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紫色之月 下章
第三章 夜晚偷亲
 (1)

 昨天,阿里纱在公园里与耶莉娜一番争执后,终究还是把她带回宫本家。

 因为阿里纱直觉认为耶莉娜就是“夜夜口的神秘女郎”为了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就只能出此下策了。

 和阿里纱一起回宫本家的耶莉娜,一副没事的坐在沙发上。

 而家中那位教父十左之门却说∶“E罩杯果然名不虚传。”十左之门从头到尾就这样高兴的说不出话来的笑着…

 自从耶莉娜搬到宫本家住已经有一个多月了。

 “你啊,还真的蛮适合过着这种平民的生活嘛!”阿里纱早上洗脸的时候,穿着同样校服的耶莉娜走进了浴室。

 镜子里的耶莉娜看也不看阿里纱,很自然的挤出洗面,看着镜子洗脸。

 这样的情况两人都习惯了,耶莉娜便继续的说着。

 “真是糟糕啊!这种卑平民的制服我是不怎么喜欢啦,但是龙胆说不穿是不行的,搞得我的部觉得好紧喔!”为了要展示自己的优点,耶莉娜捧着部对着阿里纱说。

 咄啪——这是阿里纱的容忍度极限的声音。

 阿里纱气得想海扁耶莉娜,此时又想起龙胆对她说的话。

 “阿里纱公主你要记住,我们费了千辛万苦才能来到日本留学。国王对你这最小的女儿也是非常的疼爱,所以如果你和耶莉娜之间只要有什么差错,可是要马上回家的喔!”这是龙胆对阿里纱每天反覆不断说的警告语。

 阿里纱非常了解龙胆话中的含意,记得那天最疼爱她的父王还真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送阿里纱出国呢!

 其实也不是讨厌自己的国家是古亚克路,只是想看看当时旅游的父亲与母亲所相遇的地方罢了。

 阿里纱想着当年母亲和父亲的相遇,说不定自己也可能会有这样的奇遇。

 但是到日本都已经过半年了,命运中的奇遇还是没出现。这和当初自己所想像的生活不一样。

 阿里纱想谈恋爱了,就算是一生的最后一次也好,真想要一个轰轰烈烈的爱情。

 以前睡觉前都听母亲说与父亲的浪漫爱情故事,所以阿里纱对于爱情也是有着边爱情的憧憬。

 所以,没碰到心爱的男生绝不回国!阿里纱在心里对自己发了这样的誓言。

 ——但是不光是跟我说,你也要多劝劝耶莉娜嘛,到底懂不懂啊,龙胆!

 目前让阿里纱最头痛的就是耶莉娜,虽然说是不同班级,但是要和耶莉娜每天到同一个学校上课,实在是令阿里纱讨厌到极点了。

 而且耶莉娜每天总是这里不好那里不好的抱怨着,叽叽歪歪的抱怨着教室太小间、桌子太小之类的话。

 最令她不可思议的是,大班级居然只有一位老师在教导,还说学校的营养午餐很难吃,每天都还要龙胆亲自帮她做便当。

 还说自己不是来念书的,所以老是缺席,既然读得这么辛苦干脆不要来学校嘛…阿里纱心里是这样想着。

 “你好了没啊,让一让!我想整理一下头发!我的房间没有浴室真是不方便啊!”“不习惯就快给我滚回家啊!你这高傲、暴发户女郎根本不适合住在这里不是吗!?”

 “嗯——也不尽然啦…我也可以藉此机会体验一下低平民的真实生活啊!

 对了,只要龙胆能对我的提议给予承诺的话,我就会马上回去罗!”耶莉娜对于龙胆的执着,真是强烈的令人招架不住。

 不要说耶莉娜了,连父王对他也是绝对的信任,不让阿里纱感到龙胆这家伙还真的有两把刷子。虽然说龙胆现在是身为阿里纱的贴身护卫兼老师,搞不好他正一步步的往国家财政方面发展也说不定。

 所以说,耶莉娜会想到事情的严重,而阿里纱却一点也没想到。

 当初耶莉娜进到宫本家的时候,耶莉娜要求由龙胆掌管家里的一切——这样的提议当场被龙胆给拒绝了。

 掌管耶莉娜家里一切——事实上是要他想成为叔父的助手之意味。

 不过,这些也许是耶莉娜自作主张所说出来的吧!龙胆一定也有感觉到其中的含意,所以才否决了耶莉娜准没错!

