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精灵异境 下章
第九章
 “啊…不要…”吉原晴美说着扭动着身体。

 在伏石学园女子宿舍,所谓的宿舍…并不是像以前那样给人很老旧的印象。

 宿舍里的一个房间几乎都超过七坪大,而浴室及厕所也都是各房间的标准配备,阶级越高的房间里甚至连冷气及空气清净机也都配备完全。

 要说是宿舍不如说是附带餐点的个人公寓比较符合。当然,只要拿到许可也可外宿,也有可能会有人住进来。但住宿过夜的规定是只限于同是伏石学园的学生才可以。利用这种规则,吉原晴美在同是宣传委员的八角羽衣那里住宿过夜。

 她是奈乃羽的直属上司和吉原的同班同学。

 从精灵使者们开始聚集在市中心开始,就是吉原不幸的延续。

 不但被不良少年们抓去轮,在公园里被谜样的男子强…就连昨天,在一个人居住的公寓里也被谜样的男人们闯入轮

 男人们你一言我一句的说着“我来做!”

 “不,我先来!”合力抢夺侵犯吉原的身体…然后当地的警备团也闯入公寓,现场一片混乱。如此一来,也就造成了吉原不能再待在公寓里,只好搬到羽衣住的地方…

 但没想到竟然会被羽衣胁迫。

 “呜…羽衣、住手…”

 “唉呀,虽然这么说…”在扭动身体的吉原的感地带,羽衣用舌头责备着。

 “你有着这么的味道,又深锁着眉头到我这里来…怎么会说是我弄错了呢?”说着将手指埋进吉原的股间,由那隙之中,昨天被轮所残留下来的、白色混浊的体溢了出来。

 的确…也许真的有些的味道,吉原在遭到轮之后,就这么的来到这里,所以当然还留有那种味道…

 但是,言语上虽然抵抗但内心深处却一点也不抵抗,使得羽衣更加的确信。

 一面责备着由朋友转变成为恋人的吉原…羽衣一边思考着…

 (袭击这孩子的好像几乎都是“放弃派”的人,要是成为我的人的话,今后得警告他们不准再出手了…)

 再深入的想…

 (说起来最近好像有一些仗着新势力之名的家伙们,好像是叫做“支配派”什么的…难道,他们明知“融合之”的事情却还…)

 ----

 “哇哈哈哈哈!真是太弱了、太弱了!”鲁希塔诺的大笑声回着,在倒下的男人头上,施加足以粉碎头盖骨的力量用力的踩着。

 “呜…啊啊…”男人不住悲鸣了起来。

 “主…主人…”早已倒下的米夏抓住了鲁希塔诺的脚。

 “别…别再…欺负主人…”

 “啊?”看着抓住自己脚踝的“光”之精灵,鲁希塔诺浮现残酷的笑容。

 “真好呐,为了亲爱的主人而想用身体护主吗?真教人动容呐!”喀!

 鲁希塔诺将米夏踢了出去。

 “…米夏!”看着被踢飞出去的精灵,男人…高真一悲痛的叫喊着。

 “快…快逃…主…主…人”鲁希塔诺以危险的目光凝视着仍想要保护高的米夏。

 “你那么想要先死吗?那么我就达成你的愿望由你先开始…”

 “什么叫做由你先开始吧!”咚喀!

 突然的冲击使鲁希塔诺没能来得及反应的飞了出去——

 在跌成大字形状的鲁希塔诺面前,站着一位叉着双臂的刚强少女。

 “…真是的,我的视线才刚离开一下马上就变成这样!”少女…真琴显得极为生气。

 “喂…喂,真琴,你为什么生气啊?这些家伙们是敌方势力耶?既然是敌人当然要打倒…”鲁希塔诺忙着解释。

 但是真琴一句也不听他说。

 “所以呢…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我会加入”支配派“完全是为了防止融合之!并不是为了要打倒敌人!我不是早就说过我最讨厌暴力的吗!”踩踩踩!

 真琴一面吼着一面踹鲁希塔诺,显然她的说法与做法有些许矛盾的地方,但在场的人似乎都没注意到这一点。

 “痛、好痛…可是,真琴!我杀敌人到底哪里错了嘛!?”听到鲁希塔诺仍不停的解释,真琴的攻击倏然停止。

 “鲁希塔诺…”

 “你…你想通了吗?真琴?”以感激的口吻说着的鲁希塔诺站了起来,真琴则以从未有过的冷淡口气背过身来说着。

 “你要是真听不懂我说的话就滚回精灵界好了!我们解除契约!”

 “怎么这样?在我们订契约那天那火烧般的热情又怎么说?”

 “那是你的错觉吧?”面对态度极为冷淡的真琴,鲁希塔诺屈服了。

 “对不起,真琴,我会好好反省的。”真是的…真琴叹了一口气。鲁希塔诺所谓的反省,光这个礼拜连这次算在内就已经第三次了!

 (惜用这家伙的力量真的能拯救世界吗…)

 “要不要紧?”重新回过神走向高。他正将受伤的米夏胞在前,目不转睛的看看真琴的方向。

 “现在说的话是真的吗?”虽然受了伤但眼光仍然锐利。

 “融合之是可以防止的东西吗?”

 “咦?”“真的吗?融合之是可以防止的东西吗?不…你们知道融合之

 的真正型态吗?”

