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紫色之月 下章
第二章 当夕阳西下时
 (1)

 绿意盎然的树叶在白天里,被温暖的阳光照的闪闪发亮的公园,夕阳西下时却是一对对恋人们谈情说爱的好地方。

 没错,夜晚的公园是恋人们最甜蜜的场所。

 在寒风刺骨的夜晚,公园里的椅子、草地边都可以听到阵阵苦恼的声音。

 其中之一的声音是从公园里的水池旁,一对情侣口中发出来的。

 “啊——和之,不要咬我的耳朵嘛!”住在附近的这位大二的学生名叫和之。正和同年级的京子互相的拥抱,不晓得热吻了多久了。

 沈醉在热吻中的京子自然的发出娇嗲声,和之便也很自然的把双移向京子的耳朵。接着又着耳垂,此时和之开始抚摸了京子的部。

 “啊…不要啦!”京子试着抵抗,终究还是屈服在和之的挑逗之中。

 在京子的反抗叫声下,和之隔着罩抚摸着早已突起的头。

 在京子的笑声当中,和之开始搔弄着京子的身体。

 “啊…啊…”接着,京子觉得自己快要融化了。和之的手开始抚摸着京子的膝盖、大腿,然后又缓缓的深入了裙底,此时的京子再也不抵抗。

 我们在公园里做吧,对于这种不可能的要求,京子本来会以“说不定大家正望向我们这边,和之不会感到不好意思吗?”的原因而反对。其实京子在这冰冷冷的草丛里,比在旅馆里的上还要容易有快

 所以和之每隔一个月,都会在这样的公园里半强迫的要求与京子做

 和之把手伸入裙子里开始抚摸着京子柔软的部。

 但是,不可以一下子就搔弄京子的私处。因为京子会马上感的无法抵抗高,而自动敞开‮腿双‬等待着和之。

 “啊啊…啊…”对于和之几度快要拨弄私处而又离开的行为,京子开始不由自主的起了

 “啊…你好坏喔…”挑逗多时,终于,和之用手拨开了京子的‮腿双‬。接着和之隔着内开始搔弄着京子的私处,京子兴奋的抖动着身体。

 “啊…啊…”被搔弄的私处所溢出来的爱已沾了内

 “京子你真感,内成这样了。”

 “讨厌啦…因为最近我们又不常在公园做嘛!”刚说完,京子就把手伸到和之的子。和之被以往害羞的京子这种举动给吓了一跳。

 ——我就说嘛,京子也是满的。

 和之就在心里想着的同时,便把嘴移向了京子。

 “啊…”灵活饶动的舌头吻着京子甜蜜的唾。在一阵热吻的同时,和之的手开始抚摸着京子的私处。

 此时京子的双手也没停着,开始从子里把和之的分身掏了出来紧紧的握着。

 ——哇!京子今天特别有两把刷子喔!

 京子被和之挑逗引发的快而提起了。不喜欢口的京子是能免则免,不过若用手紧握和之分身的方式还算是可以接受。

 不过今天是例外,在和之还没要求之前,京子大胆的触碰了和之的分身。

 ——如此大胆的反应让和之感到今天似乎会有意外的惊喜似的。

 …因为这是男人做里,最渴望得到的高

 和之带着渴望的心情,在心里直祈祷着能如愿以偿。就在这时候,和之感觉到自己起的分身被柔软而热呼呼的东西给包住了。

 这种触感竟是京子的口腔。

 ——啊…好喔…太了。

 京子用柔软的舌头亲着和之的分身。

 ——呀喝,紧紧的着…好喔!

 接着京子又用舌尖亲着,渐渐的移至前端感部位。

 ——啊…真舒服…夹得快要出来了…

 就在几乎快要出的同时?

 “啊!这样紧抓着把我弄痛了啦!”

 “喔?”和之双手紧抓着横坐在椅子上的京子。依偎在和之怀里的京子说着“和之,我想要!”便又开始烈的亲着。此时的和之被京子的这一句感的话,像是下石头般的惊讶。

 因为,此时的京子几乎整头都进了和之的下半身,正用她那柔软又灵活的舌头情的亲着和之的分身,也是有史以来让和之感到最的一次。

 接着,血气方刚的和之感受到了京子的渴望。

 ——京子的脸正在我的眼前。

 此时京子正用她那红涧的双向和之微笑着。

 ——那现在亲着他的到底是谁!?

