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九龙女传奇 下章
第十八回 玉女终伏法
 当人们回过神来再看婉玲时,只见她脖子上套着狗套,前面有人拉着,后面有人用赶着,被押往高高筑起的给囚犯执行死刑的刑台。

 在通往刑台的路上,拉起了一条绳子,离地大约三尺多高,绷得紧紧地。婉玲骑坐在上面,绳子深深地陷入她的道裂内。每走一步,绳子和道内壁的摩擦,使她产生一分疼痛,又增加一分情。道里不断渗出水,所过之处绳子上沾满了白色的黏,连浓黑的透了。

 此时的婉玲陶醉在痛苦和欢乐的矛盾情感中,步履蹒跚艰难地一步一步往台阶上爬去。终于又一次高迭起,全身颤抖,口中发出“呜呜”地呻臭的决堤似地涌出,顺着大腿和绳子滴洒在地面。

 好不容易爬到了台上,已是筋疲力尽。为了进一步对婉玲施行更残酷的奴役和凌辱,让她作短暂的休息。将在口中的圆球和夹在房及大上的晾衣夹都取了下来。虽然双臂仍被紧紧地捆绑着,但羁绊的消失和呼吸的畅通,也使婉玲感到轻松了许多。在一旁默默低头跪了大约两盏茶时间,又重新被衙役架起,又一场好戏开锣了。

 婉玲被带到绞架下面,用滑轮上的绳子一端紧紧地捆住她的双腕,拉动另一端,两条笔直反剪在身后的双臂被高高吊起,自然地弯下了。再将两腿分开,掰开户,在两片小上夹上两只铁夹子。又在两个头上也夹上铁夹子。然后又撬开嘴巴在舌尖上也夹上一个铁夹子。

 这种铁夹子比起刚才的晾衣夹弹簧更紧,且箝口上还布着尖尖的锯齿,深深地陷入皮之中。最后在每个铁夹上挂上一个大秤砣。

 这样一来,婉玲的舌头被长长地拖在嘴外,两只浑圆的房被拉成了锥形,两片小户里拽出足足有二寸长。婉玲只感到全身针刺般地疼痛,肌像被撕裂般的痛苦。不一会儿汗水、泪水、口水、水都下来了。婉玲也失去了知觉,昏厥过去。

 观众可是看得兴高采烈、如醉如痴,欢呼啸叫之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就连行刑刽子手也是头一次看到这种西洋景,不觉向艾伦伸出大拇指赞道:“Very good,还是洋人的玩意高。”

 艾伦答道:“好戏还在后头,慢慢往下看吧。”

 很长一段时间后,婉玲才慢慢地清醒过来。此时身上的铁夹子及秤砣已经除去,身体已然直立,绞索套住双臂捆紧。一名衙役将一细橡皮管一端进她的道,另一端接在汲筒上,动手柄,一股清水灌入她的膀恍。

 待到一筒清水灌完,撤去器具,又待了片刻,婉玲感觉下体涨痛,好象要撒一般。这才拉动绳索将她慢慢吊了起来,离地一丈多高时,突然迅速放下,又慢慢吊起,再迅速放下,如此十余次。

 吊起时婉玲感到一阵撕裂肢体般的疼痛,下放时又是一阵失魂落魄地眩晕,弄得她头昏脑涨,眼冒金花,想叫都叫不出声来。下腹的涨痛愈来愈烈,意愈来愈浓,想憋也憋不住,终于在一次下放的过程中失控了,从出一股涓涓细,说来有趣,每当身体上升时排也就停止,下降时也跟着排而出。

