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女苏香香 下章
第13章 马背
 可事实上杜江在提审李忠时,便隐约知道真正的真相和事情的棘手。

 地牢里。

 “大人我冤枉啊,我没有杀人我真的没有杀人。”

 李忠脸上悔恨加,却不停喊冤。

 李忠长相忠厚,这两种截然矛盾的情绪混在他身上却不觉违和。

 杜江查看以往证词,李忠的确去药店买过杀虫的药,孙丽娟也确实因此药致死,吴云筑是第一个达到死亡现场并发现死者的人。

 李忠痛哭涕,说自己对不起孙丽娟,说吴云筑知道进到刑部两人必定要死一个,故意怒牢头这才送了命。但是刑部一向秉承宁愿杀错绝不放过的原则,就算李忠说的都是实话,即便吴云筑一死想保李忠的命也难,这个案子不论有无冤情,李忠必死。

 说孙丽娟因他二人不合,常年寝食难安郁郁寡一时想不开,是有可能的,难就难在并无证据。

 市井传说永远险恶万分,但事实就只是这么简单,孙丽娟在两位心上人无休无止的勾心斗角中情大变郁郁成病,最后饮毒自尽。没想到吴云筑失去心爱之人神智不清,抱着孙丽娟尸体到处跑,导致官差以为出了谋杀案,头一个把李忠逮起来。

 “你终于想通了?”

 苏香香长舒一口气,倒在杜江身上。

 “是。”

 想起曾经与花瑞源争斗时的情形,杜江有些后怕。

 爱郎勾心斗角,家宅不宁,夹在这漩涡中受伤痛最重的人肯定是苏香香,好在苏香香情乐观,若是换了旁人,只怕落得个和孙丽娟同样不死不休的下场。

 “你说我要怎么感谢孙丽娟?”

 苏香香静默良久,突然笑出声来,埋在心底许久的不快揭去,转身扑倒在杜江怀中,面上神采奕奕。

 杜江叹息:“此案拖得越久越难以收场,你若是能说动夏子焱劫狱将李忠救出,孙丽娟在九泉之下必定感激涕零。”

 苏香香:“子焱想必也不会放任忠良之辈冤死狱中,让他想想办法吧。”

 飞剑山庄里,夏子焱打了一个嚏,不久后收到爱飞鸽传书。

 “庄主,夫人来信了。”

 一名少年兴奋的闯进夏子焱房里。

 夏子焱看完信又开始抱怨:“我说我今天怎么一直打嚏,香香这丫头每次有用得到我的地方才会惦记我吗?小没良心的!”

 杜江自从与苏香香解开心结,两人成春风满面,就连看花瑞源都顺眼许多。

 医馆生意更好了,为什么呢,这很好理解,杜江与花瑞源打死不相往来,虽说碍于面子并不至于在明面上给彼此难堪,但一方吃瘪另一方肯定身心舒畅,有求于花瑞源的人自然会很卖力的给杜江下绊子,有求于杜江的人显然更深谙此道,两班人马暗地里互相踩踏,从内宅斗到市井甚至朝廷里不少人都知道二人面和心不和,碍于同朝之谊自然不能不给杜江脸面。如今杜江与花瑞源莫名和解,花瑞源医馆里畅销的帐‮趣情‬‮物药‬几乎被抢购一空。

 苏香香也终于不憋在家里闷着,到大家都有空的时间,带着金玉盘花瑞源和杜江并两个俊美爱侍骑马踏青。

 金玉盘富贵端正,花瑞源仙姿清尘,杜江冷酷沈稳,两个侍者都俊美风,苏香香一身紧身劲装,长发编成辫子用玉带束起,也是英姿飒,几个年轻男子出城时神采飞扬很是引人侧目,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大大的足了苏香香的虚荣心。

 城郊春光明媚,万里晴空,远处山峦重叠,近处草木成荫。

 几人寻了一处溪水清透的小树林,就地扎营升火,各自分工散开,正弘正羽去找野果,杜江打猎,花瑞源娴熟的处理猎物,金玉盘则烹煮食材,苏香香舒舒服服的躺在帐篷里。

 金玉盘毕竟是酒楼大厨的手艺,加上野味鲜美,苏香香吃得肚满肠肥。

 饭后,正弘正羽一边一个,一个为苏香香按摩解乏,一个拿洗净的野果喂苏香香。

 “甜吗?”

 正弘笑问。

 苏香香点头:“嗯,好吃。”

 山里野生的浆果虽然看相不好却皮薄汁甜,正羽名为按摩,弄的却都是苏香香感处。

 “夫人不好贪吃这些生冷的,等回去的时候,我们再多采摘一些带回府里,晚饭过后当甜点,夫人你看呢?”

