情经历。

 我准丈母娘开始还有些拘谨,毕竟和我父母相比较,他们都算不得是同龄人的,不过我妈很快就和张姐热络起来,没一阵就姐姐妹妹的相谈甚了。

 小玉把我拉到一边,给我看我爹封给她五千块的红包和我妈送她的一只翡翠镯,问我怎么办?我就告诉她道:“给你就收着呗。”看小玉喜滋滋的把东西都放进自己包里,我看出小玉还是比较喜欢拿现金,小姑娘都喜欢金银珠宝,但是不一定能看懂玉。

 其实我妈送她这只玉镯水头不错,少说也值一万多,可见我妈对这个未来儿媳妇,还是蛮中意的,可惜小玉还没那欣赏眼光。

 临到我要送小玉娘儿俩回家的时候,我妈把我叫到一边问我,让我把在外面租的房子退租或者转租出去。

 “家里好几套房子,地脚也好、房子也大,为什么不搬回自家房子住?”我妈埋怨的对我说道。

 我没挑明自己的想法,因为我妈嘴快,心里藏不住事情,就只是敷衍着道:“再看看吧…”

 我爸明白我的用意,他对我妈说:“这事你就别心了,孩子有自己的考量的。”我妈见我爸都这么说,她也就没再多问。

 这就是我们一家人的默契,少数服从多数。

 我也能听出我爸支持我的决定,后来等我回家后,我们爷儿俩又单独谈过一次。

 我爸对小玉并不十分满意,但是也挑不出太大毛病,只是让我多相处一段时间。

 我和小玉算是正式见过了彼此的家长,我们的事基本上已经摆在了明面上,所以我偶尔明目张胆的夜不归宿,爸妈也不会打电话满世界找了。

 张姐还是不放心我们两个的生活质量,后来在我妈怂恿下,干脆辞了工作,原来租的房子也转租了出去,和我们住在了一起,反正另一间卧房一直也是空着的。

 当然,我主要还是住在家里,只有周末才会住到小玉那里。

 周五晚上,我们做的时候,小玉叫的声音更大,甚至盖过了屋里放着的轻音乐的声音,根本不怕被她妈妈在隔壁听到。

 我抬起小玉的‮腿双‬,她一双小脚丫上的棉袜还没来及掉,随着我的动作两只白棉袜小脚也跟着摆动,煞是赏心悦目。

 我卖力的,小玉的叫声更大了三分,我甚至有种感觉,小玉是在像她妈妈示威似的,不知道她们母女又闹了什么别扭。

 我不经意间,又想起了张姐那一双丰腴的长腿。

 和小玉一双纤长细弱的白腿相比,无疑丈母娘那双曲线动人的美腿则更加令人浮想联翩。

 果然是萝莉爱棉袜御姐靠丝啊!和丈母娘一身女王气场相比,小玉绝对hold不住全场…小玉意外的热情,和我脑中浮想联翩的幻想,我已经心猿意马的收束不住思绪,飘向隔壁卧室里。

 隔壁的丈母娘听到我们合的声音,她会不会忍不住自己偷偷用手解决呢?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年纪啊,我才不信张姐那么风,外面没有男人。

 我又一边幻想,在我下婉转承的是丈母娘,没几分钟,我就忍不住一如注…我气,搂着小玉白的身子,心里不免产生了负罪感,我心里是不是真的产生了一丝绮念?我不敢再继续想下去,这种想法本身就是很危险的。

 小玉依偎在我怀里,萝莉对大叔撒娇,这种感觉本身就是无比治愈的。

 特别是我在外打拼赚钱一个礼拜,能够回来搂着小媳妇儿这么安静的躺会,日子当真是无比幸福了,我怎么能再有其他非分之想呢?“臭大叔,今天怎么这么差劲儿…你是不是在外面包养小的了?”小玉捏着我的鼻子问道。

 我心里汗了一个,小玉现在还真有点老婆审问老公的样子了。

 我苦笑的道:“就你一个,我都快喂不了,哪里还有精力去养小的。是我的宝贝儿现在越来越人了,大叔都快被你死了。”我的甜言语送上,就这么轻声在小玉耳边呢喃着。

 “哼哼,算你说的有道理…”小玉紧紧搂着我,靠在我膛上深深了一口气,她一点也不讨厌我身上的汗味,反而出很喜欢的样子。

 就像今天这样刚出三伏的天,我们这里秋老虎还正肆,我礼拜五下了班直接回来陪老婆,她都不会让我先洗澡。

 再加上我们刚才十几分钟的剧烈运动,我们身上更都是见了汗水,滑腻腻的有种说不出的靡的感觉,怪不得小玉爱叫我臭大叔呢。

 “你怎么就这么爱闻我身上的汗味呢,感觉好变态。”我把用过的避孕套扔到纸篓里面,搂着小玉在她粉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问道。

