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十岁的情史 下章
第五章
 今天,我和小玉和张帅姐姐同居一周时间了。

 昨晚上,我们去逛商场,小玉自己偷着去买了一套高档塑身内衣,听说她还给自己妈妈买了一套。

 说实话,我觉得她们娘俩都没必要买这种东西,小玉穿上也就那么回事,最主要跟她的年纪不相配,有种张冠李戴的感觉。

 至于我丈母娘嘛,不穿就快死人了,要是穿上那么…可惜,我看不到,都便宜那个中年大叔了。

 这一个礼拜时间里,那个大叔没有来过,张姐晚上也没单独出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我还是没忍住好奇,问小玉关于那个大叔的事情。

 小玉撇撇嘴对我说道:“反正我不管他们的事,我见过老杜和我妈睡一屋里的。”我这才知道,中年大叔姓杜。

 “那你爸爸没了,你也不去你爷爷、那儿了吗?”我那个死了的老丈人名字很霸气,叫做楚雄才,不过可能是他名字取的太大了,二十几岁的时候就出车祸死了。

 据说他这霸气的名字,是他名字同样霸气的老爹,也就是小玉的爷爷——楚笑天取的。

 而小玉身份证上的名字就是张晓玉,至于她原来的名字,她到现在也不肯告诉我,估计也是比较奇葩的名字。

 后来,我和张嵬出去喝酒的时候,他喝多了说漏了。

 原来小玉的原名叫做楚湜,跟屎的发音一样…还不如叫楚‮花菊‬文雅一点,而且都是一个意思。

 好吧我承认,我得知真相后,足足捂着肚子笑了半天。

 这真是她爹的,怪不得张姐要给她改名字,还是小玉好听。

 “嗯,我爷爷重男轻女的,我爸没了他们也不怎么管我们,我妈也不爱带我回去。后来,我们娘俩经常搬家,估计他们都不知道我们现在住在哪了。”

 “你爸爸家也是本地的吗?”我问道。

 “嗯,就是本地的。”小玉点点头说道。

 小玉还告诉我,她还有一个叔叔,也就是她爸的弟弟。

 他叔叔有个儿子,也就是她堂弟,她堂弟的名字也很有亮点,叫做楚霸王,名字是他爷爷亲自取的,家里名副其实的小霸王。

 小玉说自己从小被他欺负,关系就比较疏远,不像两个表兄弟这么亲近。

 “老婆,明天是七夕嗳,你想怎么过?我们出去过二人世界?”

 小玉说道:“带上我妈。”

 我有点奇怪地说道:“你妈不会安排了节目吧?”

 小玉对我笑道:“你傻啊,过情人节,人家原配在家里盯着呢,他怎么敢出来陪我妈。”

 我一想也是,不过还是嘱咐一句道:“今天是好日子,出门你可别给我闹幺蛾子,听见没?”

 小玉吐吐舌头说:“哼,只要你不跟我妈眉来眼去的,我就不捣乱。”

 “我什么时候跟你妈眉来眼去了…”我反驳道。

 “哼,还含情脉脉,暗送秋波呢…”小玉语气酸酸地说道。

 “好了,那是你亲妈,我只是表示一下最起码的敬意,怎么到你口里就变得这么龌龊了。”其实我心里颇为忐忑,难不成,我意丈母娘的事,小玉发现了些端倪了?

 “哼,还骗我…每次在上的时候,我只要稍稍提一下我娘,你就跟打了血似的嘚瑟。咬死你…”小玉在我脖子上啃了两口,我估计肯定留下印儿了,这妖

 晚上,又是我们一家三口出动,今天目标是东来顺,想一想还是正规大店的羊和锅底,能略微让人放心一点,其实也就是求个心安罢了。

 因为是七夕,所以出门过节的基本上都是情侣,甚至是急于单的速配情侣但是带着丈母娘出来过情人节的,目测整个大厅里就我们一家。

 门是个二十几岁的姑娘,她见了我们这么奇异的组合,也是先微微一愣,但是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对我说道:“先生,不好意思,今天我们来的客人比较多,一楼大厅已经没位子了,您三位能不能到二楼大桌…”我心说二楼人少更好,省得吃一顿饭都吃不踏实,不过,不是说现在出来气的人少嘛,怎么还到处是人呢?我征求了下小玉娘俩的意见,就点头同意,宾小姐就带着我们上了二楼。

