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始部落纪行 下章
第二章
 villa钻饰凉鞋,以柔和调为女双脚添上一股季色彩,从脚背环绕脚踝而飞的彩蝶替这身经典造型捎来新鲜的活泼感,使她们的穿戴者每一步都伴随盎然意──但是,无论穿着多么昂贵的名牌凉鞋,都绝对不适合在连道路都没有的山林中长途跋涉。

 “我脚好痛,休息一下啦…”

 “又要休息?才走半个钟头耶!”

 “可是我脚很痛啊!你们又没说这里路这么难走!”习惯了平坦道路的双脚走没多远就开始酸痛,这股实在的疼痛结合快让妆糊掉的满头大汗,着实让踩着绿被与泥巴前进至今的丽华不悦到了极点。她坚持要原地休息一会儿,制作人拿她没辄,就让队伍分成两组,一组陪丽华稍事休息,一组先行探勘。这时候丽华又有意见了。

 “留一个人陪我就好,你们先去探路吧!”

 “我说啊,就算我们还没进入当地部落…”

 “没、关、系、啦!没看他这么壮,有危险的话他会保护我啦!”丽华抱住那位全队最高大的助手,当着大家的面把双凑上去,趁机观察每个人羡慕又妒嫉的眼神。制作人无可奈何,也没时间和这女人争论,只好留下公主钦点的同伴,带领其余三人悻悻然地前进。

 探路队伍的身影消失在林间之后,找到大石头坐上去的丽华拍了拍旁边位置,示意人高马大的助手坐着陪她。助手小心翼翼地不让丽华发现他间佩戴的手,才刚坐下,一股清香就随着柔软的雌向他结实的左臂。

 “丽华小姐…”

 “欸,你等一下可不可以背我?”

 “什、什么?”

 “我走不动了,而且也不想要这双鞋弄得更脏…所以你背我好不好?”“这个…”

 尽管助手对自己的体能颇有自信,要在崎岖不平的路上全副武装、再背着将近六十公斤的女人嘛…绝对是自寻死路。但是他一时想不到如何婉转地拒绝,丽华的凝视与那身丰体无不令他想起两人绵的夜晚。丽华看他犹豫不决,于是自个儿掀起了上衣,出两颗雪白满的子对他嫣然一笑。

 “想也可以哦?”“呃…”助手紧盯丽华前的深咖啡头,沉浸于第回想的股间迅速产生反应,早在他思考这么做是对还不对时,噘起来的双已经紧密含住丽华的右头。

 “丽…嘶噜…丽华小姐…滋噜…啾噜…”助手得十分起劲,但丽华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反正现在是“犒赏”她干脆抓着对方的手来到裙下,让那只手替自己爱抚。助手的手指一溜进答答的内中,立刻屈指透的

 啾咕、啾咕地挖弄了会儿,丽华身体渐渐发热。她的头不很感,舌技高超与否并不重要,反而只要男人暴点对待这对头,一股强烈的被占有就足以使这个女人发。因此,助手那杂乱无章的法结合漫无目的地挖弄的手指,使丽华在这片静谧无声的林子里特别有感。

 发出白光的具形状在丽华脑海中逐渐成形,当光芒随着使她愉悦的爱抚渐渐消退后,她看见了一大概十五、六公分长,约四点五公分的上翘具,黝黑的身、古铜色的头,把鼻孔贴到微黏的马眼上深深一嗅,还能闻到令火热的身体浑身一麻的臭味。而今那的主人正缩着脖子猛她的头,长了硬茧的手指把她抠得越来越舒服。

 原本只打算靠部来贿赂这个男人的丽华,实在忍不住泛起红晕、对努力头的男人投以陶醉目光。她无法按捺体发出的配讯号,全身上下都充满了过盛的情,急被这男人暴地占据…“你…你先停,我来…我来帮你。”

 丽华拍了拍助手满是热汗的脖子,两人攻守互换。助手掏出那完全符合她记忆的黝黑,盯着头与马眼的丽华咕噜一声咽下口水,接着伏下身去帮助手吹喇叭。

 “啾滋、啾、啾…啾呜…滋咕、滋噜、啾噜、啾噗!”口开始不过数秒钟,助手左臂就绕过丽华柔软的,像蛇一般往下探勘。

 这次他没将手指进丽华的,而是对准蒂抠弄起来。

 “丽华小姐…好啊…呼!”一边逗弄憧憬对象的器、一边享受厚上下的快,助手一度紧绷的情绪快速放松,不一会儿就和主动起老二的丽华一同进入配状态。但是不行,现在还不行。纵使丽华得他服服贴贴,只要老二还撑得住,就不能草草进入下一阶段。凌晨那仓促的战就是血淋淋的例子,这回他必须好好享受这女人才行,好好享受…