 顿时,恐慌的和之慢慢地把视线移向自己的下半身。

 出现在他眼前的竟是一位绑着红缎带马尾的女孩。

 京子的发型是直的长发才对。

 “咦…呀啊!?”

 “你怎么了?和之,声音变得那么奇怪…”京子说完,看着吓得眼珠快要掉出来的和之,不让她也把视线往下看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

 沿着和之的视线,京子看着和之的腹部便吃了一惊。因为,她看到了一位不知名的女生正在亲着和之的…

 “啊!”京子恐慌的叫着便站了起来。

 此时的和之直盯着下面愣住了。那不知名的女子兴奋的紧抓着直亲着和之的分身。

 这位女子口的技巧简直让和之觉得全身快趐掉似的舒服。这是和之第一次亲身体验的快,而且这快正就发生在自己最感的部位。

 女子灵活的舌头继续亲着。像是糖般的亲着。并不是敷衍的移动,而是深深把和之的分身含在嘴里忽快忽慢的着。

 此时和之感觉到自己的快要断掉似的,啊…再也无法忍受高的快了…

 ——啊…我不行了,要出来了!

 无法克制兴奋快的和之,很自然的抱住那不知名女子的头部,终究还是在她的嘴里出来了。那女子很自然的全部都给喝了下去。

 那女子拿出手帕擦去溢出嘴角的体,一副高傲的姿态说道。

 “卑的老百姓,果然体的味道也只不过是如此!”听到这不知名女子的一番话,在一旁的和之与京子便愣住了。

 那女子看了看他们一眼,神清气的起了身便潇洒的离去了。

 (2)

 修司和以往一样拿着选台器时,令人惊奇的报导内容传入了耳里。电视画面正在播放晚间新闻,特派记者正急忙的报导着。

 “各位观众,这里就是最近盛传”口神秘女郎“所经常出现的公园。”修司拿着选台器入神的看着记者访问着附近居民。打在画面上的标题是“新新都市传说!?夜夜口的神秘女郎!”接下来的画面是回到棚内,请了几位评论家,从受害男子们的叙述来探讨问题。

 评论家说着∶“根据目击者的叙述,此神秘的女子的年纪差不多是高中生左右。听说口技巧无人能比,所以吸引了一些有这方面兴趣的男士在深夜里等待。”总之,到了深夜,这公园里会出现一位专门为男生们进行口的神秘女子。

 “最近好像经常出现一些奇怪的女生。”修司喃喃自语的拿着选台器转台了。

 ***

 “喂喂,你有没有看昨天的”晚间新闻快报“?”

 “看到了!报导里所说的公园不就是附近的那个公园吗?”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哥说今晚要和朋友一起到公园去一探究竟呢!”

 “不会吧,听你在鬼扯!”

 “真的,我没瞒你啦!”昨天的新闻报导内容,一大早就在班上传开来了。不只是男生,连班上的女生也与致的讨论着,让修司为女生的开放而震惊不已。虽然几度想避讳这感的话题,但是和同学说着说着又聊回昨晚的新闻内容。

 新闻报导里所提到的公园好像是附近的公园,也成为了大家争论的话题了。

 “早啊!高冈。”

 “你也早啊!森崎!”在走廊上和修司打招呼的是同年级的森崎夕贵。夕贵正是修司的梦中情人——宫本阿里纱的同班同学,而且是好的不得了的知己。

 和修司打过招呼之后,夕贵便趁着四下无人神秘兮兮的问道。

 “最近,你跟阿里纱怎么啦?”

 “你说什么?”修司被夕贵这么一句直接的话题给愣住了。

 其实,在那一天跟阿里纱打扫教室,在打扫后又受到阿里纱的惑…此时,修司的脑海里,想的全都是这些而一副难为情的样子。

 修司真的很喜欢阿里纱,而那天所发生的事应该是在梦里才会实现的,如今连修司自己也还不敢相信是真的。

 但是,经过那天早上的昏倒事件之后,阿里纱已经有四天没到学校上课了。

 ——那真的是阿里纱的第一次吗?