 “切…你不是也喜欢闻人家的臭袜子…臭大叔…”小玉反相讥道。

 我无语,我以前绝对没有恋足癖,可是现在嘛…还不是让你们母女俩给我培养出来的?我心道。

 小玉一双小脚丫很精致,脚趾、脚掌和足踝,甚至是趾甲的比例都特别协调的,小脚丫白呼呼的没有一点黄的茧子,整体上浑若无骨的感觉,确是让我有些爱不释手,经常忍不住会捧在怀里亵玩一番,也经常惹得小玉笑骂我是个变态。

 小玉的‮腿双‬很长很白皙,可惜没有曲线美,任谁见了都会说,这是一个可爱的少女,白色的和卡通的棉袜是她的标志。

 而我丈母娘的丝美腿,虽然我也只是偷偷瞄到一两次,但是经过丝袜修饰的‮腿双‬,尽显她成的丰腴之美,久久不断在我脑海中浮现。

 这完全是两个进化方向嘛,我心里笑道。

 “我好喜欢老公身上的味道,一点都不难闻…让我超有安全感,就喜欢这样抱着你。”小玉在我怀里呢喃着撒娇。

 “原来,我就是个会散发气味的大抱枕啊?”我不满地笑道。

 “你是种猪…”小玉忽然说道。

 我出一口老血,女人的跳跃思维,我真是永远也跟不上。

 不过,种猪就种猪吧,反正也是在你肚子里下种,我心里嘿嘿坏笑着想道。

 “大叔,不戴了,好吗?怀上了,咱们就把孩子生下来,我想替你生孩子,生好多好多…”小玉睁着大眼睛,很认真的对我说道。

 “傻孩子,你不知道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吗?独生子女最多也就能生两胎好不好…”法盲太可怕了,这天真的丫头啊,说出的话都这么孩子气…

 我接着说道:“再说了,我们是不是该考虑多享受几年二人世界啊,有了孩子,以后我们就都为这孩子转了。”有时候我也不知道谁说的话更孩子气,反正我感觉还没玩够,也还没有当爹的觉悟。

 “不过,我妈说,二十岁左右生孩子最好,身体比较健康,生出的孩子营养也足,不容易生病。等生完孩子,我恢复也比较快,我妈就是我这个年纪生了我的。”小玉对我说道。

 我听到丈母娘生孩子,下面无的硬了…我真是个变态。

 小玉见我还没表态,又对我说道:“你妈也说想抱孙子的,等我们生了孩子她负责给我们带孩子,都不用我们心。”

 我再次吐血,对小玉说道:“那也要等我们结婚之后再考虑吧?你怎么也还要等两年时间,咱们才能领着结婚证吧,你想当未婚妈妈吗?”

 小玉没心没肺地说道:“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领证不一样和你睡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这个汗呐,不过小玉这话我还真没法反驳,没结婚都能ooxx,为什么就不能生孩子呢?说实话,我也只是本能的排斥小玉的提议,总觉得她考虑问题太不理性。

 我转念一想,不会是我妈许给她什么物质奖励了吧?这种事我妈不是做不出来,她现在想要孙子,想的都有些病态了,不然小丫头不会产生这么疯狂的想法的。

 反正这个事我也没再具体细问,心想还是回去要和爸妈问一下,如果真是我妈在背后撺掇的,我也要跟她打个招呼。我怕这天不怕地不怕的虎妞为了得奖励跑出去找“隔壁老王”借种,那到时候我可真成绿了。

 这一晚上,我们又做了一次,我们洗澡的时候,小玉还用口给我弄出了一次了。

 这个小妖,我的身体确实已经离不开她了。

 心嘛…呵呵,慢慢来吧,人总是要给自己一个希望不是?2013年,pm2点5指数,渐渐成了全国人民热议的话题。

 从最初的不关心不了解,到后来渐渐引发恐慌的趋势,让人们不想起十年前sars引起的全民恐慌。

 而这一次,因为空气质量引发的危机,持续的时间更长,引发的危害传播也更广泛。

 小玉她们大学放假,报纸媒体上都说不适宜做户外活动,所以她也有了名正言顺在家宅着的理由。

 只有我们这些辛苦打拼的上班族不感慨民生多艰,为了养家糊口,还要冒着生命危险出来上班。

 想起小玉,我嘴角不出一丝笑意。

 早上的时候,我刚醒还没起,手机qq的铃声就响了。

 我不用看都知道肯定是小玉发来的。

 我打开手机一看,果然是:“老公,醒了没有╭(╯3)╮”

 我回道:“嗯,刚醒…你又一晚没睡啊?”

