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九龙女传奇 下章
第十一回 刘公再施刑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案件处理完毕,刘公在江南各地巡视,一来览天堂秀,二来了解民情,等候上司复文。

 八月中旬圣旨到达,批准刘公所判。为使各地方民众都得到教益,将各案主犯均押往案发地施刑,从犯就地处决。唯刘婉玲一犯,因牵连里通外国事由,案情严重,拟将该犯押赴京城,公审后再行定夺。

 刘公接旨后,急忙安排官员衙役,布置刑场,打造囚车,定下行刑期及起解期,张贴安民告示。至九月初,一切齐备。

 是,刘公升堂,首先从牢中提出粉面罗刹胡秀珍、销魂女霸张美玉、逍遥

 大眼妹关灵芝、飞天驼龙张月明、凌波仙姬王紫烟、东海魔女叶倩、苏杭玉女刘

 婉玲及五个牢子古丽虹、盛君、杨子芹、吕林秀和周慧英等女犯,宣读犯由后装入囚车,停在厅前。那囚车为一木笼,人犯坐在里面,上面是一面枷,套住犯人的颈项及手腕,在外面,下面有轮,可推着走。

 然后从牢中拖出茶花女罗薇薇、江南双凤之李小凤以及何其元、秦峰、李英

 影、徐英、叶利明、袁弘一、宋亚、刘远、张峰等九大恶人,还有茶楼的打手和太湖的水寇,总共三十余人。宣读罪状后判曰:“将李小凤判处绞刑,其他各犯均斩首示众,即刻验明正身,押赴刑场处决。”

 一声令下,众衙役虎狼般上前,两人夹持一个,拖出厅外,分别将众犯剥去上衣,五花大绑,上斩标,站立一旁。

 最后才将江南第一美人林飞霞押上堂来,宣读罪状后判曰:“判处斩刑,立即执行。”

 判毕,刽子手当场抬出一架大铡刀来放在厅前,打开刀片,就像张开吃人的大口,吓得飞霞魂飞魄散,一时小便失顺着了一地,好不容易向前爬了几步,哀告刘公道:“念我帮你揭真相有功,饶我一条狗命吧!”

 刘公笑而不答。飞霞又转身哀求知府:“你我结发夫,救我一命吧。”

 知府乃带罪之身,还不知自己前途如何,站在一旁也不敢说话,只得背过身去默默垂泪。刘公一挥手,二名刽子手上前,按住双肩,抓住手臂,将飞霞拖到铡刀前,向前一送,把她的脑袋填入铡刀口内。飞霞绝望地瞧了瞧她的丈夫,哭丧着脸,无可奈何地闭上眼睛,低下了头。

 刘公一声令下:“铡!”只听得“喀嚓”一声,铡刀合下,飞霞的首级滚落在地,尸体歪倒一旁,满地鲜血。众衙役搭起尸体,抬着铡刀下去。一名刽子手捡起人头,请刘公验看。

 飞霞年轻时是江南第一美人,刘公曾慕名召见,仔细鉴赏,赞叹不已。今再看这颗人头,雪白的肌肤已成为死灰的脸色,微睁双睛,眼角处散布着浅浅的皱纹,咧着大嘴,呲出森森白牙,连牙中残留的黑烟痕都历历在目,蓬的长发飘洒四周,十分恐怖。刘公暗叹道:“江南第一美人,死后也是这样难看。”

 整个行刑过程,众犯均看在眼里,但无一人可怜她,因为她出卖了朋友、姐妹,落得个里外不是人。采用内部处决林飞霞,不游街,不示众,这是由于她的身分所致,也是刘公体贴知府处境所为。

 处决完毕,这才大开衙门,敲起破锣破鼓,将应决罪犯一个个押上大街,后面跟着囚车,游街示众。因有告示在先,所以杭州城内万人空巷,人山人海,前来观看。

 十几辆囚车,罪犯蓬头垢面,都用长发遮住颜面,也分不清张三李四。观众的注意力大多集中在追寻两名女死囚上。三十多名男犯糟糟的押过去后,出现了罗薇薇及李小凤。只见两人袒背、反剪双手、五花大绑、背斩标、蹒跚而来。

