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虚拟武林 下章
第十一章
 孟青青贵为公主虽在武林中走动,但也知道即将发生的事,他早将剑尘看成夫婿,所以剑尘的举动孟青青只稍稍挣扎便羞得将头躲入剑尘宽大的中。

 但是剑尘将孟青青抱入庙中并没有马上就施展‮情调‬手段。

 剑尘将孟青青抱在怀中倚墙而坐。

 孟青青奇怪的张开大眼直望向剑尘。

 剑尘虽不马上宽衣,但一双手游走在孟青青娇躯感的地方,直摸的孟青青全身酥麻。

 剑尘说道:我先问你,为什么以你女真公主的身份,要到这里来比武招亲呢?

 孟青青说道:我是受到方夜羽、甄夫人素善的指点,他们要我来这比武招亲,说已我这样的姿定能引起轩然大波,一定有不少好手下场,他们要我趁机痛下毒手,废去他们的武功使得无双国的高手大减,况且只要消息传开定有不少黑白两道武林人士前来无双国,这样风行烈他们就会将注意力放在防止这些外来的人捣乱,而方夜羽他们就趁这个时候从北边防守较弱处攻进无双国。

 剑尘听到大吃一惊,暗自筹想应对之道,接着说道:可是你以自己的幸福为赌注,万一真有胜你的人,那你这一辈子岂非就此毁掉?像刚刚小人毒计,你女儿清白如何能保?

 孟青青将头依偎入剑尘的怀中,说道:我知道有危险,可是不也让我碰上了你吗?这还是很有代价了。

 剑尘猛然觉得一阵甜意涌上心头,双手已穿入孟青青的衣服中不停挑逗。

 孟青青被挑逗的星眸半睁媚眼丝丝,人的呻声不断由粉的小嘴中传出。

 剑尘按耐不住三两下便将两人的衣服除下。

 孟青青羞的连忙用双手掩住俏脸。

 剑尘轻轻扳开孟青青的双手,雨点似的吻落在孟青青的脸上。

 孟青青神情的用红不断回应着。

 剑尘顺着脖子吻下,含祝孟青青高耸的房,一手着滑脯,一手抚摸着孟青青浑圆的大腿。

 剑尘施展浑身解数,引的孟青青放下女儿矜持热烈回应着。

 剑尘知道时机已到,扳开孟青青紧闭的大腿,缓缓入孟青青的小中。

 孟青青突然感到一阵撕裂的痛楚,不由得蹙起了眉头。

 剑尘爱怜的吻着孟青青双眉,说道:“很痛吗?忍一下,等一回就好了”

 孟青青说道:没有关系,为了你…我愿意。

 剑尘缓缓

 孟青青渐渐的感觉到一阵阵快取代了痛楚,部不由的向上合着。

 剑尘微微一笑,便加重了力道,一次次深深的入小的深处。

 孟青青此时以意口中不停的呻着,没多久孟青青居然便攀上勒高

 剑尘心里大为欢喜,原来孟青青虽不是天生媚骨,但却是极感容易足,所以剑尘毫不费力就将他送上高,这种女人正是男人的最爱,她能带给男人无比的信心与骄傲。

 剑尘稍微停顿又将孟青青的大腿抬上双肩,揪着再次展开攻击,这样一来入更为深入。

 孟青青又被逗的声连连。

 剑尘一面一面弄着孟青青雪高耸的房。

 孟青青更是呻不绝,人的呻声带给剑尘莫大的足感。剑尘重重的了几下孟青青便又了出来。

 剑尘吻了吻孟青青失神的脸庞,将孟青青转过身去,使她‮腿双‬跪撑起来,双手扶住墙壁。

 剑尘双手捧起孟青青雪白结实的部,由后面又了进去,这一次剑尘毫不留情的动着。

 孟青青的部也不停向后合,希望剑尘的的更为深入。

 剑尘双手由后抓起孟青青随着撞击不停前后晃的房,突然加速的动。

 剑尘快速的带给孟青青奇怪的感觉,明明有着绵密的撞击,但孟青青的小丝毫不觉得剑尘的出,似乎是一直满紧,原来是剑尘不自觉得创出一种技巧,动的速度太快给予孟青青的错觉。剑尘不停的利用撞击孟青青的紧,一边收孟青青体内织女剑法的真气,气海翻腾的快使得孟青青忘情的叫着。

