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始部落纪行 下章
第十一章
 从进入待产期开始,丽华就不再主动狩猎男人,一方面她整颗心都悬在腹中胎儿上,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男人们会自己送上门。这个女人的本质未曾改变,对于渴望与她配的具依旧来者不拒,但或许是即将生产之故,被老妇及高大土著放行进屋的男人并不多,丽华自然也难从次数骤降的爱中得到足。不过即使她求不满也没关系,不畏雨守在门外的巨大具随时候命。

 在最后四周内,丽华体重从七十爬升到七十一点五公斤,肚皮得比初次怀胎更满,胎动也较先前更频繁有力。可是,在部落中不像以前随时都受到悉心照料,丽华身体各处的发都变得十分浓密,藏污纳垢的情况也因为不再入浴且持续配而遍及全身。利用少许清水进行的局部清洁几乎起不了作用,沾黏污垢的干燥肌肤每天又浇淋复数男人的汗水、甚或汁,使她的身体无时无刻都弥漫着一股异于常人的浓臭体味。

 前几个月,丽华还会仔细清洁腋窝、肚脐与门等容易积垢的部位,如今这些地方疏于管理,都积了浓浓的臭垢在上头。其中就属腋窝最严重了,即使将因热汗而黏一片的浓厚腋拨开来看,也只会撞见既厚又臭的黑色汗垢。门则是相对干净的地方,想当然这是她现在都用后庭来取悦男人的关系。然而也正因为她的眼独受男人们厚爱,每次清洗后没多久又会开始累积大量污垢。

 除了体臭惊人之外,丽华的味与粪臭味亦不遑多让。着一颗随时可能破水的大肚子让她对频感到疲倦,虽然她都趁配时顺便放,做完爱仍三不五时就得请老妇扶着她到角落去,后来索减少饮水次数。尽管频状态受到控制,却也因为水分摄取降低导致轻微便秘,放次数明显增加,臭味随之加剧;尤其在饭后的半个钟头内更是声隆隆,满室臭味。

 连续两个月的密集为丽华的身体带来不小的影响,不光是经常忍不住放,还会因为放太用力而弄脏门周遭。她的排情况也产生了变化,无论大小便,只要‮腿双‬一蹲、开始出力时,红花花的直肠就会先滑过松弛的括约肌,然后才开始出或者排粪。排时的情况时好时坏,就算处于只有轻微垂的状态,也会因为努力排出既又硬的粪便而加重垂,最后总是会在一地臭臭粪上绽开肥满的肠花。若是单纯的排,还可以在结束后自动将肠花缩回体内;换做刚被过的门,就只能以手将之轻推回门里。

 即便身体成了这副模样,丽华出众的美貌与都会女子的仪态仍旧使她宛如泥潭中的鲜花,吸引着成群长了人类具的蜂蝶,在她既臭又人的体上洒满多不胜数的腥臭水。

 ----

 深夜,丽华给一阵痛惊醒,股底下是一片广泛而半凝干的润感。破水后的宫缩已经开始了。

 尽管身体已领教过子收缩的痛苦,阔别十三年的冲击却以迥然不同的形式闯入她那正迅速忘却梦境的大脑;呼吸急促、汗浃背而又双颊泛红的丽华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慌乱之中,只晓得这次的宫缩并未带来令她生不如死的剧痛。

 与第一胎分娩时完全相反,子的收缩运动没有让丽华痛得哇哇叫,反而令她感到一股错觉似的酥麻,彷佛正被男人暴爱抚着她最为宝贝的地方。从肌收缩到颈扩张,子的每一阶段变化都令她感到带有下感的愉快,这阵愉快持续到第一次宫缩结束时才跟着沉寂。不久后,第二次宫缩到来,丽华再次感受到子传出越来越强烈的爱抚触感,这使她刚结束初次宫缩而兴奋起来的情绪更高亢了。

 浓褐色的头在宫缩开始后没多久相继

 肥大而臭的蒂也从浓密间翘起。

 颈扩张的快为游走于下半身的酥麻感掀起一波巨,轻微垂的门深深一缩,浓臭多出了浓稠的汁。

 分娩高──丽华的身体首次在没有男人、也没加以碰触的状态下抵达了高,她的子颈甚至还展开不到三公分,整个分娩才刚开始不久呢!

