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女苏香香 下章
第16章 心机
 梅儿像个做错事等待惩罚的孩子,双手规规矩矩合起放在身前。然而男人只是看着梅儿,那表情就像在说,你觉得要我怎么惩罚你比较好。

 惩罚太重?那可是你自己的要求!惩罚太轻?本君很不满意!

 梅儿肚子咕噜咕噜直叫唤,心里叫苦不迭,她昨夜晚膳都没吃,昏睡到现在,手脚发软,下体隐隐作痛,根本都还爬不起来。

 梅儿干涸的嘴皮,偷看男人并不是要发脾气的样子,正好对上男人的视线。男人的眼睛胶着在她的上,眸中幽光深深,昨天侵入她的身体时,他也出过这样的眼神。

 男人的嘴很薄,总抿着,配上一双冷眼,透出浓浓的气息,令人忍不住想撬开那条优美的线,做些什么,好融化他双眼中的冷意。

 梅儿这样想着,身体先动,说不上是谁先吻上谁,梅儿的舌头很轻易的探入男人内,她悟性很高,学着男人曾经吻她的样子,舌头毫无章 法的扫过男人口腔,遇到男人的舌头将她挡住,便进嘴里,像含弄那般吐。

 梅儿清晰的看见,男人下体颤悠悠的竖起来将裆顶得老高,心里生出大权在握的豪气,手刚伸到男人下,就被男人捉住。

 “你身子弱,自己要多加爱惜,如此不知死活,简直是在胡闹!”

 男人恼怒,将梅儿手丢开,换过坐姿,动作有些不自然。

 梅儿小心翼翼,将小脸贴到男人腿上,蹭了蹭,眼睛水汪汪的:“梅儿知错。”

 “我说过,你不用刻意讨好我。”

 男人姿态放软,五指梳理梅儿长发,将她脸颊边一缕发别到耳后。

 “咕噜咕噜”肚子响雷大作。

 “呵呵,主君。”

 梅儿摸摸不停抗议的胃,萌态像足小动物,就差“喵喵”叫两声。

 男人忍住搔搔她肚皮的打算,起身理理梅儿趴皱的地方:“来人,给大小姐穿戴洗漱。”

 侍从鱼贯而入,托盘端着热水巾,漱口用的香盐,日常夏衫六套,金玉头面五套,鞋袜三款。

 男人皱眉,显然也擦觉到,朱家高门大户,家中长女这么点装扮,到底寒酸。男子没有女子感,有些家事关注点上到底不够入微。

 梅儿倒习以为常,眼见危机解除,连忙挣扎着爬起来,任由侍从穿戴衣衫,又洗漱好,直立时两腿不敢合拢,小腿肚颤颤悠悠。

 男人摇摇头,打横将梅儿抱起,坐到镜台前,巧手从梅儿发际线中分,从耳侧断分,两边挽成团髻,余下半头长发垂下,垂到中间用串金珠的头绳束住。

 男人在首饰中挑挑捡捡,又嫌弃的丢回托盘:“去,到库房取两套红宝石头面,一套翡翠头面,记到大小姐名下。”

 侍从们暗自咋舌,宝石头面就很稀罕,这年头一件翡翠首饰就已经价格不菲,这一套又一套不要吓死宝宝。想是这样想,掌事侍从连忙疾步往库房跑,其他侍从服侍完纷纷退下,一天中他们还有许多其他工作,洒扫跑腿浇花除草,屋内驱虫燃香,浆洗补做一些手工等。

 趁这个空挡,男人看向镜中人,梅儿也在看他,两人目光在镜中对视。

 梅儿眼中波光粼粼,甜甜一笑:“主君对梅儿的好,梅儿记下了。”

 往往记仇的人,才会感恩。

 心思百转,男人脸色晦暗不明,伸手将梅儿眼睛挡住。

 众人在饭厅饿得嗷嗷叫的时候,正主终于到了。

 主君牵着一名小女娃出现在厅口时,厅内蜂巢似得嗡嗡声安静下来,左右手两边各六张大桌坐满人,上座空置,等待主人的到来。

 梅儿原本眉目楚楚惹人怜,如今头戴翡翠镶金苏,长长的苏垂下发髻,额心胭脂画红梅,衬得媚骨天成,贵不可言。一身抹银粉纱裙,外罩一件半透明云织锦暗金螺纹落地长衫,缎带飘飘,如同误入凡尘中的小仙童,受过男人滋养,一夜之间,身上光四,已经叫人挪不开眼睛。