 剑尘忽然重重一将孟青青送上高,自己的入孟青青的紧中。

 接连三次的高,使得孟青青全身酥麻无法动弹。

 剑尘正爱怜的帮孟青青躺下时,庙口突然传来一声笑。剑尘大惊回头,却看见里赤媚站在庙口中央。

 剑尘连忙用衣服盖住孟青青雪白的娇躯,拔出长剑指着里赤媚。

 里赤媚说道:我道是谁?原来竟是我们高高在上的女真公主“玉步摇”

 里赤媚接着厉声说道:当初我怕影响大局,没敢向你下手,哪知你居然被一个臭小子拔去头筹,想来你已背叛我们,我就不用顾虑,臭小子快快出来领死,等杀勒你之后,我在来好好享受你这蹄子,刚刚就是你那婉转人的呻声将我来的。

 孟青青眼里出惊骇的眼神,随即安定下来,说道:剑尘你放心如果你不敌的话,我会咬舌自尽不会在让别人碰我。

 里赤媚笑道:就算你自尽我也要你的体,无论如何今天你都无法逃出我的五指山。

 孟青青嘶声叫道:你…这恶魔!

 剑尘毫不答话,趁机已将刚刚消耗的精力恢复,长剑一指飞身而起,使得赫然是织女剑法中的“鹊桥仙渡”此举不仅里赤媚连孟青青都吓呆了,但里赤媚随即还过神来,轻笑一声以破去此招,更重重想将剑尘击退,哪知剑尘猛一用劲接下里赤媚的一掌,长剑回转施展出覆雨剑法,里赤媚大吃一惊但却已被剑光圈住,即使里赤媚的天媚凝快绝天下,却已无法施展,这时里赤媚才知落入剑尘的陷阱。

 剑尘的覆雨剑法水银落地般的攻入,里赤媚已然抵挡不住,身中数剑但因身法奇幻伤得都不重。

 里赤媚突然大叫一声:对,先抓下孟青青在要胁这小子。

 剑尘明知道这是里赤媚的疑兵之计,但对孟青青关怀至极,还是回头去望了一眼,哪里有别人,里赤媚却以仗着这一瞬身远退。剑尘不由得停剑长叹。

 孟青青穿起衣服走到剑尘身边,柔声安慰道: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才让这贼逃掉,我…

 剑尘说道:没有关系,下次我一定要杀了他。

 孟青青问道:你为什么会我的织女剑法呢?

 剑尘不能吐真相,只好说道:我只是依着看过的样子施展。

 剑尘转移话题和孟青青讨论起剑术,将自己对于覆雨剑法的心得传授给孟青青,使孟青青的织女剑法更见完善,主守的招式中也引含反攻,合乎棉理针的要诀。剑尘更依着织女剑法的要旨创出两招主攻的招式,一是“蚕到死丝方尽”纵身而上在半空织成一片剑网笼罩敌人。

 剑势绵密正是剑尘以前在观看“风云”时的悲痛莫名一招。另一是“上穷碧落下黄泉”此招用于攻向敌人后心,不管敌人的身法如何高明也无法摆这附骨之区。

 孟青青喜孜孜的练习着,直到天大明后。

 剑尘才带着孟青青回到无双国,直往皇宫而去,皇宫中的侍卫阻挡。

 剑尘便吩咐孟青青先以女真公主的身份进入,告诉风行烈等人方夜羽的计谋后,就住在宫中等候。

 剑尘自己自会来找他。孟青青虽极不愿离开剑尘,但仍听话的照剑尘的意思作。

 夜深人静的时候,一条快速的人影静悄悄越过皇宫的警卫,来到了古姿仙的房前,仔细一看原来就是剑尘。

 剑尘在黄昏之际就看到风行烈带着卫士前往边境,准备应付方夜羽的奇袭,看来孟青青以取得他们的信任。

 剑尘并没有先去找孟青青而来到古姿仙处,他为的就是闻名天下的双修大法,双修大法除了可以藉男女好提升两人的功力,对疗治内伤更有奇效,秦梦瑶心脉被断就是仗着此技得以康复续经接脉。

 剑尘小心的将自己变换成为翻云,这才掀开窗口跳了进去。古姿仙虽然身负武功,可是此时剑尘的功力早已称绝于世,所以古姿仙丝毫没被惊醒。

 剑尘看着古姿仙睡的容,按下心中翻腾的绮念,轻轻推醒古姿仙。古姿仙原本以为是丈夫风行烈回来,也没看清楚就扑到剑尘怀里,等到感觉气息不同张眼一看时,赫然发现眼前竟然是翻云,古姿仙的初恋至今仍未忘怀的人。

 古姿仙声叫道:大哥,真的是你吗?我可不是作梦吧?

