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徐娘乐 下章
第六章
 文龙被夫人坐下时,子口之花心,一磨一旋,一,舒服透顶,使得他野大发,火更炽,于是抬起上身,靠坐头,抱紧夫人,改为坐姿。低头含住夫人褐红色大头,着、舐着、咬着。

 “亲妈…你的小肥…里的花心……得我的头好舒服…快…加油…多几下…”夫人此时肥一上一下套动,急如星光,全身香汗如雨,呼吸急促、粉脸含、媚眼如丝,那样子真是勾魂摄魄、冶人。

 “心肝…小丈夫…你咬…咬妈的头…咬重…重点…妈要…给亲丈夫了…”文龙只感又一股热热的,冲向头,使得他也舒服的大叫一声:“亲妈…别…我还没有…够…”夫人已经娇弱无力地伏在文龙身上,晕过去了。

 文龙一看,没得戏唱了,做了一下无可奈何的表情,慢慢将夫人扶躺在上,自己也躺下,抱着夫人,闭起双眼,暂作片刻之休憩。

 夫人经休憩一阵后,悠悠的转醒过来,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眼看文龙嗲声娇语:“心肝!你真厉害,干妈刚才差点没死在你的手里。”

 “干妈,累不累?”

 “还问呢!骨头差点都要散了。”

 “亲妈,你舒服过了,你看,儿子的巴硬得难受死了!”

 “乖儿,真厉害死了,玩得那么久,还不身…”“那我不管,干妈舒服过就不管龙儿了,我还要…”文龙在夫人满身又、又摸、又捏、弄得夫人是酸、麻、、走遍全身。忙用玉臂抱紧文龙,笑道:“乖儿,妈实在受不了!

 不能再弄了,我觉得里面有一点点痛,妈从来没有被像宝贝那么过,第一次

 偷情,就遇到乖儿这么大、又这么厉害的巴,玩到现在,还没,你看天都快亮了,快睡一觉,明晚我和你妈妈二人陪你玩到天亮好吗?乖!听话。”

 “好吧!”

 早上十时后。

 玉珍推开房门进去一看,夫人正紧紧抱着养子呼呼大睡,一腿直伸,一腿横放在龙儿腹上,粉白的小腹下,乌黑的一大片,既浓且密,高凸似座小山。

 呈红色,小呈鲜红色,满一,再看龙儿的具软软垂在间,尚有五寸多长,大头赤红发亮,上面水已干,沾贴满整条具,看得玉珍漾,小水都快要出来了。

 于是用手推推夫人的身体,夫人睁开一双媚眼,和玉珍的眼光一接触:“啊!

 珍妹…”“芬姐!恭喜你啦!”

 夫人一听,羞得粉脸通红,一头钻在文龙的怀里:“珍妹,不要看嘛!羞死人了呀!”

 “还怕羞呢!昨晚龙儿侍候得你痛不痛快…”“好痛快啊!龙儿也真厉害,我差点就死在他的手里。”

 “芬姐,我不是对你说他很厉害吗?我有时给他弄到一半,我就吃不消,就不许他再玩了。”

 “我昨晚被他弄了三次,弄的我筋疲力尽,到现在下面还有一点儿痛,玩了一夜,龙儿才了一次,真厉害我真吃不消。”

 “芬姐,那今晚我们二人陪他玩,怎样?”

 “好呀!”于是再唤醒文龙,侍候梳洗进餐,无微不至。夜幕低垂,寂静无声,别墅灯火全灭,独有夫人卧室中的灯火明亮。玉珍母子及夫人三人,赤条条一丝不挂。

 文龙居中而卧,双手左拥右抱着两位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之中年美妇,感觉二美之风味各异。

 养母生得高贵大方,娇媚不现于形,身才苗条,肥、细、丰、乌黑丛生,小生得正、紧、小,花心紧合,丰肥、壁,伸、缩收放自如,玩的时候,可任形开合,妙不可言,内媚之术超人。

 大夫人虽已四十三、四之龄,然生得雍容丽、娇媚热情、体丰、肌肤白、丰若无骨,高肥大房,不现下垂,头硬大,柳

 小腹略略凸出,花纹数条,突出,自脐下三寸处,布满腿间,乌黑亮丽,将整个户盖住,儿生得肥厚、紧、热、深,厚、花心感、水不竭。

 热情似火,娇媚态,现于眉目,中,花心收放自如,自形开合,内媚更胜其母。今得享此双美妇之异味,真是人生一大乐事矣!

 文龙双手,左摸右,使得二美妇火高炽,水直

 玉珍抱着俊面吻个不停,夫人手握具,捏‮弄套‬,小嘴不停亲吻其小腹及

 文龙被二美妇上下其手‮弄抚‬,火上升,长暴涨,全身热血沸腾。

 “宝贝!妈…好难受…要儿…儿的大巴…”

 “乖儿!干妈也好难受…我也要…要儿的大巴…”

 “两位亲妈,龙儿只有一条巴,那我跟谁先玩呢?”

 “是啊!跟谁先呢?”二美妇同声道。

 “珍妹,昨晚你忍了一夜,还是你先吧!”

 “芬姐…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没关系,谁先谁后都一样,龙儿有的是狠劲,一定能够足你我的需要的!”

 “那么芬姐,恕我占先了!”

 “自己姐妹,还客气什么!”

 “龙儿!乖宝贝,先解决妈妈的饥渴吧!”

