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十岁的情史 下章
第十七章
 我和帅帅跟着进了屋里,我看到柳若瑄的外套和包都在,但是她人却没在房间里。

 帅帅敲了敲厕所的门:“小柳,我是张帅,我和明晟来了,你开开门。”

 “…”又是许久的沉默,woody自顾自地坐在边的圈椅上抽烟,也不理我们了。

 我去敲了敲门:“柳若瑄,你叫我们来,我们来了,有什么话,出来说!”帅帅姐拽了拽我的胳膊,有些责备地看着我。

 我没理她,柳若瑄给我当了许久的秘书,我比较了解她,受体质,吃硬不吃软,很心很扭曲的feel。

 woody曾经开玩笑说,她已经被我玩坏了。

 果然,三秒钟后,她就开门了。

 我看她鬓发散,眼睛哭得和桃似的,心里不哀叹:唉…还好是家庭内部矛盾。

 不过,我们不该来啊,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我们还是那种三角恋的关系。

 我现在感觉…超尴尬。

 帅帅姐对我说道:“你带着你朋友出去走走吧,去下面喝一杯,我帮你劝劝她。”帅帅姐只见过柳若瑄一次,是在我和小玉婚礼上。

 woody和柳若瑄也不知道我和帅帅真正的关系。

 我把woody拽走了,因为我相信帅帅的能力。

 唉,我的好老婆,你这名字真是没白取,你真是太帅了。

 以后我们有了儿子我决定给他取名,就叫陈超人,是姑娘就叫陈希瑞。

 电梯里,woody问我道:“你怎么把你丈母娘带来了?”

 我说道:“不然呢,我带小玉来能解决问题吗?她可以当场给你们表演doublekill,还是秒杀!”woody被我逗乐了,他补充道:“triplekill!”我们下到了酒吧的二层,我点了一杯caesar,woody点了一杯whiskey。

 “来,老大,为了我们蛋的友情,还有女人!基友干杯!”woody声音很大,很多小青年都看向我们这边。

 我郁闷,woody这货上来一阵,不着调的程度可以媲美小玉。

 你这么说,别人不会把我当成同志了吧?“你妹的!”我笑骂一声,然后和他碰了一下。

 我才不会干杯呢,这么个喝法,今晚要睡这儿了。

 但是woody没管我,自顾自的又要了一杯酒。

 “你们到底怎么了?”看他一杯酒下肚,情绪稳定了些,我这才开口问道。

 “,你还好意思问我。柳若瑄喜欢你,你不知道?”woody对我装的态度很反感,我看他恶狠狠的样子,大有直接给我一巴掌的冲动。

 我叹口气道:“我知道,可是我结婚了,而且我已经递了辞职报告,我全家都准备移民了。”我要移民这件事,我没在公司里说,除了我的boss,他们下面的都不知道。

 “噢?你准备出国?去哪?你们一家都走?”woody惊讶的问我道。

 “嗯,有点小复杂,我申请的加拿大,但是现在情况不太好。听移民公司说加拿大政府打算一刀切,全都不受理了,我现在还没接到正式通知。唉,不说了的,反正这事蛋的。来,喝酒…”就像我说的,出国之路坎坷,我最近心情很不好,这事我爸妈知道,但是我没和帅帅和小玉说,她们帮不上忙,还不如等有了结果,再告诉她们。

 “干…嗳?老大,你不厚道,我这都第二个了。”woody说道。

 “你丫,我一会还开车回去呢。你怎么办?”

 “房都开了,别浪费…今晚我就睡这了。”woody又是一仰而尽,然后继续对我发牢:“,你说这女人怎么这么麻烦?她拿我当什么?不喜欢我干嘛跟我上?就为了气你?我好不容易认真起来一次,她还跟我装起清高来了,老大,你说我缺女人吗?”