 和努力望的助手相比,丽华则是在他想办法维持老二硬度时悄悄地了。在助手没看到的地方,含住、以舌尖舐着头环的丽华轻轻地吊起双眼,鼻水从那对充斥着臭味的鼻孔出,混杂着茎分泌物的口水也浓稠地沿着身滑落。丽华十分享受在服侍具途中先给男人弄的刺感,她的蒂似乎就是为了这一刻才感地早,虽不至于浑身微颤,倒也令她舒服到情不自地动来动去。只可惜把她抠到的男人并未察觉这点,依然继续以暴过头的动作给予她刺

 “丽华小姐,我要了…”

 住头顶的力道恼人地增强,丽华陷入短暂的苦恼。如果继续吹下去就可以早点收工赶路,对于现况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她那七八糟的就无福消受了。还是该让助手保持这股冲劲好好地足她呢…她拿不定主意,只好把主导权丢回给具的主人。

 丽华挣脱了助手在她头上的掌心,一手握住那沾满口水而闪闪发亮的黝黑,边以丰润的双亲吻头边‮弄套‬着,每亲几下就抬起头来观察助手反应。

 要是头再被对方下去含住,那么她就会强忍火将它吹出来;若手动作被对方制止,她就会顺应这股恰到好处的氛围跨到对方腿上、快速干个一炮。

 想着想着,上翘勾着壁强力磨擦的刺感涌现于脑海,丽华不悄悄地希望对方能将自己的捣个天翻地覆。

 “丽华小姐…啊啊!”可惜助手已经满脑子沉溺于发冲动中,丽华的厚、玉手联合攻势让他急往这货脸上,像条争夺地盘的公狗般宣示这女人的主权属于自己。就在这股情推波助澜之下,不断受到丽华‮弄套‬的部涨似地升起庞大的压力,一股从囊直通具的昂感猛然爆发,朝向正以柔软厚亲吻头侧面的丽华脸颊出了

 丽华反地轻,握住具的手稍微放松后,将‮弄套‬范围由部扩大到整,以轻盈的动作将尚未完全发的全部搾取出来。她伸长了舌舐黏糊糊的头,让道内的残进嘴里,当几乎尽,便重新含住具深几下,才啾啵一声放开对方。丽华继续替疲软化的,一脸求不满地抬头望向助手;正准备引这男人二度硬时,却看见了奇怪的光景。

 “丽华…”

 一个大男人对着森林、而不是对她这个女人出了恍惚的神情。这句话还没说完,助手的右眼就在极短时间内膨、再膨…整颗眼球像是坠入煎锅的蛋黄般隆起,最后随着一个从眼窝出的尖锐物离了眼眶。

 “咦…?”

 丽华不敢置信地睁大双眼,她还没搞清楚究竟发生何事,又一个尖锐物从助手那着口水的嘴巴穿出。血水洒向她的脸,浓浓的铁味搅了充斥鼻腔的臭味,手里还握着助手老二的丽华惨叫出声。

 头颅被两短矛刺穿的助手朝丽华的方向倾倒,她急忙伸手挡住那副结实的体,可是她根本没那个力气,只能眼睁睁看着似乎还有意识、但只是不断着血的助手沉重地住她的大

 又急又怕的丽华皱紧了五官,她怎么推都推不开助手,又忍不住去注意那两个表面凹凸不平、上头带有血迹和些许组织残骸的矛头。意识到怀里的男人确实遭受了致命伤,她立刻从对方还搁在她内里的手掌感到恐惧,好像那已经不是认识的男人、而是屍体的一部分,体温尚存的手指甚至还触着蒂。

 受惊吓的丽华一心只想把处于弥留之际的助手给推下去,然而万般焦急的她根本就被得几乎无法动弹,更别说内里的手都给她胡乱扯弄到卡住了。一度熄火的身体反倒因为精神承受的压力与私处的意外磨擦产生快,哪怕她急到掉下了眼泪,蒂仍然在助手掌心磨蹭中再次起。

 就在这时,有只深铜色的手将助手的身体从丽华身上推开,手还勾住她内的助手终于如她所愿摔向地面。丽华的内发出啪哩哩的破裂声被摔落下去的助手扯断,水未干的直接在清凉的石面上,她呆愣地看着助手倒地后搐了一下的身体,视线慢慢移往帮了她一把的那个人──“噫…”

