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紫色之月 下章
第五章 恼人的新月夜
 (1)

 小女孩用着无忧无虑的笑容对着无父无母无亲朋好友的我说道。

 “你没有爸爸和妈妈吗?没关系,阿里纱当龙胆的家人。我要当你的爸爸妈妈和兄弟姐妹。”听到小女孩天其无的话,让我抑制了笑容说道。

 “阿里纱公主。如果你要当我的父亲,那就得和国王一样留着胡子喔!”

 “胡子?阿里纱讨厌胡子。那我不要当你的父亲了。那我要当沙巴沙。”

 “…阿里纱公主,沙巴沙是狗狗的名字耶?”没错。

 沙巴沙是阿里纱最心爱的一只‮狗母‬的名字。

 小女孩气涨的脸颊指着我说道。

 “听清楚喔!沙巴沙是阿里纱的家人。所以,龙胆所有的家人都是阿里纱一个人。懂了吧!”

 “好——我懂了。从今天开始阿里纱就是我的家人罗!”

 “很好!所以,龙胆…不再孤单了对不对?也不再是孤单一个人了对不对?”就这样,小女孩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

 这也许就是小公主善解人意的优点吧!

 ***

 接到从古亚克路王国寄来的阿里纱婚约候补者相片的龙胆和十左之门,不罗唆的隔天便迅速的打电话给国王问个究竟。

 为求真相必须出此下策。但是,巧遇到国王夫妇出国,所以无法得到合理的解释。

 如果能在告知阿里纱之前把真相查个清楚,是最好也不过了。

 “阿正这小子和阿里纱在学校的同年级的高冈,简直可以说是同一个人…怪怪…”为此问题想了多时的十左之门,最后决定让耶莉娜看看照片来商量大策。

 耶莉娜看了照片之后,便轻松的说道∶“这家伙不就是GULANATA男爵的孙子吗?”听了耶莉娜的解释,令龙胆和十左之门分外的吃惊。

 耶莉娜似乎对相片里的男生蛮了解的。

 “你认识这个人吗?耶莉娜小姐。”耶莉娜被龙胆这么一问,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回答说道∶“奇怪了,龙胆你不也认识他吗?”

 “要说就要追溯到当时男爵的次女嫁到日本来的那时候罗。而看这日本名字,不就是那次女所生的儿子吗?要来日本前,那孙子还正为”反祖现象“高兴呢!”该不会就是这家伙吧?…耶莉娜说道。

 古亚克路一族,如果无法摄取人类一定的体的话是无法生存的。

 不过,这是数百年前的事了。

 在以前,对古亚克路人来说,与人类互相取得体和爱是一种国民外,但是皇族是很少有这案例的。

 这是因为,同样是血浓烈的人互相结婚的话,会造成无法生育下一代的可能,所以为了避免这方面的危机,因此开始实施与他国的人共结连理。

 现在的古亚克路王国也就因为这个原因,变成了多国血混合的国家了。

 有着纯正的古亚克路一族的体质者,是有着长生不老的先天条件。

 而血越浓者,就有着当上国王的可能。

 也就是说,带有此优厚的条件者,就会被认定为皇室家族的一员。

 就算不是近亲结婚,听说也会有着“反祖现象”的能力。而有着此能力的子孙也是代表着整族群的名誉与安泰。

 而这种从以前所传下来的习俗,身为贵族的GULANATA男爵当然是为此而光荣罗!

 ——但是再怎么说,就是和阿里纱同年级的那位好朋友?他就是婚约候补者?

 怪怪…有好戏可看罗!

 耶莉娜对高冈的事一点也不清楚。

 因为以前对修司这个人并不是很注意,直到知道他是与阿里纱同校,由于同年级而不同班级,所以根本没机会接近罗!

 0此担醋嫦窒蟆沟墓叵担父吒孕匏尽故欠窈汀赴⒄?