 但再怎么说,耶莉娜并没有打算要回去。

 耶莉娜耍赖在家里直到龙胆肯许下承诺为止,至少现在就是。

 “耶莉娜,你还不死心回家去啊?龙胆不是已经拒绝你了?”阿里纱转过身去对着耶莉娜叹了口气说着。

 “哈——笑死人了!龙胆是你父王指定教导你的贴身护卫,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不可以随便说不干就不干的耶!倒是你赶快滚回国王身边扮乖乖女,倒是可以完成我的心愿。”

 “不过,父王对龙胆是相当的信任,不是说换就换的。”

 “该怎么说呢?在其他诸侯的眼里只不过是照顾国王么女的生活以及教育的,再怎么称心如意也得不到任何地位不是吗?”

 “你是什么意思啊!”“咦,你不知道吗?就是保母啊!以前就算要当国王的管家,身份再怎么低也必须要有贵族身份。很可惜的,龙胆并不是贵族。”

 “…什么?”——真的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记得懂事以来龙胆就一直陪伴在阿里纱身边。以前认为这一切都是应该的,所以龙胆家里有几个人啦、父母亲住在哪里等等的问题都没想到。

 如此一想,以前在家里时,家里的婢女侍从只要一放假就回家乡或是有书信的来往。但是,龙胆好像都没有,从来没听他说过家里的事。

 阿里纱惊讶的自问自答着,在一旁的耶莉娜便嘲笑着说道∶“连自己的随从的底细都不知道,有你这种人啊,真是悲哀呀!”耶莉娜推开阿里纱,拿起梳子开始梳着头发。

 阿里纱不知道的事不只是这样而已,再深入的仔细想想,龙胆真正姓什么叫什么都不知道,阿里纱只知道他叫龙胆而已。

 就算不是贵族,也会有个姓名什么的啊!而他又为什么会以“龙胆”为名呢?这也是疑问之一。

 由于母亲是日本人,阿里纱对于识读汉字是很平常的事。但是龙胆的名字也是汉字,这点阿里纱一直都没有发觉到。

 “也许我真的…一点也不了解龙胆的底细?”说着说着阿里纱把枕头抱在前。

 今天早上被耶莉娜这么一说,整天都无法集中精神上课,脑筋里想的都是龙胆的事。

 连回到家里,阿里纱也心不在焉的吃完了饭就回房间去了。对着担心她的祖父和龙胆说“好像感冒了”的藉口。

 “耶莉娜…耶莉娜为什么知道?”也许应该要去打听一下才对。

 龙胆的出身以及真实姓名,究竟…

 所以,什么都不知道的她才会整天失魂落魄的。

 从小就在一起了,阿里纱打算要仔细了解。排行老么,也是混血儿的阿里纱是古亚克路王国的公主。身边的婢女侍从、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们可说是对她非常的关心。总归一句就是非常的溺爱。

 事实上,阿里纱并没有和父母亲在一起。

 因此,陪伴她的就是从小教导她的龙胆。加上打理一切事物及教导她,这些对于阿里纱来说,龙胆就像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兄长。