 随着宫缩次数增多,收缩强度逐渐增强,丽华感受到的快也更加强烈。然而自从初次分娩高后,也许是身体太过期待之故,尽管次次都让她彷佛正被具取悦时那般舒服,却很难再次高了。

 第二次高是在子颈扩张到六公分时。

 第三次高是在八公分时。

 第四次、也是最强烈的一次高,则是在子颈完全扩张时引发的。早在频繁而强劲的宫缩中被折磨到器完全亢奋、双眼吊起的丽华,在颈口首度张开到十公分的那一瞬间几乎到失去意识,幸而老妇就坐在一旁,眼见情况不对,赶紧把她拍醒。

 此时天色已亮,被灰黑乌云笼罩住的天空不时传出轰隆雷声,随时都会降雨的天气让消耗了大量体力的丽华感到格外疲惫。她的子颈已经彻底打开,从松弛的桃红色口可以一窥颈口全开的子,虽说里头昏暗了些、不少地方还黏着爱,仍然隐约可见子内的脉动。不过孩子还没有要出生的迹象,道口充斥着一片令人焦躁不安的清凉,丽华只能两腿开开地空等着。

 “加油…加油呀…”

 丽华对着鼓起的肚皮低声喃喃着。这里没有医生、助产士和家人,只有语言不通的老妇在一旁等着孩子出生,没有人能够和她说话,她只能向还淘气地窝在子内的孩子出声,多少足一下想与谁人分享即将生产的喜悦。仅仅只是温柔低语着,却让不久前还因为分娩高而丑态尽出的丽华洋溢着身为人母的氛围。

 当体内终于出现使丽华又喜又惊的反应,屋外跟着传来动声。她无暇理会外头的事情,完全扩张而感化的颈已将她的出喉咙。

 胎儿头部推弄着颈口而出时,一阵堪比分娩高的快刹时向体内各处,丽华抱持些许罪恶感吼出声,热汗开始浮现。

 虽说头部顺利从颈口推出,丽华却几乎用尽了力气。她继续推着胎儿的身体,效果不是很好,胎儿与颈口的磨擦甚至反过来令她酥麻力。

 即使用力过度导致直肠从脏兮兮的出、频频排出臭,涨红着脸的丽华依旧不畏恶臭与快,继续集中精神想将胎儿推出去。老妇双手已在她臭的内待命,她只要尽力将孩子推出子就可以了。

 孩子还没出生,的肠花先挤出了土黄的干硬臭粪,浓臭味持续从肠口出。

 五官紧绷的丽华拼命用剩余的力气推弄着,热汗从她狰狞的脸庞滑落,进展却来得缓慢。她的颈夹着推出到一半的胎儿、肠花夹着出半截的臭粪,头与蒂死命地翘,全身上下都因着内的新生命处于极度感的状态。

 从颈口传出的强烈充盈感使丽华的双眼高高吊起,意识也处于失神边缘;然而都已经努力到这个阶段了,她当然不会就此放弃。

 无论如何都要把这孩子生下来──不断地在脑内提醒自己、坚持继续生产的丽华,终于在一片臭中顺利推出了胎儿的身体。

 胎儿完全从子排出的那一刻,垂的门同步出了既又长的粪便,丽华就在着自己的臭粪味、颈被蹭弄到高丑姿态下,顺利产下一名有着浅铜色肌肤的健康男孩子。

 当孩子迸出人生第一道哭闹声时,含着青白色脐带、门吐着肠花的丽华却是一脸恍惚地轻微痉挛着。鲜红色肠口继续噗嘶地吐出臭气与粪汁,口大开的跟着出浓郁的爱润的深褐色头更是翘出了浓黄的初──丽华整个人宛如刚享受完剧烈配般,汁横、彻底足地着气。

 不待丽华从出产高中恢复过来,屋外喧闹声已经来到门口处。抱着孩子的老妇与粪滴的丽华纷纷看向门口,却见到高大土著──不,虽然体型相似,但并不是丽华相好多次的那位──接连几个或许是从高处村落下来的魁梧土著进入屋内。其中一人从老妇手中夺走孩子,脐带拉扯的瞬间,丽华痛苦地迸叫出声。

