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徐娘乐 下章
第五章
 夫人听说还有一寸多未进去,心里更高兴极了,于是起肥,口中叫道:“宝贝!快…用力整条进来,快…”文龙于是一到底。

 “啊…真美死了…”大头抵住花心,夫人全身一阵颤抖,道紧缩,一股热呼呼水直冲而出。

 “乖…快…用力…”文龙此时感到头舒畅极了,大起大落的,次次着二百多下时,突然又有一股热冲向头而来“哎呀…宝贝…心肝,我真舒服…我头一次尝到这…这样…的…好滋味…乖儿…放下妈…妈…的腿…到我的身上来,妈…要抱你…亲你…快…”

 于是文龙放下‮腿双‬,再将夫人一抱,推进中央,一跃而上夫人的娇躯,夫人也双手紧紧抱住他,双脚紧着文龙的雄,扭着细

 “宝贝…动…吧…妈…妈的小…快…用力…我的亲儿…乖…”文龙被夫人搂抱得紧紧的,着肥大丰房,涨噗噗、软绵绵、热呼呼,下面的大在紧紧的户里,猛、越越急,时而碰着花心。

 “哦…我痛快死了…你的大巴又碰到…妈…的子里…了!心肝…宝贝…我一个人的乖…你的大巴…得妈…要上天了、亲、小丈夫、亲…再快…快…我要…”

 夫人被文龙的大得媚眼醉,粉脸嫣红,她已经是死,小水直往外冒,花心颤,口里还在频频呼叫:“我的儿啊,你真是妈的心肝…我被你上天了…可爱的宝贝…妈痛快得要疯了…亲丈夫…死我吧…我乐死了…”

 夫人舒服得魂儿飘飘,魄儿渺渺,双手双脚搂抱更紧,肥拼命摇摆,高,配合文龙的

 她如此歇斯底里般的叫着、摆着、着、使户和具更密合,刺的文龙发如狂,真像野马奔腾,搂紧了夫人,用足气力,拼命急,大头像雨点似,打击在夫人的花心上“噗滋,噗滋”之声,不绝于耳,好听极了。

 含着大巴的户,随着的向外一翻一缩,水一阵阵地泛滥着向外直,顺着肥白的单上,了一大片。

 文龙卯足气力的一阵猛烈,已使得夫人舒服得魂飞魄散,不住的打着哆嗦,娇吁吁。

 “乖儿…我…的心肝…不行了…我…好美…我了…”夫人说完后,猛地把双手‮腿双‬挟的更紧,高、再高“啊…你要了我的命了。”

 一阵一如注,双手‮腿双‬一松,垂落在上,全身都瘫痪了。夫人此时已疲力尽,像她那样养尊处优的‮体玉‬,那里经过如此的狂风暴雨,盘肠大战呢?

 文龙一看,夫人的模样,媚眼紧闭,娇吁吁,粉脸嫣红,香汗淋漓,肥满房随着呼吸,一抖一抖,自己的大巴还在夫人的小里,又暖又紧的感觉真舒服。

 夫人经过一阵休息后,睁开一双媚眼,满含情的看着文龙道:“宝贝,你怎么这样厉害,干妈差点死在你的手里!”

 “不要叫宝贝,要叫亲丈夫。”

 “亲丈夫?”

 “对!你刚才不是叫我亲丈夫,还说你要痛快地上天了吗?”

 夫人一听,粉脸羞红:“你好坏!你欺负干妈,还占人家的便宜!”

 “我没有欺负干妈,也没占干妈的便宜,你看,我的大巴还在你的小里面,这不像夫吗?”

 “好了!宝贝,别再笑干妈了,我做你的妈妈都有余了,还来调笑我…”

 “说真的,干妈,你刚才好,尤其你那甜美的小肥,紧紧的包着我的大巴,美死我了。”

 听得夫人娇脸羞红:“文龙!你刚才的表现真使我吃不消,干妈连了三次,你还没有,你真是男人中的男人,如果我是未婚的小姐,非给你死不可,你妈跟你玩是否吃得消?”

 “她也吃不消,有时弄到一半,她都不要我再弄,害得我的大巴硬到天亮,真难受死了。”

 “哦!你真是天生的战将,被你过的女人,会终身不忘的。”

 “干妈,我觉得好奇怪?”

 “你觉得奇怪什么?”

 “我觉得妈妈和你,长得如此丰,在我尚未出生前,已经有了二十多年经验的中年妇人,为什么还怕我这后生小伙子呢?”

