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虚拟武林 下章
第七章
 剑尘奋力将那女子干得死去活来,等到他晕死过去后,便转身将林仙儿拉到身前,林仙儿见轮到自己,连忙想将导入,哪知剑尘却将拔起来,押着林仙儿的头将进林仙儿的小嘴。

 剑尘对这两女的毫不疼惜,一放进林仙儿的嘴便起来,每每将刺到喉咙尽处。

 剑尘看着林仙儿的小嘴被满,虽然呼吸不顺却出极为享受的神情。

 剑尘暗骂了一声。

 剑尘将从林仙儿的小嘴出,翻过林仙儿的身体,由后面将进林仙儿的小中。

 林仙儿自然精通各项姿势,也尝过不少男人,却被剑尘的猛攻得几乎无法支撑身子,一对浑圆坚房随着剑沈每次强烈的不停前后移动着。

 林仙儿感到无比的快,打心眼里呻起来。

 剑尘不想这样就放过林仙儿,将林仙儿翻了过来,双脚抬过了肩,又刺进熟悉的小中,这一轮更是猛烈急攻,看着林仙儿高耸剧烈摇晃的房,双手不由狠狠的捏着,捏出多样的形状。

 林仙儿呻道:好哥哥…你弄死人家了…人家都没尝过像你这样…

 厉害的…哦…我的小快被你…干爆了!

 剑尘感到林仙儿已了出来,却不停下攻势,反而俯身含住林仙儿的头,使的更为深入,每一次猛烈的撞击都引来林仙儿无力的呻声。

 剑尘觉得满意极了,他替阿飞出了口气。

 剑尘边闻着林仙儿双峰间醉人的香,一边猛干了几下,便将都送入了林仙儿的体中。

 剑尘爬起来将衣服穿好,看着上两女无力的穿好衣服后。

 剑尘夹着两女飞奔到城中最繁华的院中。

 剑尘叫来了老鸨,说明要将两女卖在这,但有一个条件只有一天,只要两女接过一天客后,若是他们要走,就得让他们走,要留就留下,说着剑沈随手将墙壁轰了一,吓得老鸨连声答应后,当老鸨在抬头时,就已失去剑尘的身影了。

 剑尘离开院后,心中五味杂成虽然林仙儿罪有应得,但总是会觉得一斯不忍,只希望他能够真正觉悟过来,找户好人家嫁了,但剑尘知道那太不可能了,一个习惯高高在上的人决无法承受变成一无所有的滋味。

 剑尘勉强撇开心中的烦闷,来到了一家兵器前,这家兵器的兵器虽然很好,但仍未能称上天下第一,但这家兵器内确有一样天下第一的兵器。

 就是小李飞刀,李寻的飞刀就是从这里买的,这柄飞刀虽非精品,但到了李寻的手中,却成了天下无双的小李飞刀。

 剑尘道这里不为什么就是为了买飞刀,许多人也和他一样,知道李寻的飞刀出于此后,这家兵器的生意就一直很好,尤其是飞刀的生意,但天下只有一个李寻,一柄无敌的小李飞刀。

 剑尘走进店里丢下一百两拿走了五十柄飞刀。

 剑尘利用破碎虚空来到了李寻和孙小虹结婚一年后的时间,他很容易的就混进他们的家,但他仍在等,等机会他并不想用自己去尝试小李飞刀的滋味。

 他也不想和李寻起冲突,不想惹得李寻生气,毕竟剑尘非常尊敬李寻,尊敬的近乎崇拜,他第一次深深的后悔自己为什么一定得经过女人才能夺得武功要诀,他不想做对不起李寻的事,可是他不得不做,他想破了头也和其他人一样,想不出为什么小李飞刀那么准?这只是柄普通的飞刀罢了。

 剑尘花了一个月总算等到机会,李寻远行的机会,听说他是去看看林诗音,只是看看孙小虹不是小气的人,他也很相信自己的丈夫。剑尘这一个月并不敢和李寻有碰面的机会,李寻不但武功卓绝,也机敏过人,所以剑尘只是缩在厨房中。