 剑尘笑道:哦,你希望是作梦吗?

 古姿仙说道:我…大哥,你怎么来了,听他们说你和魔斑同时消失于拦江岛,当时我还哭了好久呢。

 剑尘说道:这次我是有事才来的,办完了我就要走了,所以不希望有太多人知道,毕竟分离不太好受。

 古姿仙说道:大哥,你能多留一会吗?可惜现在夜深了,我不能帮你泡壶好茶。

 剑尘笑道:那就先欠着吧,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你们,方夜羽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吧。青青应该说的详细吧

 古姿仙原本喜不自,听到剑尘称呼青青如此亲密,心中没来由的醋意上涌,接着想起自己已嫁人,心情正如从半空摔下,低声说道:你跟孟青青很吗?不会是…

 原来孟青青来到皇宫中告知众人方夜羽的事时,细心的古姿仙便以发现孟青青眉角间洋溢着一股风情,一股成女人鱼水之才有的风情。

 而孟青青也毫不掩饰的将剑尘的事说出,话中隐隐以剑尘为傲,古姿仙此时想来莫不是剑尘就是翻云化身,但话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来。感觉犹如万针穿心般的痛楚。

 剑尘观颜察已知道古姿仙心中的念头。

 剑尘轻轻的握着古姿仙柔弱无骨的玉手,古姿仙全身轻轻一颤,斗大的泪珠已从眼角滴落。

 剑尘温柔的拭去古姿仙的泪水。

 古姿仙忽然整个人扑进剑尘怀里,低声哭了起来。

 剑尘缓缓的拍着古姿仙颤抖的背部,一面低声安慰着,古姿仙猛地决定什么似的,抬起头来两眼直望着剑尘。

 古姿仙说道:大哥,这次相聚的时间无多,请你回答姿仙一个问题好吗?

 不要怪姿仙,姿仙想问大哥,为什么大哥能接受秀秀,甚至现在的孟青青,大哥你应该知道姿仙一直是爱着你的,可是当初你却狠心的将姿仙推给风行烈,姿仙不是说行烈对我不好,只是姿仙当初心里只有大哥一人,大哥你…

 剑尘说道:姿仙啊,你要知道大哥来去随心,和秀秀也仅同魔斑决斗前的一年,但姿仙你不同啊,你身为无双国的公主,背负着继承王位的重责大任,又怎能随大哥四处漂流,大哥也不一定能给你什么啊?而青青的处境你们也不完全知道,里赤媚的天媚凝已告大成,很少有人能对付他,而此时大哥和魔斑又已不在,所以他才未求进,如是大哥贸然现身对付他,如没有一举擒杀叫他遁逃而去,他只要一个像青青般身怀绝世武功的极之身,他就又能攀上一层,到时大哥也没把握能打败他。所以大哥才破了青青的‮女处‬,现下他们那边只剩下甄夫人,但那是绝无可能所以才能放心啊!

 古姿仙仍将俏脸埋在剑尘怀里,低声说道:大哥,大哥,翻云,姿仙恨不能身在平常家,就能和大哥共效于飞,但今夜…今夜…请让姿仙留下一个回忆…就当是梦一场…孟青青能给你的,姿仙也可以的。

 剑尘抬起古姿仙羞红的脸蛋,说道:我不能骗你,大哥此来就是为了双修大法而来。

 古姿仙轻“啊”的一声,原来双修大法有些是男女合的动作,所以秦梦瑶当初学并没有关系,如果是一个男子说想要学的话,定会被打的半死,但古姿仙此时心中确有无限的欢喜,当下便要解说双修大法的秘诀。

