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冤狐情史 下章
第三回 公子赴黄泉
 诗云:壑深深比海天,血本既亏填不满,可怜前生莽帝王,今朝呜咽至黄泉。

 说话朱三公子和狸娘想尽千方百计,终捅破了厚膜儿,玉成好事。狸娘于那高昂处直喊:“亲亲公子爷,再进去些才好。”试想具乃父母给配的,大小由天而定,怎能说大便大说小便小呢!

 公子一忽儿听她喊了几遍,遂生起气来,竟攥拳入将去,那狸娘却又叫道:“慢慢的,恐过得去!”公子一听,便了怒气:“想她也是至诚之话,只恨自家本钱不争气!”复并四指抵进去又挖又掏。

 却听狸娘又道:“怎的又小了许多?公子爷,给我大物吃罢!”

 公子不敢应战,只管干活,心道:“亏她闭着眼儿,否则早就叫嚷开了。”

 狸娘渐觉疲乏,竟悠悠睡了,公子甚喜,收手歇下,拥丽人而眠。

 不想狸娘半夜醒来,想及和公子妙处,复又动了兴,乃被借月光视公子具,只见它萎萎缩缩好似刚出胎的小松鼠,遂奇道:“食指般大一个小东西,弄起来竟大如拳头,使我不得吃进!夫君既睡,我便自己弄弄,看她是怎的变成拳头的?”

 狸娘遂跨坐在公子大腿上,以手把公子软软具,拉它入自家牝户,及至牝户,狸娘又惊:小小一个儿,怎吃得下大物?怪哉!她遂以指扒拉牝户两边儿,往外翻了几翻,果见牝户开裂许多,心喜,复翻,又裂许多,且说她心里想那乐之事,手又不停地挖掏,未几,水便自户内溢出,牝户亦大张,好像开开和和咀嚼不止的嘴巴。狸娘又软物儿于户内,它偏不往里去,软如炖烂的猪,只管往外

 狸娘乃伏于公子身上,以自家暖烘烘牝户贴那软物并轻轻耸动,心道:或是冻了的缘故,我如今煨热它,看它怎的谢我?

 且说公子隐约觉着入梦,似有一玉面狐狸正哈着自家下物儿弄,只骇得他动也不敢动,生怕惊动狐狸,被它啃了自家具,怎的做得快活事儿。正惊惊间,却见自家物儿翘翘的,那玉面狐狸竟一口了!公子翻身而起,惊喊:“天!

 我的物儿哩?我的物儿哩?”狸娘猛地被她一掀,竟滚落到下,似伤了何处,哎哎地叫。

 公子惊醒,急摸下,只见具果是硬茬茬的,又觉它稀稀沥沥,连丛亦是打了的,正觉奇怪,突地自地上撅起一白白亮亮大物,似又至梦中,惊道:“你果是玉面狐狸么?”

 有诗有证:周公梦托有缘人,狐狸噬物惊落魂。可惜公子贪玉人,献她血还与命。

 且说狸娘自下爬起,听公子骤语,嗤嗤一笑,道:“公子,奴家乃狸娘也!

 甚么玉面狐狸,说来怪吓人的。”

 狸娘扶着沿想爬上来,公子见她月影里一身异常白亮,酥怀摇,腹下,更见牝户垂挂一帘幽工,晃晃闪闪,光彩夺目,即刻明白佳人晓自弄,却被自家惊掀落地,心里火飞舞,只觉惊了佳人雅兴,哪里记得适才惊魂梦,急急搂狸娘窄窄儿,至切的间:“伤着可心人儿否?”

 狸娘正拧眉皱脸,听他贴心言辞,急展颜浅笑,道:“恐拧了脚踝,不甚打紧,只这全身,又热又烫,乞夫君解杀火,才是最要紧的。”

 公子自上跃下,推狸娘爬于沿,匆匆具自后穿刺花心,只他物儿不够,堪堪入牝户三寸许,了几,狸娘大叫:“怎弄的,好象跳蚤儿在里一蹦一蹦的,反觉至极!”公子才知法儿新鲜不如行当实在,遂抱狸娘放于沿,将其‮腿双‬垂于地上,令她仰卧于,只将那热气盈盈肢升的牝户悉数拓将出来,他急具入耸,方堪堪煞了狸娘牝内急火。

 有诗为证:一帘幽雾垂问,公子恋玩命干。钻山打钎太短,仰牝户才如愿。

 且说公子狂五百余下,汩汩的光,具遂渐渐地蔫了,直急得狸娘哇哇喊:“公子爷,这才搔了几下,便歇气了,我便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公子正觉畅快间,陡地听得这等扫兴辞儿,便把脸沉下来扯得老长,额头热汗亦成了冷汗,心道:“这娘儿火大旺,恐我不是她对手。可她着实令人丢不下,怎办?”

