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白莲花传奇 下章
第十一章 烽烟再起
 凄清的月光透过铁窗冷冷地洒在牢房内的白莲花身上,长时间的捆绑已经令她的双臂麻木了,她试图挣脱绳索的束缚,但那绳索却是专门用来捆绑她的,结实的棕绳中混了牛筋,变得更加坚韧。

 白莲花默默地垂着泪,突然降临的罪名令她心碎。

 她咬牙站了起来,走到窗前,结实地捆绑令她不得不起了膛,衬衫的纽扣被结实丰盈的房顶开了,半房在月光下颤动着,白莲花羞愧不已。

 牢房的门开了,四个全副武装的战士端着晚饭走了进来,白莲花急忙羞愧地转过身子。

 两个战士给她松了绑绳,白莲花抚摸着臂膀上深深的绳痕,悄悄擦干了眼泪,缓缓坐下。

 白莲花没有什么胃口,只吃了一点儿简单的饭菜。

 四个战士持着手,全神戒备,待她不再吃了,依旧用绳索将她捆好,将她推倒在墙角的草上,锁上了牢门。

 白莲花袒膛,艰难地侧过了身子,迷糊糊地睡着了。

 几天后的一天夜里,政委带着几个全副武装的红军战士来到了牢房。

 衣衫褴褛的白莲花手脚上带着沉重的镣铐,挣扎着站了起来,不解地望着这些昔日还是热情洋溢的红军同志。

 “白莲花,老实待你叛变的经过和潜回的目的,若是再顽固不化,拒不待,红军的刑法也不是吃素的!”

 “你们,要…也要对我动…动刑?”白莲花吃惊地说道。

 “你们国民的残酷刑法摧残了我们多少革命同志,今天也要让你尝一尝!”一盆烧得通红的炭火端了进来,一团黝黑的铁链哗啦一声丢在了白莲花的脚下,白莲花吃惊地退了两步。

 一条结实的板凳放在牢房中央,几个红军战士走到白莲花面前,强行将她架到政委面前,开了镣铐,反剪双臂。

 刘旭把手一挥:“剥光她的衣服,用铁练捆起来。”两个战士伸出手来,哧啦一声,撕开了白莲花的衬衫,另外两个战士扯着衣领就要将衣衫从白莲花身上扒下。

 白莲花羞怒加,本能地抬起腿来,一脚将他踢倒。

 “不!你们不能这么对我,冤枉我!放我出去,刘旭,你这是打击报复,我,我跟你拼了!”刘旭见白莲花突然反抗,大惊失:“快抓住她,把她给我扒光,扒光!”同时急忙向后退去。

 白莲花真的恼了,她本来就如烈火,此刻见刘旭竟然要将她扒光衣服,动用酷刑,一时间什么也顾不上了。

 四个红军战士哪里是她的对手,顷刻间被击倒在地,她顾不上整理被扯烂的衣衫,拔脚向刘旭冲去。

 “快!女特务想跑,抓住她!”自己急忙逃出牢房,命令外面的几个战士冲进去捉拿白莲花。

 牢房内的空间本来就很小,白莲花又不忍心对自己的同志下毒手,被她击倒的战士转眼间又爬了起来,加入了对她的围攻。

 这些战士都是政委刘旭挑出来的,身强体健,擅长格斗擒敌,心中充满了对蒋匪特务的仇恨,下手毫不留情。

 白莲花渐渐招架不住了,连来的捆绑囚严重消耗了她的体力,身形也不如平时灵活,战士们无情的拳脚不断击中白莲花娇弱的身躯,带给她的不仅是身体的伤害,更有心灵上的伤痛。

 “呀!”她散的短发在混战中被一把揪住,白莲花身不由己被扯得扬起脸来,几个战士趁机抱住了她的细,沉重的打击接二连三地降临毫无遮拦的‮体玉‬,她终因寡不敌众,被几个战士合力绊倒在地。

