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邪灵舂梦 下章
第八章
 “唉呀!”狄安娜公主发现自己除了一条内外,全身都是赤的。慌忙把单拉过来,将自己包裹起来,环伺着四周。

 一看四下无人,发现根本没有魔王的踪迹。

 房间内也空无一人。(难道,我已经被魔王侵犯了吗?)

 焦躁不安的心情令人忐忑不安。

 忽然,单从自己的身上滑落。

 大腿像火焰般的通红。

 大腿的内侧浮现出…粉红色的图腾,那是一只用嘴巴衔住自己身体的蛇样的图腾。

 “唉呀!”吓坏了的狄安娜公主,一边翻着白眼,一边清醒了起来。(这样应该是没有被魔王得逞才是,应该是不可能的!)

 大腿内侧彷佛还有馀热的感觉。

 “总之,非得先逃走不可!”狄安娜公主开始用心的寻找可以蔽体的衣物。

 可是,到处都找不到自己原来身上的衣服。

 狄安娜公主将方才拿来掩护身体的单,折成对半,将墙上挂着的剑取下,凿破一个大,从头套进去,把单的边缘撕成一条带,往际一绑。

 看着室内穿衣镜中的自己,腋下两侧还算平顺,际到脚就松松垮垮。

 狄安娜公主调整了一下身上的单,就慌忙走出了房间。

 一出房门,发现这里到处都是离奇诡异的微暗回廊,走廊错综复杂,曲折绕行,好几次都撞上墙壁,碰到死巷。

 每次都这样,狄安娜公主只有再回头,重新寻找新的出路。

 虽然路上也有好几道门,但每一扇都紧闭不开,单凭狄安娜公主的力气地无法打开。

 而好几扇窗户里头,好像传出阵阵如鬼魅般、满是妖气的声音,充满很森可怖的感觉。

 只要一靠近就今人不寒而栗。

 狄安娜公主飞快的跑着,一刻也不想再逗留于这个魔王所住的里。

 正在奔走时,有一扇门开启了小小的细,发现有一丝光线出来。

 就在通过这扇门前的瞬间…

 “喂!小姐!喂…”从门扇内侧传出来的声音,让狄安娜公主不由得停下脚步。

 “拜托你!请把我救出去啦!”

 “门埋在叫我的人!到底是谁呀?”狄安娜公主问。

 “我的名字叫做拉斯托鲁,是被魔王抓来,关在这里的人呀!”从门窗的细,用很可怜的语调回答着,企图赢取狄安娜公主的同情。

 “如果你也想逃出这里的话,可不可以也把我放出去呢?这样的话,我还可以指点你逃出去的路!”狄安娜公主对于这个建议有点踌躇。

 “你是不是在害怕什么呢?如果有怀疑的话,何不从窗户小小的细中,看一下里面的情形呢?”狄安娜公主提心吊胆的从窗户的细看向屋内,那里坐着一个微笑着的青年。

 “我是被魔王骗来,关在这房间里,为了等待有谁能经过这里,救我出去,已经等待了好多年了!如果你能把贴在窗户上的符咒撕掉的话,一定对你很有用的!”狄安娜公主考虑了一下,犹豫着要不要将窗户上的符咒撕下来。

 手触及符咒时…

 突然,霹啪霹啪霹啪!“唉呀!”一阵冲击撞向身体,狄安娜公主不由得抓住门边,两臂阵阵发麻。

 “没关系的!只是会有一点麻麻的感觉。不会伤害你的!马上就会恢复了!如果你是‮女处‬的话,符咒很快就能撕下来的!”符咒只是被撕下一点点。

 一听说“如果你是‮女处‬的话,符咒很快就会撕下来的!”狄安娜公主好像为了确认自己和魔王之间并末发生任何事,决定一把撕去符咒。

 主意既定,很快的抓起符咒,一把给撕了下来。

 霹啪!霹啪!霹啪!霹啪啪啪啪!电击贯穿全身。

 “哇!唉呀!唉呀!”狄安娜公主手抓着符咒,站着一动也不动!(太好了!我还是‮女处‬呢!和魔王之间并未发生任何事!)

