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女苏香香 下章
第08章 围观
 “恩…太大了,轻些…啊…”苏香香美体颤抖,毕竟只是个小女孩,遇到杜江这种久逢沙场的悍将,瞬间丢盔弃甲。

 苏香香低泣,杜江的巨物卡在小的入口,僵持许久,令她产生一种身体被撕裂的即视感。

 “太大…大了…我要…嗯…裂开了。”

 苏香香泪眼朦胧。

 杜江心理上十分足,一手托着苏香香的后,一手托着苏香香的股,头的舒感让杜江差点叫出来。

 “好小,好紧”杜江差点关不守。

 苏香香自然也察觉出自己下体与杜江的不契合程度,有些慌张的说道:“阿江,不行的,太大了,放不进去,不如…”

 杜江却十分满意这种紧致度,任由苏香香怎么哀求,只一味将手上的体往具上送,头一进一出的在入口厮磨。

 苏香香便伸手去推杜江,面上泫然泣:“阿江你放开我,我现在还容不下你呢,待我回府与两位郎君相商,再…再…”

 箭在弦上,杜江怎么可能等苏香香被别的男人松些,再说苏香香立府以来都紧致如幼女,按苏香香这么说一年半载都会叫他享用不到。

 “你也是我的女人了,与我相商也是一样。”

 杜江心里莫名生出一股气,却说不清到底气什么。

 见杜江一意孤行,苏香香哪能再拒绝,偷偷看杜江下之物,只觉得壮相比她手臂也不遑多让,本能的夹紧‮腿双‬,两只腿颤如筛糠。

 杜江心里笑开了,一边打心眼里嘲笑苏香香前面那两郎君物小巧,一边吻着苏香香眼角的润,低声哄劝:“相信我,我会伺弄得你很舒服,把腿张开些。”

 这时也不再把苏香香当做有经验的妇人,而是当做尚未破身的处子,不但言语温柔,连动作也轻巧许多。

 杜江虽然各个方面冷淡,但官场上与同僚之间一些必要的周旋与逢场作戏的场合必须参与,所以院没少逛过,还有些心有图谋送上门来的女人该上的要上,算是开过不少眼界,加上以他的悟性与阅历,技术自然一等一的好。

 杜江带着膜拜的心情一寸寸吻苏香香从脖颈到肩膀再到房,将一对娇在掌心,又抓又不亦乐乎,得水光闪闪,更是就地取材,扯一软藤将两个硬硬的头捆到一起,又将苏香香双手手腕捆束在头顶,杜江手里轻轻扯动藤条,苏香香的两个房就是一阵漾,好看的紧。

 苏香香又惊又羞,或疼痛或舒都紧紧咬着下不敢叫出声来,这林子外有条小路通向城里,虽人迹罕至,却也不是没有人,若有人听见异响好奇跑来看戏,那可真是破坏气氛,也丢人到家了。

 杜江就是想听苏香香求饶,了三手指到苏香香花内,奈何苏香香死活不肯出半声,杜江自然认为自己不够卖力,前戏做够了,黑的大具一,半数没入花

 苏香香眼泪都疼出来了,惊叫一声:“啊,我会死的,阿江…啊…停下来。”

 杜江哪里肯停,不断哄劝苏香香:“你自己把腿像这样两边拉开,拉得越开越不会痛,乖,听话,为夫绝对不会骗你。”

 苏香香噎噎的拉开腿,杜江也忍到极致,包容着的小难以移动分毫,杜江稍退出一些,再使大些劲弄进去,每入一点都引得苏香香痛叫一声,如此紧致实在想象不到会是平里被两个郎君伺弄过。

 这一进一出的,头次次顶到花心,小却渐渐贪心的吃进去更多,不时就品出一丝异样来,苏香香脸颊红,犹如呻:“阿江,张得最大了,进来吧,都进来…我…我要你都进来。”

 杜江俯身去吻苏香香的眼泪,受到鼓励,打血一般,双目赤红:“亏我心疼怕弄痛你,你这妇可是吃出大的好了。”

 苏香香听着杜江叫她妇,只觉得快甚重,腹内如火烧,下面小嘴明明满,口却空虚起来。

 “香香是妇,阿江快用大惩罚香香这个妇吧。”

 苏香香难耐的扭动身子,水潺潺,酥麻感袭来眼前泛金光。

 杜江揣摩着差不多了,喉咙低吼一声,又又硬的物尽没入。杜江身体强健有力,身下女子却是块软玉,杜江飞快弄,撞击得苏香香水飞溅,一边拉扯藤条,仿佛御马飞驰。

 苏香香的头被藤条捆死,拉得老长,尖红得发紫,又疼又,犹如离水的鱼儿一样,小嘴一张一合,身上汗如雨下,手指深深的掐进泥土,被束住手腕脚腕有明显的淤青,终于忍不住不管不顾的大声叫唤出来。

 “啊──…,啊江…,嗯啊,啊江…,你好…香香快死了,再快一点,更用力香香…”

 苏香香随着头被拉扯,部往上起,女体弓出一个凄美的弧度,平被理智廉束缚的,如今被极端的疼痛与发出来。

 这歇斯底里的渴求,将杜江血中的兽全部点燃,喉咙发出一声兽吼,竟惊得林中雀鸟一阵飞。

 “再叫我的名字,不要停!够不够用力?够不够?”

 杜江眼睛赤红,近乎残忍的撞击完全充血红肿的花,仿佛他不是为了足自己的需求,而是为了足身下饥渴的女人。

 “啊,啊江…啊江…啊…啊江,啊…你要…把…把香香…,烂,烂了…啊,嗯…啊,啊…”苏香香完全嗨过头,身体痉挛着吹了,眼神没有焦距,牙关直抖,嘴也无法闭合,前,房上满涎水。

 小出一股又一股,烫得杜江烧昏了头,一边在苏香香身上驰骋,一边抓起荷花花瓣,出的空档趁机进苏香香内,听到苏香香低低尖叫声,更是兴奋万分,将花瓣满苏香香整个小,捣药一般将花捣成花汁,苏香香内的每一丝皱褶都撑成透明的膜,不断有花汁被带飞出来,空气中充满荷花的清香。

 第一次体会到吹的滋味,这种极致的欢乐,令人罢不能。

 苏香香食髓知味,白花花的身子扭来扭去,着嘴显得饥渴万分:“香香要啊江的大,好哥哥不要停下来嘛,嗯…香香的小,好哥哥,好夫君…”

 有几个男人结伴匆匆从小树林经过,清晰的听到女子叫声,脚步不约而同的慢下来。

 脸上都出垂涎之:“嘿,一对野鸳鸯,走凑过去瞧瞧,咱们哥几个有眼福了!”

 几人再靠近些看到,树林中,一名十五岁左右的娇小少女跪在草丛,两只房被绳草整个住勒出漂亮的形状显得更大更满,细看上面有眼可见的手指印,可少女全不在乎,用一细绳在男子物上绕了几圈,到部缚住。

 男子约莫三十岁,威猛高大肌结实,被人缚住命,仰头闭着眼表情充满痛苦,女子飞快将细带捆紧,小手的抚摸,低头含住男子大的巨龙,小舌头安抚遍整龙身。

 男子物被捆绑,明明痛苦到极致,可痛苦中深深气发出舒的吼叫,拉起少女,用带捆住少女双手,哄着少女,少女费力踮起脚尖,任由男子将绳子慢慢悬挂上枝干,绳子分成两股,从少女膝窝穿过,雪白赤体被高高吊起,出红肿发亮的户。  m.ZikKxs.cOM
上章 美女苏香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