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始部落纪行 下章
第七章
 身心皆臣服于巨大具下的丽华一脸恍神地瘫软在地,二度失而迫不及待遭土著侵犯的丰体微微颤抖着。即便身旁就是方才倒立状态下拉出的粪便,对丽华那已被征服的嗅觉来说,自己的粪味根本就比不上土著股间飘出的浓烈臭味。

 “呼呵…”黏臭厚微启,遭到土著污染的嘴巴吐出阵阵带有臭味的热息,干净不过一天的丽华感觉到自己由里而外都给土著身上的臭味玷污了,受屈辱的体却因此亢奋到不可自拔;短短数秒的空档便让她宛如万蚁上身般奇难耐,直到土著巨啪地一声甩向她的,这股才戛然而止。

 混合了水、汁与唾的恶臭一阵酥麻,满怀期待地接杵在口的头,当那颗头带着不同以往的扩张力道展开入侵,感受到口逐渐被撑开到全新境界的丽华既痛且悦地爆喊出声:

 “咕哦!裂开了!要裂开了…”这异常肥大的头最大直径为六点二公分──比起曾把丽华翻的其他土著具要多上整整一点五公分的度,如今正暴地破坏掉其他男人留给这块的记忆,强行改变了的形状。

 丽华拼命地迸出鸣,藉此缓和壶正给蛮力撑开的痛楚,但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头所到之处必然掀起强力的刮弄及裂感,弄得她几乎从头哀叫到尾。体内彷佛超大球的丽华越喊越高亢,嘴角都冒出白沫了,土著的头总算是将她孱弱的道整条推直、大剌剌地撞向浑然不知发生何事的子颈口。

 丽华的子颈遭到压制,邻近壁被迫扩张成头形状,道各段也被整直径达五公分、血管线条分明的具完全打开。极其猛烈的拥感将她整个人弄得几乎失去意识,然而她连昏过去的权利都没有,突然展开的顿时令她放声惨叫。

 “呜欸…呜欸欸…嘶…嘶呜…呜、呜呜…呜哦!”给土著巨撑到整个变形的传出了咕滋滋、咕滋滋的沉重配声。大的头环往来迫着脆弱的壁,将道在一片混乱中攀住的五公分限界强制提升到头环的六点二公分宽;极力扩张的壁好不容易忍到头环离开了,松弛不到半秒又得接再度猛然袭来的头。

 “好…好大啊啊啊!嘶…嘶!不行、不行了…要坏掉了啊啊啊…”每秒深一次的速度对于只用上半截具的土著来说绰绰有余,这个女人的虽然比部落之女要紧很多,那源源不绝的爱倒也为这场活运动帮上不少忙。但是对丽华而言,光是这个频率就让她的毫无招架之力。打从第一趟结束时,她的身体立刻明白自己根本不可能撑得过去,本能上就对这具屈服了。不过屈服并不代表土著就会停止动作,机械式的规律深接踵而至,得丽华就快要崩溃了。

 “呼、呼呜呜呜!咕呵…呵…嗯呵呃呃!”随着巨而晃动的丽华勉强动起力的双手,左手抚向蒂却扑了个空,右手好不容易摸个正着,接着就是一阵有气无力的爱抚。

 由于力太严重,丽华的指腹无法如愿按,只能以指甲快速刮弄蒂。这点快比起吼更能有效分担蒙受的巨大刺,这是她唯一能保持理智、继续忍受巨大具侵犯的办法。

 相对于拼命保住理智的丽华,轻松摆动着的土著还有余裕动起闲置的双手,两对深铜色的手指轮番揪起丽华的深咖啡头,将它们高高捏起后放开,看着那对巨随着鸣跳起滑稽的舞蹈。丽华的双因此传出接连不断的啪啪声响,两颗头皆因扯弄既舒又疼痛不已。

 极度紧张的丽华全然顾不得调节爱抚力道,就在给巨大着、双啪啪地弹响着的当下,蒂高忽然到来了──如同早已投降的那般,早早就成为具形状的脑袋不负责任地将这股快道产生的微弱快混为一谈,使丽华误以为这一切都是土著带给她的快乐。明明早已力、却仍为了贪求快而再度动起的四肢,就因为那颗没用的大脑所下的误判,一一攀上深铜色巨躯。

