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虚拟武林 下章
第十章
 剑尘和靳冰云尽情的在小溪中游了一会后。

 剑尘缓缓游到冰云背后,将他抱到岸边让他在自己的怀里坐下,靳冰云丝毫不加反抗。剑尘双手由后绕到冰云的腹部抱着。

 剑尘在靳冰云的耳边说道:冰云当初为魔斑超人风采影响,对魔斑萌生爱意,魔斑却叫你嫁予风行烈,藉着对你和风行烈的妒恨,透过两人共爱的你在风行烈体内种下魔种,成就古人所无的道心种魔大法。这些我都知道,其实魔斑早已跳世间情爱,因为你有着你师傅言静庵般的气质,才能勉强自己爱上你。

 剑尘接着又说道:而你因为对魔斑的爱而衍生为恨,又知两人相处时,魔斑必定在你们附近藉此练功,所以和风行烈好之时,总是放形骸大声呻,最后再想藉韩柏使魔斑生气。但冰云是否想过自己?

 靳冰云因剑尘在耳边细语,觉得有股人心神的感觉。

 剑尘的双手搂着靳冰云冰冷的腹部,双手自然放出的热量使靳冰云觉得身上一阵酥嘛,听着剑尘说话有种飘汤在空中的感觉,想起刚刚隐隐约约听见秦梦瑶的叫呻声,或许对慈航静斋中旁人来说这呻声只是奇怪些。

 但靳冰云却深知那是好中极乐高的自然呻。虽然微觉得奇怪但剑尘身上男子的气息加上翻云的道心吸引,竟使得靳冰云的道心缓缓崩解。

 剑尘又说道:并非忘情就能得究天道,冰云不希望沾染红尘回斋静修是很好,但如能真正看开爱恨,冰云才能得到真正的解。不瞒冰云说,刚刚我就是利用好来唤醒及帮助梦瑶的,你们静斋中的人虽非尼姑,但自己归属为世外之人,所以一有红尘纠葛就心结难解,所以当初梦瑶才会花那么多时间调适自己最后才能藉韩柏修复心脉。冰云也是这样,魔斑本身无情所以能显得多情,容易使人恋这是当然,便是言静庵也无可避免的爱上魔斑,冰云不必太过挂念。

 靳冰云受翻云道心吸引,身体渐渐放软,响起自己之前的生活不哭了起来。

 剑尘轻轻的吻掉冰云的泪珠,说道:哭吧!好好发出来,从此静心在静斋中生活,就算不参研天道也可度过快乐的一生。

 靳冰云忽然抬起头来,两眼出坚定的光芒,说道:听师傅说过,一生之中使他动心的有两人,一人是魔斑一人是大哥,是吗?

 剑尘想起翻云和言静庵中若有似吴的情愫,叹了一口气说道:是的。

 靳冰云又说道:师傅见过魔斑之后,已爱上魔斑。后来虽心有戒备去见大哥,仍为大哥风采所吸引,所以最后有藉口去寻大哥,只是大哥已有了惜惜。

 想来大哥定是比起魔斑过之而无不及,毕竟大哥是真正多情之人,才能藉惜惜之死得近天道。

 靳冰云仰起俏脸说道:冰云大胆求大哥帮帮冰云忘记魔斑。冰云不奢求什么只希望能真正和大哥心意相通一次。

 剑尘大喜,但却不敢表现出来,低头吻住靳冰云的小嘴,双手轻轻抚摸靳冰云身体的感处,透的罩衣和子根本就如同没有。

 剑尘由后紧贴祝靳冰云逐渐火热的娇躯。

 剑尘的手渐渐袭向靳冰云的大腿和高耸的脯。

 剑尘将靳冰云放到地上,靳冰云虽然脸上已布满红霞但仍张大双眼,想是要看清紧记这一次真正自己所要的。剑尘好不容易将贴在靳冰云体上的罩衣下,双手忽轻忽重的靳冰云硕大的房。

 剑尘温柔的体贴使靳冰云逐渐有了快

 剑尘将靳冰云紧闭的大腿分开,将昂头立的缓缓入靳冰云的小中,靳冰云久旷的身体立刻起了反应,小中的紧紧

 当剑尘大幅度的时,摩擦产生极大的快。剑尘原本轻柔的动作随着靳冰云部向上的合逐渐加重了力道,一次次深深的进靳冰云小的深处,狂猛的力道带来冲击的快,使得靳冰云毫无顾忌的呻起来,和风行烈时不同的这是靳冰云发自内心的呻