 公子道一声:“也罢。”复并四指入牝户又捏又搅,至此,狸娘方又笑了起来,追:“公子爷,你那物儿又耍花样了;忽儿象把锥子,忽儿象个锤子,忽儿象个铀子,忽儿象个勺子,这忽儿又衣个多齿钉耙,抓得奴家心里受活,只是再抓进去才妙些!”公子撮着手指硬生生往里,也仅多进两三分左右,狸娘乐得叫魂:“爷爷答答,阿弥托佛,观音娘娘,是好受些!喔,怎地不抓了,这阵又成呆乌了?”

 公子手掌被她牝户卡着,怎的能动?公子只得把手略退一退,方才抓搅起来。

 足足扫了搅了约半个时辰,狸娘方哦哦叫喊着了。

 公子赤身体在下站立一阵,竟受了些风寒,乃铿铿的咳起来。狸娘虽也一丝不挂,但她心里热,全身发俱张还冒着热气儿。她自然‮体玉‬无。公子咳了一阵,竟抖起摆子。狸娘捂他热怀里,良久,公子才回复正常,公子感恩不已,道:“可人儿,我只道你生得绝世容颜。此时方知你还生得知热知暖心儿,我朱三算是跌进温柔福乡了。”

 且说公子和狸娘从此昼乐夜戈,征伐不歇。竟也如鱼得水。于飞共效。只那狸娘却如猫儿尝着了鱼腥味,时时着公子情,公子只得变着法儿今她乐。时久些,狸娘便知公子具实在一般,那许多极乐的滋味,俱是公子另出奇招做来的,她虽爱煞公子,却对他具甚不满意。每每睁大双眼祈求:“观音菩萨,如来佛祖,赐公子爷一个大物儿,奴家给你烧香礼拜。”公子具依然不大,狸娘当然未给佛祖烧香。

 一,狸娘小解,见圈栏内两头驴正媾,只见公驴下举着一又长物儿,哗哗地叫唤几声,急切爬上母驴后身,那大物便入将起来,只见大物入入进进,水如断头丝线跌落,狸娘先时看得心惊胆颤,暗道:“若人也有那样大物,不入死才怪!”及至看了一阵,心头火便呼呼燃起,见那大物下下及,狸娘似觉那大物正着她那牝户了,只觉户内水汪汪,亦如小便般淋淋而下,心道:“若真有这样大物上一,不知会乐成甚光景哩!”

 公驴入了约有三盏茶工夫,便耸耸的了,及它出大物,狸娘只见那蒜头样大身约有一倍,红红紫紫的,愈看愈爱,她便心生念:“若被它入上一回,即便丢了性命,恐办是快活无比的,那般长,若进我牝户,必是下下见底,下下实在。天!你也恁偏心了,为甚与我手指大个小东西!”

 她这一趟小解足足用了一个时辰。待她风急火燎赶至房中,又适朱三公子有事外出,她怔怔想驴长鞭,竟顺手抓萝卜迸自家牝户,一进一出将起来,初时觉得涩巴巴无甚乐趣,及至得了趣味,竟将萝卜连头都按了进去,只用手指掂着它摇,这番自竟达半个时辰,最后,狸娘叫着了,四仰八叉瘫睡在,及她想起萝卜,才知那妙物还在牝户里。可她牝已回复如初,只一道细儿,直憋得她乌嘴紫脸。直到公子回房,寻十大针钉在萝卜里,且摇且拉线头,才将那手腕大物取出。

 朱三公子笑她,她却冒火连天,道:“若你有个萝卜样家伙,我会受这活罪吗?”

 公子哑然无语。且说狸娘自见驴之大物,便想和大物来上一回,只可惜公子具尖尖细细,复不见长,每次俱入得她的很不是滋味。公子斥巨资请几位郎中配得几副硬药,服后见效甚微,只略略延了些时,那有甚么用?狸娘一心要的是大物,依她说来,虽不及驴鞭长,却也差不了多少。她谓公子道:“只要公子爷有尺把长杯口具,我这牝户便满满的,既便被那样物儿人上一回,十年不吃我都情愿!”

 公子恼了,乃道:“哪天我去剖条驴鞭来,美美地你一顿!”

 狸娘反而笑道:“你立时便去,我等着呢!”

