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十岁的情史 下章
第十九章
 我们回到自己房间,隔壁爸妈果然已经不在屋里,老两口享受二人世界去了我们三个自然而然的就聊起了刚才的见闻。

 “老公,那个张琦人也不帅,感觉还有点呆,他家是不是很有钱?要不然怎么那么多女的倒贴他呢?”小玉问我道。

 我没好气地道:“这是什么理论啊?媳妇多的,就是因为有钱才有女的倒贴啊?”小玉知道自己说错话,赶紧笑道:“嘿嘿…我老公不一样嘛,长得又帅,学历又高,商场上叱咤风云,上翻云覆雨…”我和帅帅姐被她逗得又好气又好笑,我赶紧让她打住,越说越不像话了。

 我酸酸地说道:“人家确实是高富帅,家里是北京大地产商,住在头等舱。”小玉满眼小星星:“头等舱嗳,他不会就是王思聪吧?”我汗…这丫头思想的跳跃,我永远也跟不上。

 帅帅姐却听出了我口气中的酸涩,她轻声劝我道:“靠着家里养活的富二代罢了,没什么了不起的。

 不像我们老公兢兢业业的,给我们创造这么好的条件,我们已经很足了。

 再说,他们做房地产的哪个又是干净的,哪像我们花自己的钱这么踏实。”帅帅姐的话让我心里听着舒坦,但是我也知道她也是向着我说话。

 人家不一定就是光吃家里老本的富二代,至少张琦的气度不凡,谦和不张扬也不炫富,给我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他的三个女人,除了李柔然感觉有点二,其他两位也都是谈吐举止不凡,跟我们家帅帅姐似的。

 小玉嘛…还是小市民心态,不过我早就习惯她在人前给我怯了,也懒得去说她。

 小玉又提议要去船头,让我揽着她的像个傻一样大喊:“imflying!”我为难地说道:“剧情重现啊?是不是太衰了一点?又是泰坦尼克。”但是我看帅帅姐也是满眼小星星,一副跃跃试的样子。

 我只好妥协的道:“晚上戴个套头的面具行不行?太逗比了吧?要不然,我们玩jack和rose在马车里那一段?”我的话把帅帅姐逗得莞尔一笑。

 小玉却是恶狠狠地出小虎牙对我道:“你去不去?你去不去吧!”我顾左右而言他,拿起小玉的手机看微信。

 好么,微信都已经上图了,下面跟着32个赞。

 我看了看,有woody、许annie等一帮同事,同学,还有小柳…她应该对我死心了吧?我定睛一看,下面还跟着一个名字,不火往上撞。

 “你怎么又把他加上了?”我指着张薄的名字问道。

 小玉看了一眼,无奈地说道:“我也没办法,他是换了一个号加我的,开始不叫这个名字。”我这暴脾气的…这小子明显是属狗皮膏药的,回去非找人收拾他一顿。

 我把手机往上一扔,有些闷闷不乐的跟着一头栽在上。

 小玉凑过来讨好我,一个劲跟我保证,绝对不再见张薄。

 帅帅姐也劝我,不要为无聊的人破坏了好心情。

 小玉也说道:“对啊,他就是羡慕嫉妒恨,生气你就上当了。老公…好老公…咱们不生气哈,好不好,求你了,算我错了还不行嘛…以后我微信加人的,一定要他发户口本,查清楚三代我才加他们,行不行?”我气这才稍微消了点,也不被小玉这丫头逗乐了。

 转念想想,帅帅姐和小玉说得对,这种讨厌的家伙心态是不正常的,我跟他生气只能降低了自己的档次的,生气就上当了。

 再说我们一家马上就要出国,以后小玉和那种人的集会更少。

 只是近期要把小玉看紧点,别哪一天她心情感,想要玩个怀旧去找了那个小子,我可不想自己脑袋上变得绿油油的。

 这大概也就是那个小王八蛋的想法,就是想恶心恶心我,想证明小玉心里还有他的位置,这都什么扭曲的心理啊,太阴暗了。

 帅帅姐狠狠地瞪了小玉一眼,吓得小玉忍不住一哆嗦,那眼神中的凌厉不言而喻。

 小玉也自知理亏,对我百般温柔讨好。

 我看她们母女俩这么战战兢兢的,就调整好了患得患失的心情对小玉说道:“老婆,我生气,说明我在乎你,我怕你离开我,再…你知道的。

 我受不了那种打击,我会崩溃掉。”我装作可怜兮兮地说道。

 小玉哭的稀里哗啦的,跪在上抱紧了我,泣着说道:“老公,不会的,我们不是彼此发过誓了,那么多人见证了…不管疾病、衰老,我们永远都在一起,永不相背,永不相弃。”帅帅姐很少见我有如此脆弱的一面,以前她不敢说,但是现在她已经确定张薄渐渐成了我一块心病,她想要宽解我,但是她悄悄把一些话藏在了心里。