 剑尘卖弄本事,忽浅忽深的靳冰云呻连连。

 剑尘受不了靳冰云硕大晃的房吸引,一边用力的捏着,一边用嘴去允,两方面的夹攻使靳冰云差点昏死过去。

 剑尘将心神从靳冰云人的体移开,藉着从靳冰云体内收风行烈燎原法的真气,当收完毕时。

 剑尘又倒转方法将战神图录送入靳冰云的心中,希望藉此帮助靳冰云能有所突破。

 靳冰云在享受体带来的快时,突然觉得气海翻腾,神仙般的感觉使人醉,后来又感受到剑尘传来的战神图录,心中感激不下泪来。剑尘大手抹去泪痕,藉势重重了几下,靳冰云挡受不了终于攀上高了出来。

 剑尘温柔的停下动作,将浸在小中享受着靳冰云身上的幽香。

 剑尘等到靳冰云歇息之后,才将拔出来,站起身要穿上衣物,靳冰云高跪起来捧起自己的双峰红着脸裹住剑尘的

 剑尘看着靳冰云火红的脸颊,享受柔脯带来的快,靳冰云又低下头来,伸出香舌着频频沟的,突如其来触电的感觉使的剑尘将尽数入了靳冰云的小嘴。

 剑尘和靳冰云两人又跳入小溪洗濯一番后,温存良久后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靳冰云带着喜悦的心情回到了静斋,而剑尘则终于出发前往无双国。

 话说剑尘一路来到了无双国,进到首都中只见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剑尘一时兴起随着人到处闲逛着,一边想想如何侵入王宫中找寻风行烈一群人。

 剑尘身形潇惹得擦身而过的女子频频回头注视,走着走着看到广场中围着一大群人。

 剑尘仔细看去,只见到一块镶着金边的红布,上面斗大的黑字写着“比武招亲”四字。剑尘笑了笑转身就想走了,没想到听见一声惨呼,接着是大家惋惜的声音。

 剑尘看着一个穿着黑衫的男子捧着右腕离去,心中感到奇怪一场平常的比武招亲竟会惹到见红收场,连忙问起旁边的人。

 那人说道:这擂台是三天前设下的,招亲的那女子可真是美若天仙,只是啊,上台的男子个个被废了手筋,这可不是太残忍了一些,只是这女子实在太美,大家每天都来看,多看一天总是好的,每天也都有不怕死的上去,瞧你背着长剑应该也是会武的,可也别逞能上去啊。

 剑尘好奇之心大起,便挤到前面去想看看是怎样的一个女子,美若天仙下手却如此毒辣。

 剑尘一抬头看到一个穿着青衫,如花似玉的容貌赛雪的肌肤,赫然便是女真公主“玉步摇”孟青青,难怪武功如此高超。

 孟青青有女真第一剑手之称,奇怪的是以孟青青的身份又怎会来这比武招亲呢?剑尘决定先看下去。

 就在剑尘惊讶的同时,有一个中年的男子凝空跳了上去,显出一手不错的轻功。

 孟青青只看了一下他的身形便知道这人不如自己,只笑了一笑。

 那人摇着手上的折扇说道:小人名叫秦天,慕姑娘绝世的风采,希望能抱的美人归。

 孟青青不喜秦天的眼光在自己的身上连也不多说,说道:小心,请指教,只要胜的我手上长剑,其他再说。

 孟青青摆开架式,只见秦天张开摺扇故做潇的攻向孟青青。

 孟青青眉头一皱,使用织女剑法轻而易举的挡了开去,就在孟青青的长剑碰到秦天摺扇的同时。

 孟青青闻到一股花般的清香,原本还不以为意,那知随着攻守。

 孟青青感觉心跳加快,双手的力气渐渐失去,身体身处起了一阵酥麻,脸上的红晕越见明显,秦天一看到孟青青的这种反应,知道自己摺扇中的药起了作用,身形一变双手如暴雨般的攻出,一攻即退想要仗着轻功支持到孟青青失去力气。