 本来给那巨大具强制拉直的道,由于丽华抱紧土著并夹紧对方的、导致入角度发生变化,又恢复成深处弯曲的正常姿态了。然而此时整个已经给土著干到松弛,一时之间未能复原的松紧度使那点曲折形同虚设,当头牵动巨深深一,丽华的子颈又再度承受直击。

 比起要更脆弱的子袋接连遭受猛击,一阵晕眩的丽华眉头深锁、咬紧了牙关,厚紧密地噘着,宛如正给头痛殴一番的颈口。土著见她紧绷到了极限,于是送上一对唾满载的臭,啾噜噜地着丽华的厚,同时将臭唾尽数注入她嘴内。

 “啾呜!啾!啾、啾噜!啾噗!嗯咕…咕…咕噜!噗呵呃…”丽华将到双颊鼓起来的臭唾全部下肚,接着给土著仔细品嚐她那飘出臭气的厚,两人拥吻着,开始了针对道后段的突刺。

 “咕噗!嗯噗!啾!啾咕…咕呃!嗯呃呃!”幅度缩小一倍固然让轻松不少,然而也因为给巨大具蹂躏的路径缩短,道后段乃至子颈承受的冲击频率跟着翻倍,丽华的叫因此变得十分急促。猛攻着的男人与狼狈不堪地任其掠夺的女人时而,时而互相吐着薰鼻的臭气;臭味变得淡薄的现在,土著的口臭取而代之成了使丽华心花怒放的人气味。

 “哦!呜、呜!呜哦!”丽华整张脸前所未有地涨红,因强烈疼痛与下泪水的双眼紧盯土著那张没什么变化的表情。尽管这个土著几乎打从一开始便是一号表情,正被此人着的丽华却看得出来,对方其实也因为她的体欣喜若狂──并且就快要了!

 “好!啊!啊呜!嗯呜!好啊啊…”此时此刻,不再有头与蒂的刺搅局,丽华得以倾尽全身感受深处被巨大具尽情摧残的快。对于她那已经被干松的来说,直径五公分的巨不再疼到令人发狂,反倒因为习惯了这个度开始产生至高的充盈感。

 昂无比的叫声持续数分钟后,土著从丽华吊起双眼的态猜知这个女人又要高了,于是把握住这次机会加速猛攻,配合丽华那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波高同步

 本身就十分大的头进一步热起来。

 强吻颈口的马眼瞬间出灼热的

 “进来了…咕…咕呜呜…”

 颈口黏全然起不了阻挡作用,土著的热烫持续入子

 丽华就在她的宝贝子给异常大量的灼烫到整个膨起来时,吊着充血的双眼、给土著抱紧着痉挛高了。

 与前几个土著公开配时,丽华的身体就嚐到了都会男子无法带给她的深度刺感,暴野蛮的子使她的体完全屈服于具之下,受愉更是彻底征服了她身为女人的意志。没想到这股足感又被突破了。

 深到底的巨出的超乎想像得多,即使将丽华的子灌到整个变形,马眼仍在持续出热。浓厚臭味伴随着溢出子颈的,从后依旧鼓的巨大具以及扩张到极限的间汩汩出,直到偎在土著怀里的丽华停止痉挛,才随着咕啵一声出后中断。

 支配着下体的庞然大物一口气离出去,顿时空虚下来,丽华迸出一记力的吼便大口起气。热汗与泪水模糊的视线中,只见土著的巨大具威风不减地耸立着。丽华半垂着眼皮仰望那把自己干得死去活来的巨物,紊乱的呼吸使汗水淋漓的双大幅度地起伏,浑圆上的深头正在垂软并缩小,同时土著的也在一阵令她痴醉的臭中渐渐疲软。

 丽华盯着那缓慢缩水的具,随之放松全身。不料垂软下来的具忽然一颤,滴垂着残的马眼接着就味满点的金橙

 宛如宣示地盘的公狗般,土著的具对准刚刚侵犯完的雌泼了她整脸的臭,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使丽华兴奋起来,情不自叫出声。雨如瀑布般倾泻,浓臭又混浊的汁洒满喊叫着的厚与拼命换气的鼻孔,即便灌入嘴巴与鼻腔、呛得丽华咳嗽连连,她仍未避开具的洒,就这么享受着热浇淋、享受着被巨大具宣示主权的强烈充盈感。

 身高一点六米,体重五十八公斤,有着丰下垂的G罩杯巨、现年三十七岁的简丽华──这个女人有生以来首度奉为主人的,并非家中丈夫或职场上的诸多外遇对象,而是一长二十五点五公分、五至六点二公分、量足以使生产过的女从下腹部隆起的土著具。