 是同一人那就有待考证了。

 说到此类的稀有人种,会有双重人格的现象发生。

 而这种罕见的例子,其实听说GULANATA男爵也正为此事而感到束手无策。

 ***

 隔

 阿正和耶莉娜碰面,并非是偶然的。

 这是阿正第五次从宫本家门前经过,当然算不上是偶然相遇了。

 “咦,那位该不会是…”正打算要出门上学的耶莉娜,看见阿正便走近一步说道。

 “你是高冈修司?”那样的称呼方式阿正实在是不习惯。

 在古亚克路族人有觉醒的能力的过去的十七年里,阿正都是以高冈修司的身份成长过来的。

 是在大扫除的那晚和纱阿里纱发生关系之后,加上互相的结合才清醒过来的。

 可能就是从那天开始的。现在的他——是以阿正的身份来代表自己的存在。

 “叫我阿正吧!你们叫我阿正我会比较习惯。”阿正说着说着便搭起了正盘算着自己的耶莉娜的肩膀。

 “拜托,我的肩是你随便就可以搭的吗?”耶莉娜很凶的扯下了阿正的手。

 “…好痛啊!大臣们的掌上明珠不都是比较温柔娇贵的吗?”

 “是吗?这我就不知道别人是怎样啦?你大概还不知道我是谁吧?不过以男爵的孙子的身份程度啊,是没资格跟我说话的!”阿正简直不敢相信耶莉娜竟然会用这种态度跟他说话。

 你和阿里纱简直是天壤之别啊!

 阿里纱虽然是公主,但是她没有像你一样说话这么蛮横无理。

 那是因为阿里纱并不知道阿正是古亚克路人,也不知道他是父亲身边大臣的孙子,所以会这样罗!

 “喂——难道你不知道这是日本吗?”不管怎么说,耶莉娜还是摆着一副高傲的姿态。

 实在是没办法,阿正只好恭恭敬敬的对耶莉娜低下头说道。

 “耶莉娜小姐,您有需要我帮忙什么事吗?”不善于说些尊敬的言语是跟个性有关,我们就不要去追究了。

 听到阿正恭恭敬敬的态度,耶莉娜马上改变姿态的笑了。

 “需要帮忙的人是你吧?你不是来看阿里纱的吗?但是阿里纱现在被足了耶!听说是因为彻夜不归的关系。”耶莉娜说完,便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笑了。

 因为彻夜不归被足,应该就是指那天玩到早上才回家的事吧。

 阿正想起那天分手时,打算紧紧的抱住阿里纱的那个时候,第一次和阿里纱的贴身护卫龙胆第一次照面。

 当阿正看到龙胆的第一眼时,似乎感觉得出来——那家伙也喜欢着阿里纱。

 阿正这时才明白,阿里纱被足的用意是在为了不让她和自己见面的关系。

 ——那个嫉妒心强的男人,手段真是卑鄙。

 从和阿里纱的谈话当中来看,龙胆并没发觉到自己的感觉。

 不、不是没有发现,应该说是装做没这回事。

 所以,才会让阿里纱这么没有安全感。

 阿正心想,跟那无情的家伙比起来,为了阿里纱,可要好好的选择角色才是。

 高冈修司的人品,在宫本阿里纱的心里留下很好的印象。

 而阿正这角色也是一样好。

 起初,并没有想要刻意的塑造高冈的形象,但是就再一次的与阿里纱见面认识。

 以阿正的身份出现,的确是让阿里纱一见锺情。

 所以,一再地在阿里纱的家门口徘徊,才会被那说话刻薄的耶莉娜逮个正着。

 ——该不会是已经掉入了恋爱的情网当中了吧?

 阿正分析着自己的行为而感到可笑。

 在一不注意的时候,耶莉娜挽着了阿正的手。

 “哈罗,陪我散散步好吗?”