 “傻儿子!你这问题问得真,干妈告诉你详细的原因吧!男怕短小,女怕宽松,这意思是说:‘男人的巴短小、女人户宽松,户里面,四面碰不着壁。头达不到花心,男女双方都达不到高,不管夫多年,早晚都是会分手的,若男人的、长,再加上时间持久,子就算是跟着他讨饭,也会死心塌地的跟定他一辈子,你妈妈的户可能生得和我差不多,我的壁丰厚、道紧小、子口较深,你刚才已试过了,每次,磨得我的又酸又麻,大头每次都顶到我的花心,使我痛快得水直,我当然吃不消了。”

 “对,妈妈的也是很厚,子口好像浅一点,所以我每次下去时,都叫我轻一点,稍微重一点,她就叫痛。”

 “你现在明白男女的生理构造不同之处,以后要爱惜你的养母和干妈,知道吗?”“知道!干妈!亲干妈!但是你俩吃不消,没人陪我玩,那我怎么办呢?”

 “乖儿!干妈后再找两位中年美太太给你玩,怎样?”“真的?今后我要多玩几个女人,多多了解女人的妙处,好干妈,我好爱你!”

 于是又吻,又摸。大巴涨满小,夫人被摸吻得难挡,火高炽,气急心跳,不知不觉间,扭摆细耸肥。文龙被夫人扭得具暴涨,不动不快,于是猛,夫人的两片随着大巴的,一张一合,水之声“滋…滋…不停。”

 大夫人虽是中年妇人,且生过两胎,但丈夫年老体弱,具短小,虽然次数不胜枚举,但是遇到文龙年轻力壮,长,又是初生之犊、不怕虎的勇夫。

 加上少年刚之气,大巴像似烧红的铁一样,满小肥,因此夫人就处于挨打的局面,满头秀发凌乱地满在枕头上,粉脸娇红左摇右摆,双手紧抱文龙背部,肥,‮腿双‬蹬,口中嗲声嗲气叫着:“啊…乖儿…我一个人的亲…亲丈夫…我不行了…你的大巴…真厉害…干妈的…小会…被你破了…求…求你…我实在受不了…我又…又…了…”

 大夫人被文龙得四肢百骸舒服透顶,花心咬着大头一,白皙的一双粉腿蹬,一大股水像撒一样,了一,美得双眼翻白。

 文龙也感到夫人的小肥,像张小嘴似的,含着他的大巴,舐着、着、着,说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亲干妈!干妈…哦…你的小肥…得我的巴…真是…真是美透了…”更用双手抬高夫人的肥,拼命的、扭动、旋转。

 “宝贝!干妈…不行了…求你…快你那宝贵的浓…滋…滋…润…干妈…的小…吧…再不得了…乖儿…我的命会被你…死了…哎呦…”其实她也不知道叫喊什么,有效无效,只觉得舒服和快,冲着她的每一条神经,使她全身都崩溃了,她着、痉挛着,然后张开小口,一口咬在文龙的肩头上。

 文龙经夫人一咬,一阵疼痛渗上心头“啊!亲妈妈!

 我要了!”说完背脊一麻,股连连数,一股火热,飞而出。

 文龙感到这一刹那之间,全身似乎爆炸一样,粉身碎骨,不知飘向何方。

 夫人被滚热一烫,全身一阵颤抖,大叫一声:“美死我了!”气若游丝,魂魄飘渺。

 两人都达到的高,身心舒畅,紧紧搂抱在一起闭目沉睡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夫人先醒了过来,睁开媚眼一看,发觉自己和文龙一丝不挂,双双拥抱在上。

 文龙还睡得正甜,一股羞和一股莫明的甜蜜,涌上心田。

 刚才两次绵缱的搏战,是那样的舒服,又是那么令人恋难忘,若非碰着文龙,她这一生岂能尝到如此畅美和足的生活!

 再看一看文龙那英俊的面貌,壮硕的身体,还有那下的大具,现在虽软了下来,恐怕也有五寸多长,比自己丈夫的硬起来才四寸多长,还长了一寸多。

 想想刚才是如何能容纳得下的,再想想文龙才近二十岁,比自己的女儿还小二、三岁,自己做他的妈妈都有余,竟然跟他发生了关系,想着想着,粉脸煞红。

 可是自己也真是爱透了他,看他生有一条骇人心弦的大具,又能如此坚强而持久。

 她活到四十三、四岁,今夜第一次才享受到如此痛快、足的生活,不由长叹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不管它那么多了,以后的事情发展如何,实难预料,眼前痛快、足要紧。”自思自叹一阵后,情不自,一手抚摸文龙英俊的面颊,一手握着文龙的大具又、又套。

 文龙被弄醒来,大具也生气发怒了,涨得青筋暴现。

 “啊!龙儿,你的巴又翘又硬,如天降神兵,真像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以后你的太太一定幸福了!”

