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妓 下章
第八章 八神乱情(6-10)
 八神情篇六:兄弟齐心

 黑发精灵帝君伸手握住玛雅白如脂的娇椒轻柔抚摸,赞道:“三百年了,你这里一点也没有变,还是这样坚。”她曼妙的娇躯上,一对雪白的房不大不小,他可一手掌握;她双臂‮腿双‬修长,身躯凹凸有致,肢纤细圆润,他们精灵对美最挑剔也不得不惊赞她身体比例完美无缺。

 “放开我,你们…”触电般酥酥麻麻的快感的漾,玛雅涨红着脸骂道“不要脸,不知羞…”她骂得有些虚弱,因为她主动勾引过五个年轻男人,其中美人鱼雅迪斯和希尔都还是两个涉世不深的少年,身心一点也不比这两个暗黑精灵干净多少。

 “亲爱的,男女在一起是造物主制定的众多法则之一,怎么能说不要脸呢?”黑发精灵帝君低头如蜻蜓点水般温柔地轻啄她娇的小巧瓣,舌尖在她的齿间游弋,很技巧地防备她不友好的咬。

 金发精灵帝君将自己弟弟召唤过来之后,便将注意力转移到玛雅的下半身。他炽热绵软的双在她婀娜的娇躯上一点点膜拜,双掌贴着她优美的曲线轻柔地抚摸,竭尽所能地拨她的情

 “啊——嗯,你们…两个…混蛋,我…不要你们。”玛雅忍着迅速升腾的艰难地摆动娇躯挣扎,泛着红晕的脸庞充满懊恼。她真是失策,变成自己送上门给他们吃了。俊美的精灵,高贵的帝君、情人像般的呵宠,她快被他们弄得忘记过去的仇恨了。

 “亲爱的,你别挣扎了,好好享受我们兄弟给予你的极致快乐吧。”黑发精灵帝君舐着玛雅发热的耳廓,指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在她形状完美的椒上抓研磨,拈着她已经立起来了的嫣红尖轻挑慢捻。多么完美无瑕的女神啊,不辜负他们兄弟这三百年间为了她拒绝各族美女的献身。糙的石头能和造物主精心打磨的宝石比吗?吃过最可口的谁还要吃又又柴的猪猡

 “呜,你们放开我…行不行?以前的事情…我一笔勾销,我不找,不找你们报仇了。”双手双脚都被他们兄弟控制住,越来越多的快在身体各处,玛雅真的急坏了,愿意放弃报仇,只希望他们放过她。

 只是玛雅太低估男人对她这种女神的占有望了,继承风元素法则和继承土元素法则,品和出身都很黑暗的两位帝君更愿意她天天找他们报仇也不愿意她放弃仇恨从此远离他们。

 手掌滑到她腿间强行进去,金发精灵帝君惑道“亲爱的,把‮腿双‬分开,让我好好看看。”三百年前他们太年轻,只顾足自身望,没有好好认识她的身体,更没有耐心拨她,让她也全身心地投入他们的爱当中。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他们会让她从此沉溺在他们兄弟联手制造的情爱中。

 玛雅夹紧着‮腿双‬连连摇头“不要,不要…”她已经小腹热翻腾花淌了,再继续下去她就无法自控让他们为所为了。

 她的颤声拒绝只会起男人更高的兴致!

 黑发精灵帝君单手扣住她的双手,低头含住她坚的椒如婴儿一般,舌尖快速地逗弄舐她感的尖,空出来的另一只手继续研磨他抓她紧滑丰房。

 金发精灵帝君手指在稀疏的黑色发中一点点探索,摸到已然凸起的圆润花蒂轻柔研磨。

 “啊!啊…啊——嘶嘶…不行,不可以…”快如狂迅速席卷过来,玛雅疯狂摇头,烈挣扎。经历过几个男人,她已经非常享受和男人的快乐了;她是外貌协会的会员,对美男的抵抗力很低。当两个英俊成且还尊贵的精灵帝君说着甜言语,手段温柔地拨她,她的身体已经臣服了,只有一点理智做最后的遮羞布。

 掰开她逐渐放弃抵抗的修长‮腿双‬,金发精灵帝君赞道:“玛雅,你这里真漂亮。”一颗花珠红亮满,两片花肥美,花下边隐隐溢水光。中指拨开花,他就见到她精致娇的水口一张一合地收缩着,慢慢吐出晶莹的,散发分辨不出来的淡淡幽香。