 邂逅后的隔天,修司因为很担心阿里纱而到她家接阿里纱一起上课。

 如果为了昨天和阿里纱邂逅的那场梦而感到不安,那也是只好认了。但是这并不是梦。隔天早上她还微笑的跟修司打招呼。总之,两人都偷尝了果。

 修司想着想着,突然转变成像了气的气球似的。

 经过那天之后,修司再也没遇见过阿里纱。请假的理由是感冒,原来女孩子的身体真的是那么的柔弱。修司正怀疑是否是自己那天的行为所造成的。

 ——下次我一定会温柔一点的。

 修司在心里狠狠的发了誓。再怎么说,这他是他的第一次嘛…不知不觉的那天温柔的景象又浮现在修司的脑海里。

 从阿里纱用她那双热情如火的眼睛看了修司,便开始了这段邂逅。

 那是有如成大人般的热吻。舌与舌之间的交流,嘴里参着对方爱的唾

 接着,阿里纱握着修司的分身,用她那樱桃小口热情的亲着。

 受惠的修司也很自然的亲着阿里纱的私处。

 正如阿里纱所希望的,修司舌头错的触碰着沾满爱的粉红色的私处裂

 直到修司英起的分身入阿里纱的私处时,才知道这是阿里纱的第一次。

 阿…里纱…

 情邂逅的回忆让修司的身体产生了极大的反应,修司的分身不知不觉的站了起来了。

 “高冈!?”站在一旁的夕贵对修司的反应,不可思议的大叫了起来。

 “对、对不起!”修司拼命努力的让身体冷静下来。

 但是,夕贵不但没有被吓到,而且继续了刚才的话题。

 “你到底跟阿里纱怎么啦?昨天我跟阿里纱通过电话了喔!不过谈到你时,她的反应有一点奇怪耶…”虽然夕贵是阿里纱的知己,但是这种绵绯恻赤的事情怎么可以轻易的就被看穿呢!

 修司一副没事的样子,便以一句“没事”回答了夕贵。

 此时学校的上课钟声也响了。

 从夕贵的表情里看得出来她想追究底的套修司的话,但是终究暂时放弃,转身回到教室去了。

 ——今天放学后,去探望她一下好了。

 修司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自己是正渐渐陷入危险陷阱的衰少年。

 (3)

 同一天的早上,喧嚣的电话声吵醒了宫本全家。

 就在天都还没亮的凌晨四点钟。

 “喂——这是宫本家。”接电话的是代替十左之门负责一切生活起居、兼管教阿里纱的龙胆。

 “早安,您们好…是的…是的…那里是晚上吧?…但是…这里现在是凌晨四点…什么?是这样的吗…您诡丘里拉大臣是吗?不过,这不问宫本主人的话是…您说什么…已经来了!?属、属下知道了…就如同您所说的…好的…反正人都已经来了…遵命…再见,请珍重。”挂断电话的龙胆,此时仍是一脸疲倦样。

 大大的深呼吸之后,感到背后好像有东西似的转过了身。

 “阿…阿里纱公主!?”睡眼惺忪,脸色发白的阿里纱像是患了梦避症似的,不理睬龙胆的招呼声又摇摇晃晃的走着。

 “阿里纱公主?”不管叫几声都没反应。

 自从那天的事件之后,阿里纱的身体情况一直是如此。

 所谓“那天的事件”——就是阿里纱和修司的初体验。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

 ——真的让她这么无法承受吗?

 阿里纱像是幽灵般的轻飘飘的走回房间去了。看着她的背影不让龙胆感到心疼。

 五天前阿里纱还不知道自己是血鬼。

 虽然是血鬼,丘里拉一族虽然和一般的血鬼不同,但是即使是取体也不会做出招惹其他人的行为…只不过是,这种型态的血鬼在少女时期是最难熬的。等到成年后便会自然的接受事实、适应身体的变化。

 虽然是这么说,要达到这么深厚的境界可是要有一番的功力才可以。

 加上阿里纱的母亲是日本人,对于丘里拉一族的事当然是不了解。算了,反正目前还没有人知道,就先别急着教她了。其实这一切的过失,身为管教阿里纱的龙胆也要负一半的责任。

 单纯的阿里纱不知道自己身体会有如此的变化,而和修司做出了这种事来。

 所以,当她了解一切情况后当然是震惊不已,就像现在一样,整个人像是去了魂似的。

 “阿里纱公主的事已经够我烦了,又接到那通电话,我快要疯了…”龙胆自言自语的抱怨着,又再度回房继续睡觉去了。

 ***

 阿里纱今天好像还是没打算要去上课,睡到快中午才起,无打采的吃着不算是中餐的早餐。一家之主的十左之门正在客厅里看着电视。

 就在龙胆帮阿里纱准备早餐的时候,十左之门便对他说道。

 “凌晨的时候有电话来是吧?”

 “是的,是古亚克路打来的。他说有件事想拜托十左之门主人…”

 “啥事?”