 剑尘此时也看出孟青青遭到暗算,一面小心戒备着。

 孟青青知道自己身中药,脑中的思考渐渐混乱,但一想到如果失败自己将受到秦天这畜生的蹂躏,一咬银牙施出织女剑法中“鹊桥仙渡”手中的织女剑唤起朵朵剑花,身形飞起凌空掠向秦天,秦天被突来的剑势吓了一跳,身形随即向后飘开却已晚了一步,朵朵剑花宛如喜鹊为牛郎织女搭起的桥般弧形飞至,只听见惨叫一声剑光敛去,秦天的出大量的鲜血。

 孟青青也因药力随即倒下。

 就在孟青青倒下的同时,擂台的四方窜出四人,不约而同的抓向孟青青。

 剑尘看见孟青青危在旦夕,也飞了上去,先从秦天的怀中取出药瓶,那四人为了争夺昏的孟青青,每人抓着孟青青的四肢,另一掌不停互相争斗。

 剑尘微一用劲,覆雨剑跃入手中,覆雨剑法的光芒笼罩四人,当剑光收起时。

 剑尘已挟着孟青青飞跃而去,留下四人呆呆的站着,咽喉处一个红点代表表着生命的终结。

 当孟青青和剑尘离去之后,三人由墙角转出,分别是不舍、风行烈和谷姿仙,原来孟青青比武招亲的事也传入了宫廷,风行烈等人也对孟青青的事感到奇怪,但赶来时已晚了一步,现场只留下一群惊愕的百姓和五具体。

 剑尘抱着孟青青飞快而走,怕被误会不敢前往客栈,心中一动奔向城外的庙中,这庙因为香火不盛早已无人问津。

 剑尘轻轻放下孟青青,掀了掀人中,将孟青青救醒。

 孟青青醒来后因为药力未退,脸颊红似火媚眼像是要滴出水般,这时的孟青青已失去理智,身体不停的向剑尘。

 剑尘连忙取出解药孟青青吃下,不料手指被孟青青含住。

 剑尘心中一,随即点住孟青青的道。便站起身来离孟青青远些,怕自己把持不住对孟青青下手,等到孟青青醒来时气愤加,恨自己入骨,那时自己心中的疑问就无人能解了。

 剑尘想了一会,又情不自的看了孟青青几眼,正当贪婪的看着孟青青的躯体时,忽然发现孟青青已醒了过来。剑尘连忙解开孟青青的道,哪知孟青青手起一掌,打向剑尘的膛。

 剑尘来不及反应,当场被击退口中出一口鲜血。孟青青拿起织女剑正想上前拼命,却忽然发现自己衣着完好。不呆了一呆。

 孟青青说道:你…没有…对我…

 剑尘苦笑一下,说道:我可没有对你不礼貌啊,救了你却换得你一掌,唉真是…

 孟青青收起织女剑,从怀中取出一方手帕,帮剑尘擦去口角的鲜血,低声说道:真对不住。我以为我一定不保,所以一时下手过重。你没事吧,你的武功不错的,我用了十成力,你好像伤得不怎样重。

 剑尘说道:还好,我底子够不然这一下可够受的了,你放心吧,我当场就将你救了出来,你没有事的。

 孟青青低下头来,轻轻说道:真谢谢你啦。

 剑尘道:我知道你是孟青青,是女真公主,但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会来到这里比武招亲吗?这一定有蹊跷吧?

 孟青青道:我答应了别人不能说的。请你见谅。

 剑尘说道:可是比武招亲关系你一生幸福,你怎会如此开玩笑呢?如果有人真胜得你,你便嫁给他吗?

 孟青青说道:中原能胜我的不多。刚才是我不小心才中计的,我得走了,我答应别人要公开比武招亲五天。

 剑尘说道:我们来赌一下好了,如果我能胜过你手中的长剑,你就把事实说出来好不好?