 “干妈,我现在还不想娶太太,我要把它多孝顺你和妈妈,让你二人多享几年足的生活。”

 “乖儿,你真好!算我和你妈妈没有白疼你。”

 “亲干妈,告诉我刚才你舒服吗?”

 “嗯,好舒服!”

 “满不足?”

 “足!足!太足了!”

 “干爹他怎样?”

 “什么怎样?”

 “我是说…干爹能给你足吗?”

 “哼!他要是有这个能耐就好了!”

 “那他的巴有多长多大?硬不硬?”

 “他只有四寸多长、一寸、不太硬,我的趣刚刚开始,他就了,真使我痛苦。”

 “干妈,这么多年,你都是这样痛苦下去的吗?”

 “是的。”

 “那你的小了怎么办?你有没有去另外找其它的男人,替你止、解饥解渴?”

 “小鬼头!胡说八道!干妈又不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何况也有点身份地位,差不多的男人,我还看不上眼,要让我动心的男人,少之又少!”

 “那么干妈为什么对我动了凡心呢?尤其刚才表现得真!是不是我的大得你太了,才会…勾…引我?”

 “死文龙,不来了嘛…你怎么又来欺负干妈了!我是在看到你的那一刹那时,我的整个人,一颗心全被你吸引住了,尤其…尤…”“尤其什么?干妈快讲啊!”“尤其…羞死人了…我…我讲不出口…”“讲嘛!干妈!我的亲干妈…亲太太…”文龙边说边双手齐发,上摸房,下挖她的户。

 摸得夫人头硬水直,娇声讨饶:“宝贝!别再逗妈了,妈讲…讲…快…停手…”“好,那你就快讲。”文龙停下双手,催促道。

 “尤其当时看见你的那一刹那,底下的小不知不觉就起来了…连…连…水都…出来了…嗯…要死了…坏儿子…非要我说…”

 “亲妈,你刚才真,水又多,真是别有一番滋味,我好爱你…”双手又摸又

 “嗯!再、水再多也受不了你的大家伙,你啊!唉,真是我命中的魔星。”

 “干妈,干嘛好好的叹什么气!什么我是你命中魔星,数月前妈妈也是这样说过一句话,真奇怪,为什么你们二人都这样讲?”

 “乖儿,你的养母已近四十,我已是四十多的人了,又有丈夫,我的二个女儿都比你大了好几岁,我都可以生得出你来了,但是我和你妈,都同你有了情,可是我被你过了后,真是不能一天没有你,小冤家,你不是我俩二人的魔星,是什么?”

 “那就别想得太多了,欢乐要紧!来,干妈,换个姿式,你在上面玩,比较自由些。”

 夫人此时也不再害羞了,于是翻身坐在文龙的小腹上,玉手握着大巴,对准自己的小,就套下去。

 “啊!”她娇叫一声,大头已被套进小肥里。

 夫人的娇躯一阵着、颤抖着,不敢再往下套动,伏下娇躯,使两颗丰的大房摩擦着文龙健壮的膛,两片火辣辣的香,吻上文龙的嘴,把丁香舌伸入他的口中,两人紧紧抱着,饥饿而又贪婪地,猛着。

 “乖儿…亲丈夫…我的心肝…”夫人边娇哼,边用肥磨动、旋转起来,大巴也被一分一寸的吃进小里面去了三寸多。

 文龙这时也发动了攻势,猛的往上一,双手再扶住夫人的肥往下一按,只听夫人一声娇叫:“啊!轻点!乖…你…你…顶死妈了…”“亲妈!快动…快套…”夫人粉又磨又套,娇躯颤抖,娇眼煞红,媚眼醉,她感觉全身像要融化在火中,舒服得使她差点晕过去。

 “亲妈!小肥妈!快…快动…用力…套…”文龙边叫着,边往上猛部,双手握住两颗摇摆不停,晃来晃去的大肥弄着、捏着。

 “宝贝…你的…大巴头…又碰到小的花心了…哎啊…好舒服…好美…好…”她越套越快,越磨越猛,肥坐下时跟着柳一摇一扭,户深处子口,抵紧大头一旋磨,使得二人得到终身难忘的合最高之乐趣。  M.zIKkXS.Com
上章 徐娘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