 “你说什么?”看着脸稍低下向上翻弄眼珠的耶莉娜,让阿正吓了一跳。

 阿正的手被耶莉娜在丰膛上。

 耶莉娜用那娇媚的眼神看着呆立不动的阿正,并开始轻咬着鲜红的双

 阿正想不到十七岁的耶莉娜竟然有着这股娇媚的举动。

 耶莉娜放开单手,便往阿正的部摸去。

 耶莉娜拍着牛仔的上方,用手指轻轻的滑过去。

 “喂…”耶莉娜娇媚的说着。

 自从阿正改变面貌以来,对于这种挑逗的场合是不想再看了。

 根本不受耶莉娜挑逗的影响,反而回瞪了耶莉娜一眼说道。

 “你对我有何企图啊!”阿正一副没事的样子对着耶莉娜问道。

 阿正的下半身根本没反应。

 这回让耶莉娜感到无趣。

 通常只要经耶莉娜这么一挑逗,只要是男人都会栽在她手上的才对。

 这男人怎么这么无趣…

 “她有哪一点值得你那么喜欢啊?”

 “至少她比你好上几百倍。”耶莉娜确实是一个有着人下半身的女人。

 但是如今已有了阿里纱,所以对于耶莉娜根本是没有感觉了。

 阿正对于耶莉娜的挑逗行为只能微笑了事。

 阿正的反应让耶莉娜感到非常的不高兴。

 “你的意思是说我比她还要差罗!好吧,既然你是这意思,那我到要看看你的身体有多猛罗!”

 “喂…你!”阿正被耶莉娜这么一拉扯而糊涂了。耶莉娜便说明自己的意愿。

 “我们上宾馆吧!”

 “你…”耶莉娜都下了战书了,阿正只好接受了。

 (2)

 纯的手势在白色的套装上不断的抚摸着。

 “啊啊…”起的头,耶莉娜不时的叫着。

 耶莉娜一度用口的方式让阿正达到高,但是照现在的情势看来好像是相反了。

 由于耶莉娜不喜欢上宾馆,所以选择了市中心旅馆。

 旅馆的侍从把耶莉娜他们引进到房间并退下之后,耶莉娜便挑逗的抱住了阿正,用她那樱桃小嘴亲吻了阿正。

 灵活饶动的舌头,在两人的接触之中继续亲吻着…接着,两人像是互相着口腔内的汁般的热吻,而暧昧叫也开始在房里传开了。

 阿正躺在上,耶莉娜等不及的拉下了拉炼,并从内里掏出了阿正的雄壮的象徵。

 接着耶莉娜便用嘴紧紧含着阿正。

 对于非常熟悉口的耶莉娜把阿正躺在上,在阿正达到高之前,她懂得如何让双方彼此都能达到高

 首先,耶莉娜要求阿正下她的内,掀起裙子,然后抚摸着私处的感地带。这一切动作都在她着阿正的分身同时,让耶莉娜的私处也开始润了。

 而阿正的手指也开始伸进了耶莉娜的秘道里。

 阿正的手指滑进了耶莉娜的秘道里,留着指甲的手指也开始在内处里搔动着。

 那种快让耶莉娜不时的抖动着身体,而爱也因此渐惭的溢满了出来。

 只有手指的挑逗是足不了耶莉娜的,她的双手接着深入罩里抚摸着自己的部。

 阿正发现到耶莉娜的这种行为,便把手指离了私处,下了耶莉娜的罩,开始感而起的头。

 “啊啊…!”紧紧的入嘴里,有时还用牙齿轻轻的含咬着。

 就在阿正的挑逗之间,耶莉娜的头就像是透的果实般的红润了起来。

 耶莉娜虽然感到有些疼痛,但是还是忍不住快息的叫着。

 阿正用舌头玩着耶莉娜的双峰。

 一下用嘴着一下用手玩着,让耶莉娜没有休息的馀地。

 “啊啊…啊…”在快的刺下,耶莉娜的私处也一直润着。

 也许是耶莉娜私处所溢出来的爱沾满了裙子。

 但是,对于现在的耶莉娜来说,再也没有任何事比快更重要了。

 耶莉娜激动的希望阿正那热热的,赶快进自己的私处里。

 耶莉娜渴望阿正暴的强自己…!

