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女苏香香 下章
第17章 兄妹
 夏子焱回来时,刚进门,苏香香光着脚就跑出来,黑发如云扬起,步态轻盈,衣衫像一朵绽放在薄薄晨光中绝美的金莲。

 夏子焱一身精美暗花云纹中长白衣一尘不染,金丝银靴,头顶镂空玉冠,同暗纹长,大腿外侧捆两柄匕首,标准江湖人的装扮,浑身上下透着江湖人的杀伐果断。

 林牧遥难以相信自己眼中看见的夏子焱,这样一个气势凌云,矫捷如雪豹的男人,在看见向他奔跑过来的女人后,眼睛就再没动过,卸下所有防备,静静张开怀抱等着她。在江湖上叱咤风云的他,这时就连一个孩童都能轻易将他击杀。

 林牧遥一直过着刀尖血的日子,他完全无法想象如果此时将夏子焱换做是自己,自己是不是可以如此坦然的信任一个女人,两人高下立分。

 苏香香扑进夏子焱怀中,短短十几米远的距离仿佛用尽她全身气力,力气大得像要撞进他身体里,高兴疯了:“子焱,你怎么才…回来呀。”

 “嗯哼,想我了?”

 夏子焱身体被苏香香撞得向后退去,硬生生承受住,他全然不知道痛,只有满心欢喜,抱着苏香香转圈,一边朝内院走,眼中只能看见她一人,其他什么都抛之脑后。

 满府侍从仆役目瞪口呆,这两人视若无睹,林牧遥一个江湖人士都替他们臊得慌。

 苏香香八爪鱼一样在夏子焱身上,‮腿双‬夹着夏子焱骨,嘴里噼里啪啦:“我都快被杜江欺负死了,打又打不过他,逍遥老头教我武功时肯定没用心,我在杜江手上最多过不了二十招,这多丢人啊,丢的是你的人知道不知道,你还管不管了?”

 只有面对夏子焱,苏香香才会出如此刁蛮的小女儿状,两人青梅竹马,夏子焱看着她长大,互相间从来坦诚相告,毫不设防。

 “管,当然要管,我替你教训他去。”

 夏子焱托着苏香香股,边走边答应,他刚回来心情好得很,反正苏香香说什么他答应什么。

 苏香香得寸进尺:“逍遥子懈怠本主母,你管是不管?他把我偷出来,又不把我送回去,我忍他十多年,你现在应该能打得过他吧?”

 夏子焱比较了一下,觉得还是比较有把握,说:“想想师傅也的确过分,门下徒儿个个是外面偷回来的,连我也是,找个时间我试他一试。”

 “试?你给我说试?在你心目中,是我重要还是逍遥子重要。”

 “居然问这种问题,当然你重要。”

 “那好,下次你看到师傅,给我把他门牙敲颗带回来。”

 两人走得没人影,林牧遥有点傻眼,重轻友就是目前这种状态吧?

 后来再见逍遥子时,林牧遥看见仙风道骨的逍遥子那颗镶玉门牙,依然会想到今时今,想到苏香香看见夏子焱时眼中百花盛开,全然不顾当家主母形象赤足披发跑出来,狠狠撞进夏子焱口。飘起的青丝无尽绵,舞起的衣袍无尽情意,她眼中含着情泪,足下生莲,跑动的姿态曼妙如仙子,叫他一眼看见,心就被掏空,埋进卑微的尘土里。

 夏子焱刚踏进院中,门都没关,大手一撕,苏香香身上纱裙便化做纷纷扬扬的碎片,苏香香扒开夏子焱领口,小嘴叼住他头,舌头卖力的弄,一边一个不冷落。

 夏子焱大手将苏香香股按在紧得发疼的望上厮磨,撕扯自己身上的衣物,好想进入她,那种刻骨的思念从看见她时起,就将整颗心得满满当当,将自己身上最后一块衣物变成碎布,气,摸了一把苏香香沿着腿跟下的水,低声问:“这么多水,是什么时候的?”

 苏香香满脸羞红,还是老实答道:“听到你回来就很,你刚抵着我,守不住了…”

 “庄里刀剑铸造关键时刻,朝廷派那么多双鹰犬盯着,我走不成。”

 夏子焱低低息。

 苏香香懂:“嗯。”抬头在夏子焱脖颈种下朵朵红梅。

 夏子焱抬起苏香香一条腿,再也按捺不住“噗嗤”顶进苏香香里,并不为追求自身快而入,而是旋转着转进去,小里四面八方都被照顾到,具还在里面转动。

 苏香香出一股清,快乐的叫:“师哥,只有你懂伺弄我。”

 夏子焱理所当然,声音低沉悦耳:“是我让你成为真正的女人,你是我教出来的,没有人能比我更了解你的需要。”

 他的具是最契合苏香香的长度,并不会像其他男人那般大让苏香香感到撕裂的疼痛,度适宜又不会伤到口,整具粉漂亮,钩子一样弯曲,头要命的勾着苏香香内最感的那处。

 “我依然是你唯一的女人,对吗?”