 武艺高强的她被紧紧按住,双臂被狠狠扭到背后,衣衫一片片离开了她的‮体玉‬,筋疲力尽的白莲花终于被战士们用那条黝黑的铁链牢牢捆在了那条长凳上。

 女侠仰躺在长凳上,洁白晶莹的‮体玉‬被铁链紧紧绕着,丰盈的房被叉勒过的铁链衬托的更加拔。

 白莲花急剧地息着,愤怒的眼里淌着屈辱的泪水。

 “高峰,我的爱人,你可知道你的子正被自己的同志折磨,羞辱!你在哪里?”白莲花心中苦苦呼唤着。

 …

 一骑快马正在林间小道飞驰,高峰回来了。

 …

 白莲花的脚下已经被加到了四块砖,由于膝关节以上被铁链紧紧捆着,她的小腿已经向上弯曲得很厉害。

 白莲花的额头汗水淌着,她痛苦地咬紧了牙关。

 “说不说?不说就再加砖!”

 “我…我没有叛…叛变投敌,我对…是忠诚的!啊!”“好!没想到你这么顽固!给我吊起来,用皮鞭狠狠地!”几个战士解下白莲花,很快将她双臂反剪着吊在房梁上。

 白莲花健美的体上布满了汗水,双手手腕被向后高高捆吊着,双臂几乎臼。

 此时的她在战士们的心中早已不是武艺超群,美绝伦的侠女,红军的副团长,而是一条阴险狡猾的美女蛇。

 两个战士抡起了皮鞭,狠狠向那具人的躯体。

 白莲花颤动的房上、浑圆的丰上,光洁的大腿上,不断爆起一条条血痕。

 “啊!”白莲花痛苦地痉挛着,惨叫着,不到三十鞭就疼昏了过去。

 一桶凉水将她浇醒,受刑后的体更加楚楚动人,几个目睹曾经是心目中美丽的女神惨受如此折磨的战士不由得脸颊发红,身体不由自己的一阵阵冲动。

 “再不待,我就叫战士们对你施行最严厉的惩罚!”刘旭抬手扯住白莲花散的秀发,严厉地喝道。

 “要…要我承认…我…没有做过的事,休…休想!”白莲花倔强地转过脸去。

 “好呀!我就不信对付不了你这个叛徒,特务!同志们,敌人是怎么对付我们被捕的女同志的,你们也这样对付她!”

 “不!你们不可以!这…这样对我!”白莲花似乎觉得有些不祥,急忙呼喊着。

 几个还有些犹豫的战士听到政委的鼓动,顿时咬牙切齿,七手八脚将白莲花放了下来,将她的双手用手铐铐在背后,两个战士用力架住不断挣扎的白莲花的双臂,将她扭得俯下了身子,美丽的部高高翘起,‮腿双‬被强行分开,赤脚被用力踩住。

 白莲花愤怒地挣扎、抗争着,头上的秀发被紧紧揪住,白玉般的脸庞上被狠狠扇了一巴掌。

 “啊!”美丽动人的房被两只大手抓住,弄着,两个战士已经下了子,动手抚摸她那美妙的丰

 “不!不要!呜!”白莲花被扭着的‮体玉‬拼力扭动挣扎,她愤怒地喊叫着,但一个战士立刻吻住了她的樱桃小口。

 白莲花的香腮被用力捏住,小嘴被迫张开,战士火热的舌头不断搅扰她的香舌,青春的‮体玉‬在几个战士的拨下逐渐起了反应,尖已经硬了起来,身上的伤痛逐渐被一阵阵的热所代替,她那感的部位已经感受到男人那火烫的下体在不断地探索、冲撞。