 “你出了很多水,还很香。”金发精灵低估道,毫不犹豫地凑上前深处舌头舐她水的粉红花,舌尖刺进花里魔法动作快速地一伸一缩。

 “啊——啊——”玛雅仰脸娇口极力向上弓起,小腹搐着连续上下抖动。这一波触电般的快实在太强烈了,她情不自地半推半就承受他的拨。

 【她很喜欢。】张大嘴汗珠玛雅半个房的黑发精灵兴奋地和自己的孪生哥哥意念交流,握住她另一侧房的手沿着她的身体曲线向下滑,在她上下动的部暧昧抚摸,给与她更多刺

 “呜——太强烈了,你们混蛋,混蛋…”玛雅气吁吁地呻着,强忍体内四处窜的快。太强烈了太舒服了,花里越来越燥热越来越空虚,渴望有一滚烫硬的进入用力捣槌一番才能舒服。

 “玛雅,你这里已经河水泛滥了。”金发精灵帝君愉悦道,双撅起用力她的花

 汩汩花立刻进入他的嘴里。他大口大口咽,还故意道:“很甜很香,比月亮泉水酿造的酒还好喝。”说完,他伸长舌头进她持续收缩的花在里用力剐蹭舐,着她分泌更多的花

 “啊,啊——不可以这样,不要了…哦——该死,你们该死…”玛雅娇连连,身体不断哆嗦,快在花里狂涌,她快要承受不住了。

 “凯瑞,她已经急不可待了,你就快点足她吧。”黑发精灵帝君微微着说道,将脸埋在她双之间摇晃,汲取她紧滑如脂的抚慰自己脸庞的快乐。他体内血沸腾如火山岩浆,高高起膨裂,可是兄弟之间也有先来后到,他这次应该让哥哥先上。

 “其实我想让她开口求我。”金发精灵帝君微微气地说道,单手掉自己的黑锦带让里面的丝质亵沿着瓣‮腿双‬滑落。

 急躁地掉身上的黑色帝王锦袍。他抓住自己早已膨裂青筋狰狞的顶住她漉漉的娇开始她的水。光滑硕大的菇头刚刚进去一点点,他忍不住连连气“怎么还这样紧?你那些男人都是银样镴头?”她失踪的那三百年难道就没有过男人,还是那些男人的细得如牙签?她的花非常紧,和他记忆中的完全一样!

 “你胡说八道!”玛雅忍着身体酥麻头皮发的快怒道“其他男人的可比你们大得多!”造物主创造的精灵和美人鱼都是纤细文静,擅长魔法的精致型智慧物种,兽人最彪悍糙,人类介于精灵人鱼和兽人之间。罗兰是纯粹的魔法师,那个的长坚硬度也丝毫不逊于这个精灵;菲尼克斯、修尔还有艾希全都是武者,体格健壮胜过精灵,那个自然就不用说了!

 “他们真比我们好?那么就看看技巧吧。”金发精灵帝君心中如打翻了醋坛子一阵反酸,一杆就将自己硬如热铁的尽送进她紧致滑的花里,然后开始用力起来。

 “啊!啊——啊——”空虚饥渴的花一下子被完全充实,玛雅激动得脸庞微微搐,身体一阵哆嗦,花如泉水般汩汩涌。

 “嘶…你的小儿好像在咬我,是很舍不得我离开哦。”金发精灵帝君得意道,双手如铁钳一般抓住她的纤着自己血脉贲张的暗红色对着她的花狂顶,顶的过程还极力刺她花的每一处边边角角。“啪啪啪啪”清晰的体撞击声一声高过一声;“噗嗤噗嗤噗嗤”粘稠的花被他的顶端肥厚的棱剐蹭出体外,在他们不断撞击的部位拉起了泛着白沫的水线。

 “啊——太深了,慢点,我要被你…该死…会被坏的。哦——不要,那边不要…啊,不要…”双手其实已经被黑发精灵帝君放开的玛雅紧紧抓住身上黑发精灵帝君的双臂皱眉哀求,小嘴大张急速呼吸宛如离水的鱼儿,曼妙的娇躯身体烈哆嗦,逐渐蔓延一片片红

 “就是这里吗?”金发精灵帝君了悟道,对着自己无意间刺到的部位连续狠狠搐剐蹭。

 他和弟弟碰过黑发绝美少女玛雅之后便对其他各族美女都失去了兴趣,发现自己身体出现异常,脑中经常闪现上古神界的各种情景,他们就对玛雅的特殊有所猜测,而在发现光明神殿宣布拥有一位圣阶大祭司,佣兵中横空出世一个火焰剑圣,他们立刻判断,五大陆肯定还会出现风、土、光、火之外的强大男人。他们都和黑发绝美少女有着特殊的关系呢。情场如战场,他们以后肯定会为争夺她而战斗,所以,他们兄弟主动了解传在黑暗精灵当中的所有‮情调‬技术,要在情人的上赢得战斗!