 周围观众的情绪又一次达到高,随着她起伏的身形,不断有节奏地高声喝彩。

 上一幕刚刚演完,几个衙役上来将婉玲的小腿向后弯曲,用绳子与大腿捆扎在一起,向两边分开后拴在滑轮另一端。这样只要拉动滑轮上的绳子就能随心所地使婉玲的身体前后翻转。

 第一个动作先将婉玲头下脚上眼朝天地倒吊起来,然后在脚底板、小腿、股、房、手臂等凡有水平位置的肌肤上都上点燃的蜡烛,最后将三支最的蜡烛点燃后分别道、门和口腔中。

 众衙役、兵士无事可做、悠哉游哉、席地而坐、抽烟喝茶,观看着蜡烛的燃烧。

 只见五颜六的腊油一滴一滴、一道一道在婉玲那如凝脂的皮肤上,热烫难当。特别是蜡烛烧到尽头化为一滩烛水,火焰直接烧灼皮的滋味,更是难以承受。

 最后那三支大蜡烛直往身体内部烧去,口中的一支被婉玲用舌头顶着吐了出去,而道和门那两支可就惨了,任凭婉玲如何挣扎、前后翻腾、左右摇摆,口中淒惨的嗥叫着,也不能甩掉,眼看着连都燃着了。

 还是那个出发前摸过婉玲房的小伙子,不知是事先安排好的,还是因爱慕婉玲美而心中不忍,向她的股上浇了一瓢凉水,解了燃“美”之急。

 这一举动在观众群中也发出了不同的反响,有那怜香惜玉者立即投以赞许的目光、而那感觉意犹未尽者则发出惋惜地哀叹或恶毒地诅咒。不管怎样,这场戏总算演完了。

 片刻以后,婉玲的身体被放平,像个蛤蟆蹦起来似地伏在半空中。衙役拿出汲筒,了一管肥皂水,掰开婉玲那两片肥大的,把它注入‮花菊‬门内,接着又注入第二管、第三管…

 眼看着婉玲那平滑的小腹逐渐膨开来,肚子里直肠动,发出“骨碌、骨碌”的声响,一阵阵的疼痛,就像有千百条虫子在腹中翻腾,一会儿出现了吃坏肠胃要拉稀的感觉。

 婉玲忍了又忍,实在憋不住了,只听得一声响,从出一股稠黄的体,夹杂着几条褐色的巴巴橛子,顿时臭气熏天。群众中爆发出阵阵喝采声,嘲笑声,咒骂声。

 灌肠这种刑罚无论是对身体的摧残和意志的消磨都十分强烈。此时婉玲已是身体柔弱,四肢无力,脑袋低垂,体力消耗殆尽,像面条似的软绵绵地悬挂在刑架上。

 按照艾伦等人原来的计划,下面还有几项节目要演出。由于头已经偏西,时间所剩不多,何况婉玲的体力已十分虚弱,万一折腾死了,整个行刑的高,即精心设计的处决方案将变得没有实际意义。于是,经过商议决定,即刻开始行刑,用最残酷、最刺、最具观赏的方法结束这个美丽女人的生命。

 众人将婉玲从绞架上放下,解开了绑索。衙役提来几桶水,浇在婉玲身上,

 然后用刷及破布将她全身上下的汗渍、污渍、水、水、粪便等一一洗涮洁净。再将刑台上残留的污秽、杂碎也都冲洗干净。有人把婉玲游街示众时坐过的那把椅子拿上台来,让她坐下休息片刻。

 这是她生命中最后一点得以自由呼吸的时刻,遭受百般奴役和凌辱的苏杭玉女,早已精神恍惚、思维迟钝,此时此刻她惟有一个愿望,就是只求速死,不要再受任何折磨和羞辱。不知她的这个最后希望,能否实现?

 这时,观众中有些幸灾乐祸的人,发出恶毒的诅咒,最好让她在酷刑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好;有些性格暴躁的人,认为对这种恶毒的刁妇一刀两断砍了就完不必再折腾;有些自命清高的人,觉得拿一个柔弱的女子肆意蹂躏算什么英雄而愤愤不平;有些怜香惜玉的人,则发出无奈的哀怨和惋惜。

 几声炮响后,婉玲又被人架起带到绞架下站立,经过洗涤干净和稍做休整的苏杭玉女又重新焕发出青春的美丽,苹果般的圆脸上又出现了绯红的容光,一身丰健壮的肌,犹如晶莹白玉雕琢的神像,无一处不显得清馨、柔润、娇媚、秀丽,立即吸引了千万观众的视线。嘈杂的刑场顿时安静下来,拭目以待,看看下面会发生什么惊心动魄的事情。