 苏香香眼中热度,像一把无法扑灭的火。

 “一生一世都是,这里不会让别的女人碰。”

 夏子焱每次总要重复说这句话,苏香香听多少遍都不会腻。

 夏子焱下体干干净净一也没有,他的衣衫总是洁白无尘没有一丝杂质,和他的身体一样。

 夏子焱下体处糊满苏香香出的粝的手掌怕伤到苏香香,并不伸入那致命脆弱的软里,只在贝上缓缓抚摸。

 “哦…,吖…啊…”苏香香舒服得低叫,叫声婉转动人像一只放声歌唱的黄鹂鸟,两人配合无间,苏香香自己分开花瓣,夏子焱马上将光滑的下体印到苏香香花中,盖在蒂上,下体按苏香香花上打圈蒂,两侧花和花瓣全部都被照顾到。

 “呜呜…师哥。”

 怎么会这么舒服,那种美妙的滋味叫人脊椎发麻,浑身每一处孔都舒适的打开,除了夏子焱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这样彻底的叫她打开身体,她幸福得直流泪,中涌出大量花水,一股股头上。

 “有没有其他男人这么体贴伺候你?”

 夏子焱故意问。

 苏香香摇头,泣道:“一个个蛮横得很,哪里有人管我。”

 夏子焱闻言安心,退出半截茎,花水疯狂的涌出,她花心正是脆弱又感的时候,绞得死紧,怒涨的并不攻入,搔刮口处软,翘起的头对准苏香香内那一点软慢捻,头顶端舀出一波又一波水,左左右右,上上下下一点点耐心的拓开,这才深深埋进去,用头进攻她花深处那张贪心的小嘴,每一下力度掌握得刚好,酸酸麻麻,无比熨帖。

 苏香香发出一声低泣,眼中泪水大颗大颗溢出,却是因为太过舒心,下的情泪。

 他们之间不需要任何的语言,苏香香甚至不需要有任何挑逗动作,夏子焱知道她身体每一个感点,比她自己还了解她的身体,苏香香被茎填满时,无法同时被兼顾的花也被他无光滑的下体弄,像被无数舌头弄。

 “我又要了。”

 苏香香秀眉紧锁,花痉挛身体弓起,剧烈颤抖。

 夏子焱立刻紧紧抱住苏香香,他知道这时候她如果承受弄会激动得大叫,但那并不好受。

 将两人下体贴合得严丝密,只深深将茎顶住苏香香花心,承受她小死命的允与痉挛,不再动弹分毫。

 将苏香香放到榻上,夏子焱两手撑在苏香香上方,直到苏香香内完全平复下来,夏子焱才出坚茎,花出一股股花水,苏香香曲起腿,夏子焱埋头沉进苏香香两腿间,舌头细细将花水食干净,不顾下身膨望,若无其事躺到苏香香旁边。

 苏香香懒洋洋,翻身夹住夏子焱大腿:“你信中对林牧遥赞赏有加,依我看,他救朱软玉不过心血来,半途丢下不顾,令朱软玉重陷虎口,算不得真君子!你想把他给我,也不问我敢不敢收。”

 夏子焱将腿往苏香香私处顶顶,苏香香舒服的哼唧。

 “牧遥祖上传下来就是铁官,庄里不少铁矿都通过他才进得来,你看着办。”“呃”夏子焱轻哼一声,苏香香小手柔若无骨抚慰他身下柱,他竟能隐忍不发,任其亵玩。

 “我苏家的人在路上,倒可以转送他们这份大礼。”

 苏香香眼中充满蛊惑:“刚好用他来换我真正想要的人。”

 ----

 夏子焱这次回来赏赐下去不少东西,府里跟过节一样,四处喜气洋洋,仆从们边洒扫脸上洋溢着笑容,倒是别的府里不曾有的。

 林牧遥四下瞎逛,问清夏子焱在花园,由仆从领着朝花园去。

 院子里花香隐约,小荷塘中开满荷花,树下设桌案,夏子焱在作画,他空总要为苏香香画上两幅肖像,林牧遥几年前在飞剑山庄夏子焱房里见过不少苏香香的画轴,或卧或坐或巧笑戏水,笑夏子焱情人眼里出西施,把个女子画得跟仙子似得。见到真人时,才知道世间竟真有如此美人。

 夏子焱低头与苏香香说些什么,风过扬落些不知名的花瓣,两人轻声漫语,男才女貌,姿态亲昵气氛旎,站在一处非常养眼。

 夏子焱两肘支在苏香香上方,突然问:“师傅说他夜游皇宫,在东宫发现一名小宫侍,他当年眼见宫闱秽,又遇上你觉得可爱,怕你将来也变作那番模样,于是冒死带你出宫,这话以前我信,现在你是不是该告诉我真相了?”