 唉,都是恋爱专家啊!woody原来早就看穿了柳若瑄的心思,就我是个木头反区域比较迟钝,要不是小玉点醒我,我到现在还搞不明白状况呢。

 我幽幽叹道:“唉,兄弟,出来混,总是要还的。”woody听我这么说他,如丧考妣的臭脸对我说道:“少来,你娶了小媳妇了,当然会站着说话不疼!”我心说:我媳妇儿年纪小还不是‮女处‬呢…唉,不提了,说出来都是泪水。

 我们俩在这胡说八道,过了一会帅帅姐和柳若瑄来了。

 柳若瑄的情绪稳定了些,帅帅姐对我点点头,示意我没事了。

 我结了酒钱,woody已经喝得大醉,柳若瑄说我们来之前,他就喝了一瓶红酒。

 我这才知道,他耍酒疯,把女孩吓到了。

 woody自己上楼,我估计今晚他肯定会叫客房服务发一下,我也懒得管他,随他去吧。

 我和帅帅把柳若瑄送回她住的小区,她家是外地的,现在和室友合租了市郊工业区的一个两居室。

 到了她家单元的门口,柳若瑄下了车。

 “晟哥,阿姨,今天谢谢你们,给你们添麻烦了。”柳若瑄道歉道。

 “好了,快上楼去吧。”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其实我没做错任何事,但是确是没法面对柳若瑄。

 柳若瑄羞愧的低下了头,她也无法面对我。

 我们无言以对,再加上帅帅姐就在边上,我们之间的气氛不免更加尴尬。

 “小晟,这里感觉,你送小柳上楼吧。”善解人意的帅帅姐微笑着对我说道。

 “好…那我把车停好,你把车门锁好,我很快就下来。”我点点头,心想有些事还是当面说清楚的好,也省得以后越来越纠不清。

 柳若瑄住在五楼,但实际上,我们进了门后,她就没再往前走。

 “对不起,boss,今天麻烦你了。”

 “没事…不过我今天真是吓得够呛,以为你们真出了什么大事。”

 “晟哥…我,对不起…我…”柳若瑄转身抱住了我,在我怀里低声泣着。

 唉…老婆,你说我是该推开她呢,还是该推开她呢?我明知自己不该有动作,但是我还是在她后背轻轻拍了拍。

 “好了,别哭了…”

 “那天我喝醉了…晟哥…”柳若瑄抬起头来,看着我说道。

 唉,你喝醉了和人上和我有什么关系?干嘛弄得跟忏悔似的。

 “小柳,我明白你的心意,我也不想矫情。可是,我已经结婚了。你也…25了吧?找个男朋友,把自己嫁了吧。”我搂着她,心底没有一丝望的劝她道。

 “嗯,好吧,我会听你的话的。”柳若瑄哭过了,她也知道我们不会有结果,通过今晚上的事,她明白了一点了,我和小玉的关系是不可动摇的,不然我不会带着丈母娘来。

 但实际上…实际上她还是不明白帅帅在我心中的地位,更加不可动摇。

 我回到了车上,帅帅一脸玩味地看着我笑。

 “这么快就下来了?”帅帅笑问道。

 “我就没上楼,一进楼梯,她就抱住我了。唉…魅力之光啊,真是罪过,老是招各种小飞蛾,奋不顾身地扑向我。”我知道帅帅在试探我,我还没傻到撒些盖弥彰的谎——我都想到了,每上一层楼,楼梯道的声控灯都会亮,帅帅姐刚才肯定一直盯着楼梯的。

 帅帅被我逗得扑哧乐了:“算你老实,走啦,回家了。”帅帅看我没有心虚编谎话,就知道我刚才什么也没做,剩下的,也就不再问我了。

 唉,我身边两个女人啊,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我们回到家里,我妈和小玉手挽手坐在一起看电视,看着真是跟一对亲母女似的。

 我妈看我回来,先问我道:“到底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妈这话是帮小玉问的,她怕小玉多心,赶紧让我解释。