 “…去问父亲看看好了。”阿里纱看了看摆在头的闹钟。晚上十一点多了,时差六小时的古亚克路王国现在应该是傍晚了。打电话问一下不就真相大白了。

 阿里纱没有勇气去问龙胆本人,而且目前这种情况更是不敢,都在一起生活十年了,真的要跟他说“我想知道你的一切”实在是难以启齿。

 阿里纱起身走出房间。十左之门家里没有无线电话之类的文明电器。门口的走廊下摆了一个黑色电话。

 “喂——你应该知道吧?”就当阿里纱下楼梯的途中。

 无意间,耳边传来的是耶莉娜的声音,从距离龙胆房间,摆设电话差不多远的地方,从二楼的第五、六格楼梯就可以看见龙胆的房门,阿里纱便停下脚步躲了起来。

 “龙胆——”看见耶莉娜的背影,耶莉娜双手放在龙胆的肩上,撒娇的叫着龙胆。

 阿里纱第一次看见耶莉娜的这种姿态,龙胆那种困惑的表情,阿里纱也感同深受。

 就在那一瞬间,耶莉娜取下了龙胆的眼镜。接着,左手抱住龙胆的颈部并主动的亲吻着。

 ——啊!阿里纱惊讶的用手住嘴巴,这一幕实在是太令人惊讶了。从来都没想过会有这样的情形。

 原来耶莉娜对龙胆有兴趣…让阿里纱更感到惊讶的是,龙胆并没有反抗的接受了耶莉娜。

 而且,热吻的声传入了阿里纱耳里,阿里纱并没有继续看下去,而是上楼去了。回到房间,就在关门的同时,传来关门声。但是,耶莉娜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

 “搞什么嘛…”阿里纱关上房门,身体靠在门边,看到了不想看的东西,真是不可思议。

 最讨厌的耶莉娜居然跟龙胆有一腿…阿里纱想着想着便用手托着两颊。

 “奇怪了,我…我在哭什么啊!”说完,阿里纱的眼泪有如雨水般的溢了出来。

 阿里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而且,自己又这么讨厌龙胆,根本不喜欢他,怎么会哭呢?阿里纱回到上抱着枕头哭了起来。

 除了皇室家族以外,古亚克路人民混杂了许多国家的血统,所以,阿里纱认为龙胆是属于中国籍的古亚克路人民。

 比起什么都知道的耶莉娜,阿里纱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根本不知道要从何查起。阿里纱只知道他是从小领养的小孩以及龙胆这个名字。

 但是,父亲会领养龙胆,该不会是跟哪个女人偷偷生下的小孩吧?父亲常藉由离婚的理由环游世界。

 然后,每次藉着旅游时物下一位伴侣。父亲有四次离婚的案例,而阿里纱的母亲是第五位王妃。

 也就是说,前四次也都是环游世界认识的。如果往这方面着手一定会查出个什么头绪的。

 龙胆来到吉亚克路王国时,阿里纱刚出生。这么巧的事,难道父亲是和母亲结婚后才知道有龙胆这个人?

 这是对于龙胆身世最合理的说法,但是,不管是怎么样的结果,对于阿里纱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了,龙胆是讨人喜欢的。