 这天是李寻离去的第三天。

 剑尘知道孙小虹一向有午睡的习惯,有些人说中午是一个人最缺乏警觉心的时候。

 剑尘悄悄的走到孙小虹的房前,这一个月他已经想好如何以最不会引起怀疑的方式取得小李飞刀的要诀。

 孙小虹的武功虽不是很强,但勉强可以算是一高手。

 剑尘除下鞋子才轻轻的溜进房内。

 剑尘几乎不敢呼吸,直到他轻轻点住了孙小虹的睡时,才松下这一口气。

 剑尘不能用强不能出痕迹,不能使孙小虹发觉,所以他选择这种方法。

 剑尘除下孙小虹的子,为了怕自己忍不住会坏事,他并不敢下孙小虹的上衣。

 剑尘不停的用手去挑逗孙小虹的私处,甚至用舌头去,直到勾引起孙小虹的情后。

 剑尘导引孙小虹的手来到他自己的私处,孙小虹很自然的自渎起来。

 剑尘看着孙小虹一脸天真但因为难平的情而微蹙的眉头。

 剑尘忍住想要强他的念头静静的等着,渐渐的孙小虹的手带给了自己高

 剑尘看准机会将孙小虹的手拉开,轻轻的刺了进去。

 剑尘不敢太过张扬,所以只将缓缓的动,看着孙小虹几裂衣而出的双峰。

 剑尘用了最大的意志力才制止住差点撕破孙小虹衣服的手。

 剑尘静静的利用取孙小虹体内李寻的真气,等到剑尘确定已收完真气时,终于忍不住的将狠狠的了几下,引起孙小虹的一声娇呼。剑尘连忙将拔起,帮孙小虹穿好子后,头也不回的往外冲,他深怕自己一个忍不住会伤害到李寻的家人。

 剑尘回到了忘忧谷,一阵风般的冲进左诗的房内。

 剑尘要熄灭被孙小虹引起的情当然也可以找怜秀秀,只是秀秀的身体较弱恐怕金不起剑沈一轮急攻,因此剑尘毫不犹豫冲进左诗的房间。

 左诗正好在洗澡,看见剑尘冲进来后正要说话,却被剑尘一把抱到上。

 剑尘很快的就进入左诗的体内,一次次狂猛的冲击使得左诗发问的机会也没有,只不停发出呻的声音,身体不停的合着,两条火热的身体战良久后。

 剑尘才将全都涉入左诗的体内。

 第二天一早剑尘醒来后,看着如睡的左诗,心中涌起一股歉意,他昨天只顾着发自己旺盛的望,折腾的左诗几乎昏死过去。

 他轻轻的吻醒左诗,向他诉说自己心中的歉意,左诗很容易的就原谅了他,毕竟当剑尘失于望时,心中想起的是他左诗,这表示自己在剑尘心中占有一席之位。

 之后的一个月时间。

 剑尘不停的苦练小李飞刀绝技,虽然以得到小李飞刀的要,但毕竟能生巧剑尘心知肚明,所以他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使自己能完全掌握小李飞刀,而且还将其融入覆雨剑法中。

 剑尘发誓绝不破坏小李飞刀的声望,他也要做到“小李飞刀,例不虚发”

 在这个月中他不仅勤修武功,也足了众女的希望,每夜的欢乐并没有使他的体力削弱下来,这一点剑尘相当满意,毕竟能使得美女在自己体下婉转呻求饶,是男人心中的梦想,只要能兼顾剑尘绝不想使他们失望。

 等到剑尘自认武功大进后。

 剑尘再次出发前往寻找覆雨剑,他没有忘记覆雨剑能使他回到现实,但自己身边的这些女人呢?剑尘苦思不得之后决定先放下这问题,等到那一天来后再去解决。

 剑尘回到了覆雨翻云的时代,他为自己此行定下了目标,一是要找到覆雨剑,二要找白芳华报仇,他还得去看看戚长征和风行烈是否也会向鬼王府般遇到问题,如果真有问题时,他要身相助已报翻云造就之恩,毕竟翻云也可算是他的师父,虽然他娶了师娘。

 剑尘正在怒蛟岛上,以他的武功若不想给人发觉,那是谁也别想摸到他的边。

 剑尘在怒蛟岛上逛了一天,原本他打算去尝尝韩碧翠、褚红玉等人的滋味,但几次去到窗前都想到自己以惹下不小的情债,将来都不知道如何处理了,哪还有望在去挑逗别的女子?于是剑尘在一天后黯然离开了怒蛟岛。

