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女苏香香 下章
第09章 野外
 男子满脸戾气,低喝,紫黑色的具布满凹凸狰狞的血管,绑上几圈绳子更增一圈,像一燃烧的铁柱,一寸一寸,缓慢又坚定的,终于完全侵入进少女小,一边残冷的拉扯捆绑少女两只房的绳草,一边把舌头伸进少女嘴里得啧啧有声,下体犹如钉木桩,凶狠得小飞。

 男人边搞边抓着少女头发愤怒大喊:“烂你,妇,让你勾搭那么多男人,你就那么喜欢被得稀烂,妇,嗷…干死你…”少女身体不能自控的挣扎:“好夫君,香香对不起你,香香是妇,嗯…啊…到底,不能再深了,啊,啊哈…,顶开子口了,啊啊嗯…,太深了,进子了,呃哦…啊啊…”少女沈沦在极致的望中,白花花的身子一阵阵不由自主的搐,男子飞快侧身让开,从少女无法闭合的内涌出一股又一股,随后出一泡黄水,竟是给了。

 那边几个路人得以看清少女的面容,议论纷纷。

 路人甲:“这女子好生面啊,对了,一个多月前那场暴雨,她还借住在花大夫家,花大夫为了照顾这女子还累病了,等醒了发现那女子早随夫君走了,从此茶饭不思形销骨立,一准是对这小婊砸有那种意思,原本大家还劝着花大夫,说那女子对他八成无意,要不然怎地不肯等他病好再走。”

 路人乙就说:“花大夫长得那是一表人才,若不是镇子里就他一个大夫,早奔大前程去了,我亲眼看见那名女子是被她夫君亲自来接走的,你们也别因为舍不得花大夫走,就硬想拆散人家的好姻缘,苏家主母这都已经追来花家镇了。”

 路人丙丁卯纷纷感叹:“来是真来了,只可惜半进个程咬金,花大夫还有得等了。”

 练武之人比之常人更耳聪目明,杜江将几个路人的话,一字不漏,全听在耳中,脸色一变,眼中闪过警觉。

 一个为了照顾病人而累病的大夫,先不说他是个大夫,人世间还有这么弱不经风的男子?简直可笑!

 男人的直觉告诉杜江,这个大夫只怕有所图谋。

 苏香香的小不停出花水,滚烫的花水浇灌在杜江具上,烫得杜江全身灵,也无法再多想,疯狂,嗷嗷叫着,被束缚的具体验到的快乐与疼痛都是双倍的,身体弓起,吼叫着将一滴不漏全部入苏香香花壶。

 只怪他太晚遇到苏香香,前面那两个男人他不能奈何,小小一个心怀叵测的村野大夫,有他杜江在一,永远别想进苏府大门。

 这一场野战,苏香香趁热打铁,不管杜江是否察觉过程太快了点,信物定情,已经发生的男女关系,还有旁观者作证,杜江的心思完全定下来。

 杜江眼看苏香香给自己,心情愉悦,着苏香香耳:“不论香儿的花苞是谁破开,把小香的第一个人,是我。”

 杜江何等敏锐,稍一思虑就猜到苏香香此次前来花家镇另有隐情,新君入门,苏香香甚重以待,花家镇之行只能延后。

 杜江官职加身,忙起来几个月不得闲,苏香香与杜江一经商议便决定好,杜江先去清点几处房舍财务,苏香香回苏府准备新君入府事宜,然后双方对账财物由官府打证明,忙完这些原本两三个月便够了却足足用了半年。

 杜江尚未入府封君,人却大摇大摆的住进苏府,苏府六七座小院各有风情,杜江却独独看上苏香香住的院子,也只住在苏香香房里。

 夏子焱长年在江湖上混,与苏香香聚少离多,金玉盘是个人对金银钱财执念至深,各省到处去清算杜江产业还没回来,这偌大苏府几乎都是杜江在做主。

 还只是傍晚时分,房里意盎然,外院几个家奴很是无奈的端着饭菜,悄悄嘀咕。

 “主母可是连中餐都忘记吃,这饿坏了身子可如何是好。”

 “是啊是啊,身子这般操劳起来要都掏空了,金爷回来可要心疼。”房里传来男人低低的笑声。

 苏香香一边呻一边断断续续朝房内伺候的侍从吩咐:“嗯…啊,修容你…让他们…回去。”

 一直静立在旁的侍从修容低眉顺眼的应了声,倒是杜江突然抬眼瞧了修容一眼,脸上神色莫测。修容出得房门,低声呵斥家奴:“主母合之喜,你们吵吵什么?”