 罗薇薇在前,被两名刀斧手押着,青丝散、泪眼滢滢。过去她被公婆待得很可怜,小小年纪,身体发育得不好,房不大,瘦骨嶙峋。许多杭州人都知道她的身世,很多人曾为她的悲惨遭遇潸然泪下,又曾为她的新生欢呼雀跃,不想却招来了杀身之祸,这时也只有哀怜和痛惜而已。

 小凤身体比薇薇强壮一些,但年龄更小,房也不大,似乎有些昏,任刀斧手架着前进。大街小巷游了一个多时辰,这才来到刑场,就在晚林茶楼前边的闹市区。

 刑场二边,各竖着二件刑具,这是几天前刚派人装上的,刑具颇大,都立在很高的台子上。刽子手将小凤押上绞架,拔去标子,用绞索套在脖子上。小凤双眼紧闭,面无表情,默默低头站在那里。

 刽子手又将薇薇押上断头台,拔下标子,跪在刀口前,按下她的脑袋,正好把脖子放在下半个枷的园口上,用手把她披肩的长发拢向两边,遮住了脸夹,把颀长的脖项袒出来,再合上上半面枷,锁上链子,再也不能动弹了。

 静静地等了几分钟,这漫长的几分钟,观众屏住呼吸等待着那激动人心的一刻到来。小凤仍似昏地低头站在那里,毫无表情。薇薇跪着爬在那里,似乎挣扎了两下,满面泪痕。

 忽闻听三声炮响,一名刽子手走近绞架,自言自语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是罪有应得。”说着“旷当”一声踢倒小凤脚下的踏板,小凤一脚踏空,身子被悬吊起来,晃了几晃不动了,当然大家明白这可怜的小生命马上就要结束了。

 接着另一名刽子手走上断头台,照着薇薇白股踢了一脚。薇薇身子抖动了一下,头向上昂了昂。那刽子手叹道:“可怜的小乖乖,你好好地去吧,你休怨我,王法条条由不得我。”

 说完高高举起手中的大铁板刀,飞速砍下,刹那间薇薇的脑袋伴随着一声淒厉的惨叫,象一蓬青丝包裹着的丸,骨碌碌滚到了台下,落在一个竹筐内,鲜血由脖腔出。

 子手从筐内抓着头发将首级提起,沿着断头台四周向大家示意。一会儿,刽子手将无头的尸身扔下台来,就不再理会。再看那边,小凤已经气绝,舌头伸出嘴外,十分恐怖,刽子手将她解下绞索也扔到台下。

 又听得几声炮响,刽子手将剩下三十余名男犯人,分成几拨,一拨拨推到刑场中央,一字排开,跪下,拔掉斩标。每人前边一个刽子手用手揪着头发,后边一个刽子手高举着大刀。

 一声令下,只见刀光闪闪,七里八叉,人头纷纷落地。砍了一拨,又推出一拨,只杀得尸横遍地、鲜血溢。刽子手捡起人头回令去了。

 众兵丁、官员这才收拾回衙,工匠拆除刑具,观众逐渐散去。一队荷实弹的兵士,押着十几辆囚车向北而去,车上女犯个个低头垂泪,为她们的姐妹、兄弟死去而悲哀痛哭。

 今天处决的这一批都是亡命之徒,也无家人收尸,故找了几个民工刨了一个大坑,将尸体扔在坑内埋了。可怜几十个人只有小凤留得全尸,其余众人都做了无头之鬼。

 当天下午,杭州西门口城墙上挂着一排排人头,在城门边上最注目之处挂着的是一个细皮、一眼看出是个女人的首级。

 大家对她太熟悉了,不就是那个杭州最热闹的晚林茶楼的小掌柜,人称茶花女的罗薇薇吗?她那对顾客温柔体贴的音容笑貌以及脸上那几棵浅浅的黑雀斑都使人记忆犹新。可怜的薇薇从小过着苦难的日子,自从跟了婉玲这几年总算体会到了点温暖和幸福,可也就因此断送了她年轻的生命。  M.ZikKxS.cOM
上章 九龙女传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