 剑尘却制止了他,说出自己能藉由观察古姿仙身上内力向而学得。古姿仙对翻云所说当然毫不怀疑。

 剑尘轻轻的将古姿仙抱到上,温柔的除下两人的衣衫,古姿仙脸颊此时早已红似火,但双眼却睁得大大的,想对一切留下深刻的印象。

 剑尘深情的长吻着古姿仙,双手捏着古姿仙硕大高耸的房,古姿仙一边享受剑尘给予的快,一边用自己柔的腹部去摩蹭剑尘的,使剑尘的加倍巨大起来。

 剑尘看到古姿仙技术如此厉害,也不多让提起古姿仙的‮腿双‬一下子便进古姿仙小的深处。

 剑尘不停猛干着古姿仙,张嘴含住古姿仙晃的房,一手任意捏另一房,一手伸到古姿仙浑圆的部后,将部随着动推向上合,使深深的进小深处,古姿仙受不了剑尘强烈的攻势,不停低声呻息,不自觉得用出双修大法追求更高的快

 剑尘见状赶紧从古姿仙的体中收双修大法的功力,秘诀一浮上心也跟着使用双修大法将古姿仙送上高,古姿仙在狂较呻中了出来。

 剑尘只稍作休息后,利用各个姿势不停的在古姿仙的紧动,古姿仙只感觉到快不停的涌来,随即又沈海中。

 剑尘一边享受古姿仙动人的体,一边发觉到自己的功力也随着动上升着,当下更卖力的干着古姿仙。

 古姿仙不停热烈回应着,古姿仙也隐隐觉得虽然这一切不符合双修大法,(双修大法要求的是男的有情无,女的有无情才能修盛)但在剑尘强大内力的推动下,还有带来的撞击中,古姿仙觉得自己的双修大法已告大成。

 在风行烈身上损失的双修功力和元,渐渐的由剑尘滋补回来,一面体的快一面内力的冲带给古姿仙死的高,古姿仙再度了出来。

 剑尘感觉到古姿仙的高已过,不想太折磨他,于是便将动作停下,将巨大的浸在小中。

 古姿仙息一阵后,发觉剑尘的仍坚硬如常,暗自欣喜翻云的体贴,当下缓缓爬起身子,古姿仙双手捧起自己硕大的房将包裹入深邃的沟中,缓缓的动着,一边低头张开小嘴着出没的,柔房灵活的香舌在加上古姿仙秀美绝伦的脸蛋。

 剑尘不自的将入古姿仙的小嘴中甚至雪白的脯上。

 剑尘帮着古姿仙收拾好一切后,拥着古姿仙入睡,直到古姿仙睡后。

 剑尘才悄悄的离去,随即来到孟青青的房中,推醒孟青青叫他留下一封信后,便带着孟青青离去。

 信上所写的是希望风行烈率领大军配合,当敌军营中传出长啸时,就表示敌军将领已除,请风行烈随即包围敌军便可得胜,而剑尘便带着孟青青前往暗杀里赤媚、方夜羽和甄夫人素善。

 剑尘先花了一天时间和孟青青练习两人的合搏,到了夜晚预估风行烈已收到指示后,便穿起夜行衣避过众多暗哨来到敌方的帅营,容易得手的感觉使两人暗觉奇怪,但时机不多。

 剑尘随即招呼孟青青冲入帅营,营前的侍卫没答声就被杀了,一进到营中竟没有看到半人,同时营外声音大作,想来这是一个埋伏好的陷阱。

 剑尘和孟青青走到营帐口,看见周围已被包围,一层层的长剑步兵、长手、弓箭手,一圈圈包围起来,就是剑尘也感觉难以身,突然士兵分开走出三人,便是里赤媚、方夜羽和甄素善。

 里赤媚笑道:你们这一对狗男女,甄夫人早已料定你们会仗着武功高超而来,所以我们早已等候多时,今天便要叫你来得去不得,聪明的还是束手就擒吧。

 方夜羽说道:听闻里老说,你这位也是个不世出的高手,如果你肯归降的话,孟青青的罪我就既往不究,将来大事有成也是大家有分。

 甄夫人笑道:我们也担保里老会放过孟青青,如果你们不肯投降,不仅要死连孟青青只怕也得遭到比死还惨的遭遇。

 话说剑尘和孟青青闯进帅营却误中陷阱,被方夜羽、里赤媚、甄夫人率大军围住。

 剑尘回头向孟青青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我等一下尽量牵制他们,你趁机赶紧从后面先走吧。

 孟青青摇摇头正想开口拒绝,可是剑尘已走了出去。

 孟青青连忙追到剑尘身后。两人一走到营外,立刻发现情势不妙,大刀手、长手、弓箭手最后是骑兵一层层的包围住两人,看来训练有素互相支援甚是不好斗。大军之前站着方夜羽三人。

