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九龙女传奇 下章
第五回 女捕杨莉琴
 近年来江南出了一个著名的女捕头,名叫杨莉琴,年纪不到三十岁,长得丰健壮,红扑扑的瓜子脸蛋永远带着微笑,一双又黑又大又亮又媚的眼睛总在摄人心魄。虽然缺少几分清秀,却更多一分妖媚。且又聪明、伶俐、善解人意,上下左右关系极好。

 莉琴充分利用这些特点以美及柔情去勾引罪犯,而罪犯也认为她和善,心甘情愿死在她的刀下没有怨言,以至破获了几起大案,擒获多名盗贼,一时名声大噪。也引起了多数盗贼的愤慨,杀之而后快。双凤就是她的死对头。

 所谓“十大恶人”也是近年来频繁出现在江湖上的匪盗,其实就是九龙女身边的打手、保镖、伙计和面首。为首的就是江南双凤中的大凤。

 其他几个人有最得婉玲赏识的、从少女时即为她保镖、并初试云雨情的英俊

 青年何其元;忠心耿耿为紫烟服务十几年的保镖和面首秦峰;罗薇薇的小情人宋

 亚;叶倩的心腹家人叶利明;和灵芝合谋杀死亲夫出逃的夫徐英。这几个人都是以茶楼为家,为婉玲不惜卖命之徒。

 另外几个虽不常住茶楼,但也经常来此公干。他们是:李英影,此人心狠手辣、武功高强,是太湖水寇粉面罗刹的助手及面首;袁弘一,过去是飞天驼龙张月明合伙的飞贼,月明洗手嫁人后,仍暗中私通往来,此次月明遇难,也是俩人旧情难忘共同犯罪所致,营救月明当然是义不容辞之举。

 另一个张峰,乃是四姐销魂女霸张美玉的家人,美玉自丈夫周大英死后独守空房,拿他来解馋的;最后一个小青年叫刘远,是大凤替小凤物的丈夫,其实他们三人之间的暧昧关系谁也说不清。本来九龙女和十大恶人之间的关系就很难说清,似各有所属,但有时又公开的、甚至集体的

 在婉玲的精心策划下,各项工作进展顺利。十大恶人个个武功超群,不出十劫狱成功,救出飞天驼龙老五张月明,小凤护送回杭州,藏匿于茶楼深处。

 设计引女捕头杨莉琴带兵追赶至密林深处,被粉面罗刹引众水寇包围,杀散官兵,生擒活捉,捆绑停当,装入麻袋,由十大恶人押解回雁山老巢。太湖水寇也迅速撤入湖心深藏隐蔽。

 雁山中的一个破庙里,这是江南双凤的据点之一,松明火把将大殿照得通明,十大恶人及其手下正在大摆宴席,庆贺他们的行动胜利成功。酒至半酣,大凤走到佛龛前的虎皮椅上坐下,高声喝道:“将那个六扇门的娘们杨莉琴押上殿来!”

 顿时有两个喽罗扛着一个大麻袋进来,解开扎口,从里面滚出一个像粽子般捆着的女人,正是著名的女神捕杨莉琴。只见她双手缚在背后,小腿大腿紧贴着脯用麻绳捆绑成一团,一出麻袋立即跪地,不断地叩头求饶,万分悲泣,泪满面。

 大凤鄙视地瞧了她一眼,笑了笑对大伙说道:“这女人身材健美,脸蛋也不错,据说还是个出名的妇。杀了实在可惜。这样吧,先交给你们痛快地玩玩,轩辕九式,一人一式,人人有份。我没长你们那宝贝玩意,无权享受。你们玩够了,最后交给我处置,如何?”

 众人一听高兴地大叫:“多谢大姐!”立即七手八脚将杨莉琴解了绑绳,剥光了衣服,按倒在地上。

 这帮恶人什么漂亮女人没有玩过,但莉琴美丽的侗体仍深深地吸引着他们。

 顿时人们安静了下来,有的瞪大了眼睛,有的咽着吐沫仔细欣赏。两只丰房象球般挂在雪白的身体上,茂密的乌黑、柔软、光亮、细长,象男子的美髯飘洒在下,遮盖着紫红色的桃源口。

 李英影首先发难,光了衣服大叫一声:“我来龙翻!”扑了上去,将硬梆梆的大槌一下子就进了莉琴的道,接着拼命地送起来,莉琴先还挣扎了几下,无奈李英影力大无穷,只得任其所为。何况她本就是个颇有经验的妇,干了十几下后火就被勾了起来,麻难当,也配合着动起来。

 杨莉琴对付男人的功夫不浅,一口气弄他三二个的不在话下。李英影是条蠢汉,只知痛快,一味送,十几分钟就,而莉琴还意犹未尽。

 大家笑道:“当年粉面罗刹怎么会找你这么个熊包,真是银样蜡头。”

 李英影也笑道:“新鲜货,不觉干得猛了些。”

 第二个宋亚小子上来进行猿搏,将她的双脚抬起放在自己肩上,把进她的送起来。宋亚年纪轻,身体也瘦弱,虽然常和罗薇薇七八糟的搞,但这方面还是不怎么老到,一会儿也了。弄得莉琴很不过瘾,急叫道:“哪位快上来,我死了,快快。”

