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禁断之谋 下章
第九章
 每个周一的下午都会有一个例会,一般就是总结上周的工作业绩和说一下本周的一些安排。而这一次的会上,母亲说了一件重要的人事方面的事情。

 “大家想必都知道的,我们公司的总部本来是在中国,我这几年之所以都在温哥华这里,是为了使这边的业务拓展更扎实。如今我们各方面基本已经稳定了,加之我有一些个人事务要回国处理,所以这边很快会有一些人事变动,大家做好心理准备。我从中国聘请的职业经理人这几天就会到了,希望届时大家做好配合。”

 …

 会后我来到母亲的办公室,汇报了一点工作上的事,而后便问起她是不是已经想好了什么时候回国。

 “应当会很快吧。我是找的美国的猎头公司物的一个中国人来这里掌舵,这里是所有的资料。这个人很合适,学历、经验阅历包括人品。”母亲说着从文档夹里取出一份文件夹递给我“这是我今天早上让秘书把电子稿整理打印的。

 不过这个人很难搞,我打算亲自飞一下美国…”

 “我来吧!明天我就飞美国,不搞定不回来。”

 “好啊。”母亲竟很爽快的就同意了,分明是早有“预谋”

 “你是不是早就想让我去?”我笑着问了母亲。

 “是你自己要去的明明。你也早该独挡一面了。公司早晚是你的。”我点点头,拿着资料回了办公室,打开那份资料看了一下。

 确如母亲所言,这个人的背景和学历都不错,是个在美国拿到了绿卡的人,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在证券和期货公司先后做到了总经理位置,之后跳槽到了一家荷兰的国际贸易公司,如今是这家公司的副总经理,并且很有希望在两年后升职。想必挖这个人要费一些心思。

 之后的近一个月的时间,我一直在美国度过,按照母亲的要求用尽各种手段和这个麻首理工毕业的高材生会面谈心、谈工作。

 最终我是用了我一些个人的方法,耍了一些手段才说服了这个人同意跳槽,当然最主要的是我的诚意和开出的薪酬还要自由的条件让这个人很满意。我定了一份工作合同,他将在我回国的三天后但到温哥华的公司报道。

 因为公司的事务不是本故事的主线,加之我也没有太多时间来完成一个长篇故事,所以对这方面的事只能省略了。

 其实如果写出来也会是不错的故事,也能突出一下本人的一些性格特点,如果这是一篇长篇,那么把这一段故事写出来,也是有必要的,但毕竟这不是一个那样的,本故事主要是母子忌的的短篇,所以此旁枝细节只好省略。

 而且本人一直持一种观点,母子文不宜过长,过长便影响了忌的快,破坏了初衷,如果写长篇,那么故事的脉络最好不要以此为主线,做为一个旁枝将很不错。

 书回正题。

 我是晚 7点下的飞机,坐上公司接我的车子直接回到了家中。母亲和佣人一起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为我洗尘,并祝贺我胜利完成任务。

 母亲还破例开了一瓶红酒,亲自为我斟满,令我特别的开心,便多喝了几杯。

 酒会让人变得兴奋且行为较平静时大胆夸张。母亲和平一样在睡前去了儿的房间。我则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径直到了母亲的房间,躺在上打起电话。

 我打通了为我装修专业级拍摄室的人,先是借着酒劲臭骂了他一顿,而后却又表扬了他一番,连我都觉的自己精神分裂了。对方表示已经大功告成了,只等我回国验收了。

 母亲在我通话的尾声回到了房间,看了我一眼便去了洗浴间。哗哗的水声自洗浴间响起,洗浴间的半透明玻璃上映出一个模糊的身影,勉强能辨出一点母亲丰润优美的身体曲线。

 我没有心思再把弄手机,在酒的催化下,我得一丝不挂地推开了洗手间的门,而洗手间和洗浴间就是一门之隔。我毫不停留但推开洗浴间的门。水和热气中,母亲成丰美的体尽收眼底,我一把从身后拥住了混身润的母亲,身下爆怒的茎帖在了母亲沟上方。

