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十岁的情史 下章
第十八章
 最近,我们家很忙,事很多。

 总体上讲,喜忧参半。

 第一个是好消息,小玉被墨尔本大学录取了,通知她一月份入学报到。

 跟着,是个坏消息。

 移民公司给我正式通知,我递给加拿大的移民申请被拒了。

 这件事我郁闷了好几天,有种一蹶不振的感觉。

 没办法,工作我都辞了,已经破釜沉舟,没想到最终还是落了个兵败乌江。

 “这他妈是要死我的节奏啊…”我惆怅的干了一盅酒,对我爸抱怨道。

 原来我规划的好,想考出cga就是加拿大的注册会计师证,最近我一直在家补习,可惜没想到被加拿大移民局当头一,彻底把我打懵了。

 我爸劝我道:“好了,儿子,不用这么消极。

 这点小风小都看不开吗?大不了重新申请学生签证。

 只要你认定了是你想学的课程,对你将来发展有利的,老爸赞助你,钱不是问题。”我心说:问题是没钱。

 我这没了进项,家里还有两个女人要养,现在不但不能贴补爸妈,还要再伸手跟他们要钱,我有点拉不下脸来。

 老妈见我不说话,哪里还不明白我的心理。

 她也宽解我道:“我和你爸这一辈子就你一个孩子,难得现在我们一家五口这么融洽。

 你把帅帅和小玉领回来,妈妈觉得她俩比亲闺女还好,你有这么好的媳妇,知道疼你、体贴你,对爸妈我们也孝顺,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没不满意…”我小声道。

 帅帅姐替我说道:“妈,阿晟他是想靠自己独立。

 老话讲,三十而立,我们商量着,反正我们也在家里住着,吃穿不用担心就没了后顾之忧。

 我和阿晟也一起出去找找工作,他做了那么多年高管,想再找一份好工作不难。”我妈听这话不愿意了,她说道:“怎么就三十岁就要独立了,你小子以后不想给我和你爸爸养老是不是啊?”帅帅和小玉吓得都噤声,这个话很感,她俩怕让我妈误会,她们再在背后挑拨我们母子关系。

 我说道:“怎么会呢,我这不就是想继续深造嘛。”我妈就说了:“是啊,我和你爸就你一个儿子,以后你不想养我们都不行,不然我们以后依靠谁去啊?你爸的钱,你就拿去用,你养家,等你学出来,再找到好的工作,以后不就都是你的任务了啊,你也不想想,我和你爸还能再干几年啊。”我爸也点头,示意我不用在钱的事上纠结,也不要因此有心理负担。

 我眼睛微微红了,接着喝酒,借着喝酒来掩饰我心里对二老的感激。

 帅帅和小玉也感激我爸妈的开明,小玉还拉着我妈的手,一个劲保证以后毕业找了好工作,挣钱只给我妈,就是我不养他们,她也来养,逗的我妈笑的很开心。

 这一场关于移民的大讨论风波,就算暂时告一段落。

 紧跟着,家里又有了好消息,帅帅姐怀孕三个月了。

 这个天大的喜讯,在我们家引起了很大的反应。

 我爸我妈那不必说,自然是喜出望外。

 我们一家最终决定移居澳洲,我爸妈的体检通知都已经下来了。

 我现在就后悔,当初图加拿大比较容易申请,也为了去学cga,结果被加拿大政府给耍了不然现在我和帅帅姐大概也能拿到体检通知了。

 一家五口,已经有三个都基本拿到了去澳洲的通行证,我干脆也申请了墨尔本大学的emba课程,学完高兴我还可以继续考acca(国际注册会计师)或者ascpa(澳洲注册会计师‮试考‬),同时也给帅帅姐办了陪读,因为我们是登记结婚的夫,所以这方面一点障碍都没有。

 小玉的心情比较复杂,对于妈妈肚子里这个弟弟/妹妹,也是我陈家嫡出的长子长孙…小玉有点吃醋了,她现在是家里最得宠的小孩,直觉告诉她,这个孩子一降生,自己受的疼爱关注肯定会被分薄。

