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十岁的情史 下章
第九章
 我归心似箭,回到办公室跟woody和柳若瑄打了个招呼,我就开车回了家。

 这个时间自然只有张姐自己在家,她开门看见是我,也是微微一愣,跟着喜道:“怎么今天回来的这么早?”我额头微微见汗,一半是热的,另一半是紧张的。

 “今天在办公室里,满脑子都在想你,就请了假提前回来了。”小玉不在,关上了家门,我还是能放得开的,我握着丈母娘的手调笑道。

 丈母娘今天上身穿了一件短袖白衬衫,下面穿了一条黑格裙子,腿上穿着一双丝袜,脚踩凉拖鞋,一身清凉的居家打扮。

 丈母娘脸上红红的,微嗔道:“想人家做什么?肯定没想好事?”我忍不住笑道:“当然是想好事了…”一面说着,我一面把半推半就的丈母娘搂在了怀里。

 齿相接,我和张帅姐姐一阵亲密的拥吻。

 张帅姐姐的软软的,口中吐着芬芳醉人的气息,她接吻的技术非常好,小玉根本没法和她相提并论。

 虽然我心里微微有些泛酸,不知道她是和多少人练过的,但是身体上我早已沉溺其中不能自拔,完全被张姐占据了主导的地位。

 张帅似乎是怕我嫌她的户有些宽松,为了取悦我,她尽力的夹紧户,道壁受外力挤变得窄小,紧紧包裹住我的头。

 头在灼热的小里跳动不止的,我几乎忍不住要出来。

 我从丈母娘身体里出来,她微微愣了一下,眼神询问我怎么回事。

 我在她耳边轻声说道:“翻个身,我想从后面…”张帅很乖巧的翻了个身,趴在了面上。

 在我眼前的一幅画面更美,张帅姐姐的肌肤白皙,圆滚滚、雪白的大股翘着,小里已经润的滴水,一副等不及我入的样子。

 我再次进入丈母娘的身体,她忍不住又开始轻声呻起来。

 张姐姐和小玉母女俩叫声各有特色:小玉在上体现出来的是青春之美,是宣和释放她心中对爱的憧憬和渴望;张姐在上的表现则更加从容,她娇婉转,像是喊着号子在给我加油,让我好好疼爱她。

 几个回合下来,我基本已经适应了爱的节奏,我一耸一耸的在张帅姐姐身体里,双手从女人手臂下穿过,一手一个托住张帅前晃动的大子,这个姿势,张帅的子显得更大,握起来手感也很好。

 张帅配合着我的速度,也前后摆动肢,为了让我更深的入她体内。

 我轻轻拨开她脸庞上沾的鬓发,出了她白皙粉的小脸蛋。

 我心里赞叹,丈母娘的俏脸不施粉黛,的像是个剥了壳的鸡蛋,哪里像是快四十岁的年纪,二十几的小姑娘都没她脸,也就是小玉这丫头还能稍胜她一筹。

 记住地阯發布頁我俯下身,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丈母娘更是情动如,扭过脸来和我亲吻,下身努力的夹得更紧。

 说实话,我已经爱上了后背位这个姿势。

 近10分钟,我都骑在张帅身后深深浅浅的,居高临下玩着张帅姐姐的大股,玩她的丝袜美腿,那种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的征服感在心中油然而生。

 感觉累了,有的冲动的时候,我就趴在美女背上,将呼吸调整匀后,我才继续加大突刺力道,跟着又引来丈母娘一阵娇

 “亲爱的,你好…嗯…嗯…顶到了…”

 “叫我老公…”

 “老公…你好…要高了…”我听丈母娘快要高,就跟着一阵急攻,很快把张帅送上了高的顶峰。

 她小水汩汩涌出,我的分身像是泡温泉一般的感觉,暖暖的很是惬意舒适。

 我轻轻扶起趴伏着息的张帅,高余韵中的美女顺从乖巧的任我摆布,侧着身子躺在了上。

 我和她面对面躺在上,张姐看着我笑了,伸手搂住了我的脖子。

 “亲爱的,你太厉害了!”