 “你…干嘛啊!”母亲有些惊慌,左右摆动了一下身子,没能挣脱开。

 “妈,我…我要你,我今天就要你,给我吧!”我发疯地将手扣在母亲峰上。

 “九儿,你喝多了…快放开,听我说。”

 “不,我很清醒,我知道我想要什么。”我的一只手决然挣脱母亲的拉扯滑向了她的骨下方,滑的芳草丛中还有母亲刚刚涂抹的部护理,手上顿时一片滑腻。

 随着“啪!”的一声,我的胚上一阵火辣,我一怔神被母亲挣脱掉。

 母亲抓起衣服推门而去。我一个人站在浴室中发了好一愣,渐渐冷静了下来,酒醒了大半。我觉得我可能闯祸了,可能要前功尽弃了。我关掉了莲蓬,慢慢出了浴室。

 母亲一如某天清晨一样,双手抱膝坐在里,头埋的很低,头发上的水珠打了她的睡衣和单。

 我有有些不知所措,这在我的整个人生里是很少见的囧境,我自认从小到大都是聪明的那一类,并且早早就懂得研究人类社会,并在心理学方面很有天份,但是却唯独在面对 母亲时没什么妙法可言,即使我的计划已经很完美,但在实施的时候还是会手忙脚,比如现在!

 我有些慌乱地穿好衣服,想着先悄悄溜走。却被母亲叫住了。

 “你…先坐那。”

 母亲的声音如同大赦,让我的一颗心放下了大半,因为我就怕她不说话,说话了就好办。

 我没有做,而是连忙取干巾为母亲擦头发。我跪在上悉心为母亲用轻柔地擦着发,母亲依旧那样抱膝坐着,只是头抬了起来。

 “九儿,这件事一开始,我可能就错了。我不该把你拉进为儿治疗的事中来…我们听了弗雷德的建议,慢慢的陷了进来…”

 “妈,不是的,我是自愿的,而且我是很愿意这样做的。”我打断了母亲的话:“我…很早就喜欢你,只是没有一个契机来表达,我知道你不会接受的。可这次是天意,我觉的对就是天意安排,你没有错,要错也是我的错。…”

 “唉,我们还能回到过去那样吗?我们如果…那样了,还会一切如常吗?”

 “人这一生,每一天都是不同的。什么都不去想会有很多忧患,而想太多也会是一种负担,我只想做好眼前事。我向你保证,我任何时候都不会伤害你。如果你不想救儿,或者很讨厌我们的的关系,那你说一声,我马上停止。你带着儿回国休息一段时间,我留下来!”我这段话是认真的,如果此时母亲绝决的做出决定,我真的将选择放弃。

 母亲半天没有说话,再次将头埋进膝盖里。我跪在她边,像是等待着一个终极的审判。

 母亲缓缓抬起头说:“我让人在国内调查过弗雷德案例中的那一家人,确实是真实存在的。他们很多天前就发给我一组照片,他们过着平静的生活…”

 我点点头,问母亲:“那你有决定了没有?”我看着她。

 “下周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回国吧,我想换一换心情。”母亲转而低声说:“我算了一下,下一个周三到周就是排卵期…”我听懂了母亲的话。

 “你先回去睡吧,我再想想。”母亲对我说。

 我下回房。躺在上我也睡不着。想着母亲的话,我有些兴奋也有些后怕,还有些自责。我不住的问自己,我如此精心的策划的这一切,是不是很对不起母亲?答案应当是肯定的吧,可是我的某种望是控制不了的,我要得到母亲。

 我曾经有些恨愿我的小弟弟儿,觉得他夺走了母亲大部份的爱,庆幸的是我是一名心理学硕士,我还懂得自我理疗,我及时的更正了我不正确的心态,告诉了自己因为儿是个病人,曾经在我生病的时候母亲也是这样的对我的。