 只见婉玲双手向两边平举,腕、肘、臂都绑在一竹竿上。长时间来她的双手都是反剪在身后,观众隐隐约约感到腋下长着腋,现在算是看清楚了,婉玲的腋既多又长、既黑又亮,布满了整个腋窝。

 又将双脚尽量向两边分开,两只脚也绑在一竹竿上,整个人形成一个标准的大字,部就彻底地暴出来。婉玲的虽然面积不大,却也是浓而密、黑又亮呈倒三角形铺盖在小腹下方,而在桃源口四周则光洁清亮,杂草不生,使得那紫红色的以及从道裂中隐约透出来的无限春光,都清请楚楚地披无遗。

 须臾,艾伦将几个从国外带来的特制的细小的铁钩子交给衙役。这种钩子又细又小,挂在人的体上,几乎看不见,在西方是一种能使人的器官挪位而又不致破相的刑具。一个衙役上前将婉玲两眼的上眼皮用钩子挂在眉骨的肌上,使她再也不能闭上双眼,用衙役的话说是“让她亲眼看着自己的身体被一刀一刀支解”

 又将两片嘴上下翻起,上嘴钩在鼻尖上,下嘴钩在下巴上,把嘴巴撑得大大的,呲着两排雪白的牙齿连同牙龈都在外面。再将鲜红的舌头拽出,用两片竹片夹住舌捆紧。牙齿咬着竹片,嘴巴不能合拢,舌头长长地拖在口外,样子实在不太好看。

 跟着,又将她的两片向外翻起,用铁钩钩在大腿内侧的肌上,使她部门户大开,道内粉红色的。又在黄豆大的花心及道内壁上挂了几只钩子。然后,把她披肩的长发挽成一束拴在起吊的绳子上。

 接着,又有衙役上前,用细麻绳在部绕了几圈勒紧,把房的肌挤得明显地突出出来,就像两个大气球似的挂在前。一切就绪,这才拉动滑轮上的绳子,将婉玲吊起,待整个身体离开地面后,又从后面将她的双脚吊在滑轮的另一头,成了个面向下反弓着的大字。

 身体虽然放平,因为头发被栓在了吊绳上,脑袋却是向上昂着,所以婉玲脸部的表情被观众一揽子尽收眼底。其实此时的婉玲早已麻木得不知痛楚,瞪着两只牛眼,张着一方大口,呲着两排白齿,吐着长长舌头,一动不动地望着远方。

 待了盏茶工夫,又是几声炮响。直到此时婉玲虽然遭受了非人的痛苦折磨,但身体肌肤却未受到丝毫损伤。现在情况则大不一样,真正的行刑开始了。

 只见刽子手拿来两个带刺的竹管,一个道,一个门。强烈的刺痛婉玲实在无法忍受,不由自主地发出两声撕心裂肺地嗥叫,鲜血顺着竹管滴下。

 然后把她的身体适当作些调整,头部微微向下,腿部稍稍抬高,使得两只突出的肥正好低垂在身体的最下部。下面抬上一个火炉,烤着一块铁板,放在婉玲身体的下方。绳索慢慢下降,烧烫的铁板发出阵阵热气,灸得她全身肢体都发出恐惧的颤栗。

 终于头触到了铁板“嘶…嘶嘶…”声伴随着惨叫,婉玲只感到一股焦糊的气息和烤的香味以及部一阵难以忍受的灼热和刺痛,顿时汗水、泪水、水一并出。若非先前已经灌过肠也排过,否则又是屎了。接着就失去了知觉。

 刽子手看烧烤得差不多了,便将绳索拉高,用凉水将婉玲醒,又拿出一把菜刀,沿着房的部来回拉锯,把她那一对大房整个给割了下来,痛得婉玲“呕…呕”怪叫,也不知是哀求饶命还是咒骂行刑的狠毒。刽子手将割下的子再切成薄片,放在铁板上煎烤,直到皮呈现金黄透了,盛在盘子里拿去给大官们尝鲜。