 他们是兄弟两个,天生就比其他男人有优势呢!

 八神情篇七:灌满她的水

 体撞击的暧昧声越来越急促,的水声越来越响亮,黑发精灵帝君听得火焚身,俊美柔的脸庞越来越红,呼吸沉重急促。

 抓过玛雅纤的手掌握住自己痛的赤红,他急切道:“玛雅,快点。”他握住她的手上下快速‮弄套‬自己的,情不自地仰脸呻起来。

 自从身体从土风双属体质变成罕见的纯土(纯风)属体质,上古神祗的记忆碎片时不时浮现在脑海中,他和哥哥就一边寻找他们战败失去的黑发少女,一边拼命修炼魔法。修炼过程无比艰辛,他们常常身心都疲力尽。只是有些夜深人静、暗黑精灵的他又精力充沛的时候就会感觉空虚烦躁,需要女人纾解身体。每当这种时候,他总是想起黑发少女,一边握住痛的用力‮弄套‬,一边幻想她对自己小鸟依人,幻想她扭摆娇躯张开‮腿双‬合自己,漆黑水润的双眸映着他的影子,嫣红的小嘴里不住呼唤他的名字,催促他更用力地宠爱她。

 现在,他终于不需要靠幻想纾解对她的渴望了!她就在他们兄弟身下,只要他们用柔情意弥补他们过去的暴行为,她就会坠入他们精心编制的情网中。他们可是以俊美清灵出名的精灵,她那几个人类情人哪里抵得过他们?他们兄弟会用女人最爱的珠宝华服装点她,花样百出地足她的身体需索,她那几个矜持穷酸又迂腐得放不开的人类情人做得到?

 “啊——慢点,下面,哦…太强烈了,我不要了…呜呜…我不行了。”玛雅泪眼婆娑,嫣红菱里溢出哀求的呻。花里的快汹涌澎湃地往四肢百骸,往她大脑直窜,过度强烈得让她快要崩溃了。从来没有,她从来没有这么快冲击情极致巅峰过!

 “玛雅,你会知道,我们兄弟才是最适合你的情人。”金发精灵帝君嫣红薄吐出热气,绿水晶般的双眸转着魅人的水光,极其俊美的桃红色脸庞充斥着的妖冶。

 他白皙双手如铁钳钳住她的柳,将她的身体牢牢控制住;他疯狂摆动劲硬的在她的花猛拽。“啪啪啪”他每一个深在她花径深处的上;“噗嗤噗嗤”他光滑肥厚的顶端棱每次向后的时候就刮蹭她花通道皱褶内壁,刮出大股大股的年粘稠。她的花宛如一张小嘴,用力含着收缩挤,他尾椎如通了电一般酥酥麻麻一酸一

 就是这种感觉,太销魂了,他要更多,更多!

 金发精灵帝君完全没了王者尊严,如饥饿嗜血的野兽在玛雅的花里疯狂律动,一下又一下地撞击她花径通道深处的花心。不用克制不用强忍,遵从身体本能,他崩溃爆了还有弟弟。只要给他一些时间,他就能再一次起,继续在她身上驰骋。

 “不要…你们,我啊,不要,不要——啊啊——”过多的快终于超越身体承受极限,玛雅惊着脑袋极力后仰,的酥奋力向上,满是红的颤抖娇躯瞬间拱成一把形状完美的弯弓。她的花口绞住他的持续紧缩,花径媚疯狂痉挛,感的花心薄出一股晶莹的爱

 “嘶,哦…你要绞断我吗?”金发精灵帝君脸皮搐地吼道,奋力在她不断紧缩的花送,五六十下后一个深开始爆粘稠的,用灌满她的花

 “凯瑞,快让开!”红着眼在旁边等待快爆炸的黑发精灵帝君发现他就再也按耐不住了。他抓住她的手‮弄套‬自己的,虽然也很舒服,但怎么比得上在她水滑的小里舒爽快活?