 五爷原本翘腿两颗古董玉蛋玩,手一慌,玉石落地有声,眼睛兀自瞪着梅儿看,目光炽热得像要将眼前这小东西融化。

 “五爷,五爷你的宝贝疙瘩掉了。”

 旁边人好心提醒。

 五爷摸摸嘴角,妈的,还好没口水。心里暗暗得意,好花开要好肥料,好歹有老子一半的功劳。见梅儿走路姿势有些迟钝,心里更是猫抓一样,又搔疼又滚烫。

 众人开饭,饭桌上聊得唾沫星子四溅,水一样的仆从将各精美糕点粥水一一呈上,席上也就五爷还一直盯着上座看,看到梅儿出半个团子头,猛不丁被主君冷冷瞧上一眼,心虚的将脸扭开,想想反正以后机会多的是,还怕这蹄子长翅膀飞出去不成。

 梅儿身子太矮,主位桌幔又将厅内众人都遮去,她才吃两样花糕就了,百无聊赖的嗦杯中豆浆喝,眼睛忍不住在男人身上打转,见男人眼睛看过来,笑眯眯的嗲声叫了一声:“主君。”

 男人倾身将梅儿嘴角糕屑擦掉,见她裙子上也掉落些,便惯常用手替她拍拍,梅儿冷不丁凑到男人上亲一记。

 “别闹。”

 男人低声喝止,拿眼神警告梅儿。

 梅儿委委屈屈往桌子底下爬,男人也随她去,随即他就知道自己错了。

 梅儿死命扯他带,边扯嘴里边说:“主君你松手啊,不会有人知道,他们看不到我。”

 男人不能出一丝异状,脸上已是哭笑不得:“你竟如此不知轻重。”

 两人交谈都是气音,并无人擦觉,男人话还没落,梅儿已经熟练的将他下半硬的龙筋掏出来,小嘴饥渴难耐的凑上去,双手上下握着龙筋做活动作,舌头细细头,时不时还拿牙齿磕一磕,甚至舌尖还刺入口里挖来挖去,小嘴对着道口拼命

 男人浑身一震,面:“你轻着点,你当我命子不是长的么,再敢咬试试看。”

 这绝是报复吧。

 厅里气氛恹恹的,没有能一呼百应的当家主母,众男聊的话题七八糟,无非“黄赌毒”哪家花楼里姑娘股大又又嗲,哪家赌馆气氛好手气好,什么药猛什么药销魂。

 男人眉头蹙紧,哪个正经大家院里饭桌上聊这种东西,难怪梅儿行事如此荒诞,他也是男人,清楚众人心中憋闷,但法不责众,太严厉的话说出来诛心,可最近众人未免太过松懈。

 男人捏眉心,大喝一声:“老三。”

 厅里大部分蒙了,有人小心提醒:“主君,三爷正领鞭子呢。”

 众人噤若寒蝉,知道主君这是立威呢,三爷这顿鞭子可还没打完,谁想触这个霉头啊,剩下小部分及时的歇气儿。

 好吧,男人“哦”一声:“老三的布桩里这两年屯下不少好料子,都挪出来,分到各个院子,喜欢什么自己选,一人多做几套新衣,看着也。”

 往往过年过节才有新衣,这下子厅里气氛才快正常得多。

 男人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敲击桌沿,另一只手…抓着梅儿的头:“近两我要上京一趟办点事,免不了要十天半月,府里管事的把我手中事务交接一下,跟几个人同我一起去。”

 这话跟炸雷一样响,主君离府是大事,就如群狼旷野中失去领头狼,众人全蒙,这事那事的问来问去。

 男人指派人手,安排各自职位,一番细细代下来,脸上却似乎更疲累,这家宅内院中,事多琐碎,人心涣散,几乎全由他一人吃撑,是个人都会累。

 主位上,男人头解开,梅儿跪在男人间,小脑袋正一前一后卖力的吐男人筋。

 “快一点,我要了。”