 何其元看着她的丑态笑道:“小货,我来消谴你,来出腾如何?包你满意。”说着将她的‮腿双‬弯曲抵住房,把部完全暴出来,将老二狠狠地了进去。

 何其元可是从红楼阁出身的老行家,每逢侍候刘婉玲时一干就是半宿,要不婉玲能那么赏识他,成为她的贴身保镖。这时他先浅后深,然后再三浅一深地轰击。弄得杨莉琴魂飞魄散,美不胜收,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是个阶下囚,口中不住地叫道:“哥,好哥哥,美死我了,用力,用力,好,好美…哎哟!我要了。”一阵颤抖,莉琴大,瘫软在一边。

 秦峰上前,将她的双脚弯曲着放在地上,对她说道:“你也是个行家,下一式我演练凤翔,得你用力。”

 莉琴点点头,待秦峰的老二放进去后就主动动起来。秦峰是紫烟的面首,能和紫烟对阵,功夫深不可测。配合着莉琴的动,他的老二在中又搅又转,一会儿又勾起了莉琴的“哥呀,妹呀”地叫一通,跟着又了一次。

 李大凤在旁边看着,不知不觉下面发,浑身颤动,水汩汩地向外,只得用手来自,一只手房,一只手挖着蒂。忽地一个冷战控制不住,了一水。这时何其元刚刚下马,看到大凤的丑态,即说道:“大姐,我来帮你止好吗?”

 大凤求之不得,立即退去子,一步蹦到何其元身上,两人搂着演练了一出鹤颈。大凤饥渴难当,一上去就玩命,嘴里气,一会儿就了。

 那边,杨莉琴又一次被挑逗到高,坐在袁弘一身上演练鱼接鳞,可惜弘一早了。众人笑道:“你这几下子月明五妹能过瘾?”

 弘一也笑道:“她能倒采花,还用我伤神。”

 莉琴浑身酥软麻难当,立即爬到叶利明身上开始兔毫。叶利明是何等样人,常州窝叶家庄出来的人,什么阵势没见过,又又转又旋,弄得莉琴疯狂到了极点,跟着了个一塌糊涂。这回可惨了,躺在地上起不来了。

 关灵芝那温文尔雅的夫徐英把她翻过来爬在地上,很不文雅的从后庭了进去,抓住双狠命地送起来,也将就算是虎步。莉琴此时早已没有甜美的感觉了,只有一阵阵的疼痛,不断地呻着:“哎,不行了,饶了我吧!”

 徐英玩够了,将具拔出来,只见水、、血水一齐从出。莉琴实在动不得了,伏在地上。张峰称势爬上去来了一出蝉附,实在不过瘾,跳起来照股蛋踹了一脚道:“没出息,才干了几下就瘪了。”恨恨地走向一旁。

 李大凤看杨莉琴像死狗样伏在地上,确实不行了,加上自己已恢复过来,心中地还想过过瘾,就叫道:“算了吧,刘远,玩死狗没意思,过来帮姐解解馋。”说着像狗似地爬在地上跷起股,刘远从后面将老二进她的道,玩起了虎步。

 刘远从小在院里鬼混惯了,玩女人的伎俩还真不赖,弄得大凤心花怒放,不断地叫:“刘远,你真行,姐好美,好…用力死我了!用力…哎哟!不行了,我了!”二人俱都了,水、了一地。

 诸人办毕,大家起来穿好衣,刘远、张峰过去把莉琴从地上抓起来,双手拧到背后反抱着柱子绑了起来。莉琴已是奄奄一息,连喊叫求饶都没有气力,只得任人摆布。

 大凤走过去,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抬起面孔,嘿嘿冷笑道:“你这臭‮子婊‬,娘们,今天我要给被你杀死的兄弟姐妹们报仇血恨!”

 说着用匕首在她脑门上划了一道口子,把刀扔了,从怀中取出一小瓶水银,倾了一些在伤口上。水银立即侵入伤口,迅速向四周扩散,只见莉琴的皮慢慢分离。

 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力量,莉琴忽然挣扎着大叫起来,不一会,全身起了鼓泡。李英影及秦峰上前,在莉琴杀猪般地声声惨叫中剥下了她的人皮,出一身鲜红的渗着血丝的,混身不住地颤抖,嘴里不断地呻

 接着袁弘一、何其元上前把一碗碗盐水洒在她身上,洒一碗发出一阵烈地颤抖和惨叫,如此折腾了半个时辰。

 大凤说道:“如此美貌娇娘,痛苦的挣扎,你们男人没有怜香惜玉之感吗?算了吧,还是我来解你吧。”说着上前抓着头发手起刀落斩下了莉琴的头颅,扔在地下。

 “弟兄们,刨个坑,埋了吧,免得叫官府察觉又生枝节。”

 东方刚刚发白,十大恶人收拾停当,一个个溜出庙门,消失得无影无踪。  m.ZikKXs.cOM
上章 九龙女传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