 那是有着深铜色肌肤、既瘦又高的年轻土著,看起来大概十五、六岁左右,还是个孩子;他浑身飘散出难闻的腥味,气味来源似乎是涂抹在脸颊以及身上的白色汁,又或者是他口挂着的兽骨。那孩子厉警戒吓到频发抖的丽华,一手缓缓探向宛如水壶般斜挂于际的制匕首,其它方向还有另外两名差不多年纪的孩子也正缓缓近。

 丽华从没想到双方竟然会是在这种情况下展开接触,就算依稀有听过面临紧急状况的自救手段,此时此刻她什么也想不起来了。身为一个外人──不,确切来说,是身为一个女人──股间溢出热的丽华早已放弃思考。

 丽华目光集中在土著孩子们赤的下体,一割除了包皮的深具正处于昂首姿态,本能告诉她这正是她身为女人的“可能”──于是她顾不了助手的屍体还倒在一旁,强忍住使双手频频发颤的恐惧,向离她最近的孩子去上衣、出那对还弥漫着男人口水味的深咖啡头。

 “你…你看!我是女人哦…我我…我可以让你舒服的…”脸上涂着白色纹路的土著孩子微微歪着头,他的两名同伴继续手持短矛近丽华。丽华吓得再也管不着这条短裙有多宝贝,急忙边扯边地把裙子弄掉,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硬是挤出逞强的媚笑:

 “来…噫…来做…来做吧…啊哈哈…一、一起来也没关系哦…所以…拜托你们…不要杀我…”眼见短矛已经近到触手可及,丽华无论如何都不想就这么横死在此,可惜她的话语怎么样就是无法传递给那三个孩子。话虽如此,她的情绪倒是顺利感染了手握匕首的孩子,那夸张地朝天立的具就是最好的证明。盼见一线生机的丽华赶紧当众自起来,一手大动作地房、一手并起两指弄着,渴望藉此引语言不通的土著孩子们上钩。

 “好…好想做!好想做!啊啊…嗯哈啊啊…”到底是为了活下去而故意演戏呢,还是不小心夹杂了真心话呢──对于视线紧盯朝天翘的深铜色具、表情迅速恍惚的丽华来说,她确实是想活下去没错,但这恐怕也是真心话吧!

 丽华忘我地自到一半,对她起的土著孩子真的收起了匕首、爬到大石头上,两颗微微充血的眼珠子直盯丽华私处瞧,因蹲姿而横向伸展的具强烈颤动着。丽华不敢大意,继续,‮腿双‬越打越开,那孩子彷佛着了般配合丽华的开腿前进,彼此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双方大腿相互碰触到的瞬间,肿着的桃红色头牵引一和助手老二差不多大的深铜色具继续推进,退无可退的丽华‮腿双‬干脆朝石头两侧垂放,热的壶轻轻抬高,以便接住那近到底的──

 形状暴的头咕滋一声撑开了她的,飘出浓厚臭味的坚硬奏起滋啾啾的响继续深入。

 “进来了…啊啊…”直到那颗桃红色头终于顶到最深处的壁为止,丽华与土著孩子的合终于完成。

 “嗯呜!呜!啾呜!啾咕!啾…”脑袋一片混乱的丽华忽然给那孩子吻个正着,腥味登时重到令她想吐,看来就是对方脸上涂抹的奇怪汁搞的鬼。除了腥味之外,那孩子本身的体味也相当强烈,和他展开舌吻的丽华倒是不讨厌这股气味。

 “啾!啾噜!啾噜!啾!嗯…啾咕!”野兽臭似的体味让忙着的丽华越闻越放松,身体不知不觉向空的后方倾放,但是她并未摔下去,而是给另一个土著孩子扣住她的腋窝支撑住。

 这时她部以上几乎平放着,沾染土著臭味的厚被扣住她的孩子夺去,两人吻得正起劲,给温热含着的突然开始了十分强烈的活动作。

 “咕呜…咕…咕哦…”那丝毫不输给成年人的具打从一开始就是最大加速,每趟的幅度几乎遍及深处及口,却又不曾在高速的活运动中掉出,彷佛设计良的爱机器,一旦开始就让丽华到不可自拔。

 “呼呵…好猛…好猛啊啊啊…”双供一对深铜色双掌恣意弄的丽华舒服地放声叫。她看着犹如公蛙般在自己身上的土著孩子,那么瘦弱的身体,竟然可以驱使如此坚硬的做出精准又暴的侵犯动作…就算她经验再怎么丰富,也不曾遇上这种对手呀!