 她的双颊因为‮体玉‬上不断传来的各种刺红,鼻息急促,‮体玉‬人地扭动着,渐渐的,白莲花觉得自己的下体润了。

 她那青春的赤娇躯在众多异的‮弄抚‬下越来越感。晶莹的肌肤因为的渴望而更加人,女侠不由自主的轻轻呻起来。

 “走开,让我进去,我要见莲花姐!”一阵熟悉的声音传来,牢房外面传来一阵打斗声。

 几个战士的手缓了下来,不一会儿,房门被一脚踢开,白莲花的警卫员小红闯了进来。

 看见心爱的莲花姐如此模样,小红愣住了,两个全副武装的战士跟着冲了进来,急忙伸手抓住小红的双臂。

 “你们!你们怎么能这么对待莲花姐!”小红奋力挣脱双手,冲了上来,连踢带撞将正在‮弄抚‬白莲花的几个战士推开,紧紧抱住了泪满面地白莲花,白莲花浑身发软,瘫坐在地上。

 “哗啦!”一声政委的手子弹上膛,口指着两个女子。

 “你要干什么?你的问题还没有代清楚,还想保护这个可的叛徒、特务吗?看样子你们都是特务,来人,把她也捆起来!”几个战士的望被突然出现的小红打断了,一口恶气全出在她的身上。

 小红的军帽被打掉,秀发被揪住,双臂被猛然反剪,军装被暴地扯开、剥下,几个战士狠狠地给她上绑。

 “不!你们…你们放了她,她还小,还不懂事!小红,你快走,别…别管我!”白莲花瘫坐在地下,扬起脸来恳求着。

 “呀!”小红的双臂几乎被满腔怒火的战士们拧断了,她惨叫、挣扎着,但是毫无作用,战士们手中的绳索继续野蛮地在她的身上肆

 小红贴身的白衬衫被暴地撕破,白的肌肤不断出来,绳索的力量不断加大,深深陷进少女娇的‮体玉‬。

 白莲花挣扎着站起,想冲过去解救小红,但是两个战士立刻抓住了她的双臂,揪住了她的房。

 战士们的火又燃烧起来,不等政委下命令,便将不断挣扎的小红也撕光了衣

 两个可怜的女人被分别按倒在草堆上,受到了他们亲爱的同志们的野蛮蹂躏。

 …

 凌晨,一无所获的政委刘旭带着战士们押着小红,气冲冲地离开了。

 浑身瘫软的白莲花忍着身上的疼痛和心灵上的羞辱,挣扎着站了起来,拖着沉重的脚镣,来到窗前,伸出戴着镣铐的手,抓着窗子上的铁栏杆,凝望着重重雾萦绕着的莲花山,默默垂泪。

 月亮不知何时躲进了厚厚的云里,猛然间,起风了,林间的树梢发出了一阵阵哨声。

 “起风了,暴风雨就要来了。”白莲花喃喃地说道。

 山上的雨说下就下,转眼已经将莲花山裹进了一片白茫茫的雨的世界。

 一条黑影飞快地接近了囚白莲花的牢房,两个站岗的战士还没有来得及发出声音就被击倒了。

 一个大汉带着一阵风雨声冲进了牢房。

 “马武!”看见闯进来的竟然是马营长,白莲花又惊又喜,想起自己浑身赤,女侠急忙转身,双手抱在前,遮住了人的双

 “大当家的,你受委屈了!”马武拿出从战士身上摸来的钥匙,急忙给白莲花开了手铐脚镣。

 白莲花接过马武递来的外衣,急忙披上,感激得一把将马武紧紧抱住,委屈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马武怜惜的抚摸着白莲花的秀发,心疼之极。

 “走,大当家的,我们不干啦!共产不把你当人,我们还去占山为王!”马武动情地喊着。

 “不!不!”白莲花愣住了,虽然自己被冤枉,还被自己的同志们侮辱,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叛变革命。

 “你疯了吗?他们这么冤枉你,侮辱你,你还要给他们卖命,你知道吗?政委已经决定明天晚上…!”

 “明天…晚上?”白莲花愣住了:“明天晚上怎样?你快说!”

 “他们说你叛变投敌,当了特务,明晚就要处决你!”

 “莲花,我的大当家的,你就听我一回,跟我走吧!我手下的弟兄们都愿意跟着你拉杆子,上山!实在不行,我们去投…”

 “住口!你胡说什么!马营长,马大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我既然已经认准了干革命,就不会半途而废,更不会叛变革命!”