 根据调查,龙胆接受和王子一样的教育环境,所以没什么不对…不对,他被指定为打理阿里纱生活一切以及教导的贴身保镖,对自己来说是有帮助的。

 父亲也曾经说过,聘用疑似私生子的龙胆,是因为他手上握有国王的弱点。

 国王的弟弟等以下还有五个人。在众兄弟姐妹当中,为了不让皇弟(耶莉娜的爸爸)影响到王位,故以打基础为原则,所以龙胆就成为大家利用的价值。

 因此耶莉娜为了完成心愿,想尽办法先从阿里纱身边的龙胆下手。

 虽然是同年龄,但是也会被互相比较,自己的条件比较好,但是大家还是比较疼爱阿里纱。

 纯正古亚克路贵族血统应该是会被大家所重视的,但是看到母亲是一般平民的阿里纱,却比自己受到,实在是无法忍受。

 所以,耶莉娜决定要把阿里纱身边的东西全部都要占为己有。

 “我说龙胆啊——”耶莉娜打从进入龙胆房间后,就不时这样的叫着。但是,都被龙胆给拒绝了。

 但是,今天是满月,古亚克路一族在每个月的满月这天是解放望的重要时候,不管是有多大的克制力,还是无法抵挡与生俱来的强烈望。

 龙胆打开了房间门,用“怎么又是你”的眼神斜看了耶莉娜一眼。此时耶莉娜的眼睛变成了红色。

 看着红宝石般明亮的眼睛,龙胆才如道耶莉娜变了。

 变成另一个人的耶莉娜,渴望的双开始说话了。

 “龙胆,你知不知道今天是满月耶!”当然知道,所以龙胆算到耶莉娜今晚会来找他。

 所以今天再怎么说也逃不出耶莉娜的手掌心。

 如今只有乖乖的束手就擒,忍受耶莉娜在走廊的扰。

 在这种场所不适合亲吻的,所以龙胆一副正经的拒绝了耶莉娜。

 这全部都被阿里纱那双精灵的眼睛看到了。

 接着,耶莉娜主动亲吻龙胆的动作又被阿里纱看见了。对于事事防着耶莉娜的阿里纱来说是个蛮讽刺的场面…龙胆很了解这种情况。

 在二楼的房间里,她突然醒了。

 阿里纱独自在房间里哭累便睡着了。这一切只有头的闹钟能体会到此时阿里纱的感受。

 夜晚,闹钟上的时针指着凌晨两点钟。

 阿里纱睁开了哭肿的双眼看着化妆台的镜子。

 “好奇怪的长相喔…”阿里纱惊叹着,心情还是一样难过,想仔细看看自己的模样,便走去浴室照镜子。

 深夜时分,原本热闹的宫本家又恢复了以往的宁静。

 从楼梯间传来了阿里纱下楼的脚步声。就在这时候…

 “啊啊…龙胆…”就是在下楼梯的途中,在应该不会有人在的阴暗的走廊上,传来阵阵的叫声。

 声音是从龙胆的房间传来的,阿里纱听着叫声,身体渐渐的热了起来,不会有错的,这的确是耶莉娜的声音,但这并不是谈话的声音,而是…

 ——啊…是…是他们在…

 当阿里纱听到这声音的时候,便往浴室的反方向——玄关飞奔了出去。

 (2)

 没想到,在不知不觉中竟跑到附近的河边来了,白天,这里常有小孩在玩足球、有人在遛狗和散步,但是现在是凌晨两点钟,根本没有人,只有潺潺的河声以及凄凉的风声罢了。

 阿里纱出来后坐在因夜的草地上,明亮又圆的月光映照在河面上。

 冷风吹来,映照在河面上的月亮被摇晃的水波弄得不清楚了,但是从外形就知道今天是——满月。

 满月。阿里纱心想也许是这个原因吧!从和修司那次邂逅以来——知道自己已是古亚克路族的成人而改变了面

 貌,阿里纱觉得自己的情绪一直呈现在不稳定状态下。加上耶莉娜来了之后生活被搞得七八糟的。

 “我已经无法忍受了…”阿里纱独自大声的发着,就在这个时候。

 “什么事让你无法忍受啦?”传来了一位男孩子的声音。在月光的映照下,长长的身影一步一步的往阿里纱接近。

 “谁…谁啊?”那男孩和龙胆的身高差不多。

 那男孩以和蔼的笑容看着阿里纱。他那浅咖啡的头发在月光的照下闪闪发着金光。

 身穿着黑色的礼服,从外表看似演奏家。

 阿里纱站了起来,向后退了几步。

 “晚安,你好,阿里纱。”那男孩向阿里纱打了个招呼。“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表情自然,一副不惧怕的阿里纱,不可思议的问着。

 “我对你的事可说是一清二楚呢!古亚克路王国的公主。”

 “啊…你怎么会知…”阿里纱以朴素的打扮来到日本,要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也只有十左之门和龙胆才对。

 就算是死夕贵和修司也一字都没提过自己的身份。

 外表和一般日本少女没两样的阿里纱,也从来没说过自己是混血儿的事。

 阿里纱对外宣称父母亲长期居住在国外,以归国侨胞的身份回到日本和祖父住在一起。

 那男孩继续微笑着,看着受宠若惊的阿里纱。

 “你的名字是宫本阿里纱。其实真正的名字是阿里纱。古亚克路。丘里拉。

 而且我还知道你是排行第十九位的么女。还有你的三围嘛…你相不相信让我抱一下就知道了?”话都还没说完,那男孩就抱住了阿里纱。

 “喂…你、你…给我放手啦!”

 “嗯——围是A罩…不,是B罩杯70对吧?围是…”

 “…喂!干什么嘛你,狼!”那男孩抚摸着阿里纱的部时,阿里纱狠狠的赏了那个男孩一个耳光。

 “好痛喔…差不多是80。不算是很有魅力的啦,要是围的话,我倒是可以帮助你加把劲呢!”那男孩说着,便用手着刚才被阿里纱打耳光的脸颊。

 “你是谁啊?从哪里来的?第一次见面就这样脚的,很令人讨厌你知不知道啊!你知道我的事这么多,我想你一定是古亚克路人对吧!?”此时阿里纱使出浑身解数,以自己是公主的身份傲慢的口气质问着。