 在她因子内的拉扯痛到闭眼时,脚边传来沉重的“叩”地两声,接着是东西倒下的声响。丽华从分娩到出产都出乎意料地没有遭遇初次生产时的痛苦,因此当尚未排出的胎盘受到脐带扯弄而引发剧痛时,身体反应也特别烈。等到痛楚降到勉强可以忍受的强度时,她不对那名暴又无礼的土著男投以怨怼目光。然而视线一隅却捕捉到另一个更吸引她的景象。

 帮她接生的老妇一动也不动地倒在地上,头顶侧面血模糊地凹陷进去,脑浆与鲜血从破裂的伤口溢出,整片头皮淋淋地滴着血水。

 脐带拉扯引发的剧痛或可归咎于男生育知识的贫乏,动手杀人则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再者,倒在地上的并非外来者,而是同部落的年长女,施暴理由似乎也说不过去──丽华一时之间找不到适当的理由来说服自己面对突如其来的暴力,一度与这座村子建立的情感连接迅速断开,使她彷佛又回到了只有不安与恐惧的最初,整个人因为惊吓过度而瑟缩起来。

 “不要过来…”

 行凶土著抛开沾有血迹的石块,轻而易举地撬开丽华用双手筑起的巢,抓着她的手臂,也不管跨下那条痛到她眼泪直的脐带还没断开,硬是将她自充满粪与血迹的竹扯拉下来。

 丽华与刚产下的男婴分别被两名土著带往屋外。脐带不断往错误方向扯弄,导致排出到一半的胎盘卡着颈又频频横向拉扯,痛得丽华悲鸣不止。乌黑秘黏黏地贴在桃红色上,水污血与全部混合在一块,从两瓣黑木耳似的小间洒落。

 短短几步路就使丽华下体出血量直线上升,胎盘颈怎样就是推不出去,每一步都疼到令她受不了,但是她知道不跟着走就会连累脐带另一端的孩子,于是只能硬着头皮迈开步伐。

 当剧痛在奇异的静谧中悄悄缓和,丽华和孩子已置身熊熊燃烧的篝火前。四周是村中男女老幼构成的人墙,宛如当初十二场配仪式那时,可是困在人墙内的不单单只有丽华、孩子和四个魁梧土著,尚有几名倒地不起的壮年男──那些都是曾经与她有过鱼水之的男人。

 体内的疼痛、环境的骤变加上相识之人再度死于眼前的景象,令股间持续倾泻黏稠污血的丽华弯身猛吐;垂在外的肠花翻得更突出,引来抓着她的土著嘲弄似地一番拍打,接着握起外翻的肠壁加以挤弄。

 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刺,对于身体极度不适的丽华来说仍然相当难受。这种时候,就算土著的巨掌趁机弄她那对滴着浓黄汁的巨也无济于事。

 一身脏臭的丽华吐到一半,土著忽然蹲下来抱住她膝窝贴大腿的部位,她的嘴与下巴还黏着黄绿色的浓臭呕吐物,整个人就像溜滑梯般、在土著高高站起的同时往后滑入对方怀里。

 丽华以为她会以股着地的方式重重摔落在地,土著强壮的双臂却止住了产后将近六十七公斤的落势,仅仅让她那滴着稠血、垂着肠花的肥股有如水滴般垂挂着。突然被两腿开开地抱起的丽华还惊魂未定,一飘散着浓厚臭味的庞然大物便耸立于出血的前,享受起水与污血的淋浴。

 丽华的呕吐止住了,脑袋却跟不上情况的变化。抱起她的土著彷佛炫耀战利品般原地转动一圈,向围观群众展示她那还接着青白色脐带、飘出恶臭味的脏污,哭闹着的孩子也在另一人手中被高举着。但母子二人却没能在人群中掀起波澜,唯有他们身边这四名从高处来的魁梧土著为此激动呐喊。