 “这才是第一回合,不会现在就讨饶了吧。”我着张姐姐的房笑道。

 此时的张帅,肌肤已经染成了高晕红的粉红色,她圆润的美人骨也随着呼吸起伏着,柔柔弱弱的显得格外惹人怜爱。

 我心说,这么一个媚入骨的俏寡妇,不招人才怪呢,看来我以前的连襟兄弟肯定少不了,有时间我可要好好探探张帅姐姐的口风。

 我的浅浅的在张帅小,好几次都滑出门。

 头在小附近转圈摩擦,不时去戏弄一下张帅的蒂。

 “嗯…进来…别欺负人家嘛…”张帅忍住不发出呻,一边求着我赶快继续入。

 我微微一笑,把张帅姐姐在了身下,分开了她的‮腿双‬,用手轻轻拨开女人的,大翻开出里面粉红色的,这一次我才真正看清楚了我大老婆小花园的全貌。

 我再一次入,张帅搂着我柔声问道:“好老公,我还让你满意吗?”

 我点点头道:“老婆,你保养得真好,一点也不像生过孩子的样子。”

 张帅咯咯笑道:“怎么,你还玩过其他生过孩子的女人?”我也忍不住笑了,是啊,我哪知道生过孩子的女人的下体是紧是松?

 “那倒没有,不过和想象的不一样,感觉和没生过孩子的女人也差不多,当初你生小玉的时候,是开刀的,还是顺产?”

 “是顺产,小玉当年生出来的时候是六斤二两。”我和张帅随意聊起了许多年前的事,她也大大方方的对我有问必答,我才从她口中得知了一些她当年的往事。

 从张姐口中,我才正式确认,所谓老杜这个人,其实是不存在的。

 张帅的老公,也就是楚小玉的老爹,我的老丈人和前任,病逝于十五年前,是小玉三岁半的时候的事情。

 张帅对我承认,从小玉爸爸死后,她有过几个男人,但是他们或是已经有了家庭,或者不是那种能够安下心和她结婚的。

 她也看透了,他们只是想和她玩玩,并没有对她付出多少真情实意,随着小玉渐渐长大,她也断了找个男人嫁出去的念头,只是一心想要培养好女儿。

 我有些好奇地问道:“那,我和他们不一样吗?”说实话,我有些在意大老婆对我的看法。

 虽然我也觊觎她的美,是被她美丽的外貌吸引,但是我对她是认真的,我也不想和她好过一次之后,这份感情就随之消逝,让她以后慢慢和我疏远。

 “你是不同的…”张帅眼中出笑意,她靠在我膛上说道:“没见你之前,其实我是反对小玉和你来往的。虽然现在年轻人没结婚就做不是什么天大的忌,但是我还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把身子交给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我点点头,表示懂了张姐姐的意思,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说实话,我和小玉开始的时候100%是抱着玩玩就算的心态,可是随着我们相处久,一步步的我们就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小玉这丫头很重感情,渴望被疼爱、被理解的性格,是我这个比较有责任感的男人可以给予她的。

 而张帅姐姐,也是因为我有耐心和责任心,才一步步坠入我的情网当中,再也不能自拔。

 正所谓,你若不弃,我便不离,只能说人和人的相遇,确实需要缘分,而冥冥中,她们母女就像是在等待我一般。

 我有些自嘲地笑道:“我只希望自己不会太短命,拥有你们娘俩,我觉得自己都会遭天妒…”

 张帅掩住了我的嘴,有些生气地说道:“不许胡说,你就是这个家里的天,是我和小玉的天…为了我们,你要好好的…不许再说这种话…”

 我看张帅姐姐眼角已经有了泪痕,知道这种话是真的让她受了刺

 我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道:“嗯,我再也不说了,我们都好好的,好好的过日子…”我下身跟着用力一戳,头直抵张帅姐姐花心。

 “嗯…狠心的小坏蛋,你想戳死我啊…”张帅忍不住一阵娇嗔。

 这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对于我和张帅是一个极有意义的回忆,而我们也不再担心小玉会突然回家,因为我知道,我们再也不会离开彼此了。