 男人低低哼出声,脸埋在掌心。

 ----

 厅内众人纷吵繁杂,最重要的莫过于银子,主君不在管谁要吃喝?一双双眼睛盯着主位上的男人。

 这种刺非比寻常,男人额头青筋直冒, 眼睛都冒出红血丝来,声音听起来甚至是抖着的:“府里采买同往…常一样即可,凡百两以上金额,需向老五报备,账房那里支取银钱…必须得到几位管事…”

 梅儿更深的含进去,用喉咙口的软男人的头“嗯”男人紧紧按住梅儿的头,薄而出直接灌入梅儿食道,足足入六次,梅儿被呛得眼翻白,无比温顺的全部接纳,小手不忘将残余在输管中的挤出来,还意犹未尽的继续拿舌尖在道口里刮。

 男人低低气,他妈的,这是享受还是受罪啊,忍不住就想爆口:“饭桶,这点小事也需要问过我,府里养着这么多人是干什么吃的。”

 男人大发雷霆,他往常总是耐心十足,今着实反常。

 梅儿得意的将裙子起来,出光洁无的下体,两条白花花的细腿扭来扭曲,鼓鼓的花苞娇滴,还残留着昨夜情的红肿,摆明赤的勾搭。

 梅儿两腿,笑得又羞涩又无辜:“主君你怎么这样看着梅儿?”

 男人慌忙看一眼厅内,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主位上这的一幕。

 男人脸都黑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胆子太大了,把子穿回去!”

 大家伙儿一看主君隐忍怒气,连忙假装在那商议。“哎哟我这吓得,家事不都习惯有主君管着嘛。据说三爷贪墨不少银子,在花楼包了个花魁娘子,千真万确。” “没赶出咱们朱家,罚多少鞭子,都算轻的。” “主君毕竟掌家嘛,罚重了可不叫大家寒心,谁身上不是憋着把火呢?” “咱们大家伙起码时不时的能去花楼开开荤打打牙祭,主君睁只眼闭只眼就当不知道,不过主君要做一府表率,堂而皇之跑去院是不成的,要我说啊,主君也是憋屈久了,火气大正常啊正常。”主君也不容易啊,大家深以为然,意见空前一致,看向主君的目光不自觉都带着怜悯。

 梅儿奋力往男人腿上爬,光秃秃的股正好坐在男人上。

 “别以为我拿你没办法,若是叫人看见你这番模样,呃…”男人呼吸却逐渐加重。

 梅儿两腿分开,抬起小股,将男人龙扶稳坐上去,小内药泥滑,又才开垦不久,不甚费力的纳入圆润的头。

 “主君不说,梅儿不说,叔叔们怎么会知道呢?梅儿知道,叔叔们若是想打梅儿的主意,梅儿肯定会被折磨至死。”

 梅儿回头可怜兮兮的看男人,朱软玉是如何被男人亵玩,梅儿亲眼所见。

 “你现在才知道怕,下去!”男人手握成拳,硬生生忍耐。

 仆从们将桌案上一叠叠没怎么动过的糕点豆浆都撤下去,例行将托盘内新鲜的水果一碟一碟放上桌案,再倒上新茶,这每家务事才刚刚开始,府内大小事务汇报,各个店面总管,远处的庄院农庄内的管事都会陆续到来。

 一名仆从正在摆果盘,见大小姐贪玩,坐在主君身上动来动去,想拿桌上果盘里的青提子,小手够不着,又坐回去,一会又不甘心,伸小手去够,她人都被桌上高高叠起的果盘挡住,身子叫桌幔遮着,难怪没叫人注意到。

 主君脸上隐隐有痛苦之,几个靠得近的仆从都看见,具都‮花菊‬一紧,梅儿小姐懵懂天真,不知道男人命子脆,他们都替主君觉得疼,便悄悄同好脾气的七爷说。

 七爷有心替主君解围,上前将梅儿抱起半截:“大小姐莫耽误主君办正事,七爷带你去别处玩。”

 梅儿不依:“不嘛不嘛,梅儿要陪主君解闷儿。”

 小身子重重跌回去,呜呜哭起来。“嘶…”“不必管她。”

 主君忍着痛:“老五那里这月有十多件死当,你一会派人去取,价值多少,提取给老五多少银子,转手卖出多少银子,我上京以后你自和老五商量,对你,我没什么不放心。”

 七爷轻笑,一派风轻云淡:“多谢主君信任。”

 “你再动,信不信我把你丢出去?嗯?”