 但是,面对着瞪大眼大声说话的阿里纱,在一旁的那男孩反而是保持着微笑。

 “你怎么把牙齿出来了呢?阿里纱!我也有跟你一样的牙齿喔!”说完,男孩便微笑着把牙齿了出来。的确,他真的也有对跟阿里纱一样的牙齿。

 “但是,你眼睛的颜色;…”

 “如果能运用自如,眼睛的颜色是可以随时改变的,这你不知道吗?”男孩说着说着,眼睛突然变成了红色。

 阿里纱不知道眼睛能够有这样千变万化的功能。至于要怎么变当然也不知道。

 自从阿里纱经过蜕变后,龙胆一直都没教她。

 说不定,这就是阿里纱情绪不稳定的原因。

 阿里纱的眼睛没有像那男孩一样红。

 也许阿里纱的眼睛是浅红紫,根本无法像男孩一样千变万化。

 “阿里纱?”此时阿里纱默默不语低着头。男孩便弯下看着阿里纱的脸。

 “你刚才在哭对不对?你看脸上还留有泪痕…”

 “我…”男孩用手擦拭了阿里纱眼角的泪痕。接着摸了摸脸颊,最后移动到下巴。

 男孩轻轻的把低着头的阿里纱的脸往上抬起。就在这时候,男孩就…

 “啊…”阿里纱感觉到被什么东西亲吻着。当她反应过来时,那男孩已把手搂着阿里纱的了。

 “啊…不要啦!”阿里纱反抗的躲开了。

 但是,又马上被搂在怀里的阿里纱,硬生生的被倒在草地上。

 “不要装了,阿里纱。你忘了今天是满月吗?难道你不会火焚身吗?

 让我好好的款待你吧!你可知道,最上等的就是同族群的体?”

 “不要…你给我放手…”阿里纱被男孩住了肩膀,动弹不得的头部使劲的左右摆动。

 男孩开始强吻着阿里纱,一边开始一切的爱抚动作。

 “啊…”没想到自己会发出叫声,阿里纱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

 阿里纱感觉到男孩灵活的舌头,让自己的身体内部好像有什么似的在蠢蠢动着。

 不…不…不行啦,我会变得很可怕的!

 就在这一瞬间,阿里纱背部感觉到有一股疼痛般的快

 “啊——”男孩的手欣起了裙子,慢慢的潜入阿里纱的大腿部位。

 河边的冷风吹起,男孩温暖的手让阿里纱陷入了困惑状态。

 此时男孩的手靠近了阿里纱的内

 男孩伸进内用手指抚摸着阿里纱的私处。

 “啊…啊…”阿里纱的私处此时已被男孩的挑逗给弄得润了。爱大量溢出来,没有时间去顾虑了。

 男孩的头贴近着阿里纱的头部微笑着,被爱的手指开始抚摸私处,不知不觉的,男孩感觉到自己的脸颊沾到了冷冷的东西,男孩抬起头竟然看到阿里纱正着眼泪。

 “不可以…不可以的…”阿里纱边叫喊着,边用手了脸颊。

 男孩终于知道阿里纱哭的原因了,那是因为身体感受到快的自然反应,但是,阿里纱还在哭。

 “你真是的…”男孩扶起了阿里纱,像是安慰小孩子般的摸着阿里纱的头,真没想到阿里纱会哭的这么厉害。

 “…对不起,我不会了!”说完,那男孩便起身站了起来。

 “啊?”男孩竟然可以用念力消除望,让阿里纱钦佩不已。便放下了着脸颊的双手。

 “请…请问…”

 “我忘了你才刚成年嘛!成年以后,身体和心理会有着像是电路一样紧紧的联系着。我的言行举止怎么又变得怪怪的。最近我老是这样,真不好意思。”阿里纱站了起来,男孩用手摸了摸阿里纱的头。

 “我比你多长了几岁,所以我知道哪一种是最好吃的东西,加上我的个性是等到成时再慢慢品尝的。”

 “什么意思?”阿里纱一边擦拭眼泪,一边抬起头听着男孩说着一大堆听不懂的话。

 再怎么说,阿里纱总算是逃过了最难为情的一劫。

 “对了,你到底是谁啊?”

 “你该不会真的不知道我是谁吧?”

 “我怎么会知道!突然冒出你这位要…强我的男人!”