 剑尘在怒蛟岛偷得一船后,便直奔覆雨剑最后出现的拦江岛来,拦江岛范围并不大,但剑尘连找了两次都找不到覆雨剑的下落。

 剑尘独立在翻云消失的悬崖上,在这悬崖上剑尘觉得全身的气血翻腾,心中好像有如见故友的心情。

 剑尘猜想定是自己体内的真气和覆雨剑起了共鸣。

 剑尘闭目运功将全身的功力摧发到极点,蓦地张口一声长啸,啸声远远传开回蒙的雾中,突然地下一阵寒光起。

 剑尘跃身空中接了回来。

 剑光转声作龙,果然是名闻天下的覆雨剑。

 剑尘感觉到一股习的力量由舰上传来,就好像他在苦练小李飞刀时的感觉。

 剑尘知道每样绝世的武功定要配合原先的兵器,才能发挥物使这套武功发挥的凌离尽至。剑尘现在有足够的信心要对付白芳华。

 但白芳华的踪迹呢?白芳华逃了甚久,想必这段时间内会有计画,说不定还有比兽更为恐怖的怪物呢?

 剑尘虽已有必胜的决心,但知己知彼百战百胜,针对白芳华的功,如要彻底永除后患,定要了解来龙去脉,而有一个人应该能帮助他,那就是盈散花。

 剑尘现在只希望盈散花仍未死去。

 剑尘心想盈散花当初将身上毒物放出后,定是躲回高离等死,因为放出以纯养殖的蛊物后,身体机能会逐渐老化,对于十大美人之一的盈散花而言,想必宁死也不愿让人看见他的模样。

 剑尘顺着当初的痕迹,一直找到中国与高丽相接之处,便断去了消息。

 剑尘在附近的村中询问是否有人新搬来居住,所得到的消息都是否定的,但却得到一个奇怪的说法,当地的山中忽然出现天女般的人物,常常有男人被他住就此消失。

 剑尘不死心的往山中走去,盈散花想孤独老死的话,定会躲到山上去。但那人的天仙又该作何解释呢?

 剑尘一边在浓密的森林中找寻是否有盈散花的踪迹,一边想起那位人仙女的传说,传说开始的时间和盈散花到这里的时间吻合,可是盈散花应该已经没有这种能力了。

 剑尘很仔细的搜寻了这个山区,可是不仅没有盈散花的踪迹,连传说中的仙女也都没有着落。

 剑尘无奈回到刚刚的村落,询问传说的细节,他有一个莫名的感觉那仙女一定是盈散花,而盈散花身上一定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说不定就像是兽般。

 剑尘想到这里更下定决心要解开谜题。

 传说是这样的,每过半个月村中就会有男丁消失,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去森林中砍材,再过两天就又过半个月了,虽然大家都有些害怕,可是这村中都以砍材为生,所以每天还是得前往森林中干活。

 剑尘这两天借住在一个老樵夫家,他给的钱足够这一家人一年之用,所以这家人都竭尽所能的使剑尘能够过得舒适。

 剑尘每天早上都偷偷去练习武功,他并不想吓坏这些老实的人。

 到了第二天早上,也就是传说仙女出现的时间。

 剑尘跟着大家出发前往森林中,他一边帮着一些老人家砍材,一边将功力提升到最高,只要附近有一丝风吹草动,都无法瞒过剑尘的听觉,就在大家都要收拾回家的时候。

 剑尘听到一声极小的呻声。

 剑尘不敢放松,展开身法冲了过去,转过一片茂林后,眼前有一个天然的池塘,只见一个樵夫打扮的男子坐在大石上,有一个人趴在这男子的间正用口含着这名男子的,这男子不时发出欢乐的呻声,可想而知这女子的舌上功夫了得。

 剑尘心想难道这女子就是传说中的仙女,正当剑尘想上前弄个清楚,那男子已到达高全部了出来,那女子毫不犹豫将其全部吃下,头一扬伸手拨开及的长发。

 剑尘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女子赫然便是盈散花。

 盈散花不但没有一丝老化,反而比以前更为年轻,身材更是人,盈散花现在身上披了一件如雾的薄衫,忽隐忽现的人姿态难怪村中的男子会说像天女一般,但那些男子呢?难道是盈散花杀了他们吗?

 剑尘见到这女子是盈散花后,反而不加动作,他有太多问题要解开,盈散花怎会没有老化?怎会在这里引村人?那些人是死是活?