 二楼上也有好几桌家庭聚餐的客人,还是有人将好奇的目光望向我们这边。

 不过今天,我已经很有抵抗力了,我把服务员叫过来,搂着小玉亲了一口的道:“我们家,我媳妇做主,她要什么,你们往上拿就行。”

 那小服务员都有点傻了,小玉也不客气,笑嘻嘻的拿起菜谱,肥羊、羊、羊羔、雪花牛、牛眼、上脑、肚、百叶、腐皮、冻豆腐、白菜、菠菜、粉条的…

 一路海点,那记单的小哥几乎翻篇记都跟不上小玉点的速度,越往后越是用肃然起敬的眼神看向小玉,估计他做接待以来也没见过这么能吃的女饭桶。

 小玉最后说道:“我还要一箱鲜橙多,暂时先这么多吧,好不好,老公?”

 我点点头说道:“行吧,不够再加。”我倒是要看这丫头,想要搞什么鬼。

 等那小哥擦着继往开来的汗走了,小玉都已经扑在我怀里笑的直不起来:“哈哈,亲爱的,你看没看见,刚才那个伙计都傻了…逗死我了。”

 张姐皱着眉责备小玉道:“你这孩子,出来就瞎闹,你点那么多,怎么吃得完啊。”张姐歉然的眼神望向我,我也只能对她报以苦笑。

 “咳…”小玉在我腿上拧了一下,我这才想起,她今天可是跟我打过招呼的,不许跟她妈有眼神交流。

 小玉坐直了说道:“切,我打电话叫了嵬表哥和顺表弟的。表哥会带着嫂子来,还有大舅和大舅妈,小姨和小姨夫都要来,这么多人一起,肯定能吃完的。妈,你就放心吧。”

 我知道小玉肯定会独出心裁,但是我都没想到她不声不响的整出这么大场面这个七夕过得还真是别开生面啊。

 丈母娘趁着小玉去洗手间的时候,悄悄拉着我说:“小晟,你今天有没有准备?”

 我微微一愣,问道:“啊?姐,你说的是准备什么?”

 张姐苦笑道:“小玉今天弄这么大场面,肯定是想让你有所表示的…你懂我意思吧?”

 我汗,知女莫若母啊,张姐早就猜到了小玉那种喜欢让人意会,不可言传的境界,幸亏我今天已经有了充分准备,不然她给我搞这种突然袭击,我岂不是真要做了蜡。

 订婚戒指我都已经准备好了,就在我西服上衣兜里。

 张姐见我愣神,却误会了我是在犯难,她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一个小小的首饰盒,递给我道:“拿去,这是我替你准备的。”我心里叹了口气,这丈母娘多贴心啊,嫁女儿还倒贴首饰。

 我取过来打开一看,乖乖,里面摆放着一枚铂金钻戒,目测石头绝对超过一克拉,按照丈母娘的财力,绝对是无力购买这么贵重的首饰的。

 我第一反应就是:这不会是假货吧?我没来得及问张姐,小玉就回来了。

 张姐若无其事的和我拉开了距离,我却在心里有些举棋不定起来,丈母娘好心办坏事,这不是打了我求婚的节奏嘛。

 我到底该送小玉哪枚戒指呢?不过,我也是微微犹豫一下,还是决定按照自己的节奏来,反正今天的计划已经被小玉搅得七八糟了,原本我计划着,两个人去我们这里一家正宗的法国餐厅,借着浪漫的气氛趁机像小玉求婚。