 我用了好几晚,才哄得小玉心情转好,不再跟一个没出世的孩子争风吃醋了。

 再接下来,就是我们一家人,年中最重要的行程——浪漫地中海豪华游轮十五游。

 为了庆祝小玉的生日,也为了庆祝我辞职恢复自由身,这次旅行全部费用都是我出的。

 我们一家人坐飞机,飞机的终点站是意大利的那不勒斯港。

 我们跟着旅行团登上了停泊在港口的巨型豪华邮轮——幻想曲辉煌号。

 我原本以为,登船的场景应该是像那种:欧洲十九世纪初,杰克和丝登上泰坦尼克号的情形。

 呸呸呸,怎么想到那倒霉的船了,我心里暗自苦笑。

 但实际上,我们是坐的大巴车直接开上了巨轮,然后从底层巨大的停车场坐电梯上到公众层的平台。

 在观景电梯上,帅帅和小玉也是兴奋的不得了,小玉一会指指这边,一会看看那边,跟我说:“老公,这船上会不会有1900?我们举行一个寻找1900的活动好不好?”我心说:好像海上钢琴师的结局也不怎么好…不想了,想多了扫兴。

 我爸一如既往的做我妈的自拍神器,这次我妈拉着帅帅和小玉一起拍照,我爸的工作量直接增加到原来的三倍。

 第一次跟团坐游轮出海,我发现这真的是一件令人心旷神怡的乐事,怪不得加勒比海盗系列电影那么火。

 船上的娱乐设施极尽奢华,当初94年我看成龙的电影《城市猎人》,我就梦想一定要带着我心爱的姑娘坐船出海旅行,这个愿望今天终于圆梦了。

 我也还记得,1998年第一次去电影院看《泰坦尼克号》的时候,那种传统欧洲的唯美画面,那种波澜壮阔的史诗情节,不断地一幕幕浮现在脑海里。

 但是这艘船实在太大了些,电梯有十几层,帅帅和小玉都震了,我很不屑的故意摆出一副我不认识你们这些乡下人的眼神,引得二女对我一阵捶打。

 实际上,我也有点震了,有点晕头转向。

 好在指示牌都有英文标示,我领着一家人如同摸着石头过河,用了一天时间,才基本上熟悉了船上的各项设施。

 转了一天,我爸妈都有些累了,说要回房间休息。

 不过我知道,他们是想把空间留给我们,而且他们肯定找地方去过二人世界去了。

 游轮上不但有好几处休闲酒吧、音乐酒吧,还内设格调高雅的西餐厅、赌场标准imax影院、健身中心、spa保龄球场、电子游乐专区…导游居然告诉我们,这艘豪华游轮上还有10你高尔夫球场和极地游乐园,说实话,当时我已经麻木了。

 这他妈简直就是个包罗万象的移动城市嘛!其实,从我们在大堂看到那炫彩夺目的水晶楼梯时候,我已经把自己当成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了。

 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啊,太奢侈了。

 记住地阯發布頁当小玉听导游讲解,说这座水晶楼梯是辉煌号特别像施华洛世奇订做的,我看她就有想要上去掰下一块的冲动。

 我紧紧攥住丫头的手,咱这人可真是不能丢在这儿啊。

 这时候,我听到旁边一男一女的对话,只听那女地说:“哥哥,我怎么觉得这水晶楼梯不保险啊,会不会有人想抠一块下来揣兜里啊?”我和小玉忍不住都笑了,那对男女也扭过头来看向我们。

 那女人长得极美,身材属于偏娇小的那种,我忍不住打量了她两眼,还是强自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不然人家会把我当成狼了。

 “你好,我叫张晓玉,这是我先生,陈明晟。

 这位是我姐姐,张帅。”小玉大大方方的挽着我的手像对方介绍道,她的声音甜美,让人一听就心情大悦。

 果然看那女孩微微一笑,上下打量了下我和帅帅姐,然后给我们介绍说道:“这是我哥哥,张琦。

 我叫做李柔然。”没想到她的声音也很婉转动听。

 “哇,自家人呢,张琦哥,你家是哪儿的?我们是山东蓟州的。”小玉率先自报家门道。

 李柔然笑道:“蓟州?好地方啊,我们一家以前去旅游过的,是很漂亮的城市。”张琦说道:“真巧,遇到本家了,张姐,你好。

 妹妹,你好。

 我们是临海的啊。”张琦分别和我们握过手,我们攀谈起来。

 “听你们口音不像临海的啊,倒像是北方人。”我对这个张琦印象不错,他眼神很正,而且一看就不是普通身世的气度,待人接物却没有那种高人一等的倨傲气势。

 “我们一家现在旅居巴黎。”张琦笑笑说道。

 我就说嘛,旅行团里似乎没看到这么闪亮的一家人,原来人家就在欧洲定居了。

 小玉小孩子的子,喜欢和人攀比,和李柔然说我们一家马上要去澳洲,心里颇为忐忑云云。

 我们几个懂得小孩子心态的,都相视莞尔一笑。

 我看看李柔然的小腹微微隆起,知道人家也正甜蜜着。

 可惜我不能告诉他们,帅帅姐也有了三个月身孕,我也是快当爹的人了。

 这时候,又有两个美女相携而来。

 “老公。”