 我清楚的刻,在母亲生下儿不久,我曾患上了病毒感冒,医生的建议是母亲处在哺期不要和我接触,但母亲做出了一个决定,她请了一个妈代替他哺儿,而坚持在病房里陪伴我度过随时随地危险的三天。

 直到7天后,我们一起做了体验,确定无事后才回家抱一抱她想念的小儿子。

 是坚持?还是放弃?最终望还是战胜了理智,我发誓我会对母亲好一辈子。

 下周三?母亲的话是在暗示我的吗?我算着日子还有6天。想想就兴奋,于是我的某种望就再此燃起,不争气的下体再次昂起了头。

 我索光,把灯全打开,在白亮的呆光下,我欣赏着自己的下体,我发育的很好,我有一支可以引以为傲的大家伙。

 我认真的量过,它直起来有17。5到18cm,度也有10厘米,这在我读书时就是和室友炫耀的资本,常常去公共的浴室洗澡时会互相调侃一番,有时还要和其他宿舍的同学比一比长度,室友说我可以去日本发展,肯定会被看中。

 我需要一点刺来发掉这憋闷的火。于是我想到了手机存的两个文件,就是弗雷德给的视频档案中有最后两个我没去看,现在我想看看。于是我打开了手机,找到了两个加密的文件,然后打开了卧室内的电视,用手机与智能电视连接,视频投到了电视上。

 画面的背景依然是那间拍摄室,不同的时不再是昏暗的灯光,而打开了棚顶的水银吊灯,室内的光线比普通的白还要明亮。但画面初始的两分钟没有看到人,我坐在着上,拿起手机缓缓快进,直到有人出现,5分钟后,画面出现了人的身影。

 一个皮肤较黑的全身赤的健壮大男孩抱着一个同样赤全身的丰美白晰的女人自浴室走了出来。女人的‮腿双‬在大男孩的间,双手紧紧抱着对方的脖子。大男孩是付宏,女人是他的母亲张依。

 付宏一手托着母亲的丰,一手抱着她的还做着送的动作,我也不由赞叹这家伙的体质还真壮,这个姿势动作多数人也做不了。

 张依的娇躯被付宏掌控着起落着身子,口中发出重的息。

 这母子两人这个高难度姿势也只保持了一小会,付宏便抱着母亲张依坐在了沿,进而躺在上,双手摸着母亲丰的双

 张依轻轻摇摆着,画面来回的切换着,一会是张依的正面,一会又是他后的角度,显然是经过人编辑剪辑的。

 张依的动作幅度很小,一手掩着口,一副拒还之态。付宏则坐了起来,手托着母亲的股,快速的动作起来,再次掌控了节奏。

 张依的情被催发起来,口中的呻逐渐大了起来,本掩在边的手揽上了爱子的脖颈,更是自主地快速起落。

 付宏见母亲主动合起了,便将托在丰上的手伏上她的双,抚摸爱抚的手法很是熟练,不得不说这家伙学的很快。

 张依的起落速度忽然极为迅速,口中的呻则细碎且尖锐起来,脸上的表情一副痛苦之状,双眉紧锁,双目紧闭,忽然一声长后停止了动作,头抵在了付宏的肩头,身体瘫软。

 付宏则扶起母亲的头,在她脸上亲吻着,进而一翻身把母亲在了身上,双臂架起母亲的‮腿双‬并支撑在了面上,坚茎不用任何扶正便对准门缓缓了进去。

 付宏缓慢地了几下,忽然猛一沉股,合出发出特有的“噗嗤”之音,张依叫了一声,头抬了一下却在付宏再一次入刺下落回上。

 付宏牢牢固定着母亲的身体,可以说是在淋漓尽致地着她,我此时很是羡慕他,脑子里不由得浮现着我能以这样的姿态和母亲做同样的事,娴静美丽的母亲会是什么模样呢?

 想到此我不由自主地起来离电视越来越近,放在如茎的手动加快,在付宏最后大吼着高的瞬间,我的茎也猛在的手上跳动了起来,一股股浓身到了一米之外的电视屏幕上…  m.ZIkKXs.cOM
上章 禁断之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