 这是,耶莉娜目前最希望的结果。

 “喂…玩够了吧?快把你的进我的…啊!”话都还没说完,耶莉娜的身体大大的振动了一下。

 阿正的手指又再度的进耶莉娜润的私处里。

 “啊…进去一点…啊…用力一点…手指已经足不了我…啊…”耶莉娜情不自的摇晃着说道。

 但是,阿正没有把耶莉娜的话听进去。

 阿正从一只手指增加到两只、三只,就是不肯照着耶莉娜的意愿把自己的分身进去。

 “你真行…小姐…你这里真是伸缩自如啊…我看拳头都可以放进去了。”放进四只手指的阿正欣喜的说道。

 阿正举起拳头,打算进耶莉娜的秘道里。

 “啊啊…”耶莉娜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迫感。

 耶莉娜感觉到私处已到极限的被迫撑开了。

 “啊…好…好痛啊…这样不行…”男人的拳头会让我吃不消的,耶莉娜一边息着一边说道。

 阿正看到耶莉娜的反应便立刻停止了拳头玩,接着把自己的分身进去。

 “啊——”耶莉娜被阿正的举动影响,开始高分贝的叫着。

 当然,这时她的脸上是充满欢喜的表情。

 “好舒服…好舒服啊…再进去一点…”阿正着耶莉娜的身体烈的晃动着。

 “再快一点…用力一点…”情的摇晃下,也跟着发出快要蹦掉的声音了。

 “啊啊啊…”两人都摇得很

 两人就这样一整夜都持续着。

 直到隔天早上,当耶莉娜醒起来时,发现自己是全的。

 而阿正就睡在旁边。

 这是除了龙胆以外第二个接触的男人,耶莉娜失神的看着阿正。

 但是,耶莉娜也尝到了美味的体

 属于普通人类的龙胆体味道很好,但是阿正确是格外的美味。

 不愧是古亚克路人的体较优良可口,特别是有着觉醒的特异功能。

 ——渲这伙如果让阿里纱独的话,那岂不是太浪费了。

 耶莉娜心想着便拿起边的电话,拨了通外线的“0”按键,然后再拨了通电话回宫本家。

 起初接电话的是龙胆。

 龙胆好像不知道耶莉娜已经出门。

 算啦!

 不管怎么刺他,从以前对于周遭的事从不关心也没兴趣的龙胆,就算是天蹋下来也只关心阿里纱的事。

 虽然明白龙胆的心理,但是耶莉娜还是一副不高兴的样子说道。

 “有什么事吗?耶莉娜小姐。”听得出来龙胆的口气似乎没有一丝的怀疑,耶莉娜便叫着阿里纱的名字。

 “阿里纱在吗?”

 “她在家。”

 “既然在家那就叫她听电话吧!”

 “耶莉娜小姐发生了什么事吗?”龙胆带着怀疑的表情,着电话听筒侧身叫着阿里纱来听电话。

 “有何贵干?”阿里纱一副不的说道。

 听到阿里纱这么不友善的口气,耶莉娜便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说道。

 “阿里纱,你的婚约者的做能力还真是不怎么样啊!”“什么?你在说什么啊?”说了这么多,阿里纱还是一头雾水,耶莉娜顿时才发觉到阿里纱尚未知道这一件事。

 ——只要把你搞烦我就大功告成啦!

 就当耶莉娜打算说出身边躺着那个男人的名字时,阿正也跟着醒了。

 “…搞什么啊…一大早就这么吵…”阿里纱好像听到电话旁边那位打着哈欠说话的男人声音。

 “咦?那不是阿正的声音,是阿正对不对?”