 但是既然都和娘家人大聚餐了,我也就别藏着掖着的了,丈母娘有这份心意我领了,不过她的那本身就是一个备用计划。

 最主要是,我担心张姐那枚戒指不合小玉的手指,我这枚肯定是为她量身打造的,不会出现戴不上戒指那种乌龙。

 趁着人还都还没到,我拉着小玉的手说道:“宝宝,我送你一样东西呗。”唉,这丫头,今天穿了一身休闲装,上身的大嘴猴短袖衫,下身牛仔、板鞋。

 我却打扮的比较正式,上身衬衫,外面西服西,一看就是一个上班族,一个女学生。

 小玉羞涩一笑,看了她妈妈一眼。

 张姐笑着对她点点头,示意她要有所准备了。

 我见小玉一脸期待的做好了准备,就取出准备好的卡地亚钻戒,把盒子打开了,递到了小玉眼前。

 “亲爱的,嫁给我,好不好?”小玉眼睛瞬间润了,她惊讶的双手掩住小嘴。

 丈母娘显然也没有想到我实际上另有准备,也是略微有些出乎预料,又若有深意的凝望了我一眼,表情中出了一丝复杂的神色。

 “…说好的单膝下跪呢?”小玉弱弱地问道。

 我笑声说道:“快别闹了,今天我可是把法国餐厅的预约都取消了,你让我在东来顺里给你下跪求婚吗?老婆你饶了我行不?”

 小玉有些懊恼地说道:“那你不早说,早知道我就不安排这么多人了…”小玉也发现自己一身打扮不适宜,还是低调点吧。

 我也笑着帮腔道:“就是,一点默契都没有。”小玉很爽快的把戒指取出来,戴在自己右手中指上。

 我提醒道:“左手…”小玉脸一红,把双手递到我跟前道:“呐,你给我戴。”我丈母娘都快被我们两个笑趴下了,这时候太才像是忽然想起什么,取出手机来点开视频,把我们这段搞笑的求婚仪式录了下来。

 我给小玉把戒指戴好,小玉赧然的对着张姐去了:“妈,别拍啦,都丑死了的…今天这次不算,明天的,明天我还要再去一次法国餐厅,今天就算是预演了。”我们三个笑闹间,很快的,小玉的大舅一家、小姨一家都陆陆续续地赶到了来。

 小玉自然是有意无意间,总是伸出左手去给长辈们和哥哥弟弟们端菜,让我不又好气又好笑,不过这就是小玉嘛,永远是个长不大的丫头,大大咧咧的却让你一点发不出脾气。

 得知我已经正式向小玉求婚,张家人更是把我当成了自己人,加上原先我就和张嵬和顺子哥俩厮混了。

 一晚上,我和他们一家人相谈甚,让我感到了张家人的凝聚力。

 小玉的大舅和姨夫都很高兴,又要了一瓶白酒,多喝了几杯。

 我是开车来的不敢多喝,只陪了两杯,自然是引起两个半醉的长辈的不满,非要着灌醉我不可。

 小玉有心替我喝酒,但是她酒量更浅,一杯五粮下肚,她就醉的脸发红、眼发直了。

 这时候还是我丈母娘身而出:“好了,你们别再劝酒了。小晟一会还要开车,晚上雾气重的,现在抓酒驾又这么厉害…”

 小玉的大舅,喝了酒之后,那真是…总之,那次之后许久,我都没敢说要跟他喝酒。

 “没事,大不了,把车放在这儿,你们打车回去。”

 张姐说道:“哥,你喝醉了。车放在这里,要是被偷了怎么办?”

 大舅说道:“没事,我就在这住下了,我替你们看着车。要不就让张嵬给你们把车开回去。”我见张嵬啤酒没少喝,要是被警察叔叔抓着,估计也是15天的干活。

 “好了!总之今天高兴,就是车丢了也无所谓,今天我第一次跟大舅喝酒,肯定要陪到位。”

 “哎,还是这小子懂事,老孙你看是不是…哎,你叫什么来着…”大舅哈哈笑道。

 “小晟,陈明晟…”我汗了一个,看来她大舅是有些大了。

 小玉的姨夫姓孙,我这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么说小顺子叫孙顺?还是孙x顺?看样子小玉的姨夫家经济环境还不错,五粮就是他带来的,好像还带了一箱智利干红,光这些酒就不比这顿饭钱便宜不过既然今天高兴,大家干脆都敞开了喝,我也渐渐跟他俩没大没小起来。