 “莲花!”

 “你不要说了!马大哥,你走吧,我不会离开这里的!”白莲花坚定地转过了头,将马武给她的外衣除下,不再说话。

 “你!唉!”马武狠狠地一跺脚,捡起衣服,转身离开了牢房。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雨停了,一抹红霞出现在天边。

 最后的时刻到来了。

 牢门打开了。

 “白莲花,出来!”政委带着一小队全副武装的战士来到了牢房。

 白莲花抬手整理了一下散的秀发,从容走出了牢房。

 “跪下!”政委刘旭把手一挥,两个战士上前扭住白莲花双臂,按着她的肩头要她下跪。

 “不!我没有罪!凭什么要我跪下?”白莲花挣扎着不愿下跪。

 “白莲花,你这个可的叛徒,死到临头还敢聚众滋事,煽动叛,我现在代表团委宣布处决你,绑起来!”又上来两个战士,扯开绳索套住了白莲花的脖子,猛然向后收紧。

 白莲花登时感到呼吸困难,两眼发黑,一个战士猛地向她腿弯蹬了一脚,白莲花扑通跪下了。

 四个战士趁机用力住她的上身,绳索立刻在白莲花的双臂上绕着。

 “你胡说…!你们…不…能…这么对…我!”白莲花不明白他说什么,刚想要辩解,背后的战士用力将套在她脖子上的绳子一收,白莲花立刻觉得呼吸困难,无法说话。

 浑身伤痛,体力不支的她很快便被几个战士捆得缩成一团,两只小手在背后被绳索高高吊起,同套住脖子的绳索紧绑在一起,再也无法挣脱。

 白莲花赤的娇躯泛着人的光芒,前圆润的丰在绳索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娇丰盈。

 政委刘旭冷冷地看着满面怒容的白莲花,怒斥道:“你还不服气吗?带上来!”在一片呜呜声中,八个口中布、五花大绑、衣衫不整的少女被一队全副武装的战士押了上来。

 看见副团长白莲花已经被四个战士捆绑着按在那里,几个少女不由得挣扎了起来,押着他们的战士两个对付一个,很快便将这一群无法反抗的少女制服。

 “这是怎么了?”白莲花心中焦急万分,苦于无法做声,只得向她们投去同情的目光。

 原来,警卫员小红因为证据不足,放了回去。她立即召集警卫班的几个姐妹,将白莲花的遭遇告诉了她们。

 警卫班的女兵大多是白莲花救回来的受苦受难的姐妹,听到白莲花被冤枉,纷纷表示要救出副团长,然后去找团长高峰。

 她们不知道,窗外一个黑影偷听到了她们的议论,悄悄告了密。

 天还没亮,政委刘旭亲自带领一群荷实弹的红军战士突然包围了她们的住所。

 两轻机架在了窗口,红军战士破门而入,两三个战士对付一个,将还在睡梦中的姑娘们从上拖起,按倒在地,上了绑绳。

 警卫班的姑娘们虽然个个身手不凡,但是突然被一群如狼似虎的男兵扭住,寡不敌众,经过短暂的剧烈搏斗,全部力尽被擒。

 “白莲花,你竟然唆使部下哗变,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一网打尽了吧!哼哼!

 全部押走,立即处决。”白莲花紧闭双眼,下了痛苦的泪水。

 九个绳捆索绑的女子被战士们押着向后山走去。

 后山的一棵青松旁,一个大土坑已经挖好。

 两个战士押着一个女子,走到土坑前,背后各有一个战士端着上了子弹的长口顶着姑娘们的后背。

 九个女子喉咙被绳索勒着,无法做声,只能用哀怨的目光互相交流着:“姐妹们,来生见!”夕阳就要落山了,天边的红霞为即将赴死的姑娘们披上了绚丽的霓裳。  M.ZiKKxS.com
上章 白莲花传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