 主君低头,单手将梅儿环住,制着不给她扭来扭去。

 梅儿嘴嘟得老高,不开心的哭:“都怪七爷,梅儿那里好疼。”

 男人将果盘里那串青提子拿给梅儿,望着梅儿,没好气:“你还有脸告状?自己把嘴堵上,不许发出声来。”

 他抱梅儿才用多大力?七爷摇摇头:“主君先忙,我店里还有事,就先去了。”

 七爷走时见五爷探头探脑在厅下虎视眈眈,将五爷拉出去。

 梅儿眼中含泪,腿儿无力跨开在男人两腿外,下体紧紧贴在男人身上,七爷松手时,梅儿几乎已经全部将男人下去,噎噎的摘下提子一粒一粒进小嘴里,得满满当当。

 男人用腿将梅儿两腿架开,几乎叉开成一字形,再忍耐不住握住梅儿起来,每一下都尽没入。

 这头五爷神色有异,心不在焉,七爷心细如发:“老五,我劝你还是收收心,平你戏弄大小姐还算有度,我只当不见,你也不想想,大小姐是长女,情不比朱软玉好糊弄,他立府封君,有朱府当后盾,郎君怎会是等闲之辈,你若不知收敛,她府中郎君岂能轻饶你?”

 五爷悔不当初:“旧是看主君贤明,想着府中主母定是万中无一的奇女子,哪成想朱软玉光知哭啼闹腾做不得一点主,你我入朱府数载何曾碰过那女人?老子宁愿学老三长卧花楼醉生梦死。”

 七爷摇摇纸扇,叹道:“一入朱门深似海,主君那等龙章 凤姿都能耐得住,你我命该如此何须抱怨,我言尽于此,听与不听全在你。”

 作势要走。

 五爷拉住七爷,脸上出一丝诡笑:“命中如此,我怎能甘心?你当我为何着大小姐,主君与那没长开的小娘皮早超伦常。”

 七爷对主君向来敬服,闻之大惊:“尽是一派胡言,告辞。”

 五爷神采斐然,朝着七爷离去的背影,提高音量:“由不得你不信,这府里怕是要变天,你且看着吧,还不知道往后是谁当家做主呢!”

 这老五越来越嘴碎,七爷就像股后面着火一样,差点没把耳朵捂起来。

 几后,朱府浩浩一队车马整顿完毕,朝繁华京都进发,刚出滨州地区,还发生点小意外,朱府大小姐梅儿众目睽睽之下,从马车底下跌落。

 被带进主君车厢时,梅儿浑身被汗水浸,体力不支,软软跌倒,人都快昏过去了还不忘问:“主君说过只要梅儿能出滨州,就带梅儿一起去京城,是不是真的?”

 她瞒过一众耳目,全程靠手脚将身体吊在马车底下,数个时辰,这份心与毅力不得不叫人折服。

 男人怒不可抑:“混账。”

 护卫询问:“主君,这…属下马上派人将大小姐遣送回府。”

 梅儿挪动去抱男人的脚,语气坚决:“我不回去,你答应过带我去京城玩,你明明说…”

 还没碰到男人的鞋面,就已经人事不知。

 出衣袖外的手臂,大片血痕斑斑,男人满目震惊。半晌,将梅儿抱起,全然没嫌弃梅儿浑身泥土:“带没带伤药。”

 护卫连忙掏出药瓶:“属下这就替…”

 男人手一伸拿过伤药,发话:“你下去。”

 车马再度启程,众随行人等,皆道朱府大小姐任贪玩,却也不想想,她小小年纪能瞒过一众耳目,全程靠手脚将身体吊在马车底下,数个时辰,这等心与毅力,怎么可能仅仅因为任贪玩。  M.ziKkxS.com
上章 美女苏香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