 我见帅帅姐保持了沉默,依照我们之间的默契,我猜到她是有话想要单独跟我说,所以我也没有声张。

 老爸老妈还没回来,我发了条微信给我妈。

 她回给我录音说他们在餐厅吃海鲜自助大餐,叫我们也赶紧过去。

 我们三个到了餐厅,没见到我们的新朋友张琦一家,我心里微微酸酸的想:是不是头等舱还有更好的服务啊?我们每个人都拿了不少好吃的,坐下来之后我妈问我道:“儿子,你们去哪了?”帅帅姐跟我妈说了我们刚才结识张琦和李柔然的经过,但是隐去了他还有另外两位红颜知己和高富帅的事情。

 我妈也没在意,只说到地球另一端都能到朋友是缘分,也没有更多的吩咐,专心啃起她盘里的螃蟹。

 我把生蚝分了一半给我老爸,我们父子俩对视一眼,眼中都出了男人都心领神会的笑容。

 小玉这丫头,伸手从我盘子里拿走了我的龙虾钳,让我又好气又好笑:“这不是闲的吗?人家又没有限制你多拿,干嘛拿我的这条?”

 “嘿嘿…人家不好意思多拿嘛,怕你又说我干丢人事。再说,老公会挑,吃你拿的肯定没错。”小玉嘿嘿笑道。

 我晕…这丫头真是鬼的。

 看来我今天发了顿火让小玉产生了危机意识,也知道出来要装体面点了,刚才开饭前也没有用手机发微信,想必是怕我反感。

 小玉一番话逗得我们一家人都笑了,我妈总是说她鬼机灵,就像赵薇演的小燕子,是全家人的开心果。

 我们家是沿海的,我和小玉都是第一次出国,第一次吃这么多新鲜美味的异域美食,不可避免的都吃撑着了。

 好吧,我承认,我们就是没见识,几百道菜每样都尝了一点,不吃撑才怪。

 我爸妈见惯了这种场面,到哪里也都是能hold住的,没想到我跟小玉这么没出息,撑得肚溜圆。

 帅帅姐顾及肚里的孩子,没敢像我们一样胡吃海,但是我看她可怜巴巴地看着我们大快朵颐,还真是觉得有些愧疚。

 但是小玉不管,这个小饭桶吃了11盘,当然她每次盛的量都不大,但是都是捡着好看好吃的来,还美其名曰:要替帅帅姐把她那份吃回来。

 唉…这就是阶级烙印啊。

 我苦笑道。

 吃多了,当然就要出来散步消食了。

 我们一家人在这巨大的海上移动王国上参观。

 习习夜风微凉,海面上波澜不惊,一轮半月高悬夜空,皎洁的银白色月光洒落在海面上。

 不远处海岸线上点点灯火,美丽的南欧滨海小镇映入眼帘,这份朦胧的诗情画意,让我有些醉了。

 小玉有意无意的领着我们往船头走,我知道这丫头还是不死心,就是想我在后面搂着她,各种浪漫各种秀恩爱。

 可惜事与愿违,到了船头我们才发现,这一层并不是主甲板。

 而船首的那个位置,在现代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根本是游客止步的,根本过不去。

 老妈走不动了,拉着老爸再次队,他俩去做spa去了,还真是时髦的老两口。

 我搂着小玉的肩膀,坐在甲板的长凳上问道:“宝宝,这份生日礼物还满意吧?”

