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白莲花传奇 下章
第十三章 香消玉陨
 天色渐明,几骑战马渐渐上得山来。

 白莲花渐渐觉出来有些不对,怎么山道越走越窄,但是背后隐隐传来的喊叫声又令她无暇思考。

 “活捉白莲花!”喊声渐渐细微,几不可闻,追兵终于被甩开了。

 “吁!”白莲花勒住马绳,开始打量四周地形。

 “这是绝境啊!再向前转过几个弯就是断魂岭了!”白莲花明白了,自己被领上了绝路。

 “马武!”白莲花愤怒地转过头来,却见一脸笑的马武用指住了自己。

 “你!”白莲花想要掏,但是马武扬起了口。

 “莲花,我劝你最好别动,否则我可就不会怜香惜玉了!”

 “原来是你!你这个叛徒!”麻六叔卡宾一横,刚要搂火,马武的先响了。

 麻六叔一声没吭,翻身栽倒,前一片血红。

 刚刚拨开套,出半截手的白莲花又被马武用指住了。

 “麻六叔!”白莲花悲伤地呼唤着“马武,你,你会有报应的!”

 “哈哈!再说吧,大美女!”马武的腔调不知不觉中变了,口中对白莲花不再恭敬。

 “哥儿几个!还愣着干嘛!快把她绑起来!”几个马武的死骑马上前,抓住白莲花双臂,扭向身后,跟着撕开她的衣裳,要将她剥衣上绑。

 白莲花面对口的威,只好咬紧嘴,背过脸去。

 突然,地上的麻六叔动了一下,睁开了眼睛,看见白莲花的情形,忍着疼痛,咬牙从皮靴里出一把匕首,拼足了力气向马武的后背丢去。

 若是平时,马武必定遭殃,但麻六叔重伤之后,气力不济。

 马武觉察到了异况,迅速转身,挥磕飞了匕首,跟着便是两

 麻六叔口中弹,身体一阵搐,终于停止了呼吸,两只虎目含泪,久久不能闭上。

 事情来得突然,几个歹徒刚刚撕开白莲花的军装和衬衫,出女侠圆润的肩头,还没来得及扒下衣衫,进行捆绑,白莲花立即反击,两脚将两个歹徒蹬到了马下,腾出手来,迅速出手

 马武听到几个匪徒的嚎叫,头也不回,甩手便是一

 白莲花的口没来得及抬起,子弹擦肩而过,白莲花右臂一阵发麻,她咬牙举连开两,不料却被刚刚爬起来的匪徒拦在了她与马武中间,两个匪徒双双毙命。

 马武知道白莲花法如神,急忙弯一个蹬里藏身,缩在了马后,白莲花的却哑了。

 子弹打光了!

 另一个匪徒见状急忙飞身扑了上去,抓住了白莲花持的右手。

 “啊!”白莲花左手一个双龙夺珠,入对方眼眶,匪徒惨叫着倒下,捂着脸痛苦地搐。

 马武一踢马腹,战马迅速奔向白莲花。

 “呀!”马武趁白莲花闪身躲避的功夫,飞身跃上白莲花的战马,从身后紧紧抱住了白莲花,左手落在了她的一只满的房上,右手举顶在白莲花额角。

 白莲花羞愤加,急伸左手抓住马武持的手腕,向前一拖一扭,跟着右肘后撞,击中马武的口。

 马武疼得一声吼叫,手腕一麻,被白莲花一扭之下,手掉落马下。

 马武身子一晃,差点被撞下马去,左手急忙回抓,扯开了白莲花的衣襟,这才稳住自己的身形。

 白莲花大怒,扭转身躯,举起没了子弹的小手向马武脸上打去。

 马武‮腿双‬一夹马腹,低头向白莲花一撞。

 白莲花身子向前一晃,急忙抓紧马鞍。

 战马一声长嘶,奔跑起来。

 马武缓出手来,双臂环拢,连同白莲花双臂一起紧紧抱住。

 白莲花腾不出手来,只好扭动身躯,同时双臂用力外撑。

 马武眼看要被挣脱,急撤左手抓住白莲花右肩,右手勾住白莲花受伤的右臂,用力向身后搬去。

 白莲花右肩一阵疼痛,右臂使不上力气,被马武拽到了身后。

 马武忙抓住白莲花的手腕,用力反拧,随即打落了白莲花的手

 白莲花的右肩一阵阵剧痛,膛被迫起,马武左手揪住白莲花后衣领,狠劲向下一撕,女侠的外衣衣扣齐飞,当即被到臂弯处…

 白莲花拼命挣扎,背用力,想将马武顶下马去,但马武情急拼命,力气大得惊人,紧紧扭住白莲花右臂,不肯放手。

 战马沿着山路弯弯曲曲的奔跑,马上的两人烈搏斗着。

 白莲花的外衣被剥到了身后,左臂也被住,难以挥动,被马武趁机抓住,向后用力拉扯,窈窕的‮体玉‬左摇右晃,渐渐力不从心。

 两人竭尽全力,相持不下。

 白莲花自昨被俘受辱以来,未曾好好休息,时间一久,体力更是不支,累得气吁吁,浑身香汗淋漓。

 马武闻到女侠身上的体香,体力倍增,一声大吼,白莲花的左臂膀终于被马武用蛮力扭到了身后,一对被红绸肚兜包裹着的坚丰润的房撑开失去纽扣的白衬衫在凉风中,随着战马的颠簸而颤抖。