 剑尘手中扣一柄飞刀,他决定继续看下去,看盈散花弄什么鬼,他也有把握在盈散花想杀人之际阻止盈散花,不凭什么只凭手中的小李飞刀,例不虚发的小李飞刀。

 盈散花在吃下时,两眼闪过一丝光芒,等到盈散花低头帮男子穿好衣服,两眼蒙蒙像是有雾罩着般。

 剑尘心中跳了一跳,他心想这种眼神我在哪里看过,对了,是兽的眼睛。

 当兽平时或攻击时,两眼都是这样,但当他们在强鬼王府的婢女时,两眼都闪过一道异的光芒,难道盈散花也受到白芳华的控制了?

 盈散花站起身来,领先走向另一边的密林,那男子身不由己的跟在盈散花的背后。

 剑尘跳到树上去,看定方向后才悄悄追去。就在茂密之极的树林中赫然出现一栋房屋,想来这就是盈散花的居所。

 剑尘等到两人都进去后,悄悄的来到窗前,往屋中看去。

 盈散花从柜子内拿出一罐玉瓶,滴了两滴在那樵夫口中,只见那樵夫的立起来,盈散花又用口去弄,没多久那樵夫就了出来。

 可是他下的没多久又硬了起来,如此连了五次,那樵夫已经明显的痛苦起来,每次出的都被盈散花一滴不剩的吃了下去。剑尘到此以断定之前失踪的男子无一活命,没有人能够接连十五天不停的发

 剑尘再不隐藏,踢开大门就冲了进去,盈散花见有人近来也不如何惊慌,只对剑尘笑了笑,盈散花缓缓站了起来,向剑尘走了过来。

 剑尘只觉得盈散花的一举一动竟都如此人,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魔大法,盈散花以来到了剑尘的身前。

 剑尘闻到盈散花身上发出的香味,心中念狂生浑然忘了防备,盈散花解开剑尘的带,拿起剑尘的不停的弄。

 剑尘感觉到一股舒畅的感觉直冲脑内。

 剑尘隐隐觉得不对,虽极力把持但只撑了一阵子便了出来。

 剑尘利用盈散花吃下的一刹那,挥掌将盈散花打到上,接着便扑到盈散花的身上。

 剑尘已可断定盈散花心智已失,现在他就像一个活媚药。

 剑尘知道要问出白芳华的下落,一定得救醒盈散花,用内力将盈散花体内的毒素出,但眼下的便宜剑尘总是要占的。

 盈散花被打到上去并没有出反击的样子,反而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使人很想欺负他。但等到剑尘要解开盈散花的裙子时,盈散花眼中异芒连闪,一掌向剑尘打了下去。

 剑尘没有料到盈散花竟会忽然反击,他原本以为盈散花心智已失,应该会盲目追求爱,但盈散花显然只能容许用口帮人服务和,那这法的破法莫非就在下体?

 剑尘手一圈,将盈散花的双手抓住,高举过顶上,另一手便将盈散花的衣服撕开,盈散花‮腿双‬一动便要踢上来。

 剑尘连忙用双脚住,这时盈散花的衣服以全被剑尘撕破。

 剑尘毫不怜香惜玉硬将入盈散花的小,狂猛的动起来,盈散花显然对这攻击相当着急,‮腿双‬不停的扭动,想将挤出。

 剑尘点住盈散花的肩井,使他的两手无力动,双手抓向盈散花硕大颤动的房,一边扭捏一边将内力透过双手和向盈散花的体内涌去。

 剑尘一边催运内力出盈散花的毒素,一边享受盈散花人的身体,突然盈散花全身孔渗出一滴滴绿色的药水,中人呕。

 剑尘心想这便是白芳华用已控制盈散花的毒素了。

 剑尘将盈散花抱起走向刚刚的水潭。

 剑尘并没有将出,随着剑尘走动一下下深深刺进盈散花的体内,内力随向盈散花冲击着,等到剑尘走到水潭时,盈散花已变成一个全身绿的人。

 剑尘仔仔细细的用水将盈散花身子冲洗乾净,再抱回屋内用布擦乾。

 剑尘将盈散花放在上,自己坐到一旁欣赏盈散花人的体。过了好一会,盈散花发出一声娇哼,逐渐苏醒过来。  m.ZikKxS.cOM
上章 虚拟武林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