 “以前信,什么时候起又不信了?”

 苏香香去吻夏子焱,夏子焱手中笔勾完最后一笔,拿帕子擦擦手。

 “从你嘱意我打掉师傅门牙的时候。”

 夏子焱轻笑。

 苏香香随即也笑,两人齿相合,情意绵绵,分开时恋恋不舍,苏香香眼睛扫到不远处的林牧遥,眼中闪过冷意,她对林牧遥不喜,神态也不再是那内宅婉约的妇人的模样,夏子焱自觉松开她。

 “师傅并没有骗你,我也没想过瞒你,只不过你以前从来不过问我的身世。”

 苏香香声音放低,面对荷塘,长发随风而动。

 夏子焱脸色不再轻松,背手与苏香香一同站着,声音低沉:“你被师傅带出宫的时间,七公主也不知去向,我不难推测出你真正的身世。我之所以不问,是因为你一直在害怕有人问起,你担心自己是真的被遗弃。”

 “你既然都知道,为什么现在跟我说这些?师傅劫持我出宫后,曾将我身上衣物换到一具年岁相仿的女尸身上,这才躲过重重搜查趁着夜逃出京城,在所有人看来我早已经死于非命。”

 苏香香面带哀伤,与至亲不能相逢的绝望,连她自己或许也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和身体都在颤抖。

 “别怕,你还有我。”

 夏子焱将她搂进怀里安抚,他的声音沉稳冷静,天生带着令人信服的力量,让苏香香渐渐平静下来。

 夏子焱这才继续说:“庄里曾经闯入几十名死士,我不断加强布防,就在最近,我为你画的一百多幅画像全部被窃取,争斗时打落的兵器是飞剑山庄独门冶炼打造。”

 “是朝廷里的人?”

 苏香香心跳猛的停一拍。

 夏子焱点点头:“其实早在多年前,六皇子找到飞剑山庄,主动让庄里负责铸造兵器时我就在猜想,或许他们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你,师傅来去如风行踪不定,任谁也难从他身上查到什么,却很好将他与当年敢于在宫里劫持你的绝世高手联系起来,他们于是把目光放到师傅门下一众弟子身上。他们拼死闯入飞剑山庄却只为窃取画像,只能说明,他们已经怀疑到我身上,并且怀疑画像中的女子正是他们要找的人。”

 苏香香反而松口气,只是眼中忧愁更重:“看来躲是躲不掉的,我这位六哥与我同父同母,倒不会害我。我只担心那两个皇姐心狠手辣都想致对方于死地,一旦知道我活着,未必肯放过我。”

 “我们要早做准备,招揽男眷才行,林家深叶茂,背后势力于你有助益,他是家中独子,三个姐姐都在朝为官,对他很是疼爱。”

 夏子焱趁机劝说。

 “我意已决,不必多说。”

 苏香香话音刚落林牧遥的声音就响起。

 “子焱和嫂子兴致不错,牧遥看这画中美人倒不及嫂子风姿万一。”

 来人羽冠银袍,与夏子焱想比,没有那股冷静稳重,却自有一股男儿秀雅姿态,更显得俏美非凡,惹少女漾。

 苏香香自然不是那等懵懂无知的少女。她这时还靠在夏子焱怀里,也不避嫌,掩假笑,敷衍道:“子焱信中多次提到你温文守礼,你倒会一见面就逗趣我。”

 林牧遥见苏香香娇笑俏丽,人,心思早已大,于是也判断不清苏香香话里是意味,做出一副礼貌谦让的君子风范:“牧遥说的真心话,嫂嫂是牧遥见过最美的女子。”

 苏香香拿眼睛看他,直看得林牧遥满脸羞红,见苏香香只管和夏子焱柔情意,心中生出莫名醋意。

 当年,三皇子秽宫闱爬到太女上,宫室近亲相久为诟病,女皇陛下得知大为震怒下令彻查,不但查出另外两名皇女都与朝臣勾搭成谋,还查出不少不堪入目的勾当,东宫大,随后易储、除佞,参与此事的大皇女也就是太女被罢免储君之位与三皇子一道,逐出宫墙放千里,东宫上下宫侍一百余人全部处死,波及朝堂,近二十名朝臣被罢免,牵连甚广,天下哗然。