 “就是又有一位女孩子要投宿于此的事。”

 “女孩子?”

 “是的,她就是阿里纱公主的表姐,耶莉娜小姐…”当龙胆说到这里时,从餐桌那边传来一声高亢的声音。

 “你说的是耶莉娜!”刚才的声音是阿里纱冲泡红茶的声音。此时琥珀的红茶从杯子里溢了出来,阿里纱并无感觉的站了起来。

 五天以来生活起居过着像幽灵似的阿里纱,此时脸上的表情突然变红,那双带着怒火的瞳孔也开始为之一亮了起来。

 “阿里纱,发生了什么事!?”十左之门被阿里纱的表情给吓呆了。

 “…阿里纱公主不是跟耶莉娜小姐合不来吗…从小她们就是水火不容的死对头吧!”龙胆一脸困惑的表情解说着。

 耶莉娜是阿里纱叔父的女儿,和阿里纱同年的表姐。

 耶莉娜是道道地地的古亚克路族人。她老是以自己的道地血统引以为傲,所以从小就看不起混有其他血统的阿里纱。

 “如今,她也来日本留学了。听说和阿里纱就读一样的高中呢…目前是一个人住在饭店,但是长期住在饭店总是不方便,所以想寄住在我们这里…”

 “我绝对、绝对反对!我不要和那高傲、暴发户女郎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但是,阿里纱公主…”

 “我说不要就是不要!外公,不可以答应她!”

 “嗯——”看见十左之门正在犹豫,阿里纱开始采取撒娇攻势时,龙胆便说道∶“E罩杯的波霸喔!”龙胆和十左之门对看了一会儿。十左之门从脸上的表情说着。

 “好吧,反正二楼还有房间空着嘛…”

 “遵命,我今天会把房间整理干净的。”

 “外公!龙胆!”

 “阿里纱,你也为自己多想想,这是给你机会教育耶!”十左之门用手指轻轻的触碰着阿里纱B罩杯的部说着。

 “你这教父!”

 “教父!?我可不想被专门在黑漆漆的公园里寻找男人的小女生给冠上这名号喔!”

 “在黑漆漆的公园里寻找男人!?那又是怎么一回事啊!”十左之门便拿着报纸凑到阿里纱的面前说道。

 “就是这个新闻啊!”报纸上的标题是“惊悚!夜夜口的神秘女郎!只要你有胆,全套免费的感享受”另一方面的高冈修司已经从晚间新闻得知此事,而阿里纱却是刚收到此消息。

 “是你做的对不对!”阿里纱一边读着报纸里的内容,身体一边的颤抖着。

 “才不是我呢!我连到门口拿报纸的力气都没有,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嘛!”

 “那我就不知道罗!听说古亚克路一族的成年人是非常的的喔!”

 “你不可以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是吗?”十左之门还是一副怀疑的样子。

 那天和修司偷尝果的事的确是不记得了。但是,最近也是因为这突来的噩耗让阿里纱震惊的无法入眠,所以夜晚她的确是在家里。阿里纱愤怒的把报纸成了一团。

 “随便你怎么想啦,反正你根本不相信我,那我就把那”夜夜口的神秘女郎“揪出来给你看!”就这样你说一句我回一句,阿里纱愤怒的叫着便冲出了家门。

 ***

 不知道阿里纱的身体有没有好一点了…就在此时修司正走在往阿里纱家的路上准备要去探望她。

 突然,修司被一个很熟悉的背影给愣住了。

 “阿里纱?”阿里纱穿着便服,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出现在公园的门口。

 ——她在做什么?

 看她那个样子好像是在探测公园。

 她看起来精神不错。修司静静的靠近阿里纱的身边。

 “阿里纱!”

 “高冈是你啊,你来得正好!”“什么事?”

 “跟我一起进去,一个人搞不出什么名堂的。”

 “怎…怎么回事啊?”阿里纱挽着修司的手,一句话也不说的进入了公园里。

 这里是本社区里最宽广的公园,而且这里原先是要搭造森林的预备区,所以树木多的也可以玩躲猫猫了。尤其是到了夜晚,情侣们打情骂俏,互相爱抚,这里可是出了名的好地方。所以,只要情侣一多,在旁边多多少少也会有一些偷窥者。

 就因报导中说这里是夜夜口的神秘女郎经常出没的地方,所以引来了许多满脸渴望的单身男子。

 虽然天还没暗,但是单身女子在这种气氛下走在公园里变得更加危险了。

 “高冈,你听说过”夜夜口的神秘女郎“的事吧?”