 “呼——和他的感觉太美好了,不枉我为此等待她三百年。”完这一波的金发精灵帝君恋恋不舍地气道,劲前后摇摆、进进退退,最后从她还在搐的花里退了出来。

 八神情篇八:吃醋

 哥哥刚从玛雅的体内退出来,黑发精灵帝君就急不可待地把她拉到自己面前,站在榻边拉开她还在颤抖的‮腿双‬,着青筋暴凸如狰狞虬龙的赤红色进她正出大股白浊的泥泞花里。

 “啊,我不要,不要了,你太硬了,我不要了。”坚硬长的热铁一杆进势如破竹,重重地撞击她花深处娇弱的花心,玛雅娇躯陡然紧绷起来,身体突突颤抖。

 “哦,凯瑞,她咬得还是这样紧!”黑发精灵帝君将玛雅的‮腿双‬推到她的口,在她的花里狂,仿佛饥渴了很久很久。没错,是很久,三百年的时候对短命的人类来时已经过了至少十代,对长寿的精灵来说也是不小的时间。

 “呜——别了,会坏的。”还在高中的玛雅颤声求饶。她的花因为长硬物的突然入,搐的肌紧紧夹住着硬物收缩,既像是向外挤,又像是向内拖拽。

 激动地望着黑发凌乱娇颜酡红媚眼出泪水的玛雅,黑发精灵帝君如同疯了,一边狂野顶撞她的腿间羞花,一边兴奋道“玛雅,做我们的皇后,做我们黑暗帝国的皇后。”只要她名正言顺成为他们的,即使将来她所有的情人都封神,他们也可以这些男神当中占据重要地位。

 “不,啊,我不要…啊,啊——”玛雅拼命摇头,不知道是拒绝他的建议还是因为高还未退下又开始高涨,身体难以承受而拒绝。

 黑发精灵帝君如猛兽一般疯狂地撞击她紧窄滑的花,撞得啪啪啪声不断,花里噗嗤噗嗤着溢出粘稠的白沫。酥麻快如飓风快速席卷他的全身,克制很久的他已经没法子和她正常说话,只能息地说道“你是我的,是我的,哦…你下面的小嘴是不是要咬断我的?咬得我好紧,我着又有些困难。嘶嘶…你是故意的,故意咬我。”

 高之后的金发精灵帝君慵懒优雅地侧躺在玛雅的身旁,白皙的手掌抚摸她随着娇躯剧烈摇晃的坚,指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捻她坚硬如小石子的嫣红茱萸。“玛雅,亲爱的女神,你到了我们兄弟的地盘就必须听我们的。等一会儿我就安排人筹备婚礼,让你尽快成为我们皇后。”在阿尔法世界五大陆,婚姻是一种神圣的契约,受到契约之神的庇护,而契约之神的契约力量据说即使是造物主也受到一定约束。

 “不要,啊啊…不要,我,哦——不要…”酥麻快感的身体里窜,持续冲击她的神智,她的波光潋滟的黑眸越来越离,理智越来越涣散了。

 “结婚…菲尼克斯,哦…菲尼克斯,我们结婚…啊——”玛雅呢喃道,酡红汗的小脸陡然激动起来。菲尼克斯无视她带着精灵面具时候的丑陋向她求婚,他们相伴相随了好几个月,既然她回不去原来的世界,那么就和他结婚好了。他是世上最爱她的人,她对他的情感也都胜过其他几个结了水情缘的男人。

 “菲尼,叫我菲尼!”黑发精灵帝君嫉妒地吼道,凶暴地摇摆瘦的窄,红色眼眸翻腾着火焰般的怒火。他的名字叫菲尼·达纳斯洛林,不是那个菲尼克斯·史蒂文!

 “啊——啊不要了,我不行了…,啊啊——”令人窒息的快风起云涌,玛雅大声呻,如煮了虾子的身体再一次搐。一股热从她花深处涌而出,浇灌着在花里狂野律动的

 “嘶…你是我的,我们的!”黑发精灵怒吼着,压制体内部翻腾的爆望一下又一下地贯穿她,仿佛她是他的仇人,他要用自己的雄武器彻底击溃她;又好像要用自己的体力和技巧向他证明,他比她的心心念念的菲尼克斯更能足她的身体。

 “乖,不要在我们面前呼唤其他男人的名字,否则…”金发精灵帝君沉声威胁道,低下头一口叼住她嫣红立的茱萸向上抬头,将尖拉得长长。

 被拉长的尖传来一阵剧痛,高中的玛雅痛苦地叫起来“不要,好痛!”