 虽她心里极思大物,但于外人面,她却又是极规矩的。每无事,她便倚窗而望,痴痴的,脸上飞红云。原来,她自高处往街道上看,凡看到年轻美貌男儿,她便十二分留意他的档下,竟有个别男子且走且翘着物,把档撑得高高闪闪的,她便猜测人家具的长度,偶尔望得一个大物者,便窃窃地且笑且想:我且想他人我一回。就这么着,她便痴痴的在心里和人家行乐事,及至街道上没了那人杉儿,她还在偷着乐呵。公子不知她心里想甚,只道她天如此,也不追究。

 有诗为证:思有大物入,从有大物非她有。倚窗望见大物者,使在心里和她入。

 且说公子亦想将自已具弄大些,以博美人一乐。虽他每次都觉尽心尽力了,但狸娘却未得过真欢乐,公子便觉对她不住,忖道:若真有物大如驴者,我把狸娘送他白入一回,还与他银子。在他好友中,具至大者亦不过六寸而矣,和狸娘所说一尺把长差得太远,公子只得以萝卜黄瓜或其它类似物件替代入之。

 一,狸娘又至圈栏观公驴入母驴,此回,母驴似有些不乐意,乃别别扭扭桃。狸娘心里恼恨,遂将母驴拴于木桩上,手持牧鞭打它,驯了半晌,母驴方安静下来,伺公驴爬上母驴后背,那昂昂伟伟长物却入不进去,因母驴牝内干涩且末开裂。

 狸娘档里早是水如注,她一时兴起,遂以手捞自家水涂抹于母驴牝外,公驴大鞭竟入五寸余,狸娘见此法可行,复摸公驴物涂抹,公驴竟温顺地任她捏掳长物,狸娘见公驴甚,干脆双手把公驴长鞭反复套掳,玩耍良久,方牵入母驴牝内,心道:“这母驴真好福气!虽顿顿吃的是草,却也比我这天天山珍海味要强过许多。”

 有诗为证:丽人掳捏驴长鞭,便思长鞭入她眼。美味佳肴堆如山,不若母驴食草甜。因她入得,而我只得小物干。不若来生便做驴,受人骑来也心甘。

 且说狸娘自那次掳捏驴鞭成功后,她便时时至圈栏里协助公驴入母驴,把那长物耍后,狸娘便仔细研究起来,忖道:“驴这大物不仅长而,关键是顶端头外窿,外有几寸都无包皮裹着,该是它这物儿愈来愈长的源,想公子之物,头儿尖尖若针,定是皮儿太多,把那大头儿和长杆儿全箍里处了,若把它弄得也和驴那物儿差不离,想是比现在要大若许且长若许呢!”她想了无数回,又去驴圈里观察数回,复掏公子具察看,终认定公子器物细短之源在于包皮,遂心生大胆念头:既是那包皮多余,为甚不把那厌物割去呢?害得我永生不得快活。

 狸娘突然对医术热衷起来,窜掇公子给她买了几本医疗书籍,她便没头没脑地看,专捡那麻醉科及切割术看。公子不解其意,问她,她只说:“届时你便知晓。”

 且说狸娘且看书籍且准备各种器械及药品,房里摆得象个铺子一般。有时候公子沉睡后,她便掏公子具出来,手里拿把剪刀,比比又划划,或用刀尖挑挑公子具尖端挤成一团的皱皮儿,恨恨道:可恶的臭皮儿,早晚剪了你我方得快活。

 一公子午睡突醒,惊见狸娘以挟子挟他具,慌慌的,以手抚之道:“可心人儿,你神神秘秘的,到底要干甚么?”

 狸娘怪怪的一笑,道:“我要你快活哩!到时,你可得好好谢我,可别见了新人便忘了旧人。”

 公子听她说得认真,便信誓旦旦道:“既便是山崩地裂,我和你也不分离!”

 狸娘复提她具道:“一旦你一负了我,我便把这物儿剪短些,我不得快活,你也快活不得。她更是快活不得。”说着说着,狸娘兴又发,骑在公子身上一阵捣弄,终至于了那具,山摇地动般摇,海裂河摧般叫,直弄得两人疲力渴方罢。

 又过数月,狸娘自觉已有十分把握了,便对公子说道:“夫君,想你我自结成夫后,实也享了不少快乐日子,只我牝户愈来愈宽绰,而你之物儿又不见长,故偶有不匹配之处。我实舍夫君举案齐眉自头偕老,若少了之乐点缀,却是人生一大憾事,故我夜想法儿,令夫君大些。虽有私心,却是六分为了夫君。经我苦思冥想,终得一法可令夫君具既且长,只夫君须受些皮苦头,不知天君肯也不肯?”

