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徐娘乐 下章
第三章
 玉珍手握儿子的大巴,又爱又怜的说:“乖儿,你一连三次,玩了大半夜,再玩会伤身体,要玩的话,妈随时陪你玩,心肝儿,宝贝,听妈的话,去洗个澡,再睡一觉,好吗?”

 “好,妈,我听你的,我一定好好保重身体,随时给妈妈的小歪歪。”

 “小鬼头,又讲歪话来逗妈妈了。”

 “说真的,妈,你刚才舒服吗?痛快吗?足吗?”

 “舒服,痛快,足,我的乖儿子。”

 “那么,妈,叫我一声好听的。”

 “叫什么好听的?”

 “叫我一声,亲哥哥、亲丈夫,我好爱你!”

 “你要死了,小鬼头,我是你的妈妈,这两句话怎么叫得出口,你又欺负妈妈了。”

 “不是欺负妈妈,这样叫起来,才表示妈妈真心爱我嘛!”

 “嗯…”“妈妈叫是不叫,不叫我俩从此一刀两断,各人走各人的路!”玉珍一听,真是啼笑皆非,沉思一阵。

 “嗯!好嘛,我叫,我叫!”

 “叫呀!”

 “嗯…亲…嗯…亲哥哥亲丈夫,我好爱你。”

 “我的亲妹妹,亲太太,我也好爱你,好爱你。”

 “小鬼头,你真不害臊!”说着用粉拳轻打文龙的膛。

 “亲妈妈,你不了解,这样叫,玩起来更能增加‮趣情‬,彼此会更快乐!以前你跟爸爸玩时有没有像这样叫过?”

 “哼!我才没有叫呢!都是你有理,妈说不过你,行了吧?”

 “妈妈下次我们再玩的时候,希望你除掉做妈妈的尊严,矜持与害羞,要像夫、情人、情夫、‮妇情‬,甚至于像夫、妇,那样的热情、风,这样玩起来你我都会更痛快、更舒服,好吗?”玉珍一听,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哼!你这小鬼,花样真多,是在那里学来的?”

 “是看黄录影带学来的!”

 “你呀!真是越大越学坏了!”

 “哈!我的亲妈妈、妈妈,还不止这些呢!我还学会了好多种的新花样,下次一一施展出来,让亲爱的小妈妈慢慢的享受吧!”

 玉珍听罢,粉颊再度娇红,说:“小鬼头,越讲越不像话了,起来洗澡去!”

 说完翻身准备下去,但是文龙紧紧抱住不放,并用脸颊擦养母的两个肥,不依道:“妈妈答应了我,才去洗澡。”得玉珍浑身火热,小里的水,差点又要出来了。

 “亲丈夫…小冤家,你真是我命中的魔星,妈什么都答应你,好吧?妈的心肝…好了,去洗澡吧!”

 “啊!我太高兴了,妈!来,我抱你去浴室!”

 说罢翻身下,双手抱起养母的娇躯往浴室而去。进了浴室,把养母放坐于浴缸边。

 文龙开了热水咙头,然后站在养母的面前,瞧着养母那曲线玲珑、丰,如莹似玉,雪白似霜的体,不住蹲下身体,双手在她身上轻轻的抚摸,浴缸的水此时快要满了。

 文龙拿起脸盆盛满一盆水,将她的‮腿双‬拉开,再蹲下来将面盆放在她的下,要为养母清洗户。

 玉珍一见连忙并拢‮腿双‬,娇羞的说:“乖儿,你要干什么?”

 “我要帮你清洗小!”

 “不,嗯,不要,羞死人了,我自己会洗。”

 “妈!我刚才不是叫你除掉害羞,放松心情的吗?”

 “可是,妈从来也没让别人洗过,更没有像现在这样打开‮腿双‬让别人看户嘛!”

 “妈!我是你的儿子嘛,又不是外人,更何况我妈的小都两次了,刚才在上摸也摸过了,看也看过了,你还害的什么羞嘛?”

 “刚才是在上做…做嘛,当然不同,现在又没有…妈总觉得不习惯。”

 “妈!俗语说:‘习惯成自然’,第一次你不习惯,慢慢的你就习惯而自然了,所以我今天来替你洗,以后玩完后我都要替你洗。”

 “嗯…妈!好吗?”

 “嗯…好嘛…随你了!”于是文龙把养母粉腿拉开,用手指小心的拨开二片紫红色的大内的小道乃是鲜红色。

 文龙还是第一次在于此近距离,观赏妇人成户,美极了,使他叹为观止,看了一阵后,慢慢用水及肥皂去清洗户及,洗好外部,再用手指伸进道清洗那使人销魂魄的小

 “嗯…嗯…啊!”“亲妈!亲妹妹你怎么啦?”玉珍娇躯一阵颤抖,说:“乖儿子,亲丈夫,你的手指弄到妈的核了,好…啊…!”说完双手扶着文龙的双肩,不住的娇

 文龙低头仔细一瞧,原来在小之上,有一颗像花生米似,差不多大小而粉红光亮的粒,他即用手指一触,养母的娇躯也一抖,再触二、三下,她的娇躯也抖了二、三下。

 “啊!乖…宝贝,不要再触了,妈妈…死了。”

 “妈!这一粒丁是什么,怎么我一触你就受不了呢?”

 “乖儿!这是女子全身最感的地方,叫核,也叫蒂,平时包在小里边,是看不太见的,你刚才用手指拨开大,使小外张,故而核也了出来,再被你手指一碰,户内就会发,全身发麻,这是女人全身最感的总枢钮,知道吗?乖,不要再碰它了,死人了。”

 “妈!那玩的时候,可以碰它吗?”