 剑尘长笑道:好大的阵仗,你们未免也太看得起我了吧,看来你们今天是不杀我不罢休了。

 接着剑尘向孟青青使了个眼色,便纵身扑向方夜羽三人的方向,他想一举牵制住敌方的高手,好让孟青青能安全离去。孟青青看到剑尘的行为后,踱了跺脚连忙也跟到剑尘的身后。

 方夜羽左手一挥,弓箭手万箭齐发而方夜羽三人转入了大军中。四面八方绵密的箭网笼罩住剑尘两人。

 剑尘听到后面风响知道孟青青赶来,连忙停下身子和孟青青联手舞动长剑,登时滴水不漏弓箭尽被击落,可是大军人多箭足也使得剑尘无力冲上前去,两人就被困在这,过了一个时辰孟青青渐渐感到力有不济。

 剑尘想到这样下去连他也都得丧命于此,暗暗后悔刚刚没有带着孟青青运用破碎虚空离去,现在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登时心一横搂起孟青青飞身击掠向大军。

 剑尘不动还好,一动之下覆雨剑法毕竟会有无法顾及的地方,登时有两箭破入剑光向两人。

 剑尘身子快速的扭动数下,两箭划过两个口子却也伤得不重,而剑尘终于扑入大军范围。

 剑尘一进到大军处,弓箭立即停了下来,但是大刀手联手布起刀阵匹练的刀光直砍下来,刀光中更夹杂有来势奇诡的长,看来这些人确实训练严谨就连剑尘也看不出破绽所在。

 但是剑尘毫不畏惧将孟青青放落身后,覆雨剑法爆出无数光点硬撼像刀阵,一阵声响后剑尘的身边倒落十多个军士,但军令如山周围的人随即扑杀上去。

 剑尘的覆雨剑法虽然凌厉但一时也莫可奈何。

 孟青青娇叱一声也拔剑相助,两人皆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大军以两人为圆点慢慢移动,两人身旁的尸体不断增,却也喝阻不了大军的攻势。

 剑尘一看情势不对,连忙抱起孟青青吻了一吻,随即运力于臂远远的将孟青青抛出,这一分心自己背部却也被砍了一刀。

 剑尘这一掷已用上全力。

 孟青青宛如大鸟般的飞过大军上空,堪堪已落在边缘眼看就能逃脱,哪知孟青青一落地立刻又回头杀向剑尘,方夜羽三人大喜连忙围上,刚刚三人被这一举动愣住来不及反应,现在孟青青自投罗网,三人便连同大军一起攻杀。

 孟青青阻挡大军的冲杀原也不难,但加上方夜羽三人情况却大为不妙,须知方夜羽三人和孟青青接在伯仲之间,里赤媚或许上胜过他呢,这时三人一攻上显然习有合搏之术。

 孟青青陷入危险之中,只能仗着织女剑法完美的守势苦苦支撑着,突然不小心被甄夫人一剑刺伤不由叫了一声。

 剑尘听到这叫声远远望去,看见三人围攻孟青青,不由得心下大怒强提内力,纵身而上一招“蚕到死丝方尽”

 绵密的剑网笼罩住四人的战场,方夜羽三人一看不对连忙转入大军之中,织的剑光一过数十个士兵断手残肢的横死当场,而孟青青却也虚倒下原来里赤媚临走不忘痛下毒手,还好剑尘攻势凌厉所以里赤媚未能用上全力。

 剑尘负起孟青青继续冲杀,忽然间大军迅速退后。

 剑尘明知有诈却也被剩下的士兵的一时无法追上,忽然间万箭再度齐发剩下的士兵也惨招死。

 剑尘再度陷入箭网之中。

 剑尘数度想再度杀入大军中,无奈总是冲出数十个士兵拦阻。

 剑尘渐渐觉得眼花,覆雨剑法光点渐渐少了,方夜羽三人心知剑尘终于将力竭被俘却仍观望一阵后,才分从三个方位迅速杀入,这一击三人皆是蓄势待发。

 剑尘勉强架开方夜羽后,背部却受到里赤媚一下重击,身子倒往甄夫人的剑尖,却见甄夫人连忙回转长剑,左手速出连点剑尘三处要,一阵战后。

 剑尘和孟青青终于落入敌手。  M.ZikKxS.cOM
上章 虚拟武林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