 高亢叫喊声告一段落,丽华注意到那贴在前的巨大具开始移动,她整个人被土著抱举起来调整姿势,沾满汁血水、干干黏黏的巨大具顶住了她的眼──紧接着是令后庭一阵爆痛的溜滑梯。

 尽管已是个如厕都会的松弛眼,要在两秒钟内将未经润滑、表皮干黏的巨大到底,对于持续出血、身心皆相当虚弱的丽华而言也太过勉强。

 然而主导权并不在渴望排出胎盘、好好休养的丽华身上,而是凶猛地贴腹上翘、把的肠花整团挤回门内并顶住结肠壁抖动的深铜色巨

 给巨大着、抬抱于半空中的丽华大口大口地换着气,冷空气灌入干渴的喉咙便起一片干痛,但是她不这么做的话实在无法承受这股刺。卡着胎盘的颈维持在十公分左右的扩张程度,门括约肌又被迫撑开到五至六公分之间,前后二都处于极限扩张的丽华意识开始模糊不清了。

 随着意识朦胧化而逐渐闭上的双眼,在孩子被抱到眼前时迅速回神。再度活络的情绪令松弛的门紧紧一缩,却不敌那壮的巨,很快又松懈下来。

 丽华盯着她那正给土著双手鲁地掐着腋窝、可爱五官都皱在一块的孩子,一瞬间觉得光怪陆离的事态怎样都无所谓了。只要能看到孩子,她那混了土著血脉、却又惹人怜爱的孩子,她就心满意足了。

 “我的宝宝…”

 鼓动于口的母爱以不可思议的力量席卷全身,丽华甘于被这股久违的充盈感牵着走,而这一切最终都导向、收束于孩子那变形的眼珠子内。

 前一刻还与丽华相望的小小眼睛,突然就在一排白利齿入眼窝的刹那弹出来,黑漆漆的窟窿接着出参了蛋白似的鲜红浆──抱起男婴的土著一口咬住了那颗稚的脑袋,当着丽华的面狰狞地啃咬起来。

 “不要啊啊啊!住手!快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魁梧土著无视于理智断线的丽华,继续以强壮的下颚驱使利刃般的牙齿啃咬已经发不出哭声的孩子。无论丽华怎么哭喊、怎么反抗,抱着她的土著只需来个猝不及防的深,哭叫着的丽华便痛到瞬间瞪大双眼、误以为肠子被巨大具撞破而陷入歇斯底里。等到她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孩子身上时,土著已将那柔软的头颅啃出一块软烂的大、用的将大脑给出颅骨。

 丽华被这骇人景象给吓晕过去,整个人宛如坏掉的人偶般垂瘫下来,但是土著们并没有就此放过她。一条青筋爆起的结实手臂将硬的拳头送入她那滴着污血的中,循着脐带来到呈扩张状态的颈口,掌心硬是挤进子内、握紧了胎盘,接着用足以痛醒丽华的力道将之往口扯弄。

 “呜呃!住…住手!哦、哦呃!哦呃啊啊…”壮的手腕与一部分胎盘将颈卡得更紧,土著无法如愿把胎盘拉出体外,于是暴地前后扯弄起来;直到子韧带在过度拉扯中出现严重损伤,整个子都随着土著手掌的抓扯滑入臭的口吐出了含住男人手腕及胎盘的子颈。

 “啊…啊啊…子…我的子…”孩子被两个土著分食着,胎盘从子扯出后也进了土著口中,哭干了眼泪的丽华只能眼睁睁看着就近上演的惨剧,垂在外的子彷佛跟着流泪似的滴着鲜血。

 咚咚鼓声从远方响起,这次不再是男女的乐曲,而是由魁梧土著们对这座囚丽华十个月的村落所发动的屠杀。勇于反抗的男人们被刺穿心脏,叩首求饶的男人们被砸碎头颅,不甘受辱和怀有身孕的女人们则在遭受强暴后被扔入火堆中烧死,惨叫声不绝于耳。直到恶火没整座村子,因大量失血而昏厥过去的丽华才被啃净了婴儿与胎盘的魁梧土著们带离此地。与她一同被带往高处的,只有二十二名女。  m.zIkkXs.COM
上章 原始部落纪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