 说实话,也确实没大没小,我一打听,她姨夫今年三十五,就比我大五岁,我却要管他叫姨夫。

 唉,出来泡小萝莉的,总是要还的嘛。

 我们男人在这边喝酒她们一帮女人就凑到另一边聊天,小玉还不时向舅妈、小姨和表嫂炫耀她新得的宝贝。

 那一晚我们确实都喝高了,我们后来又要了几瓶剑南,还有好几扎啤酒。

 最后结账的时候,我和她大舅抢着结账,还让他把我的高档衬衫给撕了,估计酒店的服务员看我们都觉得好笑。

 当晚上,我也不记得自己怎么离开的酒店,好像是小玉和丈母娘把我架走的我迷糊糊的,也不知道怎么回的家。

 一回到屋里,我一身酒气味道就更浓重起来,小玉替我衣服,我把她拽到怀里一阵亲吻,这丫头居然还给我玩拒还,用力推了我两下没推开,就开始用脚踢我…我忽然感觉触感不对…我再睁开眼定睛一看,忍不住吓得一哆嗦。

 我身下着的哪里是我的小媳妇,明明是丈母娘!我那个亲娘唻,我吓得赶紧爬起来。

 丈母娘见我恢复理性,才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的对我说道:“你这孩子,平时不喝酒,一喝酒就拉不住。这么喝酒最容易伤身了,以后不许再这么喝了,知道了没?”我点点头,想问下小玉去哪了,但是只觉口干舌燥说不出话来。

 丈母娘借着给我倒水的机会离开,留下我一个人在屋里。

 我悄悄的回味了一下手感和嘴上的触感,可惜,酒喝多了,嘴上的感觉有些麻木,并没有好好品尝出丈母娘小嘴的味道。

 不过想想也就那么回事,毕竟是给别人巴的嘴,我心里恶意的想道,但是本来就已经起的下身变得更加坚硬无比。

 我低头一看,自己的衬衫少了两个扣子,我都记不得跟小玉的大舅争着结账的那件事了,心想:不会吧,丈母娘手劲这么大吗?难不成刚才我们是你情我愿差点情燃烧了一把?我又想到一个问题,小玉去哪了?赶紧把衬衫换了下来,省得让小玉看到了不好解释。

 这时候丈母娘端着我的水杯回来了。

 “慢点喝,有点烫。”丈母娘把水递给我,我谢了接过,慢慢地溜了两口,感觉还行,不烫嘴。

 丈母娘又把两片药递给我说道:“解酒的药,吃了吧。”我接过药片,扔到嘴里甜甜的,也顾不得是什么药了,就和着水把药冲了下去。

 反正我现在感觉有点反胃,确实是喝多了,也吃多了,不反胃才怪。

 我就记得,从兜里把张姐给我的备用戒指递了回去,张姐接了,然后我就一头扎在上睡了。

 半夜时候,我感觉反胃想吐,就爬起来去厕所,呜哇一阵吐,前一晚上吃的东西一点没糟介,全部贡献给了马桶。

 我吐得一塌糊涂,直到吐不出东西,只是干往上反酸水,还是停不下来呕吐的感觉。

 这时候,一只手轻轻拍打我的后背,我这时候意识已经清醒了许多,扭头看看,是张姐。

 她穿着她的真丝睡衣,正一脸关切地看着我“小晟,你感觉好点没?”

 我点点头,小声说道:“吐出来感觉好多了,昨晚上真是失态了。”我说的是闹酒的事,但是丈母娘脸上腾地泛起红云。

 我这才隐约想起来,自己好像对她做过些什么,但是又像是在做梦。

 我赶紧装失忆,省得两个人都尴尬。

 张姐又给我送了水,让我漱漱口。

 我喝了一口水,感觉好了很多,想要把马桶清洁出来,刚才被我一阵狂吐,呕吐物溅出来不少。

 张姐拦住了我说道:“好了,我来吧,你快回去再睡会吧,早上起来你还要上班呢。”我头昏脑涨地点点头,回到屋里,小玉还在上睡得死的,不像我睡眠浅的,有个风吹草动就醒了。