 丽华的无法完全接下这股凶狠的冲劲,遭受猛烈磨擦的壁就在强劲的配声下一块块失守了。亢奋立的蒂从头到尾都没被对方触摸,丽华仅仅是被土著的具一股脑儿地,即便如此她却感觉自己就要了──原始、暴的快将她七八糟的脑子从人类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使她化为一头与这匹配的母兽,顺从高渴望放声大吼:

 “呜!呜哦!哦!嗯哦…”即便是人生初次的,丽华却没能好好地品嚐这股更胜于蒂的快,因为把她搞到依然维持高速且大幅度的动作,硬是撑开她那强烈收缩中的、使之维持在具的形状下受折磨。

 完全沦陷的丽华再也受不了继续被磨擦的动作,这股猛烈过头的刺感促使她的门微微张开,出一阵阵臭气;过没多久,停止放门继续撑开,从中滑出的是一团带有刺鼻臭味的黄泥状稀粪。

 被干到高粪的丽华实在不行了,偏偏这时候抱住她的孩子又扯弄起头,和双疼到受不了的丽华顿时仰首大叫。两道汇聚了快、羞与恐惧的热泪滑落她的脸颊,丽华不断在内心哀求对方快点结束,她知道自己已经撑不下去了。

 “呼!哦!哦…”正如同生产时藉由换气来减轻痛苦那般,化身母兽的丽华下意识地采取这个方法,哪怕一点点也好,只要能保持清醒支撑下去…终于,土著孩子那令丽华就要发疯的结束了──自始而终都硬到不像话的深深入完全呈现出具形状的,桃红色暴地鼓起来,直朝那不时遭受撞击的子出连丽华都清楚感受得到的浓热

 浓稠、灼热,更重要的是──量远多于在她体内过的任何一个男人。大量彻底淹没子颈,这些浓稠的体并未马上,而是彷佛公猪般滞留于子颈周遭,似乎在警告双眼上吊着给人吻住的丽华──不论她的身体再怎么抵抗都无法改变受的下场。

 吐出了土著具的仍在剧烈收缩,一脸恍惚的丽华被身后那人推了起来,整个人摇摇晃晃地,宛若木偶般给人弄成蹲姿,在她那发疼滴汁的下方的,正是方才把自己搞得死去活来的巨。彼此器触顶着的刹那,意识到危险的丽华迅速回过神来,然而她却无力从被固定成蹲姿的现况中挣脱,只能以哀求的目光望着躺在大石头上的土著孩子,直到对方将那炽热又肿朝上进她体内。

 疼痛未退,旋即又被同一暴地撑开,瞬间炸裂的痛苦与愉使浑身发汗的丽华瞪大了双眼,可是她的牙关怎么样就是咬不紧,蒙受强烈力感席卷的门亦止不住稀粪发。

 深铜色具奋力捣弄着稍微松弛了些的,每三、四下就挤出一记伴随黄粪而出的声。丽华既痛又地配合具顶起的动作迸出吼,同时又失去控制地往男的主人身上洒热、朝沾满体的石面排出一条条黏臭粪便。

 第二轮配展开不过三分钟,丽华已经撑不下去了。被迫维持敞开姿态的拼死地收缩,拉光大便的门也用力往外推弄,这女人浑身上下都处于极度紧绷的状态。即便如此,土著具依旧像是刚开始时那么灵活又精准,每一下都直捣深处,每一下都让她既害怕又欣喜。就在丽华到即将昏厥过去之时,震耳聋的声瞬间拉住她的意识。

 碰!不时抚摸着丽华大腿与房的糙触感消失了。

 碰!迫使丽华维持蹲姿、好让干她的力量消失了。

 碰碰!具还顶着深处、一脸惊恐地撑起上半身的土著孩子倒下了。

 “丽华!你没事吧!”

 制作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却没能让丽华感到放心,因为这已经是第二次──和她相好的对象倏然死在她面前。

 “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先把她抱下来,快点!”

 “不要!不要碰我!啊啊、啊啊啊!”“丽华你先别动…先下来再说啊!”“走开!通通走开啦!噫啊啊啊啊…”胡乱踢闹的丽华终究还是被两名助手抱离土著孩子的遗体,她的私处满布两人体而飘出浓厚腥臭,那对大股则是在挣扎中沾上大片黏粪,浑身恶臭又哭哭闹闹的。她渴望能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来好好地安抚她,现实却只有一记瞬间使她回神的热辣巴掌。

 “少给我在那边哭闹!我们要赶紧离开这里!”“欸…?”

 “脚可以走吗?还是要人背?你听到了没啊!”“那个…”

 制作人气呼呼地正想再吼一声,却发现丽华呆愣的目光不是对着他,而是他身后那片森林。

 皮疙瘩窜起的刹那,两人身旁的助手应声倒下。  M.ZikKxS.cOM
上章 原始部落纪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