 ----

 自从如愿跟负责看守她的高大土著干上一炮,丽华的身体夜惦记着那无与伦比的巨大具,若非因过度烈的配连作痛,她还真想再次招惹那距离自己仅仅数步之遥的威猛家伙。

 私处静养的这些日子,丽华被允许在老妇及高大土著监视下外出,但是充其量只能在村落内东看看西瞧瞧,无法踏出村外一步。丽华很快就腻了,虽然看到许多有趣的现象,在这里既没手机也没纸笔,想记录也没办法。虽说也能靠脑袋硬记…在不晓得能否离开这里的前提下,她的脑袋更倾向记录那些乍看之下都长一样、其实从脸部到具都各自不同的土著男人。

 整个村落在白天弥漫着众人身上的臭味,这里的女人似乎没有经常洗澡,男人就更不用说了,只有每天往海边跑的那一群身上咸味胜过体臭,除此之外大家都有着相似的体味。到了傍晚,大部分的采集与狩猎结束了,男男女女就在篝火旁与屋内放松享乐,咚咚咚的简单乐声响起,人们便起身跳舞或抱在一块做起爱;不管是老是少、是否着大肚子,男人看上的女人都得敞开‮腿双‬、欣然具光临。

 几天观察下来,丽华才明白这里是没有夫概念的。部落的女人既独立自主、又属于男人们的公用财,她们怀着不晓得是谁的孩子,女孩子养大后贡献给部落,男孩子养大后则反过来成为占有自己的一分子。所以有些年轻土著白天会对年长女特别关照,晚上又毫不客气地把她们干到吼不止。

 每逢遇上全村共襄盛举的事,丽华隐约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也被咚咚鼓声给牵引住,身体跟着众人的狂发起来,却又不敢轻易踏入那充斥着浓厚臭味的派对。

 这种时候她就忍不住在自己身上沾涂老妇教导的简单图腾:嘴涂满一半以上,房各画两层圆圈、头涂满,腹部则是高脚杯似的图案。当高大土著见到眼神蒙、一身热汗的丽华以这副姿态来到门口,便会吻住她的嘴、既的对付她的双,并鲁地抠弄她的,直到这女人偎着他的巨为止。

 即使下体还没办法承受与高大土著的二回战,丽华仍每天主动靠近那宏伟的具,只要奉上她那画有图腾的女体,同样有图腾在身的土著就不能拒绝她。

 她这么做并非是要对方继续蹂躏她的,而是因为这副体实在忍不住了,只能藉由口与爱抚来稍稍渐失控的

 “啾、啾噜!啾!滋啾!啾呜…嗯!嗯!”给两腿开开地坐在地上的高大土著抓着头发、将尚未起的柔软头含入口中,火奔全身的丽华一手握着逐渐增大中的具加以‮弄套‬,一手触向蒂、以单指蒂头。这的充血过程相当明显,首先握住身的手指间距会慢慢地撑开,给舌头灵巧地了几圈的头则是在中途迅速大,茎血管逐一浮起,最终呈现出与丽华记忆中一模一样的暴形态。

 “啾啵…嗯呜…滋噗!滋噜!啾噗!啾!啾噗!”待巨大起完毕,丽华便从弄转为,大大撑起的润厚沿着糙的头与滑顺的包皮前后‮弄套‬着。不管她如何卖力,吃进嘴里的幅度顶多只有三分之一再多一些,大部分身仍然曝在外。然而这具可是能把她那经验丰富的给干到完全崩溃的存在,又怎么可能会输给区区口呢?即使丽华吹到嘴巴酸痛不已也不会有个结果,而土著已经对这点程度的刺感到不耐烦了。

 “啾、啾噜!啾噗!啾滋…噗啵!等等,再让我帮你…嗯!嗯哦!”高大土著揪紧丽华的头发就将具整出,不待即便嘴巴酸痛仍想继续服侍具的丽华说完,旋即把她的头部,趁她因着零距离直冲脑门的臭味迸出吼之际,弯身摸向她的蒂。厚的指腹一就位,顿时将陶醉于臭味的丽华抠了出来。