 我就说柳若瑄和woody正在谈朋友,两个人吵架了,我们去劝了劝云云的。

 小玉自然不会多心,有帅帅姐跟着我,她不担心我会犯错误。

 我妈看来也困了,就是为了等我们回来,才一直没去睡。

 这时候看我们都全须全尾的回来了,就打了个哈欠道:“好了,你们也早点睡吧。

 明早上早点起来妈领你们去赶集去。”我和帅帅姐相视一笑,小玉也骑在我背上,非要我背着她回屋。

 因为是在自己家里,爸妈已经知道了我和帅帅姐的关系,也就没必要再遮遮掩掩的了。

 我和二女睡一张,我先把小玉扔到了上,跟着我也大模大样的躺在上了。

 丫头一翻身就爬起身,跪在上替我子。

 帅帅姐替我了上衣,然后把衣替我叠好。

 “老婆,不用叠了,柜子里还有我换洗衣服,快来吧。”我们很少在这边过夜,但是我以前的房间比较干燥,换洗的衣服肯定有能穿的,就招呼帅帅姐快上

 “老公,你们去喝酒了?”小玉问我道。

 “嗳?你怎么知道?”我问道。

 小玉拿出手机给我看,一张是我在酒吧里喝酒的照片,联系人是张薄。

 “靠!”这个傻怎么还魂不散啊?我往下翻,我搂着帅帅姐,然后是张薄和小玉的聊天记录。

 我忽然感觉下身一热,帅帅姐已经含着我的吐起来。

 我们相视一眼笑笑,然后我继续看小玉手机上的聊天记录。

 张薄:“你男朋友在外面不老实啊。”小玉:“那是我老公,我们正式结婚了。”张薄:“骗谁呢?你都没到法定年龄好不好,我想起来了,你下个月才二十岁。”小玉:“我们先办的婚礼,怎么着?”然后后面还有我们婚礼时拍的照片,和我们的婚纱照。

 张薄没再说话,又发了张照片,是我领着帅帅姐和柳若瑄离开时上车的照片的,然后就没了。

 原来这小子在酒吧里一直跟在我们后面。

 我笑骂道:“他是大学生?不会是学记者专业的吧?很有当狗仔的潜质。”小玉一笑道:“估计是他找我以前的同学要的我的手机号,丝心态,懒得理他。”唉,以前小玉也常骂人丝,但是这个丝还真过她,这让我心里超级不

 我当着小玉面,把张薄手机号、微信号都拉进黑名单里,然后把手机还给她的。

 “以后不许主动和他联系。”我说道。

 “嗯,知道了。”小玉搂着我说道。

 帅帅姐刚才回来的路上就饥渴难耐了,我和小玉说话之际,帅帅姐已经伺候起我来。

 我轻轻抚摸帅帅的后脑,心想这么贴心的媳妇去哪儿找。

 小玉看她妈已经抢占了有利地形,也凑了过去和帅帅姐一起我的巴。

 我扯着小玉的脚踝,把她的身子拽了过来。

 小玉知道我想做什么,直接跨坐在我的脑袋上,粉的小就在我面前。

 自从上次,我给丫头口过一次“盘子”就成了我近期的必修课。

 我搂着小玉的‮腿双‬,我的舌尖轻触小玉的,小玉就忍不住轻声呻起来。

 “唔…老公…噢……”我绵绵的细吻落下,像接吻一样的轻轻吻着小玉的两瓣,一股淡淡的味冲入我的鼻端,习惯了之后不但不觉得难闻,反而让我觉得有几分喜欢,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催情分泌物了。

 小玉的花瓣间慢慢溢出纯汁,我伸出手指来,分开了小玉的

 她户内的腔翕张着,上面汨汨的花淌,落在了我的脸上。

 “啊…嗯…”小玉已经全情灌注在我的动作上,帅帅看在眼里,她眼中又是欣慰,又是有几分寂寥。

 这时候张帅心里有些羡慕女儿,她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没法和少女相比,以为我嫌弃她部味道重。