 我把张帅和小玉母女俩都收入房中,这件事当然没法瞒着我爸妈了。

 所以当他们老两口得知此事之后,我爸妈的反应各不相同。

 “胡闹!你们简直是胡闹!”我妈第一个就不干了,我觉得她才像是我的丈母娘,对小玉护犊子护的不行真不知道她到底是跟谁一头的。

 “妈,你别生气了,这件事其实是我撺掇我妈做的。”小玉站出来替我们说话道。

 “唉,小玉啊,你…唉…让你们气得我血都高了!”我妈唉声叹气地说道。

 张帅被我妈吓得没有了主意,只是羞愧的低着头坐在一边,一句话也不敢说的。

 我看该我发话了,就对我妈说道:“好了,妈,这件事,我承认,我做得不对,但是我们确实都离不开彼此…你也不必太纠结了,反正就我们自家人知道这事。”我妈听我这么说,似乎很快会意了我话里的潜台词,想想也是,反正我们陈家也不吃亏,她多了两个儿媳妇,而且看样子也没有什么明争暗斗,她这做婆婆的能保证强势地位,也不愁将来儿子媳妇不孝顺,感觉上是一举数得的好事。

 我妈再看看坐在一旁不敢说话,暗自忐忑的张帅,忍不住叹了口气,低声喃喃道:“算了,你们的事我不管了,只要你们自己想好了就好。”我见我妈这么说,忍不住心头一阵暗

 再扭头看向我爸,果然,我爸那边阻力更小。

 “只要你们决定了,我没有额外意见。不过,儿子,我这做爸爸的还是有义务提醒你们一点。”

 “嗯,爸,您说。”对于我爸的意见,我还是很重视的。

 他不像我妈,给出的意见和建议都要理性的多,也更有预见和前瞻,所以不由得我不重视。

 “你们还是要考虑清楚,如果将来你们有了矛盾,能不能沟通和调解,如果矛盾不能调和怎么办?”我爸既然当着小玉和张帅的面提出来,看来也是想让她们也有所考虑。

 从心底讲,他已经接受她俩作为晚辈的身份了。

 实际上也是,如果不论我和小玉的关系,张帅叫我爸的年龄差距也在那摆着呢,我爸今年都快六十了,她叫一声叔叔一点也不过分。

 我说道:“这个我们都考虑过了,有什么事互相商量着,互相劝着。至少现在看来,还奏效的。我们也对将来有了一些规划,如果以后真开始办移民,应该怎么走,我们都想好了。”我爸听我这么说,知道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也就不再劝我。

 这一点上,他和我妈心里有默契,反正自己儿子不吃亏,等办移民顺利通过,全家一搬走,以后少跟媳妇娘家亲戚打交道就行了。

 最后,我爸还是嘱咐我们,为了家里的体面,这件事千万不能再和其他人提起。

 一年后,我和小玉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但实际上,小玉还没有年满二十岁,我是和张帅领的结婚证,这件事除了我爸妈,再没有外人知道。

 不过,有喜事的同时,让人烦心的事也有,我加拿大技术移民的申请被拒了的,加拿大使馆将所有的投资移民和技术移民申请全部退回,移民窗口关闭,也就是所谓的一刀切。

 我爸妈办的投资移民也同时被拒签,因此这件事给我们一家打击都大。

 小玉到澳大利亚读书的签证申请下来了,但是她不想独自上路。

 “你们都不去,让我一个人去墨尔本吗?你不怕我跟别人跑了吗?”小玉眼里含着泪问道。

 “担心啊,怎么不担心,所以我这不赶紧改办澳大利亚的签证了。”我也拿出我的留学签证给小玉,我申请的是墨尔本大学emba课程,以后的两年里,我和小玉就是校友了。

 “那你的工作?”小玉没想到我居然会陪她一起上学去,激动地扑在我怀里,开心的泪水忍不住落了下来。

 “辞了呗,去不了加拿大就没法按照原先设计的路线走了,现在咱爸妈也在重新办澳洲的移民,资料准备的都齐全,相信这次应该很快有结果的,我们很快就能在澳大利亚团聚了。”我说道。

 “那我妈呢?”小玉问道。

 这丫头就是这样,对每个人都惦记着,家里的人一个也不能少。

 “我们一起走,大老婆给我陪读,我给小老婆陪读。”我和张帅、小玉手挽手说道。

 “耶,好吧,那我要去,到时候你要帮我写作业。”  M.ZiKKxS.com
上章 三十岁的情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