 “可以,玩的时候碰它,它、它,或用嘴吻,舌头舐它,或用牙齿轻咬都可以。”

 “妈,爸爸以前给你用嘴吻过、舐过、咬过吗?”

 “嗯!”“有没有嘛?”

 “有!”

 “好,那我以后也要吻它,舐它、咬它、让妈妈死。”

 “哼!你敢?”

 “我怎么不敢,到时我要让妈得受不了,向我求饶为止。”

 “你呀!真坏。”

 两人打情骂俏了一阵。

 文龙将玉珍户内之水冲洗出来一堆在地上。

 文龙一看对妈妈道:“妈!你看,地上那一堆光光亮亮的是你的水,白白的一块一块像豆花似的,是我到你小内的浓。”

 玉珍一听再低头一看,粉面飞红,急忙拿面盆到浴缸内盛了一盆水去冲,耳边又听文龙道:“妈!真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那么多的浓进你那小里面,现在又把它冲洗出来,若放在妈妈小里,明年一定会生一个白胖儿子了。”

 玉珍听了,神情一紧。道:“你神经啊!小鬼头,妈是个寡妇,怎么能生儿子呢?更何况是和你通,那更不能生小孩,要生,等你娶了太太,到那时再生吧,你别吓唬妈啦!”

 “妈!儿子跟你开玩笑的,看你神情那么紧张,干嘛!”说完抱起养母放入大浴缸内坐好,自己则坐在她的背后,用巾擦着肥皂去替她擦洗背部,擦好上身再扶起她站立在浴缸中洗部。

 贪婪地看着养母的背部及部,雪白肌肤,曲线优美的背部,细细的背下,衬着雪白肥大的股,人极了,即用手摸在肥大的股上,肌肤是又白,又,又滑腻,使他爱不释手。

 玉珍被养子摸得酥酥的。

 “宝贝,不要摸了,洗好了澡先睡一觉,养足精神,明晚妈随你爱怎样摸就怎样的摸,爱怎地玩,就怎地玩,好吗?”

 “好,好!”说完两人洗好了澡,赤条条相拥着步入卧室,待文龙躺下后。

 玉珍拿条棉被替儿子盖上,自己也侧身进入被窝里,相拥相抱地进入睡乡。

 一觉醒来已是中午十一点左右。

 玉珍掀开棉被下时,见文龙沉睡梦中,心想昨晚两人通宵大战,使自己得到从没有过如此痛快淋漓的生活,以后每天都可以抱着养子同睡,及那大巴的,再也不会孤衾独眠,过着那凄凉寡居之生活,使自己后半生也不算白活了。

 这次由养母子之情而为夫之爱后,使二人得到爱的美妙,情的乐趣,的享受,终陶醉在情畅中,形同夫,恩爱异常。

 某晚,二人在爱后休息中。

 玉珍抱着、抚着养子时娇声道:“宝贝,妈有话对你讲。”

 “妈!什么事?”

 “心肝,妈规定你以后从星期一至星期五,只准你抱妈、吻妈、摸妈,都可以,不准做,星期六晚上才可以做,知道吗?”

 “妈!那是为什么嘛?”

 “乖儿,平常的日子你白天要作事,晚上要读书,每天都很累,若像现在每天都要做,就是铁打的身体也吃不消,星期六晚上可以玩,第二天可以多休息,这样对身体才有益,妈为的是爱惜你。”

 “好!妈,儿子听你的。”

 “嗯!乖,睡吧。”

 这次母子开诚享乐,领略了中奇趣后,不分辈份,任情寻乐。转眼数月后盛夏来临,主人之大夫人到别墅避暑。

 玉珍母子的工作,开使忙碌起来了。

 大夫人钱淑芬,大家千金,嫁夫亦富,一生从未操劳,终过着呼仆唤婢,养尊处优,豪华舒适之生活,体态丰而不现臃肿,身材修长。

 双峰高,面如满月,凝脂雪肤,丽姿天生,风姿绰约,娇如花,虽已年四十五、六,望之若三十许之‮妇少‬。

 因其夫虽年届五十,然除家中妾三人外终连歌舞酒榭,际应酬,更喜好风花雪月,少女之风情,对家中之妾,早已厌烦,每月返家二,三天,对其妾虚以应付而已。

 故其妾都对他不满,二位妾侍较年轻,难耐深闺寂寞与火焚烧之苦,瞒着夫人常常外出招蜂引蝶,寻觅知心合意的人儿,共效于飞之乐。

 夫人淑芬乃大家闺秀,受过高等教育,知书达礼,虽然心中不满其夫所作所为,亦不愿行之于,但四十余岁之女,只要她身心健康、生理正常,那能不需要的慰藉,每于‮夜午‬梦回,帷空衾寒,空度月夜良宵,又那能无动于衷呢?

 数年前来别墅小住时。

 文龙当时乃十余岁之顽童,未曾特别注意到,今观文龙已长大成人,身高体壮,虎背雄,眉似剑刃,目如星辰,鼻若悬胆,红齿白,面貌英俊,神彩飞扬,风度翩翩,真乃一俊俏美少年,使其芳心起一阵阵思

 涟漪,若能将此妙人儿收为己有,长伴身傍、搂搂抱抱、吻吻抚抚、长夜娱,岂非乐事,也不虚此行了。但必需一良谋,只要依母引子,必能成功,主意既定,等待良机了。  M.zIKkxS.Com
上章 徐娘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