 面正视着高的眼光。

 真琴大大的点了点头。

 “我就告诉你吧。融合之到底是什么…”

 ----

 咻咚——

 搭载着人类最后希望的战斗机在出击后不到八秒钟立即被摧毁坠机。

 “奈乃羽,你真笨耶!”一直在旁边看着的清梨以轻视的眼光看着奈乃羽。

 这时,涉谷生气的骂道。

 “猜梨!我不是说过不要用那种眼神看人吗?而且对长辈怎么可以直呼名字呢!”对付小孩子就要像动物一样,一做错事就要立刻责骂,这样才容易记取教训。

 所以一发现清梨以“轻视的眼光”看着奈乃羽时,涉谷立刻就骂了下去。

 “是的,对不起…爸爸。”

 “你搞错道歉的对象了吧?”

 “对不起,奈乃羽姐姐。”这一会儿又乖乖的道歉了!看起来,涉谷和尤姬亚的确把小孩子们教导得很好,至少在亲人的面前是这样。

 “啊哈哈,没关系没关系!”要比乖巧体贴的话奈乃羽可也不差,只要一道歉就立刻原谅对方。

 …尤其奈乃羽刚刚被直呼名字,心理面虽然有点不太高兴立刻又烟消云散了!

 之前——

 一拳打了礼服男子的涉谷,向周围的人群以“在公司庆祝时叫来的艺人”为理由,便将看得见精灵的奈乃羽带了回来。

 涉谷也对于这种“没订下契约却看得到别人的精灵”的奇怪现象感到不可思议。

 但奈乃羽本人也不知道为何会看得到,在追究原因之前…还是先教训这些小孩子们比较重要。

 在画面上,搭载着人类最后希望的宇宙战斗机正在与某处惑星窟里的巨大章鱼大战,战斗机巧妙的躲过章鱼吐出来的奇怪光线并攻击其弱点,不一会儿就打倒章鱼了。

 “有人好厉害哦 ”奈乃羽对有人的操纵技巧佩服的五体投地!这时尤姬亚以温柔的声音对奈乃呐说着。

 “真是不好意思,还让你陪小孩子们玩!你可以留下来吃晚饭吧?”

 “啊、不会…那样太不好意思了…”——咕噜

 肚子叫了起来。

 脸像是火烧般的红了起来,尤姬亚看着奈乃羽,不很高兴的笑了出来。

 “还是身体比较诚实哦!今天吃炖牛呢!”

 “炖、炖牛?”打从出生开始只在学校的营养午餐中吃过的菜,不知不觉了口口水。

 “虽然如此…那个,奈乃羽…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与”精灵使者“扯上关系的?”

 “嗯——这…”奈乃羽回想着。

 “…好像是,在这个月月初时在散步道上看见奇怪的”神社“时开始…”

 “神社!?”尤姬亚发出吃惊的叫声。

 “你说的神社…该不会是又旧又小的吧?”出乎意料的反应让奈乃羽有点不知所措。

 这种反应…总觉得跟双亲的反应有点相似。奈乃羽面带怀疑的大大点了个头。

 “没错,等我再去找的时候却已经消失了。”

 “你知道吗?”对于涉谷的问题,尤姬亚缓缓的点点头。

 “大概,那就是通往精灵界的”门“,这么说…”支配派“的那个女孩子所说的话是真的了…”

 “什么!?”涉谷吃惊的站了起来。

 额头上…瞬间出了大量的汗水。

 ----

 咕呱、咕呱、咕呱…

 闹钟响着奇怪的声音。

 时间正好是上午七点。

 咕呱、咕抓、咕呱…

 一个正坐着的青蛙形状闹钟,嘴巴张开发出响亮的叫声,舌头也摇摇晃晃的吐了出来。

 “嗯…嗯…啊呼…”寻着声音慢的由棉被中爬出,算是属于睡相好的那一型。

 咕呱、咕呱、咕呱…

 “…爸爸到底是从哪里拿来这种奇怪的东西啊?”咕呱咕呱、咕呱咕…

 ——噗叽

 总算找到开关停止了那种叫声。直到昨天还放在那里的普通闹钟现在已连个影子都看不到了。但是奈乃羽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因为奈乃羽的双亲常会把自己家里的物品拿到工作的地方去用。

 然后就会另外放一个出处不明的东西顶替,要是长期出差的话一定也会做出这种事情。

 “嗯…这么说起来,又要暂时不回家了吧?”洗完脸后,向厨房走去。

 从十天前开始,双亲的样子就好像有点不对劲。

 从遇到“有常识”的精灵使者先生所说的“门”的事情的十天前开始…

 在桌上放着和往常一样的一封信,奈乃羽拿起信打开一看。

 “什么啊…这是”给亲爱的女儿奈乃羽,爸爸和妈妈为了由坏人手中保护地球所以到那边的世界去了,差不多一个礼拜后回来,在此附上这期间的生活费。

 不可以因为寂寞而哭泣哦 爸爸笔。虽然可以自由使用金钱但不可以太过浪费哦!

 还有,冰箱里的红豆包期限到明天为止 妈妈笔。

 “这什么跟什么啊!”奈乃羽出疑惑的微笑拿起信封。

 父亲和母亲总是这样。

 在这之前是说“要去保护月之宝物”而在更之前是说“要去阻止企图侵略地面上的海底人”

 想要哄小孩是没什么关系,但对于已经成为高中生的女儿,至少也该知道双亲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吧!

 “…三千元…”打开信封,奈乃羽不垂头丧气。

 “一天只能用四佰二十八元…”看来至少还撑得过去,但在这一个礼拜之中要是学校要买什么东西的话那该怎么办呢…

 “虽然米还有剩…但是,一餐还是不能超过一百五十元。”连现成的配菜都买不起。

 “说什么保护地球,真希望连女儿的三餐也能保护一下!”一想到在家总是亲亲热热的双亲,奈乃羽不觉喃喃自语道。  m.zIKkXs.Com
上章 精灵异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