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衣楼 下章
第六回、桃花源记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农夫乔刚如今正撑着木筏,缓缓在河中寻找能捕捉的鱼。

 作为一个农夫,乔刚对自己种出来的菜颇有自信。否则少林寺里的高僧们也不会看上自己种的菜,订下了每旬送菜上少室山的约定,这一送就是几十年,期间娶生子,日子平淡而却很滋润。他的子十年前因病去世,他也没有再续,只是独自一人将儿子拉扯大。乔刚的儿子乔梁名字是少林高僧取的,也因为和少林的这层关系学了些浅功夫,平里除了打猎,便是在少林的厨房里帮忙做事。现在老乔想的,就是给儿子找个媳妇,赶紧传宗接代,好让自己这香火能延续下去。

 当然,要是有条件,自己也要找一个才行。

 只是乔氏父子住在少室山脚下河边的几间木屋内,有一片不大不小的田。方圆几里只有他一家,除了偶尔去远方城镇的市级以外,很少接触除了少林和尚外的人。更不用说女人了。

 “老天爷,赐给我个女人当儿媳妇吧!”站在自家的木筏上,老乔轻轻放下手中的竹竿,抻了个懒,任由木筏在水中漂流。他在说儿媳妇的“儿”字时,特意囫囵了一下,让那句话听上去像是给他自己当媳妇一样。

 他将一旁空无一物的鱼篓扣在木筏上,然后将身体放平躺了上去,竹篾编成的鱼篓很软,枕在上面很舒服。老乔哼着不知哪里的小曲,下午的阳光有点刺眼,他闭上了眼睛。

 木筏就这样被他放着不管,顺而下,漂到了远方。

 乔刚猛然睁开眼睛,这才发现天色竟然已经黑了下来,连忙坐起,向四周张望了一圈,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一处峡谷之间的岸上,身后是湍急的河,自己的木筏不知何时被冲上了岸,将自己甩在了岸边。于是他扶着膝盖站起身来,刚想将木筏推回河中赶紧离开,忽然身后的峡谷壁上传来的“吱呀”声将他的注意力吸引了回去。

 “这是什么情况?”一道门凭空从墙壁打开,出了一条装满夜明珠的隧道,还没搞清状况的乔刚吓了一跳,赶忙跑到门口一探究竟。“乖乖,这珠子得值多少钱…”他试着扣了扣墙上的夜明珠,但珠子死死镶嵌在上面,任由他如何用力都拿不出来,只好作罢。

 “这里面说不定有更多的珠宝…”乔刚自言自语道,脚下的步伐已经情不自地迈了开来,走进了隧道之中。

 隧道静悄悄的,偶尔传来一点“呜呜”的风声,却让老乔更加兴奋。他一手摸着墙壁,另一只手攥紧了拳头。

 走了几十步,开始有淡淡的水声传了过来,隐隐约约似乎还有女子的歌声,声音很小,听不真切。

 “可能是太想女人了产生的幻觉吧…”老乔这样安慰自己。然而当他走出了狭长的窟,却被眼前的景象勾住了魂。

 映入老乔眼帘的是如同宝玉一般纯净的女子的后背,在月光映照下,闪着白洁的惑。女子纤细的肢半没在水中,随着女子手上的动作起伏,若隐若现。女子的双臂半弯,双手在前隐约来回动着,看不清是在清洗还是在做些别的事情。

 看到此番光景,老乔下意识地自己的眼睛,摇了摇头,终于确认了眼前的美不是幻觉。他屏住呼吸,生怕吵到对方,然后悄悄藏身在了口的阴影之中。

 经过了两个月枯燥的谷底生活,宁菲菲已经习惯了每天练功喝的日子。这样的生活很是枯燥,她也能多多少少理解前辈们困守谷底的绝望了。能解乏的,也只有嗡嗡的蜂还有不会说话的“玉郎君”了。

 终于,这一天,平静的生活,来了一丝波澜。以宁菲菲的媚功修为,当然听到了有人来的脚步声。当那人走进时,宁菲菲体内的媚功忽然躁动了起来,仿佛跃跃试一般,这让她轻而易举地知道了来的人是个气十足的男人。

 “这个人,应该能把我带出去吧…”宁菲菲此时正在沐浴,她有些犹豫地想着“只是…我究竟要不要用媚功呢…”

 一边想着,宁菲菲一边用双手起自己丰脯来。她一直引以为傲的双峰在媚功的加成下更加拔,摸起来浑圆而柔软。她双手十指轻柔地围着两点凸起绕着圈,带着丝般的媚功内力,一点一点注入到部之中,正是“绕指柔”手法。她体内媚功躁动不安,用这种方法多多少少能平复一些,伴随着媚功的运行,还能让自己的双峰更有魅力。只是沉浸在这种舒服感觉的她忘记起身换衣服来接来的人,而这一幕也被她身后藏着的男人隐约看到了。