 正弘每每喂她,指头便留在苏香香连不去,要叫苏香香将他指头上沾的浆果汁舐干净。

 “好。”

 苏香香小口微张,正弘便伺机将指头侵入她口中,迫使她含着两指模仿男女爱一般吐。

 火边,苏金杜三人烹烤猎物,杜江听到帐子里嬉闹声有些坐不住,他公务繁重与苏香香本就聚少离多,在府里的日子又几乎都浸在斗气中,这时指大动,也不管苏金二人是不是看笑话,进帐子掠走苏香香,上马跑了。

 苏香香倒是不意外,杜江控马朝密林中跑,苏香香为不至于从马上摔落,双手‮腿双‬盘在杜江身上,紧紧贴在杜江前,男人滚烫的物顶在苏香香私处,马上颠簸,那物便似要冲破薄薄的布料攻入她道。

 苏香香俏脸发红,杜江埋在他耳边细细哄:“为夫子太紧勒着难受,香儿可否帮为夫一个忙将带松开些?”

 “嗯…”苏香香听话,乖巧的将杜江带解掉,又黑又中弹出。

 苏香香小手轻轻抚摸这支在她手中又张大一圈,她两只小手堪堪握住,唾沫,惊叹:“好大。”

 杜江呼吸急促:“喜欢吗?”

 “嗯。”苏香香轻哼:“很难受么?”

 杜江点头:“长夜漫漫它对你思夜想,没一好眠何止是难受,你弄弄它。”

 苏香香包着头,双手齐用功,卖力的狎弄烧得滚烫的柱,凑在杜江耳畔语:“江郎,它会把香儿坏掉的,这样大这样长,都要顶进香儿肚子里了。”

 杜江关守不住,很快发在苏香香手里,很快又精神抖擞一柱擎天。

 苏香香将满手涂抹整个

 杜江眼中幽光渐深:“香儿怕不怕?”

 苏香香摇摇头,解开衣衫:“香儿本应让你舒的。”

 衣物堪堪披在肩头,腹以下整片春光,杜江只需低眼大眼福,就算有踏青路过,也只会看到一男一女衣着寻常骑在马上奔驰而已。

 “妖物,知道怎么我。”

 杜江在苏香香脸颊上狠狠亲一口。

 苏香香扶准鹅蛋大的入早已水潺潺的口,马背颠簸,还没时间准备,硕大的头便没进去,苏香香撑在杜江肩上,慢慢坐下。

 ----

 “啊,顶到了。”

 苏香香暗暗叫苦,才只下小半截,便觉得小已经完全被满。

 杜江取笑道:“刚才是谁说要让为夫舒的,嗯?”

 “人家是真这么想。”

 苏香香羞恼,小手在杜江前画圈圈。

 杜江眉毛一横:“光说甜言语没有用,为夫又不是三岁小孩,你要好好表现才行。”

 “是。”

 苏香香点头,深口气,将支撑住的手松开。

 花被那巨物攻占,火辣辣烧着了一样。

 杜江这才表示满意:“还不够,脚也松开,都要吃进去,知道吗?”

 苏香香心中到底惧怕这巨物,低低哭泣,一边听话的点点头:“知道了。”

 苏香香在情事上一向很配合,杜江去苏香香脸上泪水,对于这一点很是心满意足。

 苏香香果然颤悠悠的抬起两条腿,夹在杜江上,这时没有双脚做支点,整个身体都悬在空中,娇小的身体完全依靠中的支撑。

 “它好大。”

 苏香香呜咽,惊怕的看着在下身那烧红的铁柱,两片粉娇羞的蚌,这时因为中的,被绷紧早已血全无,蒂只剩小小尖端可怜兮兮的立在两片分开的蚌间。

 “香儿下面小嘴又烫又,还那么能吐水,为夫相信你没问题的。”

 杜江‮腿双‬一夹马腹“驾”

 苏香香的身体在马背高高颠起,杜江在她身体每次落下时,准确顶撞上去。

 花早被撑满,不下这么长的巨物,身体被高高顶起又重重落在上,生生将扩张,终于尽没入。

 杜江发出舒长叹:“好紧,好热。”

 “啊啊啊──,呜呜…江郎──。”

 苏香香惊叫一声,产生身体被穿的错觉,眼中泪水滚滚而落,边哭叫流泪,边扭动下体减轻痛楚。

 “没事,乖,这不是都进去了吗,你做得很好。”

 苏香香这样一扭动,被方方面面抚慰到,杜江觉得无比销魂。

 苏香香伸手到杜江衣服里,软软的小手摸到杜江前两颗头又又捏,还不忘问:“喜欢我这样吗?”