 “这是一点小小的惩罚。我们不在意你有多少情人,不过绝对不喜欢你在我们的上提到他们。”金发精灵帝君松开用力住她尖的双,用绵软的舌头温柔地舐呵护她吃痛的尖。担心真的弄伤了她,他都没有用牙齿咬呢。她的情人虽多,但肯定都很单调,的暗黑精灵有的是调教异的手段,他们兄弟一定要好好调教她,把她调教得离不开他们兄弟,和其他情人在一起会感觉缺少刺

 八神情篇九:调教(上、h)

 玛雅不是被困在金发精灵帝君的风之结界里就是被困在黑发精灵帝君的大地结界里,由于他们专风或者土的力量,她即使现在力量还略胜他们一筹、有空间转移能力也逃不掉。

 温暖的白玉水池中,瘫软如泥的玛雅趴在金发精灵帝君的身上,声音沙哑地问道:“你们都是帝君,难道就没有政务要处理?”她每次醒来总能看见他或者他,或者他们两个,好像他们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她身上了。

 白皙修长的手指拈了一颗剥了皮的晶莹水果递到她嘴边,金发精灵道“身为帝君岂能没有供使唤的臣子属下?我们只需要偶尔出面处理他们无法处理的事情就行了。”

 黑暗世界远比光明世界更遵循弱强食法则,他们兄弟即使因为机缘获得了上古元素神的传承,当然要抓紧时间努力修炼,哪能真把所有的精力放在打天下寻找玛雅的事情上?他们兄弟用自身的力量和恶的手段控制了一批精英,让他们辅佐他们兄弟。

 “卑鄙,无!”玛雅低声咒骂道。她一直听说黑暗阵营的种族哥哥阴险恶,他们兄弟说不定在收复臣子属下的时候使用不光彩的手段…

 金发精灵帝君被她骂皮了,不以为忤地拍拍水下她的股,道:“休息够了没有?”他的早就苏醒,急不可待地要在她泥泞滑的花里律动。

 “啊!”玛雅被他拍得两片瓣颤抖紧缩,花被牵动着挤在花里的坚硬

 “不要…我快散架了。”她虚弱地叫道,瘫在他怀中一动不动。时间过去了几天?他们兄弟总是在做,好像要做到世界末日似的。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如今虽然还恨他们,却怎么也兴不起攻击他们的望了。难道女人的道正的通向女人的大脑,她被他们做着做着就爱上他们了?

 “亲爱的,你不会散架。”金发精灵帝君笑道,俊美的脸庞溢着对她的宠溺。做得越多他越爱她。这个单纯温柔的女神,在黑暗世界里就好比娇花瓣上的一颗晨,很容易就会蒸发掉,了解了她本的他忍不住就想呵宠她。

 双手捧起两瓣翘上下‮弄套‬自己忍耐了有一会儿的滚烫,他吐着热气问道:“我这样慢慢你,你感觉舒服吗?”这两天,他们兄弟充分了解了她身体的恢复能力,有时候做起来会肆无忌惮。

 “嗯——哦…你们兄弟…全是混蛋。”玛雅双手环住他的颈脖,身体紧贴在他的膛上,随着他的手劲上下起伏,那永远都紧致滑的花吐他的。她不得不承认,他这样不紧不慢的弄得她很舒服。

 “你喜欢上混蛋了。”金发精灵帝君自得地说道,单手控制她的上下起伏,空出来的手滑到她瓣间,手指缓慢地研磨她稚的‮花菊‬,一点点往里面钻。她拥有好几位情人,不过每次都和他们单独在一次,所以‮花菊‬肯定还是没有被碰过的。他们兄弟早就觊觎这朵干净的雏菊了,只是考虑她还很排斥他们,他们于是决定顺序渐进。

 “啊!别,别又碰那里!”一波强烈的快如触电般在腿间扩散开,玛雅大声呻,用力夹紧会

 “你还有力气夹呢,看来体力已经恢复了。玛雅,亲爱的,你感觉到了吗?你的小‮花菊‬咬住我半截手指了,好像舍不得让我出来。”金发精灵帝君哄道“乖,这里开拓出来,你会获得更强烈的销魂享受。”说着话时,他钻进她菊的中指第一节手指左右旋转,前后摇动,努力开拓她的‮花菊‬。

 “啊,不要,我不要这样。”玛雅急得呜咽出声。那里怎么可以?他都不嫌脏?