 “听说了。”女孩子主动向男生打听“夜夜口的神秘女郎”的事,让修司羞怯的脸红了。

 此时,看着阿里纱的那红润的嘴让修司想起五天前的热吻。

 “高冈,你把书包按住那里干嘛!”

 “哈…哈哈…我想起…”阿里纱问着羞怯的不知所措的修司。

 “你说那件事啊!那已经是旧闻了就不要再提了。倒是希望那位夜夜口的神秘女郎早一天落网。”今天的阿里纱异如反常的,变成什么事都不太去计较了。

 之前的事已经够让阿里纱受够了。而耶莉娜要来的事更加让她像是个无头苍蝇一样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被过去的事情搞得闷闷不乐的,有什么办法…”

 “阿里纱?”修司听了,以为阿里纱说的是那天偷尝果的事而愣住了。

 两人似乎已经是情侣了,但是怎么不会想入非非,而且,两人都已经做过了,怎么连亲近的感觉都没有。

 说不定,从那事件开始才会变成真正的情侣…修司想着想着心里高兴了起来,此人的行为并不是很成

 但是看在阿里纱的眼里,死对头的耶莉娜突然造访日本,和“夜夜口的神秘女郎”事件一定有关连,此时,阿里纱的脑海里都是“夜夜口的神秘女郎”的疑问。

 阿里纱抓起了修司的手百盯着他瞧。

 “高冈,我一定要查出”夜夜口的神秘女郎“是谁,所以需要你的协助!”看着阿里纱那双大又亮的双眸,修司当然是欣然接受啦!

 接着阿里纱便高兴的说道∶“那我们现在就去!”***

 在阿里纱和修司决定一起到公园里一探究竟之前,三年级的学长相模一哉在回家途中经过公园时,停下了脚步。

 昨天正在温习功课的时候,稍微偷瞄了电视新闻,结果标题字幕竟然写着“夜夜口的神秘女郎”

 的确,话题中的地方就是现在所经过的中央公园,一哉永远记得。

 “久违了,可爱的地方…”上个月才刚和女朋友分手的一哉,从外面往公园里望去。

 “虽然说可以免费的享受全套优惠,不过如果神秘女子是又矮又肥又短,那真的送我也不要…”一哉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抱紧着手边的书包。

 “嗨——帅哥,要不要一起吃晚餐啊?”一哉回过头去,看到一位自己心目中理想类型的女孩。

 有着一头用红色缎带绑着马尾的女孩。

 “你…你是谁啊?”

 “是谁并不重要嘛!走啦,一起去吃晚餐吧!”这不知名的女孩挽着一哉的手臂,把自己的部贴紧着一哉的身体。

 “一起去吃晚餐…等、等一等!”一哉就这样的被半强迫的拉进了公园里。

 “我的名字叫做耶莉娜。”这位名叫做耶莉娜的女孩,把一哉带到公园里的草坪上坐下来了。

 “…这里是吃晚餐的地方吗?”一哉以为是要野餐,所以便把书包放下。而此时的耶莉娜便横坐着。

 “告诉你喔,我的晚餐可是很特别的喔!”在还来不及反应之下,耶莉娜的手开始伸向一哉的皮带。

 “你…你想做什么!?”

 “哎哟,吃晚餐啊!我说,帅哥你一定带了很多”好吃“的东西吧!”一哉并没有反抗。

 此时一哉心想这位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夜夜口的神秘女郎”吧!

 ——这么漂亮的女孩就是…不会吧!