 “是这样的啊,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原来如此,那我就自我介绍好了!”

 “也对,这样比较能理解喔!那我就好好的介绍我自己吧!”

 “自我介绍…自我介绍嘛…由我自己说也是可以啦,不过你不觉得用正式的问答方式比较恰当?”男孩被阿里纱这么一问便抱着胳膊碎碎念了一大堆。

 “这样好了,如果我告诉你的话,那你就要跟我做好不好?虽说今天是满月,但是理性是个令人讨厌的东西。况且我们才做一半就停了不是吗?所以尽量快一点,好让我快点找到下一位对像,我是想速战速决啦——”

 “什…什么…!你不要开口闭口就是那些心的思想好不好!”“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况且我们中途退场是蛮煞风景的耶!对了,阿里纱,你要不要顺便品尝一下我的”爱的果汁“?非常香脓可口喔!”说着说着,男孩把手放在拉炼上,一副准备拉下的样子。

 阿里纱看了,不知不觉的感到自己好像看到好吃的东西一样开始嘴馋了,就在这时候,男孩所说的身体和心理的电路,就在此时发生了作用。

 虽然并没有非分之想,但是阿里纱感觉到身体开始发热…

 无法克制冲动的望,让阿里纱的心不停的跳着。

 “我…我要回家了!”阿里纱正准备离开河边回家。

 “哼——真是可惜啊!”男孩做出一副可惜的表情说着。就当阿里纱正要转身回家的时候,听到男孩的嘲讽声,阿里纱感觉到自己被戏弄了。

 ——怎样,你不啊!变态!

 就在这双方搞得乌烟瘴气的情况下,阿里纱带着悔恨的心情回家了。

 阿里纱好不容易回到家了,但却把龙胆和耶莉娜的事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3)

 “啊…好舒服啊…”龙胆的房间里传出了耶莉娜的叫声。

 同时也听见耶莉娜的爱,兴奋的润声。

 耶莉娜刚才故意让阿里纱看见亲吻龙胆的景象后,强行闯入房里把龙胆倒在上,然后再掉了自己的衣服。

 然而现在耶莉娜敞开着‮腿双‬,让龙胆亲着自己的私处,是耶莉娜强迫龙胆亲私处的,真如耶莉娜所愿,龙胆乖乖的亲着私处。

 事情变成这样,与其说是望还不如说是服务的意味较强。

 “啊!啊…好热啊…那里!啊!”龙胆的舌头亲着私处的蓓蕾部分,使得耶莉娜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仙女般点燃发热着。

 龙胆着爱,舌头渐渐的往深处入,让耶莉娜兴奋的不由自主的摇晃着身体。

 “啊!我受不了了!啊!”温暖的舌头之后,接下来龙胆用手指进了耶莉娜的秘道里。

 “啊啊啊…”耶莉娜感觉到龙胆的手指在里面不停的旋转着,手指不停的振动着。

 “龙胆…我想要你的…”在这种情况下不用她说,龙胆也知道耶莉娜心里面想着什么。

 龙胆一句话也没说的拨开了耶莉娜的‮腿双‬。

 “啊啊…”龙胆慢慢的进了耶莉娜的私处里了。

 “用力一点…快!使尽你的全力!”龙胆慢慢的进出动着,耶莉娜感到无法望的叫喊着。

 龙胆了解到耶莉娜的需要,便开始烈的用力起来了。

 噗滋、噗滋、噗滋…此时耶莉娜的私处被兴奋的爱了,进出动时发出了的声音。

 “好舒服啊…啊啊…”耶莉娜感到兴奋而烈的摇晃着身体。从私处发出那的声音,也因高的起伏愈来愈大声了。

 “啊…再用力一点…用力一点…快一点才能让我感到舒服…对我暴点没关系

 的!”耶莉娜上气不接下气的恳求着龙胆。

 从一开始用命令口气的耶莉娜,此时却反过来恳求着龙胆。

 愈是烈,才能让耶莉娜感到兴奋。

 当然,善解人意的龙胆把耶莉娜放在自己的肩膀,在耶莉娜的身上,因为这样可以的更深,而感觉也是最容易达到高的姿势。

 “啊…好舒服喔…”耶莉娜的私处又开始溢出了大量的爱

 “啊啊…啊…”噗滋…噗滋…

 “耶莉娜小姐,有没有听到噗滋噗滋的声啊…”从挑逗、爱抚、做以来龙胆终于开口说话了。

 也许是因为都是耶莉娜的命令让龙胆无言的服从。而龙胆也知道此时的耶莉娜已兴奋的不能自主了。

 其实龙胆他是感到很兴奋的。

 “龙…龙胆…啊啊!”耶莉娜的兴奋叫声,龙胆却无动于衷。

 此时可以用蒸汽火车的声音来形容耶莉娜的息声。

 “啊啊…好舒服啊…啊…”噗滋!噗滋!噗滋!