 “不要什么?”黑发精灵帝君陡然出现在白玉水池边,然后开始自行衣。他舍不得离开她很久,事情处理完就马上回来了。看这情况,她又被凯瑞彻底地怜爱了一番。

 八神情篇十:调教(中、h)

 “你来的好巧。”本来想吃独食的金发精灵帝君无奈地叹气“我觉得到尝试她‮花菊‬的时候了。”她稚的雏菊必须由他先采摘,所以这次就不谦让给弟弟了。

 红色眼眸一亮,光了衣服正在下水黑发精灵帝君高兴道“把他给我,你继续帮她开‮花菊‬。”说着,他朝玛雅和金发精灵帝君这边走来,毫不客气地将挂在金发精灵低估身上的玛雅抱过来。一个儿两雄器,轮空的那个总是感觉寂寞啊!开了她的‮花菊‬后,他们兄弟就能同时深埋在她的体内了。

 “啊——嗯…”长坚硬的从花里撤出来,肥厚的棱剐蹭过酸软的花径壁,大股白浊体从花里涌出来,玛雅无力地呻着,如娃娃一般被黑发精灵帝君抱到白玉水池边缘。

 将她顶在白玉池壁上,抬高她一条腿,黑发精灵帝君轻车路地将的滚烫进了她泥泞滑的花里。

 “嗯…”玛雅柳眉微蹙,娇滴的菱溢出娇,目光离失神。她不断承受他们兄弟旺盛的,身体已经完全接受他们,只要他们进来就反应强烈,快绵绵。

 “哦——啊…”黑发精灵帝君进入之后便是一阵狂顶,稍微抚慰自己的身心就抱着玛雅转了一个身,躺在白玉池边缘的平台上,双手搂住玛雅温柔地律动。

 “哦——哦…达纳…”玛雅瘫在黑发精灵帝君的身上,嘴里喊着他要求的名字。他叫菲尼·达纳斯洛林,他说她喊他菲尼肯定会想起菲尼克斯,要求她叫他的姓氏。她的灵魂来自前世过来的东方,不习惯太长的名字,就索叫他达纳。

 金发精灵帝君握住自己的动,看到弟弟仰面躺下就走过来,手指在他们合处沾了粘稠的慢慢进她稚的‮花菊‬中,然后掰开她的瓣很有耐心地扩张她的‮花菊‬。

 花酸麻快不止,感的‮花菊‬也快连连,玛雅呜咽着,将脸埋在黑发精灵帝君的肩膀处。我为鱼人为刀俎,她这一回是逃不掉的了。

 “玛雅,放松,只要前戏做得充分,你不会受伤也不会痛苦。”金发精灵帝君柔声哄道,再一次沾了一些,两手指进她的花里缓缓

 “呜…嗯——不要,我不要这样…”菊被手指强行撑开,感越来越强烈,玛雅明知哀求无用也还是忍不住哀求了。

 在菊里的手指左右旋转了一会儿便研磨菊内壁,然后两指开始像剪刀一样张开继续旋转,努力扩张她比花还要紧致的口和通道。

 “呜呜,痛了,痛了,你快点把手出来。”痛感逐渐强烈起来,玛雅吓得不断紧缩会

 “嘶——哦…你夹得我好紧,好舒服。”黑发精灵帝君情不自地开始加快贯穿花的动作了。

 一手指,两手指,三手指,金发精灵帝君亢奋地看着她的菊被自己一点点扩大,看着自己三手指在她的菊。认为扩张得差不多了,他朝自己的弟弟使了一个眼色。

 黑发精灵帝君停了下来,双手抓住她的两片向两边掰。

 金发精灵帝君握住自己青筋暴凸的顶住她嫣红濡的‮花菊‬缓缓往里

 “啊,不要,好,会裂开的。不要,不要!”玛雅陡然尖叫起来,死死抓住身下黑发精灵帝君的双肩,修剪圆润的指甲深深进了他的皮肤里。她的菊不断被迫扩张,包容她入。菊口肌痛感越来越强烈,她恐惧那里被他的得爆裂开来。

 “嘶,好紧,玛雅,放松,不要收缩,放松,痛苦很快就会过去,你会享受不到绝对不一样的销魂快。”金发精灵帝君嘴里哄着她,坚定果断地继续往他菊。看着光滑硕大的菇状顶端一点点进她的菊里。只要横截面最大的菇状顶端进去,后面便没有问题了。

 “玛雅!”他一鼓作气连尽送,重重地撞击她翘的。  m.zIKkXs.Com
上章 神妓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