 杜江血到冲到脑子里,空出一手将苏香香环住,假意怒道:“还敢玩起我来了,玩你那两个子给我看。”

 苏香香温驯的缩回手,两手一边一个握住两只白房,白花花的团被捏成各种美好的形状,苏香香犹自不怕死的握起白胖的子捧到杜江嘴边,粉红色的尖打着颤:“嗯…江郎要尝一尝雪里红吗?”

 “妖。”

 杜江将头含到嘴里又又咬,恨不能出点水来。

 “嗯…又没有水,轻点。”

 苏香香哼哼,小弄,内满满鼓鼓,次次顶到花心,苏香香衣衫凌乱,红微张双目失神,浑身酥麻无力,也不敢再玩花样。

 杜江却是渐入佳境,火烧火燎的在销魂乡,自己不用费力便弄得身上佳人魂飞九天,滋味妙不可言,驾马专挑崎岖的山路走。

 “嗯…呜呜…江郎…那里面…好涨,嗯嗯…哦…不要了,不要…香儿要死掉了…香儿要被你弄死了…香儿要了,啊啊啊…”苏香香出一滩花水,倒更方便进出,紧紧裹着道壁痉挛不止,花这时最感,那巨物却不知疲倦将她钉在马背上,不依不饶的弄,苏香香原本还因为害羞刻意低叫声,这时却完全被凶猛的情淹没。

 “嗯…啊啊…不…不要了,饶了我,呜呜…夫君…饶…饶了香儿,香儿不要了…香儿受…不了了,呜呜呜…”

 苏香香哭得梨花带雨,无助得像个孩子。

 花得死紧,杜江丝毫没有停顿的迹象,喉咙里发出舒适低沉的息,听到苏香香哭叫跟打血一样。

 “再忍一忍…哦,得好紧。”

 就连头上的小口都被紧紧住,杜江钉桩一样,动作又迅猛又凶狠,只恨不得将丸也进苏香香小里去。

 “呜呜…咳,咳咳。”

 苏香香哭得几乎闭过气去。

 难得的是,杜江不发话,苏香香嘴上求饶却姿势不改抱紧杜江,红肿充血的私处依旧被巨物凶悍的顶撞。

 “别哭了,你这一哭,为夫心疼得紧。”

 杜江狠狠顶弄几下,壑难填,到底怜惜苏香香,不再御马,马儿速度渐渐慢下来。

 苏香香鼻子还一的,杜江恋爱的将她脸颊上泪水擦去。

 苏香香无助的低泣,捶打杜江:“香儿想解小手。”

 “吁──。”

 杜江闻言反而高兴,终于肯放苏香香下来。

 苏香香也终于知道杜江为什么那么开心,她刚一下马,就立刻被杜江从背后捉住,随后那毫不绵软的凶兽,再次寻找到她两腿间的隙将头硬进去。

 “不!…不要这样。”

 苏香香两腿颤立,不适的将腿儿张开些站稳。

 杜江又借机钉入一寸,嘴上说:“香儿不是小解吗,走吧。”

 “这样叫我怎么…”

 苏香香又羞又恼,可是被杜江顶入意更重。

 杜江也不着急,一步一步驱使她往前走,每当她走得慢一些杜江便又将柱顶入些,苏香香无计可施,两腿中,被迫弯着身子,一步一踉跄,狼狈不堪的朝深深的灌木丛走去。

 着男子具,苏香香羞愧难当,不出来,便冲杜江撒娇:“江郎,你看着我,我解不出来。”

 杜江一本正经:“我闭着眼睛不看就是。”

 苏香香要哭了:“等我解完手,你想怎么玩都行,香儿什么都听你的,直到你玩尽兴为止。”

 杜江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果真什么都听我的?”

 苏香香点头的瞬间,杜江抱起苏香香,给小儿把的姿势:“记住,这可是你答应的。”

 不再留情,狠狠钉入苏香香花,杜江低低咆哮,下身疯狂,务求次次戳开苏香香子口。

 苏香香意再也憋不住,放出来,不知是是痛:“嗯啊啊啊──。”

 苏香香边水,杜江足的将入苏香香子

 杜江将苏香香带回帐篷时,苏香香还强打精神提议赛马,留在火堆边的四人笑意微妙,几个男人眼睛对视心知肚明,纷纷表示出来这么久玩得很累,男人之间的默契和友谊有时是很简单的,苏香香是真累,当然巴不得,既然众口一词,她便带着众人打道回府。

 回府后,苏香香被杜江堵在浴池,狠狠按在水里又干得苏香香哭泣求饶,这稍稍才餍足。  M.ZiKKxS.cOM
上章 美女苏香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