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女苏香香 下章
第06章 主母
 少年细眉大眼红齿白,一身出尘白衣,小小年纪已经出落得风姿卓绝。

 “笨蛋,来抓我呀,抓到就带你城里逛,你要什么我给你买什么。”

 少年拿着一柳枝晃啊晃,等女童快抓到他时,脚步一错便躲开,步伐看似凌乱却是有章 法的,竟是有些不错的武功底子。

 因为少年老成,这种你追我赶的游戏,杜江从不屑做,这时心中却煞是羡慕,虽高中举人,到底也是少年心

 眼见人在面前却怎么也抓不到,女童气急了,跌坐在地上:“夏师兄,你要是不扶我起来,我衣服脏了算你的错,你等着挨师傅训斥吧!”

 少年带着痞气,无奈的:“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是你自己说能抓到我,现在抓不到就耍赖,所以怎么说来着,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待到少年一靠近,女童一把揪住少年的白衣:“给我抓到了吧,武功再好你也不是我的对手,嘿嘿!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说我难养?我又没吃你的喝你的怎么难养了?”

 少年气恼:“松开,松手!啧,你这么揪着一个男子,像什么样子,男女授受不亲啊喂。”

 女童语出惊人:“师傅可说了,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为我生为我死保护我一辈子。我多与你亲密些,你应该高兴才是。”

 少年一时气结:“瞎说什么啊,你才多大?师傅怎么可能…”

 女童才只到少年上,说话却是老气横秋。

 少年如斗败的公一样。

 “好了好了,你也不必如此灰心,我和你青梅竹马情分最深,以后就算再新君也必待你最好,你要是不放心,今晚我们就不回去了…”

 女童在少年耳边嘀嘀咕咕。

 少年眼睛耀耀生光:“此话当真。”

 女童:“自然当真,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女童给了个眼色,少年很是认命的将女童抱起,抱到前,又恨又爱的亲亲女童红润的脸颊:“真是怕你了。”

 “我都追你这么久早都跑不动了,你还记不记得重点是带你可爱的师妹我去上黔城玩,搞不清重点的笨男人,师傅到底是什么眼光啊,硬把你给我!”

 少年不服气的回道:“你还好意思说我笨,师傅可是称赞我,天资聪颖,练武奇才。若不是有我在你身边保护你,你小命指不定早就丢了。”

 女童吐吐舌头:“你这么厉害,还不是怕把我弄丢了?”

 少年嗤之以鼻:“你这么爱闯祸,上黔城那么,我不是怕你丢了,是怕你祸害别人家大好男儿。”

 杜江还眼尖的看见女童把沾泥巴手偷偷在男童衣服上蹭了蹭,摇摇头,不知不觉中嘴上挂着笑。

 女童猛的回头朝他做了个鬼脸:“师兄你看,骑在马上那个人好奇怪,刚才那么伤心,现在那么高兴,真是个怪人。”

 少年眼神警告的瞪着杜江,嘴上说:“管他呢,你不是要去上黔城么,走吧!”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走出眼帘。

 怪人杜江啼笑皆非,伤心?高兴?他本是喜怒不形于的人,难道脸上写着这几个字吗?这女童如何看出他心绪?杜江有些遗憾,不知道那名女童叫什么名字!

 十一年后,杜江二十七岁,官拜正四品大理寺少卿,没有任何脉络,不靠任何关系,实打实凭能力,并非没有女子递给自己橄榄枝,最终全部无疾而终,正因为长期孤军奋战的苦寂无处疏解,杜江时常牵着马沿江散心。

 “驾…,驾!”

 白马之上,十五岁左右的红粉佳人一骑红尘过,当年的女童已出落得亭亭玉立。

 “吁──”“请问这位公子去花家镇走哪条路?”

 一张朝思想的容颜停在面前。

 杜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一眼便能认出她是当年那名女童,曾经的心悸太过轻微,到这时却完全惊醒,自己是该成家了,直到少女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你?看呆了吗?果真我有那么美?”少女笑得花枝颤。

 杜江看着这毫不作假的笑容便也跟着这笑容傻傻的高兴起来。

 杜江是个软硬不吃的子,又寡言少语,待人疏离,在大理寺为官最重要就是查案时铁面无私,不宜与寻常民众太近乎,还是个宅男,注定没朋友。

 少女娇嗔:“你在高兴个什么劲呀?”

 他一向出名的面无神色,她竟看得出自己高兴,不说自己审案由来的以身肃煞之气,端是他端正不神色时也不知多少人惧怕,她倒是不怕自己,杜江心情莫名大好:“在下杜江,不知姑娘可否告知芳名!”

 少女眼中闪过一丝狐疑,寻思了一会:“告诉你我是谁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先回答我刚才问你的问题才行。”

 寻常女子胆小怕事,哪有胆子为难不知底细之人。

 “这…”杜江犯愁了,刚才光顾着发痴,根本没听到她说什么,一时囧得脸皮挂不住了:“不知道姑娘可否将适才的问题复叙一遍?”

 原来是个呆子,少女咯咯笑起来:“这么快想不起来?还是你也不知道?算了,想来你也只是路过,真是个怪有趣的人!”

 踏蹬上马,马鞭空响,人也化一阵风离去。

 杜江心急:“姑娘。”

 少女留声:“我乃苏府主母,苏香香是也。”

 十一年不见,原来她已经自立门户,望着少女逐渐远去的身影,杜江心中难掩失落,却毫不迟疑驱马追了上去。

 眼见苏香香一味疾驰,杜江怕进得村落人多路杂被甩下,冲着苏香香背影高喊:“苏香香,在下官至正四品大理寺少卿,不知可有幸入主苏府。”

 “吁”苏香香耳聪目明,随之飞快勒马回头:“你方才所说可是真心?”

 苏香香的疑虑,杜江能够理解,毕竟他这个年纪都可以当她爹了,殊不知杜江身着锦衣贵不可言,这样的人能看上自己?而且还是一见锺情吧?苏香香实际上是被天降馅饼砸傻了!这人眼中对自己存有好感苏香香一眼便知,但是真的不知道这种好感会是爱慕。

 苏香香下马与杜江面对面站着。  m.ZikKxS.cOM
上章 美女苏香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