 “谢谢你救了我,真是太感谢你了!”狄安娜公主睁开紧闭的双眼,看到眼前站着一位短发、五官端正的青年。

 “那么我来带你逃出去吧!”说完,拉斯托鲁向狄安娜公主伸出手。

 “…”狄安娜公主点头站了起来!

 “那么,走了!”拉斯托鲁牵起狄安娜公主的手,表情看起来,好像对这里的一切很知的样子,开始走出了长廊。

 虽然是如此复杂如宫般的走道,他却很简单的就找到了出路。

 几乎会让人误以为他原本就是居住在那里的主人呢!狄安娜公主在拉斯托鲁的带领下,一路的走着。

 不久,终于在转过数个弯之后的门前,拉斯托鲁停下了脚步。

 -----

 巴鲁多男以勇猛的英姿,飞翔在天际,从天空翩然降落。

 这里是拉哈妮魔女所在的摩帝斯岩谷区。到处是一片绵延不绝约荒凉岩群。

 在这岩谷的一角,正是魔女所住的巢

 在这渺无人烟的岩场路上,有一处小小的亭阁。

 巴鲁多男打开房子的门。

 “我还以为是谁来了呢!?原来是你呀!巴鲁多男!怎么啦?脸色这么的难看!”回头一着,拉哈妮说着。

 “拉哈妮!我的新娘是不是被施了魔法?”

 “什么事?”抬起丰腴的大腿。拉哈妮匀称的身材,裹着一件三角部位呈现锐角的黑色紧身、连身皮衣

 覆盖着档的小小黑色皮革,紧裹着曲线毕部及‮腿双‬之间的三角地带,十分的引人遐思。

 前的剪裁也很大胆,出丰部,沟若隐若现。

 “别假装你不知道!”目光锐利盯视着巴鲁多男说道。

 “稍安勿躁嘛!你再说清楚一点嘛!”

 “你知道的,对不对?特雷迪多伯爵的女儿被施以魔法的事!”拉哈妮大胆的盘腿坐了下来。

 “我还以为什么事呢!”拉哈妮眨着大眼与卷翘的睫,红轻启着。

 “为什么这么做。没道理这样嘛!马上把符咒解开!就是现在!”

 “唉呀!好可怕喔!如果是巴鲁多男的话,…做为魔女,自当为你效劳嘛!我只不过是受了她父亲的恳托…”希望别让她受到伤害“,就为她封印罢了!”把辫子解开,抬起头来,乌黑柔亮的秀发披散了下来。

 “虽然说是父亲的要求,…可是那种魔法是…只对魔界的人有效的魔法,根本对人类没有作用嘛!”

 “对!对!说”希望别让她受到伤害“,意思就是怕被魔鬼伤害吧!因为那父亲非常的挂心这件事,拜托我好久,所以才…”拉哈妮抬眼看着巴鲁多男,眼睛充满挑逗的意味。

 “好!算了!算了!反正快帮我解除封印就是!”“怎么搞的!讲话这么的没礼貌!我和你,谁也不欠谁的!所以我想怎么做,根本与你无关吧!?”

 “混蛋!你和我有什么过节吗?”巴鲁多男挥舞两手,坐立不安的来回走动着。

 “并没有呀!…”拉哈妮微笑的耸着肩。

 “那么,希望你马上把符咒解除!”

 “我并没有想为难你而使用魔法,但是我这人也可以谈条件、定契约的!”