 “干嘛,打电话通报啊?”阿正尚未发觉到电话那头竟是阿里纱。

 耶莉娜不但没有挂电话反而把电话放在一旁,转身抱着阿正说道。

 “你昨天让我好啊!”耶莉娜边说着边用手弄着阿正的部。

 “你该不会还想要吧?”

 “你不要光说我啦…你先看你的那里…这样的英…”耶莉娜把手顺势的伸进被窝里,触摸着阿正。当然是起着罗!

 “笨蛋!刚起都是这样的嘛!”耶莉娜便用亲吻堵住阿正的嘴,然后开始抚摸着阿正的英的分身。

 这时,阿正分身的前端开始分泌出黏

 “快出来了…”

 “出来没关系,我会一滴不漏的喝下去的。”说完,耶莉娜便把脸移向阿正的分身。

 “啊…”阿正的黏沾满了耶莉娜的脸,然后便用嘴着阿正的分身。经过耶莉娜舌头的挑逗,让阿正开始有的感觉而抱住了耶莉娜的头部。

 “啊!”就这样的,阿正便把体在耶莉娜的嘴里。

 “嗯…真不赖…早上的第一泡真是可口…”耶莉娜一边着嘴边的体,一边足的微笑说道。

 “你知道刚才电话里的人是谁吗?”

 “你不说我倒忘了,你电话好像没挂断是吗?”

 “是的。”这时耶莉娜拿起了电话,瞄着正在穿着内的阿正说道。

 “阿里纱啊!”“你说什么?”这时阿正停下了所有的动作,不可思议的看着耶莉娜。

 “刚才的是阿里纱啊!她好像已经听出来你的声音了耶!”耶莉娜咯咯的笑着。

 而阿正这时是一脸的茫然样。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阿正迅速的把耶莉娜手上的电话给抢了过来。但是,却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她已经挂断了啦!”耶莉娜看到阿正的反应,一边无情的解说着,一边把电话放回了原位。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是在教她认清自己的身份啊!我实在是看不惯,她老是生长在被过度保护的环境下长大,结果什么事都不知道…”

 “你为什么要这样…”

 “我厌恶从小就受保护的她,这就是我不喜欢她的原因。不过,你不是也过了吗?我是为了要让阿里纱对你起反感才出此下策的。对了,你的体味道嘛…我永远不会忘记…太美味了!”听到耶莉娜一五一十的说出自己的阴谋,阿正便大力的推开了她。

 “——你下!”

 “哎哟,是吗?这不就是古亚克路人的本质吗?忠实望与做的快活的宗旨…错了吗?”听到耶莉娜的回话,让阿正想不出理由再骂回去了。

 (3)

 耶莉娜回到宫本家已经是接近傍晚的时刻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啊,耶莉娜。”阿里纱气呼呼的连门都没有敲,就闯入了耶莉娜的房里。

 “我想干嘛?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说阿正是我的婚约者是什么意思?而且你不是已经有龙胆了?”耶莉娜看到阿里纱气得怒发冲冠,鼻孔冒烟的滑稽样实在是很可笑。

 无知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啊!

 “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你在说什么?”

 “所有的经过啊!我觉得无知得很可笑。阿正是国王帮你决定的婚约候补者,这大家都知道的事你不知道吗?”

 “婚约候补者!?这是怎么一回事!?”看到阿里纱吃惊的样子,不令耶莉娜感到很可笑。

 “小笨蛋,难道你不知道那个婚约者就是那个跟你同年级的高冈吗?”

 “你说什么!?”——高冈?

 你说的是修、修司吗?修司…阿正…阿正?但是…不会吧?

 阿里纱无法相信耶莉娜所说的事而大叫着。

 “你…你不要讲!”