 过了一会,将婉玲改换成四脚朝天、股向下的悬吊姿势,绳索放下,丰坐到烧烫的铁板上,冒起一缕青烟和“滋…滋”的声响,婉玲又一次忍受煎烤部的痛苦。如法炮制,身体拉高后又将烧烤过的割下,切成薄片,进一步加工后,刽子手、衙役、兵卒们分而食之。

 现在,婉玲又呈大字形直立地悬吊在半空中,几名刽子手都拿着小刀子,顺序走近她的身体,慢慢地一刀一刀将腿上、臂上、前、后背的肌切成二寸大小的切片,放在铁板上烧烤。

 惨嗥声中婉玲昏死过去,又被人用凉水泼醒,让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地被肢解。也不知剐了多少刀,总之肢体一片残破,才住了手。这次的烤则全部分给那些胆大的观众们食用。

 又过了一会,在两声悲惨的嗥叫中,道和门里的竹管连同鲜血和一起拔了出来。

 接着刽子手毫不手软地将蒂全部挖出,又将两片肥厚的割下,再将门口‮花菊‬门上的括约肌也挖出来,又继续将那长满和腋的皮完完整整地割下。

 最后一刀把伸在嘴外夹着舌夹的舌头齐割去。都放在铁板上烧烤,两片给了那位爱慕婉玲的小伙子,那一片香舌被洋人艾伦拿回家去下酒了。

 又听得几声炮响,众人一起动手,再把婉玲的身体水平吊好。一个刽子手拎着一把板斧上来,舞动了几下,忽然手起斧落,婉玲只感到间一片冰凉,接着一阵剧痛,已被拦砍为二截。上半身双手平伸,大头在上,吊在滑轮的一端;下半身双脚叉开,股朝天,吊在滑轮的另一端。

 顿时,腑脏、肚肠自腔及腹腔忽拉一起涌出,红、黄、蓝、白、黑,腥、、臭、呛、酸,五五味,坠在地上一大滩。接着又在两间对准道和眼劈了一斧,将下半身劈为两片,又左右两斧将两半拉股斩落在地,再割断绳索两条大腿也跌落地面。

 然后将上半截身体放下来,稳立在地面,把那颗歪在一边的美丽头颅扶正,举起斧子,大喝一声,婉玲的首级被斩落在地上,骨碌碌转了几圈,滚到台下。

 又趁势给脖腔中央一斧,将上半身齐劈开。

 众人这才一拥向前,刀劈斧剁将婉玲那已被肢解的尸体剁成酱、碎骨,散落地上一大片。刽子手拾起人头,挑在尖上,沿刑场跑了一周示众,然后拿去缴令。

 一个多才多艺、温柔美丽的苏杭玉女,一个阴险毒辣、凶狠残暴的九龙魔女终于走完了她短暂的一生,处决时年方二十六岁。

 行刑完毕,已昏暗。行刑者都已回去,只留下几个监守“曝尸三”的值班者。观众也大都散去,也有那无赖的好事者不愿离去,指手画脚地向那没有亲眼看到行刑的迟来者,绘声绘地描述着行刑的过程。

 绞架也已拆去,只留下一木桩上面挂着婉玲那颗美丽的头颅。苹果般的圆脸,虽然失去了往日鲜的红晕,但似乎仍然着甜蜜的微笑。嘴上的铁钩尚未拔去,嘴巴还是大张着,出晶莹的皓齿,好象在向世人述说着自己坎坷悲惨的一生。

 那一双深邃的大眼睛,虽然失去了往日勾魂的魅力,由于铁钩的存在仍然大睁着,好象正在欣赏地下那些被剐割得支离破碎的肢体和散落的肚肠皮被一群乌鸦雀鸟争食,以及几只无主的野狗把那一块块斩碎的尸骨啃得“吱吱”作响吃得津津有味的情景。  m.zIKkXs.Com
上章 九龙女传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