 小玉很快回道:“嗯,今天不上课嘛…(@^_^@)…”这丫头,一停课就放羊了,我丈母娘说她是不管用的,我现在也是懒得说她了。

 然后小丫头就各种放赖撒娇,让我也旷工不去上班。

 我哭笑不得的对她说:“我不上班,谁赚钱养你啊?”反正小丫头倔脾气又上来了,怎么说都不听,就像个孩子一样,撒赖不让我上班。

 我肯定不能依她,不然大老板肯定会弄死我,还想不想混了?我爸做生意去澳洲考察了,不过他老人家私底下跟我说了,是去澳洲考察下移民环境。

 如果合适的话,他和我妈就开始申请移民,到时候我可以申请过去和他们团聚。

 我妈自己报团去了加拿大旅游,其实也是去考察当地环境的。

 原本她是想带着我丈母娘一起的,可惜张姐没有办护照,时间上实在等不及了,我妈就自己一个人潇潇洒洒上路了。

 爹妈都是头晚上出门的,我和小玉去机场送的他们,看小丫头的样子,恨不得跟我妈一起去玩。

 我给爸妈订的,都是一个月左右的往返机票,能赶上中秋节回家团圆。

 当天晚上我们从机场回去,我也没把小玉送回去,直接在我家里住的,自然又是一番抵死绵。

 这死丫头故意声嘶力竭的叫,还跟我说:“我要让全楼的人都知道,我老公在上有多厉害。”家里空了,小玉说想搬过来住,我嫌麻烦,又不想把张姐一个人扔在佳苑小区,所以还是决定这一个月搬到她们那边去住。

 第二天早上,小玉非要跟我去上班,我知道她是真想去,不过我没答应她,工作的时候不能玩笑,就对她说:“你去呆呆坐一天有什么意思,我是肯定不能陪你玩的。”小玉一想也是,就没有再坚持。

 我们早上临出门的时候,仔细检查了水电煤气和门窗,把家门锁好,至少几天不在家,我可不想家里漏了水、着了火,再把邻居们给害了。

 我直接开车去上班,让小玉自己一个人打车回家。

 我一个白天工作不算太忙说实话现在到处人心惶惶,谁还有心情好好工作?我们公司的大老板,负责亚太区的美国人都吓跑了。

 我们下面这些小职员更没必要为了资本家,把自己命搭上的拼命工作吧。

 “陈经理,听说咱老板回美国了,是不是真的?现在真闹得这么严重吗?”中午饭点,我手下几个小白领就都聊起这事来。

 “好像是吧,我没多打听。”其实我是懒得跟他们说,说了也是于事无补,又不说给放几天假。

 话说,现在就是放假也没法出门,只能在家窝着。

 “哎,晟哥,我看今天早报上写,老外都不敢在咱国内呆了,拖家带口都跑了,连美国大使都辞职不干了。”我们办公室的柳若瑄大美女对我说道。

 旁边的小吴对小柳有意思,这时候赶紧搭腔道:“是啊,听说国际旅游协会都发出警告了,中国东部沿海和乌克兰的暴动,都是红色警报级别的。”

 其他几个人纷纷哀叹:“唉,这日子怎么过啊,怎么就一下子闹得这么厉害了?”

 柳若瑄又对我问道:“晟哥,你说这pm2点5真就这么厉害吗?大不了出门戴口罩,还不行吗?”

 “对哦,口罩不好使的。其实吧,这个pm2点5是这样定义的…”小吴又开始卖弄他技术宅的知识,抢着答道。

 但是大伙干巴巴的听着,我不知道别人,反正我是没听懂他说的什么。

 办公室另一个小伙woody赶紧打断他的长篇大论:“哎,你们说,这个事情闹的,会不会跟日本核电站爆炸有关啊?不然怎么突然一下,我们空气质量就变成这样了?”众人一听,都觉得有道理,纷纷加入讨伐小日本的行列当中。

 我摇摇头道:“说实话,我也没搞明白。听说好像是颗粒物太小,普通口罩过滤不了,还有致癌。不过…我这倒也不是替小日本说话,听说这事情好像是骆家辉爆出来的。咱国家以前空气质量只监测pm10直径比较大的颗粒物。这就好比用筛子过滤白水和可乐,所以明面上一看,筛子上都没什么杂质,可是打眼一看,就能分辨出黑白来。人家美国大使馆有自己的气象监测,监测出的pm2点5颗粒物,比美国空气质量多100多倍,就好比拿了一个更细的筛子,问题一下子就显出来了,再然后,反正这事也绝对跟核爆炸和海啸无关。”

 我们闲扯了一阵,下午事情本来也不太多,我们也提前完成了计划指标,我就做主给他们放了半天假。

 他们好几个都是大学才毕业两三年的学生,还多少都有些当学生的习气。

 比如,到了七八月份放暑假的季节,他们几个工作时候,都懒洋洋的提不起干劲,这时候听说放假都不兴高采烈的说要出去吃饭,或者去看电影。

 “老大,我们去麦乐迪k歌,一起去吧?”woody对我说道。

 我笑笑道:“你们还玩得动啊,老实回家待着吧。”

 “晟哥好怕死啊。”他们一起嘘我。

 “嘿…这么说,你们都是真的勇士喽?敢一起嘘我,真当上班时候,我不会给你们小鞋穿吗?”几个小伙姑娘这才赶紧收了笑闹,看我真的不去,woody知道我准备回去陪小萝莉,所以他们就呼呼啦啦的拉着队伍走了。  m.zIkkXs.COM
上章 三十岁的情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