 “我才没有讲咧!而且你们还是同属一个游泳部的学员不是吗?真是丢脸啊!吉亚克路人不是不容易被看透的吗?而且还是公主耶?阿正的事就不管他了,倒是龙胆的事…”

 “什么龙胆的事…?”阿里纱一听到龙胆的名字,心中不昂的鼓动了起来。

 耶莉娜骄傲自大的狂笑着。

 “你对龙胆的事一概不知吧?那就由我来告诉你吧!”阿里纱感觉到好像有东西卡在喉咙里似的。

 我想知道身边最亲近的龙胆的一切…

 阿里纱在心里呐喊着。而此时的耶莉娜骄傲自大地笑着对阿里纱说道。

 “你的龙胆啊…是个普通人类耶!”

 “什么?你说什么?”耶莉娜毫不修饰说出来的话,让阿里纱惊讶的连说话都带有微微的颤抖声音。

 普通的人类…

 普通的人类…

 你说龙胆是…

 “我就再告诉你一次吧!龙胆不是古亚克路人,是个道道地地的人类,人类啊!所以,你们没有受到王族的压力。你也真是的,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竟然没发现到?”

 “这…这不是真的…”听到这些无法接受的事实,阿里纱从耶莉娜的房间里冲了出来。

 就当阿里纱冲出来时,在走廊撞见了上楼来叫大家吃饭的龙胆。

 “阿里纱公主,晚饭准备好了喔…”

 “龙胆…”龙胆看到阿里纱伤心的样子,于是就伸出双手扶住阿里纱的肩膀。

 龙胆的双手快要触碰到阿里纱的肩膀时,阿里纱却惊慌的往后退了一步。

 “阿里纱公主?”

 “耶莉娜说你不是古亚克路人,是真的吗?”虽然龙胆知道总有一天会被问到这件事。但是,被阿里纱这么一问还是让龙胆感到无限的冲击。

 阿里纱全身颤抖着对龙胆说道。

 “龙胆,耶莉娜是在说谎,对不对…”阿里纱希望从龙胆口中能得到“是的”一句话。

 虽然阿里纱心中是这样期盼着…

 但是…

 “是的,我并不是吉亚克路人…”龙胆用低沈的嗓子回答说道。

 “阿里纱公主!?”听到龙胆的回答,阿里纱推开龙胆冲出了家门。

 “发生了什么事啊?”听到走廊一阵动的十左之门从客厅走了出来。

 “十左之门主人,这里就先交给你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晚饭咧?”龙胆把围裙递给了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十左之门之后,便冲出门去追阿里纱了。

 ***

 “…我就知道你在这里。”龙胆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对背对着自己的阿里纱说道。

 离家里不远的河边,发现阿里纱蹲在那里。

 龙胆之所以能马上找到阿里纱,那是因为每当闹意见的时候,阿里纱都会跑到这里来。

 每当阿里纱冲出家门时,龙胆大概就猜得出来阿里纱会到这里来。

 阿里纱觉得自己并不是在龙胆的真心照顾下长大的。

 而是在国王与王妃的呵护下长大的。

 但是,身边的人并不完全都是好人。从一个普通的人类晋级到王妃和国王所生下来的阿里纱,周围还是有些人和耶莉娜一样唾弃着她。

 或许阿里纱的童年就是在这些阴影下长大的。但是,她为了不让父母亲担心,所以经常躲在庭院里的大树下或是角落,缩着身体独自哭泣着。

 “阿里纱公主…”听到龙胆的呼喊声,阿里纱泪满面的转身抬头看着龙胆。

 “龙胆…龙胆…你现在还是孤单一人吗?”面对从后面追过来的龙胆,阿里纱和小时候一样哭着哭着便把整个身体扑同龙胆的前。

 当阿里纱听到龙胆说自己不是吉亚克路人的那一刻起,她发觉自己无法接受事实的身体不时颤抖着。

 这比听到高冈和阿正是同一人还要震惊不已。

 她感觉到自己现在的际遇就和龙胆一样,感觉彼此拉近了距离。

 并不是讨厌龙胆…

 但是又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

 喜欢一个人,应该会是心跳加速,甚至于心痛才对。

 龙胆用手拨了拨阿里纱脸上被泪水沾而黏在脸上的头发。阿里纱最喜欢龙胆用那双修长的大手抚摸着她的小脸蛋了。

 从小到大每次阿里纱哭的时候,龙胆都会这样摸着她的脸。

 以前在古亚克路王国的时候,不仅有父母亲的照顾,同时身边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也是对她如此的疼爱。