 女侠烈反抗,双手却被扭着向上提起,苗条的‮体玉‬一会儿被扭得昂头,一会儿又被按地伏在马背,下身被马鞍摩擦着,一股难耐的火令白莲花羞红了脸颊。

 战马疾驰,劲风吹开白莲花单薄的白衬衫衣襟,出了女侠圆润的肩头。

 看着眼前单薄的白衬衫中朦胧‮体玉‬不住地扭动挣扎,马武心中燃起了强烈的占有望。随着白莲花挣扎力量的减弱,马武精神倍长,心中估计白莲花的体力消耗得差不多了,当即腾出手来,取出早已备好的绳索,搭在白莲花瘦削的双肩上,两手迅速换,将绳子在女侠峰之间叉,绕过满的双,回到她的身后,用力收紧。

 白莲花的双受到绳索的勒扯,立刻高高耸起,一阵刺痛,刚刚获得自由的双手下意识地抓住前的绳索,以缓解房传来的疼痛。

 马武趁机用绳索住白莲花两臂,用力向后收拢。

 白莲花几乎难以呼吸,绳索撕破双臂上单薄的衬衫,深深陷进娇的肌肤,双臂逐渐被绳索收到了身后。

 白莲花的双臂被绳索勒得酸疼无比,上身的军装被趁机扯去,丢在山道上,白衬衫包裹着的纤细圆润的手臂在身后徒劳地挥动着。

 马武右手抓紧绳索,左手揪住白莲花脑后飞舞的秀发,将上身近乎赤的白莲花按倒在马背上。

 马鬃刺着白莲花红绸肚兜包裹的双,引起女侠身体一阵颤抖。马武抓住机会,用绳索在白莲花的右臂上飞快地了几圈。

 白莲花的右臂很快被强行反剪,随着绳索收紧纠结后,再也无法动弹。

 马武按住白莲花被绑的右臂,左手伸到女侠前,摸索着将红绸肚兜用力撕去,随即在白莲花颤动的酥上一阵

 “呀!马武,你这个混蛋,下的东西!放开我!啊!”白莲花已经无法再进行有效地反抗,只能愤怒地斥骂。

 “嘿嘿!谁让你生得这么好看,捆绑你真是一种享受啊!”马武毫不留情,跟着抓住白莲花的左臂,用力反剪。

 白莲花的双被马鬃刺头尖,浑身的力气仿佛消失了,僵持了片刻,左臂终于在麻绳的撕扯和马武大力的扭动下被反剪到身后。

 白莲花知道自己完了,没想到会被马武用蛮力制服,她不甘心,拼命扭动挣扎,引来的却是身体的火升腾和身上绳索更野蛮地捆绑。

 “呀!混蛋!好痛!放开我!”白莲花只剩下呻的力气了。

 马武大笑声中,壮的大手扭住白莲花纤细的双手手腕,叠在一起,绳索穿梭着,狠狠绑了起来,白莲花彻底被缚住了。

 白莲花‮体玉‬一阵扭动,想挣脱绳索的捆绑,反而被马武趁机在身上大肆揩油,女侠圆润的肩头完全,双落在了马武糙的大手里。

 白莲花气得破口大骂,马武恼了,伸手揪住女侠背后衬衫用力一撕,扯下一大片,出了白莲花雪白细腻的后背,跟着捏起白莲花的脸颊,将女侠人的樱桃小口紧紧住。

 “呜!呜!”白莲花只能发出含混的怒骂声。

 眼前的山路渐渐窄小,战马停下了。

 此时的白莲花,力气耗尽,俯身马背,只能艰难地在马背上扭动几下近乎赤的五花大绑的玲珑‮体玉‬。

 马武得意地狂笑着,跳下马来,跟着将白莲花拽了下来。

 白莲花羞怒加,双脚刚一落地,抬腿便踢。

 马武闪身躲过,随手将绳索一扯,疼得白莲花立刻蜷起了身子,蹲了下去。

 看着白莲花人的脸上羞愤倔强的神情,马武多年来积攒的失意、怨恨油然而生,伸手间皮带,向着曾经是他心目中的女神,此刻已成为他俘虏的美丽女侠身上去。

 白莲花无法逃走,更无力反抗,只有左右躲闪着雨点般落下来的毒打。

 女侠身上残破的白衬衫很快成了碎片,随风飘落,跟着部一凉,子也开始在皮带的肆下裂开、破碎。

 这一来,马武兴致更高,看着白莲花屈辱地挨打,两条修长的美腿完全出,丰润微翘的美在自己面前扭动,被绳索捆绑后的上身曲线玲珑,凹凸有致,两只半圆形的丰不休,再也忍不住了,伸手揪住白莲花的秀发,把她拖到了道旁的草丛中,要发