 孟青青低声说道:只要能胜过我手中长剑,我便是你的人勒,要我怎样都行。

 但你刚刚才受了内伤,这不太公平。

 剑尘说道:不要紧的,这小事罢了,倒是你体内的毒素是否已清,我要你输得心服口服。

 孟青青说道:多承关心,我已经没有事了。

 剑尘和孟青青来到庙外的空地。

 孟青青拔出织女剑,低声说道:希望你要小心,我的织女剑法攻势凌厉,不要误伤你了。

 剑尘笑道:不要紧,你可别留手,这关系你一生呢。

 孟青青提起织女剑攻了出去,他怕剑尘不能抵挡所以一开始是用别的剑法。

 剑尘施展覆雨剑法。

 剑芒四将孟青青的攻击轻而易举的挡了开去。

 孟青青此时才知道遇到高手,心中一喜,织女剑法应手而出,织女剑法主守,主攻的只有三招,防守时招式无懈可击,竟能抵挡剑尘八成功力的覆雨剑法。

 剑尘存心收服孟青青,故意出一个破绽,使的孟青青施展浑身解数。

 孟青青娇笑一声:小心了,鹊桥仙渡。

 织女剑幻起的剑花再度攻向剑尘,只看到两团剑光并,传出双剑击的七响。

 孟青青心下大惊。

 剑尘的高明以超出孟青青的想像,刚刚那七下剑尘都以剑尖点中织女剑面,每一下都是孟青青旧力新力互换时的破绽,只要一处便能击败孟青青。

 剑尘却只是轻轻点过。

 孟青青向后跃开,仔细打量剑尘,只觉的剑尘器宇轩昂风姿潇,确是令人动心。

 剑尘微笑的等着孟青青再度的攻击。

 孟青青再度向前,织女剑法施展的更是凌厉。

 孟青青看准机会,娇笑说道:再试试这一招,金风玉一相逢,便胜却人生无数。风相逢。

 孟青青的织女剑爆出剑光,数十点剑光尽皆点向剑尘的要害。

 剑尘轻笑一声,覆雨剑法光芒毕,数十点剑光窜出,两团剑光相击,每一点都是剑尖相碰而回。

 孟青青心中的震撼更是深重,自己从未遇过这样的高手,可喜的事这人在刚刚自己受害之际,并无好之举,温文儒雅的风范,引起孟青青的一缕情思。

 孟青青的织女剑法只剩主攻的一招。

 孟青青不敢轻易施展,脚底踏着奇幻的步法,利用织女剑法无懈可击的守招攻向剑尘。

 剑尘的身体轻轻的扭动几下,便从绵密的剑网中出。

 孟青青收起剑招,轻轻勒一口气,说道:你可得小心这一招,这一招是最后一招,但剑势猛烈连我也无法完全控制,只要能接下这一招,你便是我的郎君,我真的希望你有这份能耐。说完深情的看了剑尘一眼。

 剑尘笑了笑:来吧,我会让你服气的,你也得小心啊。

 孟青青轻轻说道:招名是此生无悔。

 孟青青捧起织女剑,一反往常的没有任何花巧,身体和剑融合为一,纵身飞起,随即带着一抹强光直击向剑尘,一往无回的剑势笼罩剑尘全身,虽只有简单的一剑,但笼罩范围之广,却叫人无从躲避。一去不返的见势也象徵了织女为求真爱,甘受责罚也不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那怕从此只能短暂相聚,也够其他时间的追忆。

 剑尘也一样没有施展覆雨剑法,利用其快速的剑招破解。

 剑尘利用翻云对剑的体会创出属于自己的一招。剑尘扬起手中的覆雨剑,正对着急次而下的织女剑剑尖点去,两剑在空中遇,被两股强大的内力成弧形,也象徵牛郎对织女深情的全力回应。

 剑尘左手挥出一股气流,轻轻的将孟青青送回地面。

 孟青青一落地就知道自己跟剑尘仍有一大段距离。

 剑尘在破招之时尚有馀力,而刚刚这一招自己确实已用尽全力,看着剑尘温文潇的外表,温柔体贴的态度。

 孟青青不为自己得遇如此郎君感到高兴,连忙将织女剑回鞘拿起怀中的手帕细心的帮剑尘拭去脸上的汗珠。

 孟青青低声说道:从此清白女儿身,尽归郎君所有,望郎君多加体惜。

 剑尘笑了一笑,握着孟青青柔若无骨的纤手也帮孟青青擦拭脸上的汗珠。

 剑尘望着孟青青红的脸庞,不心猿意马起来,抱起孟青青就往庙中走去。  m.ZikKXs.cOM
上章 虚拟武林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