 “子琦。”我有点傻眼,这是什么情况?一皇三后吗?而且叫张琦老公的那个女孩也是极美,而且身材高挑,充满了青春的曼妙气息。

 另一个女人英姿飒飒,相貌却是稍逊,而且脸上线条比较硬,说是保镖的感觉多过于情人。

 我心里胡乱猜测,难道这张琦以前是特种兵?这女人是她随他在南亚丛林里征战多年的战友?我的思绪都快跑的没边了。

 张琦有些尴尬的对我介绍道:“呵呵,陈哥见笑了,这两位都是我太太。

 囡囡,这是我和然然刚认识的陈哥,陈明晟。

 这是他太太小玉,这是他大姨姐,张姐。”我见张琦有些尴尬,但是他居然坦诚自己有两个子,我觉得他这人实在的。

 能看出来,他并不是想对我炫耀,只是为了表示对自己子的尊重。

 我也不再遮遮掩掩,反正大家都是萍水相逢,就大大方方地说道:“其实这位也是我子,只不过…呵呵…”我尴尬地笑了笑。

 对方听我这么说,我们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就拉近了不少。

 我们互相通报了姓名,我的记忆力还不错,记得张琦的两个子,漂亮些的那个叫程娜娜,年纪大些比较干练的叫做许慧欣,她名字倒是很有明星气质,但是感觉像保镖多过情人。

 帅帅姐显然脑子有些不够使了,只是理清了四人之间的关系,但是她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只记得本家兄弟张琦的名字。

 小玉已经和李柔然打成一片,二女聊得很投缘,大有相见恨晚的意思。

 我能看出来李柔然和小玉性格很像,要不然她们刚才也不会都想到一块去了。

 小玉拉着帅帅姐,一个劲和李柔然将我们这边肚子里也有三个月的孩子说了李柔然、程娜娜二女,就和帅帅姐交流起孕期的经验。

 我邀请张琦一家去酒吧小酌,张琦带着三女欣然应邀。

 那边四女已经聊得火热,我们这边两个男人和许慧欣坐在一起闲聊。

 闲聊间,我知道他现在主要在巴黎和北京两地发展,家里是做地产生意的,生意做得还很大,是真正的高富帅。

 我们叙了长幼,张琦比我小一岁,许慧欣比我大一岁。

 小玉和程娜娜年纪相近,但是她却跟比她们大五岁的李柔然更聊得来些。

 许慧欣是他家里订的娃娃亲,在我看来比较像是政治婚姻的成分居多。

 但是很让我意外的是,外表清冷高傲的许姐居然也很健谈。

 张琦跟我说,许姐是军人世家,行事风格踏实务实,所以做事并不矫情。

 她在国内是不错的辩护律师,所以健谈的话风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了。

 我则告诉他们,我是带着父母和两个爱人,全家出来旅行的。

 小玉也紧接着替我拔高,在那边跟两个新结识的姐姐吹嘘,说我是世界五百强某企业亚洲总部的财务总监,年薪百万美金。

 我在边上听着都觉得脸红烧得慌,五百强企业是不假,但是我们那里哪有五百强亚洲区的总部啊。

 薪水两年能凑够百万,不过单位要换成人民币。

 程美眉和李美眉都笑盈盈地看着自家老公这个本家的可爱小妹妹,也没有拆穿她吹的牛皮,也没有跟我们产生疏离感。

 但是,我怎么就产生了阶级差距的感觉了呢…人家是头等舱,我是咬咬牙跺跺脚,才忍痛买了三等舱的票,这就是差距啊。

 又聊了一阵,我们就分手告别,小玉和李柔然、程娜娜、张琦互相加了微信我也和张琦和许慧欣加了微信。

 小玉和李柔然、程娜娜相约第二天一起玩,我们就直接约好了明早10点在顶层泳池见面。  M.ZiKKxS.cOM
上章 三十岁的情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