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邪灵舂梦 下章
第四章
 虽然知道安卡士并非是顶强的对手,照理说,工天应该是不怎么样的,没想到却也很难

 “哈哈…哈…哈…哈…”安卡士的剑被巴鲁多男挡下,几乎触碰不到对方的衣服呢!安卡士受到烈的攻击,只有再奋力一击。

 锋的双剑,来来往往、忽左忽右。

 “达…哈…迪龙…哈拉夏德…”巴鲁多男又念念有词了!一念咒语,包围在身边的强光威力更加惊人了!巴鲁多男垂直飞起,向他挥剑而来。咻!

 “哇!哇…哇哇!”安卡士把剑架在头上,挡开了巴鲁多男的挥剑。

 巴鲁多男节节进安卡士。

 铿锵!安卡士失了力,身体向正前方滚了出去。巴鲁多男的剑稍微微削到地上。

 “混帐!”安卡士低着身子,重新把剑姿摆好。

 连思索的时间都还来不及,眼见巴鲁多男左手一挥,一颗火球就向安卡士面冲来。

 砰!还不是直线面冲来,而是以像是蜿蜒蝙动的样子,迂回曲折袭击着安卡士。

 “哇!”火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着安卡士冲撞过来,感觉上就好像要被火焰噬了一般。等到热气与冷气的旋涡都过去时,不可思议的是,安卡士竟然安然无恙、毫发未伤的站立在原地。

 “混蛋!你这个王八蛋!”安卡士飞快的踏出,好像滑行般在下方舞动着剑,身躯一迳在巴鲁多男的跟前跳跃着。

 “去死吧!”安卡士像箭一般的跳到空中。

 巴鲁多男抬眼看着安卡士。

 安卡士对准巴鲁多男跳落下来。

 铿锵!两剑锋,迸出阵阵的火花。

 两人的剑,你来我往,毫不相让。

 “哼!”喔!忽地失去平衡,安卡士好像被对方的剑击中般,摔倒在地。

 “别惹我生气!”巴鲁多男现出可怕的样子。一头黑色的长发,像触电一般的倒竖起来,因为满怀怒气,红光的范围愈发的扩张开来。

 “去吧!”巴鲁多男好像为了确认剑确实在红光中般,挥舞了两、三下。

 柔软的动作,使道袍的袖子鼓起,自信满满的微笑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安卡士也不敢大意,重新摆好架势,因为巴鲁多男何时会发动攻击,安卡士完全无法料想。

 高高飞舞着剑的巴鲁多男,很快的比划着,每一下的挥舞都迸出电光石火。

 随着电光石火,挥舞剑锋时,竟卷起不可思议的电击波,向着安卡士飞来,把身体牢牢的绕住。

 “哇!唉呀呀!”触及闪电的安卡士,全身一阵巨痛。

 但是,瞬间,安卡士的身体也迸裂出雷电与火花!

 “什么?”雷电击退了红光,反而向着巴鲁多男袭来,红光与雷电合而为一出强烈的白色光芒。

 轰隆!轰隆!天守阁发出一阵阵可怕的爆炸声,好像红光与雷电互相牵制似的,连雷电都震破开来了!巴鲁多男和安卡士都被爆炸的旋风震弹出去。

 “哇!”安卡士在身体被抛出去之前,目光本能的先寻找狄安娜公主的踪迹。

 狄安娜公主的身影横过安卡士的眼前。

 “公…公主!”狄安娜公主躲在柱子后面,看起来好像并没有受伤。

 “安卡士!”抬眼看到了安卡士,狄安娜公主的眼睛紧紧追随着安卡士。

 砰!安卡士的背部撞击到地上。

 “公…公主!”几乎麻痹的身体惨叫着,拼命的寻找狄安娜公主。

 周围全是一片烟雾弥漫,几乎看不到任何的东西。

 惨不忍睹的猛烈冲击,使天守阁爆裂、震倒,等到烟雾、瓦砾消散后,终于才看到夜空。

 到处都是一片焦臭味。

 “唉呀!”安卡士起身后,慌忙的找寻着狄安娜公主。

 “看起来你还没死呀!不好意思!公主我就带走了!”巴鲁多男抱起狄安娜公主,飞到半空中,脸上不怀好意的笑着!