 但是她眼中的忧一闪而过,帅帅骑在我的身上,右手食指和中指分开自己的,将我的巴导入她的小里,然后就开始在我身上律动起来。

 “嗯…好舒服…老公…”小玉一边呻着,一边伸出小手来,自己拨弄着她的蒂。

 我发现了小玉手指的动作,但是我这个姿势却不方便她那儿,只好伸出舌头来,学着的动作,开始在小玉的搅动起来。

 此时,小玉粉的小里洪水“泛滥”般,热呼呼爱涂了我一脸。

 小玉爱和刚才淡淡气的味道不同,自有一股少女的芬芳和香甜。

 我的舌头探进她淋淋的中,一阵阵快速的圆周运动…这下小玉的户里就被搅弄出“淅沥、淅沥”的水声,比我们平时做的时候声音都要大。

 “嗳…啊…怎么…这么…嗯…嗯…那么多的水…噢…老公我…”小玉扑在帅帅姐怀里,小股撅得高高的,她下半身一抖一抖的,这是小玉情高涨的标志。

 我的舌头由生疏而熟练地俐落了起来,我的舌尖伸入小玉的小口,沿着小内的来回着小玉的花瓣,微微带着咸味的爱汁源源不断,我怕这么法,估计小玉都快要水了,就停了下来。

 小玉被我的手软脚软,轻声哼:“老公,你这算不算是采啊…”我和帅帅姐都笑了,我把帅帅姐推倒,然后从她身体里出我漉漉的巴这时候,小玉的小已经红的充了血。

 我的舌尖继续弄小玉已经从粉红变成红的蒂,弄得小玉死,两只小手着自己的小脯。

 我也伸出一只手攀上少女的双峰,拨着她起的头。

 我支起身子,一只手拨开小玉的,小玉户内的润堆积着,她的小紧致的几乎看不见口。

 “老公…进去…”小玉双眉微蹙,显然已经被我吊足了胃口。

 我的头慢慢顶进小玉紧窄的户,小玉忍不住息着说道:“唔…老公啊…我忍不住了…我…我想叫…”

 我和帅帅姐都被小玉逗乐了,我说道:“傻瓜,想叫就叫呗,自己家里怕什么。”其实我知道,我们第一次在爸妈这里做,小玉和帅帅姐在陌生的环境里又是觉得刺,又有些不适应。

 “噢…老公…我怎么觉得你…今晚特别厉害…咝…大巴…好烫…在我身体里…好涨…老公…你的大巴是不是也变大了?”小玉被我弄着,一边轻声哼叫着。

 我双肩扛着小玉的‮腿双‬,我一下一下的用力她,小玉初时还轻轻哼叫,但是到后来就不得不用小手捂住嘴,以免自己叫的声音太大,让隔壁父母听见。

 “啊…啊…好…嗯…老公…你好厉害…好会…嗯…死玉儿了…”小玉双手掩着口,一面婉转呻着被我干。

 “我的好宝宝,今晚你好…”我看小玉想叫又不敢使劲叫的样,忍不住笑着调侃她。

 “你才是…大货…大巴…把我和妈妈都了…”小玉也不示弱的反击道。

 帅帅看我们玩的比平时high许多,忍不住掩嘴笑。

 我也觉得,这种感觉就像以前上学时候,老师越是不让早恋,越是偷偷和女同学拉小手的感觉。

 唉…说到上学,我又想起了张薄和小玉的事,以前没见过这个人还好,但是奇怪最近居然这么频繁的碰见这个人,他真是快成我一块心病了。

 我从小玉身体里出水淋淋的巴,然后转身搂着帅帅,学着刚才给小玉口的样子,给帅帅姐口起来。

 小玉虽然没到高,但是看自己妈妈在一边望眼穿的等待,她也不好意思一直霸占着我。

 这时候我撅着股给帅帅口,她就跪倒了我身后,也替我口起来。

 帅帅姐赧然的用手挡在我面前道:“老公,不要亲我这里啦…”我问道:“为什么?”帅帅姐小声道:“我这里不像小玉好看,味道也不好。”我拉开了女人的手,亲了亲她已经润的

 诚然,帅帅的已经黑了半边,是标准的黑木耳,而且她毕竟已是四十岁的人了,白带分泌物增多,那私处的味道肯定不能和小姑娘比较。

 如果是平时,她每晚都用洗洗干净身子,有时候还撒点香水增加‮趣情‬,但是偏巧今晚我们没在自家里,所以她不想我碰她那儿。

 “老婆,我爱你…我就是想你知道,即使你、我渐渐老去,即使许多年后我们都不在年轻了,我还是会一如既往的爱着你和小玉,因为你们为我付出了太多…我…”我没再说下去,帅帅双眼含着泪,轻轻用手掩住了我的口。

 小玉在了我背后,她的泪水已经滴落在我的后背上。

 我们三个人紧紧拥抱着,帅帅窝在我左边怀里,小玉枕着我的右臂。

 我左拥右抱着,轻声安慰轻声啜泣的二女:“好了,不哭了…我们生活这么美满幸福,一家人每天开开心心的,干嘛还要哭呢,我们要笑着接每一天,对不对?”