 我搂着小玉软软的身体,她身上气息芬芳,大概是一回来就洗了澡,才会发生我和丈母娘的那件乌龙事件。

 隐约还记得丈母娘前的触觉,硬硬的,应该是戴了罩的缘故,但是确实是大!男人一手无法掌握的怀!我心里火燃烧,借着酒劲,面对面侧卧着进了小玉的身体,部慢慢地耸动起来。

 仲秋的气温还是很高,我们也很少开窗睡觉,所以我们只盖了巾被,我此时上身赤着,下身就只有一条四角,而小玉更是全身赤睡。

 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样慢慢摩擦了多久,一直到稀里糊涂睡着了,我的分身还在小玉的小里…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出现了许多女人,有我的初恋女友,有我曾经海誓山盟的前女友,还有我的小玉、我的丈母娘张帅姐姐,甚至还有公司的小柳等等…我在众香国里左右逢源,我们抵死绵,但是我潜意识里却明白眼前的一切皆是虚幻,小佳已经为人、为人母,珺珺应该也在那个男人怀里…

 忽然,在睡梦里,我感觉到有人轻轻拭去我的泪水,我微微睁开眼,看到小玉就在我面对面不到十公分的距离。

 “老公,你哭了?梦见什么了吗?”小玉关切的问我道。

 “嗯,梦见你跟人跑了,我伤心的哭呢。”我当然不能说实话,不然小玉还不吃了我?

 “才不会呢…我们约定好了的。”小玉摆摆自己的左手,戴在中指上的钻戒在晨曦中熠熠生辉。

 “宝贝,你快乐吗?”我问道。

 “嗯,我好开心,超级开心,谢谢老公。”小玉搂着我,用力亲了我一下说道。

 “今晚,我们去过二人世界?”

 “不要…”小玉摇头道。

 “不去?”我奇道。

 “嗯,戒指到我手里,你就别想要回去了。”小玉笑嘻嘻地说道。

 我晕,这也算是一个借口吗?我笑着调侃道:“那怎么办?你不是还要看我跪下求婚吗?总不能干巴巴跪着吧?要不,我再去买个戒指?”

 小玉笑着摇摇头道:“才不要你花钱呢…这个戒指很贵吧?”

 “这个牌子,叫做卡地亚…”我晕,原来小玉还不认识cartier这个品牌,我这还真是抛媚眼给瞎子看,白费表情呢。

 2点5克拉的钻戒是我托在美国的同学买的,美国买东西还要另外上税,光税金就了1700美金,想想我现在还疼着呢。

 “哇,这就是卡地亚的钻戒啊?这个要好贵好贵吧?”小玉两眼放光道。

 “是啊,你才反应过来,这次真是动用老婆本了。”我笑着,在她高的鼻梁上刮了一下说道。

 “嘻嘻…那赶紧收好,不敢随便带了,上街会被人砍手指的。”小玉赶紧把戒指摘了下来道。

 我点点头,还是低调些好,现在社会这么,要是真让人盯上了,连人带财一起给我拐跑了怎么办。

 小玉搂着我,有点哽咽地说道:“谢谢老公,老公真好!我一定把它当做一生的宝贝的。不过以后不许这么花钱了,知不知道?”

 “你还有脸说我?咱家谁比较花钱?”我笑着捏着小玉鼻子问道。

 “嘻嘻…那咱们今天就不出门了呗,老实在家待着。”小玉眼中还泛着泪光,不好意思的笑笑,撒娇的把小脑袋靠在我怀里,不让我看到她眼中的泪水。

 “嗯…”现在晚上雾霾都很重,不但呼吸有些难受,还影响视线,开车出去确实危险的。

 “昨天玩得开心不?”我现在知道小玉喜欢热闹,喜欢粘着我,人多的时候就抽风,都是因为她害怕寂寞。

 昨天有这么多人陪着她过节,作为万众瞩目的主角,她肯定是感觉无比幸福的。

 “嗯,感觉像做梦一样,好开心…老公,谢谢你,谢谢你这么爱我,你对我真好。”小玉在我怀里轻轻呢喃着。

 她双肩微微的抖动,我知道她哭了,是幸福的泪水。

 如果说,以前我虽然很体贴,但是小玉心里少了我一个承诺,所以她心里一直都缺乏安全感。

 我心里微微有些愧疚,因为那个梦,因为我的三心二意。

 我搂着我的小未婚,轻声的安慰着她,轻声把她哄得不哭了。

 我心里暗下决心,我一定要让她幸福。  m.zIKkXs.Com
上章 三十岁的情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