 “安卡士…”狄安娜公主求救的眼神,深深烙印在安卡士的心中。

 “哇!啊啊!”安卡士顾不得自己身上的痛楚,本能反似的弹起身来,一口气紧追出去,当高高跃起时,就被远方的巴鲁多男打回地上。

 巴鲁多男侧着身,挥舞着剑柄,将安卡士横扫过来。

 喀!剑柄直直击中安卡士的头部。

 “狄…安…娜…公…主…”麻痹窜安卡士的全身,就像断了绳索的傀儡娃娃,双膝无力,安卡士直直坠落在大理石的地板上。

 -----

 威廉斯里有一处名为“影之谷”的地方。

 位于纵贯罗德盖斯山峰的最难行走处,也是前往邻国“依诺亚”的必经地。

 这个“影之谷”最近有个魔巨龙居住,残害往来的旅人。

 有好几位骑士们为消灭巨龙,前往挑战,可是都不敌巨龙的威力,巨龙反而愈战愈勇,更加凶猛。

 巨龙把影之谷的岩场视为它的藏身之地。

 劈裂的岩石到处林立,不管何时倒塌,都是意料中的事,一点也不奇怪。

 这会儿,巨龙正从鼻孔出火焰、呼着气,它正收起巨翼,横躺着休息。

 安卡士穿戴着破破烂栏的盔甲,小心翼翼的登上岩场。

 安卡士的家族与其说是“骑士”倒不如说是威康斯城里领取小小俸禄的人家罢了!

 “喂!残害老百姓的恶巨龙,给我醒来吧!”那原本收起巨翼、睡得正酣甜的巨龙,被叫嚣声吵醒。

 “谁呀!?哪个家伙惊醒了我的好梦?…”安卡士被巨龙的锐利眼神震慑住。

 “我!我的名字叫做安卡士、比山铁士!”握着剑的安卡士,闭上眼睛,胡乱的回答着。

 “又是一个不知死活,为了钱或奖赏来送死的骑士吧!”巨龙根本完全不把渺小的安卡士放在眼里,一副很轻蔑不屑的样子。

 “这里是威廉斯的领土,你强占这里的士地,危害这里的人们,还故如此的嚣张,我是来此歼灭你的!”一边听着,巨龙一边用无比锐利的眼神看着安卡士。

 “你在说些什么?你敢说什么土地、人们的…说这里是谁的士地?这到底是谁规定的?”如匕首般锐利的口气,让安卡士吓得魂不附体,手脚发软,打颤,连身上所穿的盔甲都因为发抖,而发出声响来。

 “这…这是因为…”安卡士瞠目结舌、无言以对。

 “我告诉你吧!早在有这什么捞什子”威康斯“以前,我就已经居住在这块土地上了!”巨龙对着安卡士这么说。

 “原本这里什么也没有呢!故眼望去一片荒芜,我呀!就一直住在这里了呢!只是呢!因为有一些事情,我暂时离开了一下,这里就荒芜了八百年。”巨龙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从鼻孔中又出了火焰。

 “而且是趁着我不在时,来了一些随随便便在这里建立国度的人罢了!懂了吗?喂!”巨龙直勾勾的盯看着安卡士。

 “所以说嘛!你说,到底偷人家地方、强占人家地方的人,又是谁呢?”巨龙讽刺的笑着,从下颚一,吐出了一团火舌。

 “啊!唉呀!好…好热!唔!这是…这…”火舌烧到了安卡士的股。

 安卡士两眼发白,飞快的褪去烧得火红、灼热的钢制盔甲。

 “哇呀!哇!好热呀!呀呀呀!”褪去身上的钢制盔甲,只剩下便服的安卡士,身上除了配了把长剑之外,再也没有任何的防身之物了。

 “你这个小鬼!还想找我挑战吗?”巨龙眯着眼睛,再一次好像要吐出火舌般的着气。

 “什么挑战、决斗的,我总不可能全身而退吧!”安卡士很恐慌,怯儒的嘟哝着。

 “为什么不可能全身而退呢?”巨龙摒息以待,暂且按住要呼吐出的气。

 “其实,我也根本没什么意思要来整治巨龙的,老实说,本来是我的大哥要来的!”安卡士把格斗的事,暂且抛向一边,侃侃而谈起来。

 “那为什么又变成是你来到这里呢?”

 “我父亲因为作战而死,家中剩下有母亲、祖母、还有兄弟姐妹,一共有三男三女的大家庭,而我是三男!”安卡士继续说道。

 “那么,为什么身为三男的你,会来到这里呢?”本来,并不是身为三男的安卡士,而是长兄应该来此驱击巨龙的,但长兄却在出发前一刻,因为腹痛而病倒,虽然按理说,也应该是二哥代其出征的,偏俩他却临阵逃了。

 “就因为这个原因,两人都不能来啦!”

 “也就是说,照顺序应该是哥哥们要来的吗?”其实,老实说,制服巨龙这档子事,安卡士根本很想就算了!只是,如此一来,身为骑士的颜面就然无存了!