 但是,阿里纱总是觉得很寂寞。

 或许是因为知道自己是混血儿缘故吧!如果妈妈再多生几个兄弟姐妹或许就不会感到这么孤单了。

 阿里纱和其他兄弟姐妹不一样,因为阿里纱是同父异母的独生女。

 而这从小的孤单感一直深藏在阿里纱的内心深处。

 而这种孤单的感觉也只有龙胆能体会。

 所以,当龙胆说自己是孤儿时,阿里纱便大方的说自己要当龙胆的家人。

 小的时候,阿里纱就是这样与龙胆约定的。而龙胆当时听了笑着答应了天真无的阿里纱。

 阿里纱还记得,小时候第一次见到龙胆时,因为觉得他很可怕而躲在母亲的身后迟迟不肯出来。

 但是,当她牵着冷酷的龙胆的手时,却意外的感到无限的温暖。

 当阿里纱紧握他的手时,龙胆他跟着紧握着阿里纱的手。

 当时阿里纱高兴的不得了,真希望永远停留在此刻。

 但是…

 当她知道自己是吉亚克路人的时候,这一切的幸福感觉都变了。

 好想回到当时那种无忧无虑,快乐无比的情景啊…龙胆就像和风一样,拨开了浏海亲吻着阿里纱的额头。

 “不哭才是我的小乖乖!”龙胆就像以前一样,用着亲切的口吻安慰着阿里纱。

 但是,额头这么一吻,接着…

 龙胆亲着阿里纱脸上的泪水。

 接着,便慢慢的移向阿里纱的双

 好柔软的触感。

 然后,阿里纱又感觉到龙胆的舌头深入了自己的嘴里。

 龙胆的舌头沾着阿里纱的泪水,留下那略带有咸味之吻便又离开了。

 阿里纱对于龙胆的行为感到震惊而抬头望着龙胆。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这不像是一般家人的亲吻…

 虽然阿里纱想说出来,但话到了喉咙又了回去。

 “…”龙胆一字都没有回答。

 不,应该说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龙胆连想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这样的行为出现。

 阿里纱带着恐慌焦虑的口气对着龙胆说道。

 “龙胆你不是喜欢耶莉娜吗?你不是也很讨厌我吗?你一定觉得我是个累赘对吧?”

 “…是谁跟你这么说的啊?”

 “是耶莉娜,她告诉我很多事。你不是古亚克路人也是她告诉我的。耶莉娜比我更了解你耶!所以我才…”——我好伤心…我好悔恨。

 阿里纱心里想着,对于龙胆的一切自己居然不知道…

 想着想着,阿里纱便恍然大悟。

 我…为什么会有那样的举动?

 因为龙胆是我的家人?

 不,绝对不是这样的。绝对不是…我对龙胆的感觉比家人更热情…

 突然的想法,使阿里纱对自己的一切行为感到震惊不已。

 这震惊是更加情的,阿里纱想把这感觉说出来。

 “阿里纱公主…?”

 “龙…龙胆…我…喜欢你。我喜欢你,龙胆…”龙胆听到阿里纱的回答时,惊讶的张大了双眼。

 龙胆怎么也没想到这句话会从阿里纱的口中说出的。然后,在阿里纱的告白之后,龙胆叹着口气说道。

 “…阿里纱公主。有些话非说不可,就是我的出身,以及来到古亚克路王国的目的…”龙胆并没有回答阿里纱的问题,却一边皱着眉头,一边静静的开始诉说着自己的过去。  M.zIKkXs.Com
上章 紫色之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