 宁菲菲听到那个脚步声停在了谷底的入口,此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人看光了。心下羞愧难当,恨不得钻进水中藏起来。只是她知道这样于事无补,于是装作无事发生一般,一直背对着入口从水中缓缓走出,用内息蒸干了全身,套上了一件青衫。

 只是在乔刚眼中,又是另一番光景了。他看到那仙女一般的女子洗浴完毕,从水中缓缓走上岸边,一条修长的右腿缓缓抬起,脚尖轻触地面,连滴下的水滴都有着别样的韵味。随后仙女浑圆的出了水面,两瓣部之间的隙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让他目不转睛。随后左腿也跟着上了岸,仙女站直了身子,窈窕的身影在月光下微微晃动,也在乔刚的心中留下了一抹涟漪。

 他感到下的怒龙已经怒不可遏,这是他子尚在时也未曾有过的坚。哪怕是他少年时曾经做过许多荒唐事情,面前的女子也是他见过最好看的梦寐以求的仙女,他只想占有她。

 正在他发呆的时候,宁菲菲已经穿好衣服,走到了他的面前,款款施了一礼,轻声说道:“不知有贵客大驾光临,小女子有失远,还请贵客宽恕则个。”

 老乔见状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子好让自己凸起的帐篷不那么明显。他上身穿的布背心不知何时从襟开了一道口子,出了他瘦的肌,宁菲菲目光扫到了上面,让他觉得浑身不自在。

 “咱是少室山下的农夫,叫乔刚。在捕鱼的途中不小心睡着了,漂流到这里的。”老乔收起了杂七杂八的心思,在宁菲菲柔情似水的注视下,缓缓说出了自己的来历。

 “小女子名叫宁菲菲,被人所害,无意间沦落至此,被困已经有月余了。”宁菲菲无意间用手玩着自己的头发,轻轻将发丝在指尖然后放开,这样的动作在乔刚眼中更加人。长衫根本遮不住她丰部,凸起的两点在发丝的遮掩下若隐若现,恰到好处的惑让乔刚目不转睛。宁菲菲无视了他的目光,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乔刚,说道:“不知乔老爷能否将小女子带离此处呢?小女子感激不尽。”

 女子楚楚可怜的看着自己,乔刚又怎么舍得拒绝呢。更何况,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将面前的女子骗到上。“当然没问题,跟我来吧。”

 宁菲菲听到这话,脸上终于绽放了笑容,在乔刚看来如同雨过天晴出的太阳一样明媚。随后宁菲菲简单收拾了一下,将那个贵重的盒子暗中包起来,带上一个小包裹,便跟着乔刚,走进了出谷的隧道。

 “哎呦…”宁菲菲突然脚下一滑,抓住了一旁乔刚的胳膊,然后倒向了他。

 “小姑娘,小心点!”乔刚连忙扶住了宁菲菲不盈一握的肢,上面传来的触感告诉了他这个女人除了外面的青衫以外没有穿上衣,心头顿时狂跳,一边用眼睛余光瞄向宁菲菲丰部,长衫的衣襟完全包不住那浑圆的惑,那深不见底的沟让他眼睛都直了。

 宁菲菲嗔怪地白了他一眼,直教他魂丢了一半,连忙收回眼神,正说道:“我说小姑娘,你出去之后有什么打算?”

 “小女子家破人亡,早已无家可归了。”宁菲菲没有放开拉着乔刚的手,继续走着,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她的部总会“不小心”蹭到乔刚的手臂,柔软的触感让他回味无穷,甚至主动移动手臂试图获取更多的体接触,但是这种接触却都在将要触及时被避开了,让他的心中如同蚂蚁爬过,瘙难耐。

 “如果姑娘不嫌弃咱家里穷,我家那儿子正是壮年,也未娶婆娘,正好和姑娘般配。”农夫挠了挠头,嘿嘿一笑道。

 宁菲菲听了,心中也是颇为意动。她之前一直在用小动作勾引这个男人,如果他表现得不好,有半分想要侵犯的举动,她就会就地将其用媚功干。只是这个男人虽然眼神和有一些小动作不太老实,本质上却是个好人。

 这世界上,果然还是好人多一些的。

 如果能就此嫁一个老实人,平平淡淡地过完一生,忘记自身和姹女道的仇怨,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是要放下小环的仇怨,放过何知文和那个无名杀手,她心中依旧在犹豫。

 尤其是,她路过小环的坟的时候。

 “天已经黑了,咱上船早点回我家吧。”说罢,二人合力将木筏推去水中,宁菲菲先坐了上去,随后乔刚站在木筏上,拿起竹竿,将木筏推离了岸边。

 “小环,有机会我会回来看你的。如果那时候我放弃了为你报仇,请一定要原谅我。”

 月光如水,映照在小环的坟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孤独。  m.zIKkXs.Com
上章 青衣楼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