 四名皇女一放一失踪,宫里剩下两位皇女,争得死去活来,朝臣分为两个派,二太女,四皇女,二太女冷酷嗜杀并不讨女皇欢喜,虽贵为当朝太女至今手无兵权,四皇女贯会投机取巧,五皇子执掌兵部与二太女一向合不来,对四皇女的做派也嗤之以鼻,六皇子年少封将,执掌二十万大军,却与飞剑山庄这等武林名宿走得近,对夏子焱委以重任的同时,对苏府虎视眈眈。

 三人聊了一会江湖上的趣事,便商量去金玉盘的酒楼吃饭,酒楼名字叫金香玉,取苏香香名字中一字,气派华丽真正的金镶玉啄,里面布置穷奢极侈,京中权贵落脚点。坐落在位置最繁华的十字路段。

 中午饭点客似云来,位置爆满,平时吃饭还要预约,好在不论是否客满,金玉盘一向单留下一个视野最好的房间给苏香香。

 苏香香行事低调,来金香玉吃饭的时候并不多,从轿子里出来的时候,看着门口硕大的黄金牌匾,以及碎玉镶嵌的楼面,感叹金玉盘这是恨不得把整座楼都用黄金和玉石铺满。

 金玉盘亲自跑到门口接,他原本面如冠玉,丰俊朗,一身华丽绸缎衣裳满是金元宝,手腕金镶玉的镯子,十个指头个个不闲都戴着扳指,头上戴顶黄金打造的金冠,冠顶一颗鹌鹑蛋大的明珠,两边垂下玉珠串,很是富贵繁华。

 从夏子焱手里抢过苏香香的小手,略带滑稽,小心翼翼的牵着说:“地面滑,当心点。我给你留着厢房,想吃什么我叫厨房做。”

 苏香香掩面直笑:“人都说财不外,你今天这身装扮,花里胡哨,也不怕歹人绑票。”

 苏香香雕玉琢的人儿,她不像京城中那些一心只想勾搭男人扩充家眷的女子穿着做派豪放,她打扮中规中矩,衣衫整齐合体,姿态端正柔美,她这一笑,犹如云开出,暖风袭人。

 厅里无数双眼睛都看着那婉约而行的美人,身边三名男子都是年轻俊美人中龙凤,厅内不少衣着暴的女人与之相比,隐隐都不自在的将都快头的衣领拉回去,这时却有人不知好歹摔杯盏。

 一名中年男子哇哇大叫:“掌势的不说没有厢房吗?竟敢骗老子,知道老子是谁吗?”

 林牧遥心仪苏香香,顿时就想出头,叫夏子焱拦住:“今天恐怕有身份不同寻常的贵客,事态扩大对谁都没好处。”

 几人也不管那闹事的,只管去楼上厢房。那男子身旁还坐着一名衣着暴的女子面目不善,并几个看好戏的同伴,大概可以推测定是那女子心生嫉恨授意而为,故意寻隙滋事。而那名女子临桌,还有另外两名身着锦衣的男子,并两桌身着便服的带刀随从。

 刘员外掀桌子掀凳子继续闹腾。

 另一边楼道出来一名年轻男子,左拥右抱两个薄衫美人,与苏香香几人错身而过。男子面目俊俏,锦衣华服,声音慵懒随意,透着威严:“来人,把那个闹事的,给本王丢出去。”

 原本安静看戏的两桌侍卫,二话不说,架手架脚,将那名男子丢出去,一边嘴里还喊:“王爷饶命,草民不知道王爷也在,惊扰了王爷,王爷恕罪…啊呀。”

 惨叫一声,顿时整个都清净。

 满厅皆惊,跪下参拜:“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苏香香转头去看,隔着远远的人群一眼,那年轻男子也看过来,两双眼睛胶着在一起,便再也分不开,苏香香浑身颤抖,眼睛酸涩。

 男子神色不明,眼中幽光黑曜石那般美丽,丢下两名少女,朝苏香香大步走去,声音轻得怕把她吓跑:“你是谁家女子?见到本王,为何不跪?”

 “王爷恕罪,我…臣妇…”

 苏香香才发现,他已经站到自己面前,连忙便要跪下,手就被托住了,力道堪堪将她扶起。

 “为何流泪?可是因为我吓到你啦?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他将自称都改了,轻声哄她,一边她面颊上泪痕轻轻抹去,眼睛一眨不眨留在她脸上。

 眼神神情,都好像他在看他最心爱的女人,苏香香一面觉得侥幸,一面觉得好笑一面眼泪不断掉落,亲人见面不相识,心中饶过百般滋味。  m.ZikKXs.cOM
上章 美女苏香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