 白莲花被野蛮地惯倒在草丛中,‮腿双‬踢,不让马武靠近。马武拼着挨了几脚,终于抓住她的‮腿双‬,当间一脚,狠狠踢在白莲花下部。

 白莲花疼得快昏了过去,再也无力反抗了。

 马武志得意满,狞笑着扑了上去,很快解除了白莲花身上所有的遮羞物。

 “呜!”白莲花的‮腿双‬被庞大沉重的赤身体挤开,徒劳地空蹬着,双被大力弄着,下身跟着一阵疼痛,终于被马武强行占有了。

 白莲花羞愤加,恨不能即刻死去,但捆绑着的赤躯体却很快在马武疯狂的进攻下兴奋起来。

 马武经过精心设计,终于达成了心愿,他变换着各种姿势,蹂躏着武艺高强的女侠,一连十几次达到高,直至筋疲力尽。仔细观察白莲花时,见平时高傲的女侠终于也被自己* 得呻不断,软瘫如泥,几次身。

 马武休息片刻,足地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他怕时间一久,白莲花会被紧紧捆绑她的绳索勒坏了,于是将半昏半醒,浑身瘫软的女侠拖了起来,迫使她屈辱地跪下,给她松了身上捆绑,掏出手铐将白莲花双手反铐,手铐间短短的铁链却用绳索穿过,跟着用绳子将女侠苗条的细捆起。试了试松紧合适后,在余下的绳子上打了几个结,从白莲花‮腿双‬间穿过,紧紧勒住女侠部,绳头则绑在锁住女侠双手手腕的铁铐上。

 浑身酸软无力的白莲花双手反铐,下体被如此制着,再想动武或者逃跑的希望便十分渺小,只有任人摆布了。

 白莲花羞愧万分,反抗不得,又身不由己地被架到了马背上,马武则坐在她身后,一边玩女侠人的酥,一边策马向来路返回。

 白莲花心如死灰,她知道,自己将会被交给白匪军,沦为可怜的女俘,等待她的将是无尽的凌辱。

 她不愿多想,只想早些死去,无奈只要她稍有异动,勒紧部的绳结立刻引起她感‮体玉‬一阵颤抖,逃跑是无望了,她只有默默地流泪。

 即使这样,随着战马的颠簸,白莲花很快又被折磨得浑身酥软,下身更是淋淋一片,令她羞愧难当。

 “莲花…!你在哪里?”远处隐约传来熟悉的呼唤。

 白莲花全身一震:是团长,她的爱人高峰。

 马武也听到了,吓得魂飞天外,高峰的厉害他早已领教过,法如神的他可以在任何情况下将自己击毙,即便他手中挟持着遍体鳞伤的白莲花。

 他只有拨马而逃了。

 山路很快到了尽头,不能再骑马了。

 马武一手牵着马,一手抓着白莲花的臂膀,走上了山间小道。

 高峰的声音越来越近,马武慌不择路,竟然走到了一条绝境。

 “糟糕!”马武恨不能打自己两个耳光,怎么这么粗心!

 回去肯定是死路一条,只有放手一搏了,他将赤的白莲花和战马挡在自己身前,从靴子里出另一把自卫用的小手,举向来路瞄准,因为紧张,手心全是汗水。

 白莲花也在急速思考着,如果高峰出现,马武抢先开,高峰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不能!决不能让心爱的人受到伤害!”白莲花主意已定,猛然身用头向马嘴一撞。

 战马受惊,一声长嘶,突然侧退两步,当即向山下滑去。

 马武松手不及,踉跄着跟着滑了过去,刚要放马,白莲花‮腿双‬一蹬,身子纵起,一头撞在马武的口。

 两人一马失去了平衡,立刻向陡峭的山坡滑了下去。

 山下,是望不见底的白云缭绕,还有那松间呜咽的风鸣。

 …

 高峰心急如焚,策马狂奔,很快发现了几具尸体。

 略一分辨,认出了麻六叔和马武的几个贴身护卫。

 不远处,白莲花的小手显眼的落在山道上,高峰下马拣起来一看,弹夹是空的。

 “莲花!”高峰上马继续奔跑,很快看见了丢在地上的女式军装上衣,不大工夫,又见到了一团红色物事,俯身捡起一看,竟是撕破了的红肚兜。

 高峰心如刀绞,放声呼唤。

 接近山道的尽头,草丛中破碎的白衬衫、长、鞋袜等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平了的杂草,似乎在倾诉着白莲花所遭受到的一切。

 高峰伤心落泪,下马沿着杂草丛生的山道搜索前行,杂乱的脚印把他带到了峭壁前。

 “莲花!”山风夹着呜咽诉说着美丽女侠凄惨的结局。

 高峰久久伫立在断魂岭上,望着岭下离的雾霭,泪水如注。

 “莲花!”一声声悲凉的呼唤在山谷回。  m.ZikKXs.cOM
上章 白莲花传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