 有年长的家奴忍不住气,开口道:“主母一向节制,且餐餐必食,总不能刚进新君连饭食也不吃,若是病倒了,府上还不知成什么样子。”

 修容心知有理可也是无奈,赶人走:“都别瞎心了,主母年纪尚轻身体健康着呢,就是夜御数男又能有什么事。”

 家奴坚持不让:“这饭菜是否要热热?”

 显然苏香香并无意进食只是担心这一众家奴久候,修容默然,突然灵机一动:“去熬一只老母汤,掺点人参屑,晚一点主母渴了必定是要喝水的,那时再呈上来。”

 家奴们皆大欢喜的去了,过后苏香香果然口渴,修容很是贴心的将滤过的汤不着痕迹的喂给她,苏香香喝进嘴里很是赞许的看了修容一眼。

 这一眼杜江看在心头很不爽快。“我瞧着你身边这个侍从倒是容貌过人,快说,是不是留在房里垂涎许久了?”杜江话音刚落,从后面进还在断断续续拉的苏香香花内。

 苏香香张大嘴,拼命喊叫出的声音却细弱蚊嘤:“咿…啊啊,夫君你好,好厉害,香香又被,被,好舒服,咿啊啊…”“既这般喜欢,以后你一肚子水,憋着等夫君捅你,次次捅出来可好?”

 杜江轻慢入,细细导苏香香,一边在身后,一边用力苏香香的前面花蒂,这般用力得发发烫,竟又出来。

 花蒂又疼又,疼中却带着奇异的舒。“嗷嗷…用力,好夫君,快一点,啊啊再快,我又要了…嗯哈…咯咯呃…”苏香香喉咙里仿佛卡住东西一样,发出窒息的声音,猛力收缩,花蒂又再洒出一些

 明明整个户已经肿大,苏香香却觉得整个户甚至身体里里外外都已经起来了。

 天色渐渐擦黑。

 苏府下人中也传言着杜江的勇猛,次次都是以苏香香哭泣告饶为结束,在新君尚未入府时,苏香香就已经毫无反抗能力的,里里外外被杜江吃干抹净无数次。

 黎明的晨晖映在竹林中,微风徐徐,竹林沙沙,林中木屋最少亦有七八个年头,显然不久前才翻新过,屋顶阁楼养着一群白鸽,房舍内家什简单,一室一厅的布局。

 前面院子中一颗古树,古树下一局残棋,一人在竹林中练功,周边摆着各式长短不一的刀,竹叶绕着他绵绵不肯落下,刀光惊掠,一招一式简洁沈稳,却仿佛一只黑色的蝴蝶,穿梭绿林。

 这里是杜江在郊外盘下来的简居的其中一处。

 躺在杜江上的苏香香缓缓睁开眼睛,下体的黏糊感不复存在,身子已经从里到外被仔细清洗过,身上穿着一款宽大的男子长袍,白色的料子白色的花纹,白得晃眼的干净,里面不着一缕。

 上好的丝质,高等人享用的布料,苏香香垂头,长发落在耳畔,带着新妇的娇羞。“一个懂得享受的男人!”苏香香的评价。

 苏香香找出来,看见碧翠的竹林中矫捷如豹的黑影,衣带翻飞,刀光剑影中游刃有余,眼中充满欣赏与惊

 大理寺少卿乃是大理寺二把手,一身黑锦金纹官服,黑冠束发,显得精明干练,将男子本身的俊美与孤傲崭无遗。

 美人婉约而行,犹如误入凡尘的精灵,宽大的袍摆在身后拖出长长一截,遮不住掩还羞的大片春光。

 苏香香穿身于一棵又一棵翠竹间,脚步轻盈,像一只优雅的猫,依仗轻功脚尖点在竹竿弹出数丈,张臂跃起越过竹子组成密集的障碍,绵竹林间仿佛跳舞,长袍在身后伸展开被风卷起,美得像画里走出来的仙子。

 冲出竹林,拔剑,刺向面而来的杜江,刀剑擦刃翻转反则,情意绵绵的两双眼,毫无停顿,借踩踏竹竿的弹力,两人刀剑相碰,电光四溅,黑白织的身影,长发,对视一笑。

 “小香,昨夜对为夫可还满意。”杜江面无表情,眼中带笑,化去苏香香掌力,握在手心。“哼,你敢笑话我?讨厌…!”娇哂,拖出长长的尾音。

 分明是嘲笑她求不满,苏香香脸微红,左手反手擒拿住杜江拿武器的右手,剑一横,寒光直接刺向杜江,与刚才比试虚招不同,实打实的杀招。

 杜江唯恐伤着苏香香一味避让。

 苏香香只顾进攻,十招之内让杜江轻飘飘一掌挣开,苏香香的掌力与杜江完全不在一个等级,身子倒飞出去,姿态飘逸,如嫦娥奔月一般衣袂腾云,唯美到见过不少美人的杜江看痴眼。