 “混帐!你说什么”契约“?”巴鲁多男怒气冲冲的说。

 “如果呢!我可以帮你解除那个封印的话!?”拉哈妮意有所指的瞄着眼睛,好像在等待已鲁多男的回答般,紧盯着他。

 “真的吗!”拉哈妮丰房,看得出来在紧身衣之下,呼之出。

 “不过呢!你要仔细的听我说!”拉哈妮看着墙上满满陈列着各式各样药瓶的柜子。

 “什么事,你说说看!”巴鲁多男站定后问道。

 “如果你可以和我做的话,我就帮你解除符咒!”拉哈妮故意避开巴鲁多男的眼神说道。

 “什…什么?”巴鲁多男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这里的妖魔愈来愈少了,也没什么像样的男人啦。我差不多也到了适婚年龄,很想生个孩子。不过呢!结了婚又要侍候丈夫,我不想结婚,只想生孩子。”拉哈妮将闪烁的眼神重新拉回巴鲁多男的脸上。

 “唔…”巴鲁多男好像难以置信般的嗫嚅着。

 “你呀!虽然性格很差,不过长得还不错,看在以前情的份上,就给我个”种“吧!”拉哈妮断然的对巴鲁多男说道。

 “这样听起来,好像是很勉为其难的,不是吗?”

 “嗯…这件事嘛!…你呢!只不过是个小女生,就让你了方寸,真的…还有些幼稚呢!真像个孩子!如果要来当丈夫,确实是有点遗憾呢!”巴鲁多男听拉哈妮这么说,出一脸怅然的陷入沉思中。

 正如拉哈妮所言,巴鲁多男确实是为了人类的小女孩,大大的了方寸。

 “只不过,只做一次爱,就保证一定能生出小孩来吗?”

 “喔!这件事,你就大可放心了!我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话一说完,拉哈妮站起身来,从柜子中取出装有‮物药‬的褐色瓶子,递给了巴鲁多男。

 “什…什么呀!?”

 “这个是特别为强补气提炼的药!”就好像是一只机灵的猛豹般,先将瓶身靠近鼻子处仔细的闻闻看,真不愧是巴鲁多男。

 “这里头,究竟加了些什么呀?”

 “狼毒素中加入麝香、龙须、还有…”拉哈妮曲指数算着其中的成份…

 “啊!算了,反正喝下去就是了!喝完就…不过,你一定也会帮我解除‮女处‬的封印吧!”巴鲁多男接过拉哈妮递过来的瓶子。

 “我知道了啦!你对那个小姐还真是恋呀!”拉哈妮一说完…

 巴鲁多男打开瓶盖,很快的把瓶中的药一饮而尽。

 “那么,就开始准备罗!”拉哈妮站到巴鲁多男的面前,高、开岔的紧身皮衣“啪”的一声岔开两腿。

 ‮腿双‬之间被挤的小可怜样的顶端,完全展在巴鲁多男的面前。

 拉哈妮摆动着,故形骸的勾引着巴鲁多男。

 “嗯…帮我解开!”边说着,拉哈妮向前,发现皮衣的最尖端,女人的三角地带,有着小小的扣子。

 “嗯…在做什么呀!?”

 “唔…”拉哈妮款款摆着柳部彷佛很懊恼的扭动着。

 “约定好了!不是吗?到底怎么了嘛!?”口水,巴鲁多男的手伸向拉哈妮的下腹部。

 “对啦!就是这样嘛!”巴鲁多男的手指探向拉哈妮的‮腿双‬之间,把紧身皮衣的钮扣解了开来。

 啪!啪!三角地带的钮扣像弹开般解开之后,就看到那隐藏在茂密黑色体之下,漉漉的蓓蕾。

 “唔…唔…”拉哈妮好像跨骑着巴鲁多男般,股向着巴鲁多男,头低垂,两脚打开。

 “我那…里…已经…全…了!”拉哈妮把手指深入下体。

 “让你乐乐!”拉哈妮转着的眼伸,对巴鲁多男说着。

 “我全部都是你的!部、股,全都给你!把拉哈妮我给吃了吧!?”拉哈妮更剧烈的摆动着部,一边剥去自己身上的衣物。

 左右扭动着细

 “快点把你的那个,入我的股!”拉哈妮用手温柔的着巴鲁多男的分身,巴鲁多男的分身很快的精神奕奕立着。

 “知道了吗!?”

 “…”巴鲁多男沉默的点头。

 “解除封印的关键是…”

 “别急!简单的很呢!”因为拉哈妮要求从后面来,所以巴鲁多男从她的背部了上去。  m.zIKkXs.Com
上章 邪灵舂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