 “嗯…”小玉擦擦眼泪,眼睛红红的抬头看着我说道:“妈,老公说的是呢…”小玉又对我说道:“亲爱的,其实这些年,妈妈经常自己偷偷掉眼泪,我也陪她哭过许多次…即使是现在,每天早上起来,看到你在我身边,我就觉得特别开心。”我知道,小玉和帅帅心里都缺乏安全感。

 如果换做是我,估计也会怕哪天一觉醒来,发现我们的幸福只是黄粱一梦。

 我现在才明白,原来帅帅姐每天都早起她就是为了能够看到我安详幸福的睡脸。

 这傻婆娘。

 我跟着笑着调侃道:“你还好意思说,每天都睡懒觉,哪天不都是我和帅帅生拉硬拽着你起。”帅帅在我怀里咯咯直笑:“就是,还说呢,给你设三个闹钟都叫不醒你。”

 “哼,你们开批判大会啊,人家还在长身体阶段嘛,人家还是孩子呢。”小玉故意卖萌地说道,我和帅帅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没有再执意亲吻帅帅姐的下身,这样会更加引起她的自卑感。

 我的在她们母女俩的连,我喜欢当着她们母女的面,把她们中的另一个语连连的赞美我。

 在上,小玉比帅帅更开放,因为她的顾虑更少,亢奋状态之下,小玉全身都染了一片绯红,那是高忘情的晕染。

 小玉身上又是一阵颤抖,她再次高了。

 我的还硬硬的在女孩的里,随着女孩有些急促的息,小玉再一次紧紧地搂住了我。

 “大叔…好爸爸…玉儿真喜欢你身上的味道…特别是你在外面忙了一天,一身汗味到家的时候。”小玉又很变态的埋首在我腋窝下,她就喜欢嗅那味道,我真不知道这算是什么。

 我把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嗳,宝宝,你怎么喜欢闻胳肢窝的味儿啊?”

 帅帅有些尴尬的跟我解释道:“大概是小玉她爸爸以前喜欢让小玉枕在他胳膊上,所以小玉就特别怀念那种感觉。当初,他汗味比较重的。”

 我自己低头嗅了嗅,有些不自信地问道:“我有狐臭吗?”小玉摇摇头道:“没有啊,我觉得很好闻的,很有安全感。”小玉的意见pass,她的世界观已经扭曲了。

 我看看帅帅姐,她笑着说道:“没很重的味儿,不过确实很好闻,我也喜欢老公你身上的味道。”我郁闷,要不我就说,我的大小老婆是一对痴女呢。

 我休息了几分钟,又凑过去和帅帅姐绵起来。

 我们的身体叠在一起,小玉凑过来,用舌头在我和她妈妈结合的地方不住的弄,替我们助兴。

 多么贴心的闺女啊,我心里暗赞。

 就这样,我们前前后后做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我在了帅帅姐的嘴里。

 帅帅想要咽下我的,小玉凑过来和她抢着喝。

 母女俩赤着身体,谁也不咽我的,反而像是吻着,让我的在她们口中不断转,在我面前大演二凤争珠的好戏,看得我忍不住噌得一下又硬了的。

 我笑着将起的巴,贴着她们娘俩的了过去,把帅帅和小玉吓了一跳。

 “咳咳…”小玉被我的呛得一阵猛烈咳嗽,我和帅帅帮她拍着后背,她埋怨我道:“你怎么一声不响的又硬了…”帅帅也看着我好奇地问道:“是啊,老公,你今天怎么这么厉害…”

 “嘿…还不是让你们这俩妖勾引的…”我没好气地笑道。

 “讨厌啦…”帅帅和小玉娘俩不约而同地打了我一下,但是我们三个无意间又发明了一个新的口方法,就是像这样,她们娘俩舌吻,我可以左中右、上中下随意,她俩的舌头还可以一直我的巴。  m.ZikKxs.cOM
上章 三十岁的情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