 在一哉的想像中“夜夜口的神秘女郎”应该是个渴望男人的欧巴桑才对,真的不敢相信“夜夜口的神秘女郎”竟然真是个年轻美丽的高校生。

 当一哉正在为此事感到疑惑时,耶莉娜一如“往常”般的拉下了子拉炼,隔着内用指甲轻轻的触碰着一哉的分身。

 “比我想像中的丰盛嘛,帅哥!”当一哉的分身开始感的起时,耶莉娜高兴的把它掏了出来。

 耶莉娜开始亲着,接着一边握着一边把一哉的分身整个深深的入嘴里。

 这份温暖击倒了一哉的意识。耶莉娜接着又开始‮弄抚‬着,并用舌头亲吻着前端的裂处。

 就在被耶莉娜挑逗的同时,一哉的体逐渐的越积越多了。

 耶莉娜毫不犹豫的开始一股脑儿地着一哉。

 “啊…要出…”就在这一瞬间,很快的一哉便把体在耶莉娜的嘴里了。

 按照惯例,耶莉娜满心欢喜的把白浊的体一口给了下去。

 溢出嘴角的体用舌头干净,然后把目光移向还个不停的一哉。

 “你是我晚餐以来最浓最好吃的一位…”耶莉娜说着,便下内

 接着,整个人扑在一哉的身上。

 “你一定也想试吃我的餐点喔!”耶莉娜掀起了裙子,把私处移向一哉的眼前。

 耶莉娜用手指撑开溢满爱的私处。

 “想要对吧!”一哉便照着耶莉娜所说的话做了。

 一哉用舌头亲着耶莉娜的私处。看着耶莉娜溢出大量爱而变得黏稠的私处,便开始用舌尖着透明的爱,一哉顿时闻到雌特有的体香味。

 “啊…啊…”一边着溢出来的爱,一边轻咬着耶莉娜私处的感点。

 “好舒服喔…”耶莉娜不住的摇动着枝,身体不由自主的微抖着。

 “啊…啊…真的好舒服喔…”此时的耶莉娜再度的着一哉的分身。

 无法克制快的耶莉娜停止对一哉的爱抚,自动的把一哉的分身入了自己的私处里。

 “啊…你的好大喔…啊…好…”耶莉娜便陶醉的摇动着自己的

 全身半状态的耶莉娜,开始抚摸着自己部。

 “啊…”***

 另一方面,寻找“夜夜口的神秘女郎”的阿里纱和修司,在此时也进入公园里了,公园里比想像中的宽广,往前一直走,就有片苍郁的森林区。

 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夜夜口的神秘女郎”的传闻,最近来公园里的情侣减少了许多。

 “首先把目标锁定在女孩子身上!”阿里纱四处张望的寻找着。但是都是一些谈情说爱的情侣,根本没看见什么单身女子。

 修司小声的叫着阿里纱。

 “你看,那边隐隐约约有个女孩子的身影耶…”

 “在哪里在哪里!?”修司用手指着往摇晃着缎带的树木篱笆指去。

 “新闻报导说”夜夜口的神秘女郎“绑着红色的缎带…该不会就是…”阿里纱听了修司的话之后,便向树丛里走去了。

 接下来,他们看到的就是…

 “哇!”修司羞怯的红着脸大叫着。眼前竟然是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半女生,正仰躺在男生的身上情的摇动着。

 “啊啊啊…”修司被那女生抚摸着自己的部,陶醉于情里的行为给愣住了。

 ——也有这种仰躺姿势吗!?

 虽然修司看不到裙子里的真相,但是他确信那男孩的分身正在那女孩的私处烈的进出着。

 “啊…啊…我得受不了了…啊!”修司探知此情形之后便跑回去和阿里纱说明一切。阿里纱听了气愤的握起了拳头。

 ——阿里纱,你在生气什么!?

 就在此时,阿里纱便向篱芭方向飞奔过去。

 就在阿里纱飞奔过来的同时,这对情邂逅的男女也在这一瞬间达到了最高

 “要…要出来了…”

 “耶莉娜!”阿里纱站在上气不接下气的耶莉娜面前。

 ——阿里纱?他是你男朋友啊?

 修司看到这出乎意外的情形整个人都呆掉了,因为被阿里纱叫住的那女孩,一副没事的样子仰躺在那男生的身上,就是被入的样子…

 “耶莉娜,你在这里做什么!”

 “吃晚餐啊!”额头着汗的耶莉娜用手拨了拨浏海,表现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吃晚餐“!最近公园里引起的一阵动就是你的杰作!?”

 “你是说”夜夜口的神秘女郎“?她又是谁啊?我怎么可以跟她比。

 可不可以请你再说清楚一点?”

 “…你为什么会来日本我猜也猜得到。”

 “我?我足奉命到日本,以优秀干的秘书身份帮忙照顾国王那位低的么女啦!”说完,耶莉娜便又回复以往高傲的姿态“哈哈哈”的尖声笑着。

 ——但是,修司还是觉得耶莉娜的姿势很不雅观。

 当然,阿里纱也两脚大步站开,像是哼哈二将般的站在耶莉娜的面前也是不怎么好看。

 不过,最难为情也最不雅观的应该算是躺在耶莉娜下面的一哉吧…  m.ZikKXs.cOM
上章 紫色之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