 “再加上,我的家里非常的贫穷,只剩下三个年幼的妹妹,真的是再不设法,就会走投无路的地步了!…总而言之,就是想要赚钱。”所以祖母拜托我“现在就只能靠你一个人了!”我实在是无法拒绝,所以只好来到这里,这就是事情原原本本的经过。

 “为了钱吗?…果然你也是为了钱就傻了眼了!”巨龙已经随时准备好了张大下颚,吐出火舌,烧向安卡士的姿势。

 “等一下!反正我也不认为自己可能会征服你,所以,能不能至少请你听我把话说完呢?”安卡士好像罢不能的说着,也首度很勇敢的看着巨龙,眼光无比的灿烂、清澈,稍微带着一股慑人的气势,继续的说道。

 “啊!小鬼!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好了!”巨龙再度阖上大嘴。

 “老实说,对于金钱、名誉什么的,我根本也不是在乎,只是如果这样继续下去的话,妹妹就一定会被卖到烟花柳巷。所以,就算我死了,如果能因而救了我的妹妹,那我也心甘情愿、死也眼目了!”

 “你死都死了,还能做什么呢?”

 “如果我死了的话,妹妹们就不会被卖到烟花柳巷了。因为我勇敢和巨龙作战的事迹,如果能让大家知道我是为名誉战死的话,国王就会给我奖励褒赏。”

 “…”巨龙默默的倾听着侃侃而谈的安卡士。

 “我不知道如何称呼你,就叫你…巨龙吧!?如果你想杀了我,可不可以别把我烧成一团灰烬,能不能别烧到我的脸,至少让人家可以辨识我的容貌,…

 …否则我就不能为家人出一份力了!”说完,安卡士把上佩挂的长剑了出来。

 “这里,或许确实是你的士地…不!大概真的是你的士地,但是,我,也是在这附近出生、长大的呀!”安卡士以生涩的手势,在前比划着长剑。

 “你尽管取我的命没关系,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这样,你说完了吗!”巨龙看着安卡士的眼睛。

 “是!已经说完了!”

 “好!那就来吧!”巨龙沉静的说着。

 安卡士虽然刹那间畴躇了半晌,但很快的下定决心,挥舞长剑。

 达!达达达!安卡士对着巨龙,使尽全力、拼命的舞着长剑。

 铿锵!“啊!呀呀!…”安卡士胡乱的踩着步伐。

 巨龙俐落的转动身躯,长剑以很帅的姿势陷入地底下,巨龙张开大口,摆出大吐火舌的姿势。

 “哇!”安卡士很快的以手臂遮住脸庞。

 只是,火焰并未按照想像的一般,从巨龙的口中吐出来。

 “喔!我明白了!你说,你也确实是生长在这块大地上的主人!”巨龙好像是要再度确认般的说着。

 “虽然这里本来应该是属于我的士地,但是,就看在你的面子上,暂时把这里的权利交给你吧!”

 “咦…”安卡士的长剑深陷在岩石的隙间,他两手持剑,嘴巴张的老大,发出难以置信的声音。

 “再说,这里已经随时会受到扰,一点也不得安宁了!有时想好好休息一下,都不断有人来吵我。更何况我也有好几处栖息之处,所以我说,不如就先把这块土地托给你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还听不懂吗?再过个几百年,我还会再回来这里,在这之前,就随便你怎么办好了!”

 “…”到底这只巨龙在说些什么呀?

 一直以为自己就要被杀死的安卡士,还是一时无法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

 “所以,你可以说,你征服了巨龙我,反正随便你说什么都没关系!”

 “可是,我又没有征服巨龙的证据!”终于为了自己可以不必战死,而松了一口气的安卡士,对着巨龙这么说。

 “真是讨厌的人类耶!凡事都还要讲求证据什么的,真是很麻烦!”巨龙一时扭转四肢,大地马上刮起一阵尘土飞扬,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完全笼罩在滚滚黄鹿中。

 “哇!哇、哇呀!”安卡士慌忙拨开巨龙卷起的烟尘。

 “拿去吧!这个叫做(秘龙石)是具有不可思议神秘魔力的石头,这就是证明!”把石头丢向安卡士的脚边。

 巨龙开始呼风唤雨,山谷一时笼罩在电风电雨加中,豆大的雨滴降落整个山谷之间。

 安卡士捡起地上的石头,忽地一切都静止了。

 “也就是说!喂!当你遇到万一的时候,可以对着秘龙石许愿,有时会很灵验的!”全身透的安卡士,嘴巴张的大大的,捡起石头后,还一副茫然不知所以然的样子。

 “对了!我的名字还没告诉你喔!我的名字叫做…”突然,从漆黑的雨云,轰然一声响雷。

 巨龙的名字被响雷盖过,什么也没听清楚。

 安卡士慢慢的转醒过来。

 全身汗浃背。他作梦了!梦见与巨龙决战。  M.ZikKxS.cOM
上章 邪灵舂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