 “哦…了…要了要了哦!”口途中刻意降低爱抚刺度、藉此延长服侍时间的丽华,吹到能让土著感到不耐烦的时候也已经处于一触即发的状态。当她的脸给对方暴地深埋于热的丸与部之间、嗅着令她忍不住吊起双眼的浓烈臭时,高高翘起的股就在土著的爱抚下同步汁与水,整个人沉浸在鲁的‮弄抚‬及刺的气味中酥麻不已地痉挛着。

 热出到一半,高中的白皙股一颤一颤地接着出粪汁,随后伴随噗嘶、噗嘶的臭声落下一条条软便。至今仍在舒的丽华根本无暇顾及其它,就这么放任股与大腿给水、与大便弄得脏兮兮,直到余韵退尽,才甘愿放开那给她吹了几十分钟都没的巨大具。

 说也奇怪,丽华在半个月内亲口服侍巨大具十之久,尽管每每都以失收场,总是不见高大土著,遑论后的热羞辱了──即便她羞于承认自己其实对这种“所有宣言”十分有感,一度臣服的身体还是很老实的。

 起初丽华以为像这种强壮的土著都有着超乎想像的抑制力,但是具本身的感度及耐久度并未随着时产生变化,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事情并不单纯。直到某天深夜,迫于意醒过来的丽华发现门口传来滋啾滋啾的熟悉声响,才撞见高大土著趁夜深人静独自手的奇景。

 相较于努力取悦具仍显得力不从心的丽华,在这身高超过一点九米,体重至少也有个八、九十公斤的巨汉掌握下,昂首立于星幕的巨大具就呈现出十分稳定的运动状态。

 大手掌往返‮弄套‬于具中段及头之间,气味浓郁的汁频频从亮的马眼溅出,一次一点地浇淋于升起热气的上,逐渐令具上半段泛起人的银光。当水润滑了包皮表面,手声不再只有头受到挤出的滋啾水声,就连‮弄套‬动作都发出咕滋、咕滋的润磨擦声。

 “呜努…呜努努…”

 高大土著的呻是丽华未曾在配时听到的,有一点压抑,听起来还算享受,配合那张闭目仰首的脸庞,使人感觉到此时此刻的手才真正令这个男人打从心里感到足。磨擦声渐渐增快,马眼出的量也增加不少,既腥又臭味随着动作变得暴而浓厚起来。丽华紧盯高大土著即将高的这一幕,敞开的‮腿双‬之间跟着飘出了爱的气味。

 不知不觉,偷窥土著自的丽华也起气来。理解了手比起配更加使此人快乐之后,她的身体意外地并没有就此熄火,反倒因着土著迸出的愉呻而跟着感到兴奋。但她并未伸手触摸已经发热的身体,即便暖的器透过空气中的臭产生了反应,她始终只看着濒临爆发的具在烈动作下进一步大,而没有将这一幕化为手的动力、藉此抚慰自己。

 就在那颗头鼓起来的瞬间,丽华彷佛能感受到高大土著那急遽爬升的足感,浓热呼之出,空气中先一步传出汁味道的臭味。然而她所期望的发高却没有出现。因为一名年轻的土著女忽然抱着陶罐闯入画框中,高大土著便将他的头连同一小段巨入罐中,朝女子怀抱着的陶罐出了

 丽华可以听见冲向罐中体时出现的撞击与融声,抱着陶罐的女身体亦随之颤动,彷佛当初一口气突破她那由黏层层守护住的子颈、将男人华毫无保留地送入子时的凶猛冲劲。丽华原以为会看到浓臭的犹如泉般高高出,没想到却是这么个结局,一度昂到差点儿失的身体跟着冷却了下来。

 当高大土著的全部进了飘出呛鼻臭的陶罐、由部落女抱着离开后,丽华才松了口气──随即又因为土著转头看向黑暗中的她而猛然一颤,火再度燃起。

 现在她已明白那后依然勇壮无比的具,里头的不是浪费在这片干臭的土地上,也不是进某个女体内,而是被好好地保存起来。丽华隐约有所感觉,她涂抹在身上的咖啡中,一定也包含了部落男人们的华。

 “来…来做吧?”

 把腥往身上恣意涂绘一番的丽华,就在高大土著的注视下缓缓走出屋外,给那双青筋暴起的强壮手臂拥进怀中,任由二度雄起的巨物顶着她暖和的,直到头渐渐被没。

 “嗯…哦…”此时星空宛如男人子构成的配图腾,以耀眼的烁光使银河受孕,朦胧星云则在目不可视之处悄悄守护着银光闪烁的受卵。  m.zIKkXs.Com
上章 原始部落纪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