 “嗯…老公,谢谢你…”小玉搂着我的,把小脑瓜靠在我怀里说道。

 “傻瓜,我们之间还用这么客气吗?”我低下头,在她的额上亲了一下说道。

 帅帅姐在小玉的另一边,她也轻声说道:“老公,都说国外的月亮圆,现在感觉一下,不得不承认,国内还是有差距。”我点点头道:“我也是发现了,人家这处处透着情调,远离了繁华与喧嚣,还真是有那种返璞归真的气息,感觉很舒服。”地中海上夏季温暖少雨,但是因为是在海面上,所以的海风轻拍在我们脸上很舒服。

 今天夜间的气温28°,我们离开家是两天前,即州白天气温高达38°,晚上也有34°,还特别闷热,真的没法比。

 远远传来一阵小提琴的优美旋律,好像还有很多游客围观。

 我们好奇之下,也凑了过去。

 只见人群中间的主角,正是我们下午见到的李柔然,此女正在用法文演唱《玫瑰人生》。

 中国人对这首着名的法国歌曲并不陌生,法国大美女苏菲。

 玛索曾在2014年节晚会的舞台上,和刘老师共同演绎了这首经典歌曲。

 但是这时候李柔然的歌声婉转动听,吐字清晰,词曲中含着一种热情、一点慵懒和一点淡淡的怅然。

 虽然我不懂法语,但是我觉得她的演唱非常有感染力的。

 “bravo…”

 “suchanagperformance!”

 “awesome!spendid!”

 “magnifiquechanson,tropbeau!”一曲终结,周围许多围观的外国人也纷纷鼓掌赞美,感谢歌手与乐队带给大家的美妙旋律。

 人群渐渐散去,小玉已经凑过去,她兴奋的拉着李柔然叽叽喳喳,非吵着要拜师学唱歌。

 我看到张琦一家也在旁边站着,心里又有点羡慕他们。

 唉…是金子到哪都发光啊,以前觉得自己厉害,现在跟人家一家比比,马上高下立判。

 “陈哥,又见面了。”张琦跟我打招呼道。

 “呵呵,张琦你们一家走到哪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我们顶多就是循着你们的光亮凑过来的。”我恭维地说道。

 “呵呵,陈哥见笑了。我这个妹子是北影毕业的,到哪儿都不怯场。刚才她在这边哼唱小曲,那几个乐手就过来凑趣,她们就搭伴唱了两首。”张琦解释道。

 我点了点头道:“要不人家都说,音乐是全人类共同的语言,我今天真见识到真正热爱音乐,享受音乐的艺术家了。”

 张琦也很赞同地说道:“陈哥这话说得对,这些乐队成员都是免费在船上表演的,就是出于爱好,不像是国内各种竞赛、各种大奖,音乐教授、博士,评职称。什么朗朗、李云迪各种装的,我一个也看不上。”

 “是,我也不喜欢朗朗那种所谓的天才,感觉像是打了素的饲料。”我心说:衣食足而知荣辱,仓廪实而知礼节。

 这话是至理,我们国内以前还倡导精神文明建设,现在很久都没提了,其实精神富有程度上,我们还差得很远呢。

 我顺口赞了李柔然一句:“小李的歌很有感染力,我虽然不懂法语,但是我听着都快掉眼泪了。”我看了看帅帅,她眼圈红红的,刚才果然是很受感染。

 帅帅笑着偷偷拧了我一把,但是也没否认地说道:“嗯,真的很精彩。”李柔然嘻嘻笑道:“哪有…我就是瞎唱着玩。

 小玉妹妹声音这么甜、这么纯净,倒是真应该去学学声乐。”我们说着,又走到了下午那间酒吧。

 还是下午时候的位子坐下,我和张琦一人点了一杯酒,几个女人各自点了果酒和饮料。

 我们闲聊国内的经济、政治形势我们虽然是闲聊,但是很难得我们聊得投缘。

 小玉拿着程娜娜的ipad给我看道:“老公,快看,这是张琦哥哥和娜娜姐的闺女,可爱吧?”我看照片里程娜娜抱着一个憨态可掬满脸笑容的小胖丫头,粉雕玉砌像个小瓷娃娃般可爱。

 我笑着赞道:“呵呵…还是像爸爸多些,脸型像妈妈。

 你夫俩都白,孩子随谁都好看。”程娜娜和张琦听我夸他们孩子,忍不住都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程娜娜问我们道:“帅帅姐肚里的是男孩女孩?”我回答道:“没做呢,生儿生女都一样。”

 张琦笑道:“那陈哥,恭喜啊!”程娜娜也说道:“帅帅姐笑起来眼是月牙形的,要是生个女孩肯定随你。”我偷眼瞧了瞧小玉,心里哀叹一声,唉,媳妇没随到好处。

 帅帅也笑了笑,问李柔然道:“柔然,你们的孩子呢?几个月了?”我忽然见张琦和李柔然都面尴尬之,猜想中间有所隐情。  M.zIKkxS.Com
上章 三十岁的情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