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女苏香香 下章
第23章 御史
 陆景焕发了狠,干脆都住在苏府,苏香香有家回不得,跑去住客栈,睡到半夜听到隔壁女人歪歪叫的声音,其实声音并不大,但是对于苏香香而言,简直要为自己凄凉的处境掉泪。

 第二天起去厅里吃早膳时,眼下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才开门就见隔壁也出来个女人,居然是住在苏府隔壁闻家大院的长房女儿闻秋蕊,快二十岁还与本家住在一块,虽然没有杜江这样坐镇大理寺的大官,闻家也算枝繁叶茂。

 闻秋蕊身后跟着四个男人,见苏香香出来时才一个人“噗嗤”笑出来。

 “没睡好啊?”

 “昨晚上猫叫,吵半宿。”

 “哎哟,这猫儿也真是的,这么多房间,怎么就在你屋顶上叫唤呢!”

 苏香香满心怨念,脸更黑了。

 闻秋蕊连忙过来亲热的挽住她:“哎哟,这就生气啦,咱做邻居多少年了?你是知道我性格的,难得遇到,要不咱们一起吃早膳,我请你,算给你赔礼了。”

 闻秋蕊笑颜灿烂半拽半拉,苏香香无法拒绝她浑身爆炸的热情:“好吧。”

 两人边吃边聊,闻秋蕊是哪里热闹往哪凑的人,京中八卦就没有她不知道的:“诶,我也听说你最近状况,深感同情,真心的!跟你说个你可能感兴趣的事,御史大人何玉堂大宴女眷,这个人…”

 闻秋蕊的意思苏香香明白,御史在朝中属于言官虽然并无实权,但是,主掌记录朝廷动静,纠弹百官朝仪,最重要的是,何玉堂不惧陆景焕。

 闻秋蕊眼睛放光:“想不想去?”

 苏香香目光闪了闪:“怎么拿到请柬?”

 “男子才需要请柬,女子倒是不需要,只不过身上需要戴一样东西,带着那样东西就能进去。”

 “戴什么东西?”

 两女人脑袋凑在桌子中间,密谋。

 连续几天,冷京卫都能瞧见那个丫头,她跟踪过他多次,仗着有些武功傍身,入卫王府如入无人之境,当然也有他纵容的成分在,不是王府侍卫当真这么没用,男人嘛,被一个小美人追着不放,心里还是足的。

 第一次见她时,临窗眺望,小丫头俏生生的矗在街头,彷徨四顾,肤如凝脂红齿白,犹如鹤立群,她如此美貌却独自一人,很快便有富家子弟上前邀约,她一概拒绝,那些人开始动手动脚时,她眼里羞恼含泪,却不肯离去,似乎在等什么人。

 冷京卫前去解困,她扑进怀中喊他夫君,冷京卫无奈摇头,他一把年纪执政多年,看人看事一眼识破,他人在楼并不是什么秘密,这丫头在这里等他,一定有事相求。

 京中盛传“能得杜卿美娇娘,少活十年也无妨”原来她就是苏香香,杜卿帐中的美娇娘,景王对她纠不休之事他刚听到,就差点被苏香香拖下水,不得不说满朝上下能制得住景王的人,还真非他莫属,这种被人算计的滋味实在称不上好。

 尝到茶水味道有异时,冷京卫皱皱眉“十香”?她给他下药?一下怒火中烧,他练的武功必须保持童子身,十几年前,女帝就是用这种下作的手段半用强破了他的身,导致他武功难有寸进。

 苏香香竟敢犯他的忌,那一刻他必须用尽全身气力,才能忍住杀了她。好在她见他不为所动,最终并没有做下去,红着眼睛跑了,她和女帝终究是不同的,毕竟只是个小丫头,一眼就能从她眼中看到倾慕,冷京卫心软了一下不打算追究。

 侍卫回报,她开始在京中大小宴会出没,看来陆景焕最近堵她堵得有点狠,他这个侄儿在女人中左右逢源,真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子,倒不知道如何讨好她。

 十香的药在持续到第十天时会达到顶峰,无药可解,虽然可以泡冷水解决,但是…那场宴会据说有给王府送请柬。

 御史府。

 宴无好宴,像这种私下娱人的宴会,都是为单身汉准备的,这个御史何玉堂就是出名的黄金单身汉,二来也方便女子约会情郎,反正黑灯瞎火百无忌,只要经济允许天天举办都行,只为寻作乐,酒水饮品中,都掺了催情‮物药‬,苏香香起先不知道,不断有人敬酒,她喝了许多甜酒。

 何玉堂今晚出现会穿浅紫衣服,织金带配双条龙凤玉穗子,应当很好辨认,苏香香提前问得一清二楚。苏香香穿着单薄的金线花纹棉纱抹裙,外衫进门就了,肩上裹着一层薄纱,后庭着一支玉势,玉势连着招摇的孔雀尾羽,戴这物件这就是赴宴的条件。

 府内亭台假山密布,黑暗中,只有贴近地面的铁笼内放着小灯笼照明,灯笼两米以外伸手不见五指,但是耳旁隐隐约约可以听到男女呻的声音,烛火璀璨与星空相映成辉。

 琴瑟歌舞不断,靡靡之音入耳,可何玉堂一直没出现。

 苏香香坐姿规规矩矩,渐渐也觉得身子发软,体内水不断溢出,她已经不像刚开始那么强硬的拒绝男子求,逐渐有男人围到她身旁。

 “不,不要碰我…放开我。”

 苏香香头有点晕,抓着她小手的男人发现她喝多了,连甩开他的力气都没有。

 “来这种地方,谁也不让碰?那你在等谁碰?”

