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衣楼 下章
第二十七回、五年之后
 似乎在宁菲菲决定学习佛法之后,对于废掉宁菲菲媚功的事情,少林方面反而忘记了。宁菲菲接下来的日子,便在每学习佛法中度过。她全身的功力被“金刚伏魔圈”压制,再也用不出分毫。每吃斋念经,过得如同苦修僧侣一般。她不知道皇上的大典究竟是什么样的,也不知道密宗卧底如晦的结局会是怎样,更不知道被自己放置的棋子如明现在如何,只知道自己现在的生活,平淡如水。

 她之前被媚功,被残酷的人生经历所改变的心,多多少少被佛法再次改了回来。然而,这并不足以让她真正的变回之前待嫁深闺的宁菲菲。

 她每白天修佛法,夜里就用学来的佛法结合自身媚功尝试着突破金刚伏魔圈的压制。就这样两年时间,如同白驹过隙,匆匆流逝。

 “女施主果然天资聪颖,如今对佛法的领悟,却是老衲也自愧不如了。”收好了宁菲菲的餐盘,静尘叹了口气,说道“女施主如此天资,为何要用在这般作践自己的地方呢?”

 “佛法修为哪有高低之分,妾身不过空有些小聪明罢了。”宁菲菲身在囹圄,蓬头垢面,身上的气质却越来越超凡脱俗,这也都是拜两年来修佛所致。“只是妾身次身早已千疮百孔,又何谈作践自己呢?”

 “既然如此老衲也不强求了,女施主修习佛法,本已是对自身功法的压制。只要女施主答应老衲此后不会再用媚功害人,老衲便会让住持师侄放施主回山下的小院,过平凡的生活。”静尘一直以来都对这个聪明的女孩青睐有加,大有收其为徒的意思,也是极力主张不对她用极刑的代表。这次更是打算直接放人。

 “大师是想听真话呢,还是想听假话呢?”宁菲菲反问道“但是妾身就算说妾身说的是真话,这句话究竟又是真是假呢?这世间最动听的,往往是假话。”

 “既然如此,女施主便在此继续学习吧。佛法是永无止境的。”静尘似乎有些嗔怒,不过毕竟修为高深,并没有表现出来。随后静尘便离开了宁菲菲所在的山,留下了一脸淡然的宁菲菲。

 静尘又如何得知,施加在宁菲菲身上的金刚伏魔圈早已被她破去,反而用来壮大了自身的媚功。佛法虽然能够一定程度上的压制媚功,但是姹女道又岂是寻常三媚术能比拟的。事实上,姹女道的另一条分支密宗欢喜禅也是媚功与佛法的完美结合,宁菲菲收了如晦在大乐之境中的真元,体内的媚功也有了些许变化,更适合于佛法融。

 现在的她,比之被闭之前,媚功更加圆润自如了。想要逃出这狭小的山对她来说也是易如反掌,只是静尘早已在山的门口结了个草庐,就算逃出了山,一样需要面对武功不知深浅的静尘。

 所以她只有继续等待,等一个时机,或者等静尘自然死亡。

 就这样又过了两年。宁菲菲也变成了一个二十四岁的“老姑娘”了。山中无月,经过四年时间的沉淀和累积,尽管没有再次收男真元,仅凭借每夜间修炼,宁菲菲的媚功也终于再次突破了一个层次。尽管她自己还不知道。

 “女施主,近老衲深感时无多了,女施主还不愿从此一心向善,走出了牢笼吗?”静尘的外貌越来越衰老,纵然是得道高僧也终究敌不过时间的侵袭。

 “大师自当是长命百岁,怎么会时无多呢。”宁菲菲透过铁窗仔细端详着静尘,却发现静尘一脸严肃,不像是再说谎,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女施主若是答应老衲,老衲今就可以做主将女施主放出这牢笼了。”静尘闭着眼睛,依旧在等着宁菲菲的答案。

 “大师又何必执着于一个承诺呢,”宁菲菲微微笑道“大师这般固执,怕也是着相了吧。”

 “老衲还未出家之时,也曾经忘记过一个承诺,之后彻夜难安,如同梦魇,只有沉浸在佛经之中才稍有缓解。见到女施主,老衲便想起当年的事情。”也许是人之将死,也更容易陷入回忆,静尘的话多了起来。

 “归结底,大师也只是将妾身当做还愿的工具罢了。”宁菲菲淡然说道“只是妾身不是大师记忆中的那人,就算做出了承诺,大师便真的能够还愿了吗?”