 公子听她这一番言语,显是深思虑后才说出来的,公子被她一番苦心感动,只是觉得担心,乃道:“非我受不了皮苦处,只不知可人儿将用何法大我具?

 可否说来听听?”

 狸娘遂详细讲了她的想法。公子大惊失:“真乃夷匪所思!狸娘此举,真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此法断断不可为!”

 狸娘坚持道:“从来新事,俱是如此。只恐我剖了你,世间男儿便都要割的!

 夫君,此法定无疏滑,我已周密思村!若夫君性命有误,我亦不思独活。”

 好说歹说,公子只见不肯。又一,狸娘自窗前街下望,只见一红脸壮汉挑一担柴禾,步态轻松地行走,狸娘见那架捆甚是大,两捆约有五六百斤,心自叹道:“这男子力气恁大,恐是当今第一大力士,不知中物儿如何?”复望他下,只见衣袍宽大,瞧不甚清楚,只觉他际鼓鼓囊囊,似有许多内容,狸娘惊忖:该不是物儿又长又大,便盘于间了罢?若他只盘一圈,男子至少亦有二尺,天!二尺长东西,入得可真过瘾。待她眼再看时,那男子已消失了。

 狸娘一整天便想那挑柴汉子中究是何物?念念难忘,下午黄昏时节,狸娘眼也不眨盯那楼下街道,及至夜蔼蒙蒙历见那壮汉空着挑儿打此路过,狸娘自恨天老爷为何恁早便黑了,令她看不清壮汉下大物!晚间,狸娘又劝公子让她手术,公子还是不肯。

 翌清晨,狸娘早早倚窗向下望,末几,又见挑柴壮汉来也,复见他间若昨状,狸娘便动心了:想必定是件大物,若和他入入,谁期会怎样呢?

 一连数,狸娘俱见壮汉路过。及至第六壮汉打此路过时,狸娘假意不知,将茶水泼了壮汉一脸一身,壮汉抬头见一绝小娘子望她笑,他亦大嘴一裂,甚也没说,担柴去了。狸娘便切切地想:他望我笑哩,想是动心了罢!这夜里,狸娘又劝公子剖技皮,公子发狠道:“你既便要我性命,我便给与你,只那事儿是活受罪,将我阉了,我还活什么人!现今这物儿是缺小了些,但总比没有的好!”是晚,两人都多说几句,各自抠气扭头不理。

 次,狸娘从窗下抛一彩帕儿掉柴捆上。壮汉怔怔的不知咋办才好,狸娘红着脸儿自二楼下去,从柴禾上拿了彩帕,审视壮汉中物,似一圆柱状物自下上翻,间也似鳖了些什么,圆圆滚滚的。她看得心中暗喜,乃对男子追个万福,娇声道:“娘家耽搁公了!”

 壮汉道声“不妨事。”复挑柴禾去了。狸娘见他步履快捷,孔武有力,只间物儿不甚动,遂定定的想:一定是那大物无疑,恐用绳子系得紧,怕他出丑,唉,只怪奴家命苦,守着个花花面子样不中用的汉子!

 连续一月,狸娘得见挑柴壮汉,久之,她便想着和他的乐事儿,愈想愈恼恨公子:你自家不中用,我替你想法,你不从倒也罢了,还拿脸色与我,想我从你至今,甚时有过抉活,罢了,这苦日子过不得了!也罢!让我如此这般才好!

 且说狸娘心中焦渴一过一,对公子的愤恨却亦一狠过一。一晚,狸娘亲自下厨炒得几个小菜,再上馆里切了些卤,对公子说道:“公子恐忘了罢,今是我去年从你的日子,今晚可得好好庆贺一番!”

 公子己很久未见丽人欢笑了,遂尽心侍弄。狸娘做出若许柔情意状,哄得公子喝得大醉,她便兑麻醉药,用筷子技公子牙关灌将下去,复以麻醉药涂于公子具之上,把刀剪之类的磨得铮铮亮,在动手之前,狸娘自言自语道:“我对你也够仁义的了!若今番手术成功,你那物儿如了我愿,我俩便还是永久夫

 若不小心送了你命,我便寻那挑柴的大哥去。日子苦些不算甚,只要有得大物入!”言毕,狸娘便动手割那赘。一时弄得血浆飞。

 有诗为证:挑柴壮汉间鼓,她使暗忖乃大物,回家把酒醉公子,捣鼓捣鼓割赘。先道若你不幸死,我好寻那大物去!

 知公子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m.zIKkXs.Com
上章 冤狐情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