 “啊…啊…舒服的不得了…再快一点…快一点!”的全身骨头快散掉似的耶莉娜,兴奋的叫着。

 “快照我的话去做!”

 “啊!”龙胆全神贯注的把坚的分身入,在不断摇晃身体的耶莉娜的私处内回转着、动着。

 此时耶莉娜兴奋的息声也急促了起来。

 “啊…好!就是这样!转动着…啊啊…龙胆…再用力一点…再暴一点没关系!深一点…深一点!”噗滋…噗滋…噗滋…

 “啊…啊…真不可思议,我感觉到热热的…好舒服喔…不行了…我受不了了!”耶莉娜说着说着开始抖动着身体。

 高的快已经达到了最高峰。

 但是龙胆的兴致却开始滚滚的沸腾着。

 龙胆已经不管耶莉娜是否承受的了,继续暴的移动着身体。

 “啊…龙…龙胆…”龙胆的举动让耶莉娜抱怨着,但神情却是一脸的恍惚。

 “啊…啊啊…”耶莉娜高叫声一句接着一句高扬了起来。

 今天是满月的缘故,所以不管做了几回合都感到无法足。

 “…耶莉娜小姐!”龙胆觉得自己快要出来而叫了起来。此时的耶莉娜也继续的呻着。

 “啊…啊…要出来了吗?要出来了吗?不可以…在里面太可惜了…要在我脸上!”就在叫喊的那一刹那,龙胆拔了出来。

 啪!出来了!就在龙胆拔出的同时,出来的白浊体部沿滴到耶莉娜的脸上。

 耶莉娜看了这样的情景,便赶紧的用嘴接住,取龙胆的体

 “好喝、好喝…”耶莉娜陶醉的提起了身体,用舌头亲着龙胆的分身。

 就当快喝完的时候,耶莉娜对龙胆的体产生了质疑。

 ——?

 耶莉娜突然间觉得,这体的味道和平常吃的不一样。

 耶莉娜对于古亚克路一族体的味道再识不过了。尤其是在满月的时候,更是能辨别的出来。

 只要是古亚克路一族的人民,不管是浓还是淡,味道应该都是一样的。

 但是今天却是最特别的一次。而且龙胆的味道不一样。

 ——这好像不是古亚克路一族人民的味道!?

 当然皇家血统的味道不是这样的,这味道好像是…!耶莉娜错愕的抬起了脸。

 “龙胆…你不是吉亚克路一族的子民对不对!”

 “!”龙胆听到耶莉娜的质问张开了眼。那双眼虽然看不出来有一丝依依不舍的眼神,但是在这样黑暗处还是没有变红。

 ——被我说中了吧!

 龙胆以往冷静的举动在此便开始心虚了起来,让耶莉娜对自己的判断力更有信心。

 “不说就是默认罗!”

 “…”面对着耶莉娜的询问,龙胆还是坚持不说话。说明白一点就是,一旦承认了一切就完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龙胆真的是个普通人类,耶莉娜想着想着,从嘴角出了的笑容。

 这个事实,不要说是国王和王妃了,连不知道古亚克路一族之事的阿里纱也根本完全都没发觉到。

 ——给我抓到把柄了。

 一想到有利于自己的小把柄,耶莉娜再也无法制止惊喜的笑容。

 此时,龙胆便有苦难言似的开口说话了。

 “耶莉娜小姐,可不可以拜托你,不要把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告诉阿里纱公主。”

 “好,我知道了。不过…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喔…是不是会有什么好处呢?”

 “…我知道您的意思。”龙胆看着好像挖到宝藏似的耶莉娜,便乖乖的答应了要求。  M.ZiKkxS.com
上章 紫色之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