 “原来如此,是老衲着相了。”静尘似乎放下了自己多年的包袱,只觉得轻松了许多,甚至感觉到了解“老衲仿佛感觉到了佛祖的召唤。女施主,多谢你解开了老衲多年的心结。”

 宁菲菲却莫名其妙,但是见到静尘的表情,却不忍心再问些什么,于是说道:“妾身什么都没做,只是每在此吃斋念佛而已。”

 静尘见状,也没多说,只是静静地走开了。

 第二天一大早,静尘并没有如同往常一般送饭菜,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小和尚。他完全不敢靠近山,只是迅速将餐盘放下便立刻跑走了。

 虽然已经猜到了这般结局,宁菲菲心里还是有些不太适应,毕竟自己不是牛鬼蛇神,却被人敬而远之,甚至害怕到逃跑,万般无奈,只化作一声叹息。而静尘没有出现的原因,她也多半猜到了。

 “一路走好吧,老头子。”

 正当宁菲菲感叹世道无常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从铁窗之外传来:“女施主,贫僧今开始代替静尘师叔祖,看守女施主。希望女施主早归正,重新做人。”

 四年没见,宁菲菲依旧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正是自己的老人如明。“四年前在他离开之前给他下了什么暗示来着?”宁菲菲心里打起了小算盘,她隐隐觉得不是什么好暗示,似乎会带来什么麻烦。

 “原来是如明大师。少林寺怎么想的,居然把你派过来。”宁菲菲微微笑着说道,她没有从山面,只是背对着铁窗。她身上依旧穿的是那件破旧的僧袍,从背后看不出身材,更看不出面容。

 “想是觉得贫僧曾与女施主打过交道吧…”如明淡然地说道,外表上一点也看不出曾经被宁菲菲控制的痕迹。只是宁菲菲却敏锐地感到了空气中不同寻常的气,透过铁窗,如同乌云一般蔓延进来。

 “原来只是装作镇定啊…这和尚忒不老实。”心中暗喜,嘴上却说道:“妾身如今蓬头垢面,声名狼藉,也是没脸再面对大师了。”

 然而就在这时,宁菲菲只听到身后“吱呀”一声,关住她四年的牢笼的门被如明打开了,他如同饿虎扑食一般扑向了宁菲菲,三下五除二便撕去了宁菲菲身上破旧的僧衣,出了她满身泥污的肌肤。只是宁菲菲见状也不反抗,只是暗运内功,震碎了自己特意留在皮肤上的保护膜,她面部和其他部位的泥瞬间如同水破冰般全部落,出了她洁白无瑕的肌肤。一股异香瞬间充满了整个。然后如明将其抱在怀中,贪婪地亲吻着这宁菲菲美玉一般的脖颈。

 “菲菲…我…我…”

 见如明已痴接近疯狂,宁菲菲忽然想起了自己曾经给他留下了什么暗示:“见到我就会将压抑的情感全都释放,疯狂想要与我…原来当年我还留下了这样的暗示啊…”感叹了一下自己当年的不成,宁菲菲无奈地笑了笑,随后便进入状态,开始合起如明来。

 “大师,多年未见,怎么如此急?”宁菲菲搂住如明的头,轻轻咬住了他的耳朵。

 如明的耳朵颇为感,他只觉得全身战栗,舒到了极点,甚至有几滴顺着关便溜了出去,吓得他赶紧闭紧了关,因为他知道,还有更厉害的等待着他。“五年未见菲菲,我还如何忍耐?”

 见如明早已无法控制自己,宁菲菲双手扶住墙壁,分开‮腿双‬,将部高高起,中的水清晰可辩,一滴一滴拉出了长长的晶莹丝线滴落在地上,像是在邀请如明一般。而如明也心领神会,将早已起得发子之中拉了出来,一下子入了宁菲菲的壶之中。

 只一瞬间,如明便一如注,不住地抖动,足足了有半盏茶的功夫,将自己五年来积蓄的一股脑全部交给了宁菲菲。而宁菲菲也丝毫不客气,她同样五年没尝过真元的滋味,这一大股对她来说也是久旱逢甘霖,少林温润的内功更是滋养。

 她很想就此享受一番,只是她知道现在时间紧迫,想要从少林寺身,现在正是时机,于是她趁着如明关大开,脑海一片空白之际,轻轻在他耳边说道:“可还记得,妾身是你的勾魂菩萨哦。”只一瞬间,如明便停住了全部动作,再次进入了摄魂状态。

 “现在你必须一边默念心经,一边自己‮弄套‬自己的,心经背完,你就会华。之后你会当做我还在这里,照常行动。”

 说着,如明便开始自己弄着自己的来。

 “我走之后,你要装作我还在这里,每天继续送菜送饭,多余的饭菜你便自己解决。明白了吗?”

 如明点了点头,示意明白了。

 随后宁菲菲便一个闪身,赤着全身消失在了后山的树林之中。

 山脚下,宁菲菲找到了五年前埋衣服的地方,挖开土层,发现里面的青衣依旧完好无损,于是穿上了衣服,走出了少林寺的山门,向着山顶的方向遥遥一拜,随后再无留恋地离开了。

 “少林寺,妾身此番便不奉陪了。”  M.zIKkXS.Com
上章 青衣楼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