 “好的,妈。”于是翻身上马。

 玉珍亦紧抱其背,‮腿双‬高举,挟其雄,两脚环勾。另一手握住文龙的物,对准户口,先以大头轻磨一阵,使头沾满。娇声说道:“乖儿,可以进去了,但是要轻一点,别太用力,不然妈会痛得受不了的!乖宝贝,听话,妈会更爱你的。”

 “是,妈我知道。”文龙沉一顶“滋”的一声,大头整个进入。

 “啊!乖儿,轻…轻点…涨死…妈了…”“妈,你还痛呀?”

 “还是有点涨…涨…痛…”“妈,玩过那么多次了,怎么还会痛呢?

 真奇怪。”

 “什么真奇怪!你可知你的头又大、具又长,妈每次被你得要死要活,那个罪真不是人受的,乖!你知道吗?”

 “我…我…”“别我…我的了,慢慢的、轻轻的往里顶…乖…先妈的…头。”

 慢磨、慢顶,物一寸一寸的深入,直到深处。

 “哎呀!好涨…好酸…好…儿啊…你先稍停一下…妈…妈实在受不了你再…再顶…了”文龙伏在养母丰体上,手长大巴紧紧户里,头抵住花心暂停,片刻后…“妈,我要动了!”

 “嗯!”暂停的人儿又开使摆动了。

 玉珍蕴藏在体内的火,在休息片刻后,已开始了。

 文龙急快猛烈的,次次到底、下下至心,将全身的力量,聚集于具上,勇猛、旋转,抵着花心,养母亦的摇摆着肥,全力配合,媚眼如丝、娇吁吁。

 文龙则是勇猛如虎,埋头苦干,养母在被爱子狠之下,痛快得要发了疯似的,全身筋骨肌酸软,肥紧的小个不停,口中语哼道:“宝贝、心肝、亲儿、乖、丈夫…”等,什么都叫出来了。

 文龙被养母之态,刺到极点,快慰的具暴涨,头连抖,一股热猛而出,全部入花心深处,冲击得玉珍也舒服透顶,户紧缩,张开银牙紧紧咬住文龙的肩头,紧搂爱儿,神魂飞驰,快乐异常,双双领略后无上的乐趣,合,快乐的昏过去。

 淑芬在旁观战近一小时,芳心动火高涨,意见他母子二人,紧紧搂抱颤抖不停,知道二人已享受到至高的乐趣。

 这时二人已渐渐停止颤抖,软瘫一团,二人全身汗水,如雨打的一般,忙拿起巾,替他二人擦着,好等文龙休息过后,再给自己享受快乐的时刻。于是抱紧文龙,侧躺一旁,享受触觉之快的等待着。

 文龙年轻力壮、身体结实,况且从小在乡郊山野长大,虽然刚才经过一阵剧战,但年轻人精力容易恢复。

 不久,即醒转过来,回首望着夫人,见其一对水汪汪的媚眼,充满态,凝视着自己。秀眉含、红樱语还休、脸颊娇红,娇人。四目相,百媚横生,真恨不得将她一口活下去。

 “干妈,对不起,累你久等了。”

 “还说呢!刚才看的我难受死了!”淑芬边说,边‮弄套‬着文龙的具。

 文龙亦手握丰肥大房,摸、、捏,另手入多肥厚户中,挖、,并捏感的核,使得淑芬火高涨,柳不安的扭动,娇吁吁!

 “宝贝!我爱,妈的小得…全身难受死了…乖儿…别再逗妈了…快把你…你的…大巴…进来…吧…妈实在…忍不住了…”

 夫人呻哼着。

 文龙被其娇媚,血脉奔腾,具硬热如烧红的铁条,不不快。翻身上夫人的娇躯,直刺“滋”的一声入四寸有余。

 夫人被刺得“唉呀!”一声,娇躯直抖:“乖儿!好痛…好涨…轻点…停一下…再…”文龙闻听,得停住不动,低头含着褐红色的大舐咬,手摸着

 稍停夫人长嘘口气道:“宝贝!妈现在…小里面又酸…又…要乖儿的大巴再动…妈的水出来了…”阵阵水源源而出。

 文龙顿感一阵热源源而来,知其已能承受得了,于是稍一用力,整条大具全到底。头紧抵花心,子口一开一合,着大头,使得文龙舒畅传遍满身。

 “宝贝…亲丈夫…你快用力…妈…好…好涨…也好舒服…亲儿…小冤家…快…快动…嘛…”文龙的头被挟得异样的快,也开使加快则到口,则到底。

 有时用三浅一深,再改为六浅一深,或九浅一深,到底触及花心时,再旋转股磨一阵。

 淑芬被文龙的大巴强有力的,以及大头研磨着花心,那销魂蚀骨之乐,痛快得她四肢紧紧搂着这可人儿。

 “天啊,我的宝宝,我的亲丈夫,这几下…使我美得如登仙境…妈…好痛快…好舒服…心肝…要命的乖…我…我已快乐至极…得真够劲…妈…一个人的亲…亲丈夫…我的骨头…都要酥散了…亲儿…快…再快…再用力…妈…要…出来…来了…给…乖儿了…”

 二人真是旗鼓相当,舍命战,双双同时达到顶点,同,紧拥一团,呼吸急促,器紧合,同享后那一瞬间之悦。

 近一小时之战使得二人疲力尽,百骸皆酥,身心舒畅,全身软瘫,昏昏进入睡乡。

 这次开诚享乐,领略到爱的美妙,中‮趣情‬。三人不分主仆辈份,终陶醉在海中,任情寻作乐,反正别墅别无他人,三人之间不分夜,双人、三人,房中、房外、亭园、假山,尽情相依,亲吻搂摸,站、坐、仰、躺,各展其长,套坐,绵不休,任情风。  m.zIKkXs.Com
上章 徐娘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