 这小东西会武功杜江是早就知道的,体质太弱武艺不怎么样轻功学得还不错,想必有高人指点,但和刻苦练习的杜江比起来只是小把戏。“夫人小心。”

 杜江出现在苏香香身后,静等美人入怀。“哼,你欺负我,我要去找我师兄,让他给我报仇。”

 苏香香不服气,泪眼汪汪的推开杜江,心里却着实吃惊,她刚才是尽了全力的,没成想败在杜江手里只不过是猫戏耗子的结果。

 杜江很是无奈的耸耸肩,丰富的表情动作和以前那个没有半丝人情味的大理寺少卿判若两人,一段时间的相处,杜江显然还不知道这个纯良的市井少女,对他的影响太过明显。

 苏香香气呼呼的说走就走,杜江手上有案子要办,也就随她去了。

 苏香香女儿身娇贵,和杜江动手又没有留余力,输得不甘不愿,想来这些年立府后处理府内杂物根本不出时间练功,心里气不打一处出。

 脑子里突然就想起灰袍的医师,纤瘦修长,总小心翼翼看护在侧,唯恐自己有半点磕碰,就有些想念。

 杜江出门后,苏香香踩着竹尖姿态飘然尘,轻盈于竹林中穿梭,转悠老大一圈后,回屋把身上收拾一新,拿了些金银细软挂在马上,一气儿朝着记忆中花家镇的方向去这半年她跑花家镇跑得勤,闭着眼都能到。

 花家镇上整个小镇的墙瓦爬满牵牛花,绿色藤蔓满野的绿,墙屋后也是花草葱郁,这个时间青烟嫋嫋,差不多家家户户吃午饭。

 哒哒马蹄声踏进这座碧绿的小镇,一骑卷尘而过,发翻飞容颜秀美,长袖翻起出白皙的胳膊腕儿。

 苏香香顺着记忆一路找过去,待到一间不惹眼的所在,翻身下马。

 矮土墙内,院外晒着不少半干的药材,廊檐药架上放着许多干草药还来不及磨碎收起来。一纤细青年医师桌前坐定,号脉写方,忙碌有序,不时吩咐医徒将秤好的药包起来。手旁边堆高好几层提前分好的药包,约莫是清热解暑毒的。

 院子里还有棵老榆钱树,开了一树的榆钱花,树下一套竹桌椅。

 苏香香将马系在院墙外面的树上,路走进院子,也不跟主人打招呼,一股坐到石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花茶,淡淡的金银花和‮花菊‬的苦香含在嘴里,笑眯眯的看着青年忙碌。

 一头青丝不加束缚披肩头,苏香香发现坐下来头发就拖地上于是只能将发抱于前,白的小脸直冲着诊病的大夫傻笑。

 一旁年纪尚幼的医徒耐不住小声说:“师傅,师母来了一直盯着你看呢。”

 青年低咳声,并不理会,只叫:“下一位。”

 人群早已注意到这个不速之客,极小声的议论,青年的脸,眼看着越来越红,却目不斜视,只是诊病的速度明显加快,都是些头痛发热的小毛病。

 院墙外也已围了好些男女叽叽喳喳。“听说福运酒楼掌势的就是她府上,福运酒楼那是个富贵窝,镶金砌玉进斗金,按说这么块大肥,哪个不眼红?但她另外还有位神出鬼没的郎君,武艺高强来去如风,在江湖上结识的都是大英豪,谁敢动福运酒楼那不是不想活了嘛。”

 “花大夫可真有福气,这女子不光生得貌美,面相也是个善与的,花大夫好人有好报,花家镇很快就有大喜事了。”

 苏香香望着眼前这幕,同时也听到一些不怎么友好的声音。“这不是苏府主母苏香香吗,竟真来了…!苏府不是即将入新君吗,难道三个男人还喂不她下面那张小嘴儿?”

 “她既然喜欢跟男人在野外瞎搞,又来招惹花大夫这么老实的人干嘛,花大夫可是个文雅娴静的人,我看她就跟个饿狼似得,花大夫对上她肯定是下面的那个,迟早给榨干了。”苏香香气结。  m.zIkkXs.COM
上章 美女苏香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