 青年轻笑,摇曳的烛火下,他有一张清秀的面孔,二十五六岁的年纪,细长的凤眼勾起,尖尖的下巴瓜子脸,神态蛊惑称得上妖孽二字。

 “好难受,好热…对不起…我要走了。”

 苏香香头晕,颤悠悠的站起来,身上薄纱落地,身子被顺势一拉,带进一个怀抱。

 “恐怕你今晚走不出去了。”

 青年托起她的手,在手背落下一吻。

 他握着他的那只手和他的,都冰冰凉凉很是舒服,苏香香只觉得身上蒸了一般,热得在冒烟。

 后庭玉势被出去,大堂内七八个男人都围上来,苏香香发出一声低:“不,放开我,不要…别碰我…唔…”青年冰冰凉凉的嘴盖住她红润的嘴,舌头技巧高明的允她口中,大手顺着大腿大动脉一直摸到她腿内侧,顺着感的肌肤抚摸。

 “想不到这次还能遇到这么好的货,赚大了,这女人打哪冒出来的,以前从来没见过。”

 其余几名男子则一边欣赏美,一边上下其手,将苏香香双手控制住不给她动弹。

 “不论她是谁,今天我都要定了。”青年势在必得。

 宴会内的女子是不被允许穿子的,青年摸到她腿间大量茎伸入薄裙中,头探入柔软的花谷,在谷中厮磨,蛋大的头顶着一处小口,那小口才指头细,允着头往里拽,舒得叫人脊背发麻。

 突然一声质问,叫人像一盆冷水从头泼到脚:“敢问御史大人,违背本人意愿,强行,律属是也不是?”

 几名男子慌忙松手,头接耳,使劲丢眼色:“摄政王怎么会来这里。”

 “请柬每次都会送,以往他从不来,我怎么知道他今晚突然跑来。”

 “触到摄政王逆鳞,这可如何是好。”

 “赶赴夜宴之人谁不知此时是寻作乐?”

 青年微微眯起的眼睛,刹的睁开,若无其事的摆出副客套样子:“不知卫王大驾,下官有失远,卫王莫往心里去才好。”

 冷京卫随手拿了桌上酒水,放在鼻子下面嗅嗅,随即眉头皱起。

 “长夜漫漫,添些助兴之物,想来也并不违礼法。”

 青年再看一眼怀中兀自挣扎不停的女子,有些不甘的将茎退出,不着痕迹的将她裙子下来。

 青年不敢制止她, 苏香香趁机挣脱,摇摇晃晃的朝着那个伟岸的身躯靠近,跌倒时,男人恰巧将她扶在前。

 “带我…离开这里。”苏香香说完,揪着男人前衣襟,嘴里耐不住的溢出呻,她的理智已经几近崩溃。

 “好。”冷京卫一把打横将苏香香抱起,大步朝外走去。

 几人脸上都出讶异之:“这…这…是什么情况?”

 青年皮笑不笑:“各位大人可还记得这京中时下最炽手可热的女人,连景王都拜在她石榴裙下,她今天既然出现在我府里,必定有求于我。”

 几位男子恍然大悟,齐齐笑道:“只可惜叫卫王横一手,想到何大人煮的鸭子都能给飞了,自己心里突然舒畅许多呀,哈哈。”

 “能得杜卿美娇娘,减寿十年也无妨,无妨无妨,我笃定还会再见,不急这一时半刻。”青年细长的眼眸危险的眯起。

 还会再见的,下一次,可不会叫你这么轻易跑掉。

 ----

 摄政王的马车赴宴,是真正的龙步凤撵,官兵开道。夜幕刚刚降临,夜里这个点还正是人声鼎沸的时候,无数双眼睛看着御史府门口。

 苏香香满脸红,被摄政王冷京卫抱着,从夜宴中身,夜宴大家都心知肚明,那是贵族和富家子弟寻作乐的聚会,女子靡玉势尾,表示自己出自心甘情愿,是不少家境贫寒却颇有姿的女子攀附权贵的好时机。“想不到一向洁身自好声誉清明的美娇娘苏香香,也难免沦落俗套” “摄政王按年纪来说,可能比她爹还年长” “居然爬长辈的,也不知羞。”人群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苏香香如芒在背,在马车里时就因为觉得羞蜷缩成一团,进了摄政王府后,脑中浑浑噩噩,早被体内汹涌的情冲刷得理智全无,难以控制的紧缩,像一张饥饿的小嘴,淙淙,将染得泥泞一片,花滑的花晶亮人。

 “王爷…我…我想…”苏香香咬着嘴,她这时媚眼如丝,衣衫不整,语气哀求又有些挣扎,趁冷京卫将她放到上的时机,翻身将男人到身下。

 “本王要的,可不是一晌贪,小丫头,可是想好了?”

 冷京卫声音沙哑,感得一塌糊涂,他还扮演那副慈爱的样子,明明自己也是火焚身,可他就是能够稳稳坐得住,就跟没事人一样,他的确可以随便找个女人,可不知道为什么,这十天他憋得再幸苦,也没有这样做。

 苏香香香汗淋漓,眼中红血丝都熬出来,她两腿分开骑在冷京卫间,解衣的动作慢而妖娆,舌头缓缓过嘴

 身上衣衫落尽,苏香香又去解冷京卫的衣服,滚烫的手摸到男人坚实的肌,调皮的想要玩那颗褐色小头,小手被一把捉住。

 “王爷想要什么?”

 苏香香被阻挡,又低头去吻他前结实的肌,成的男人身上,每块肌都坚硬得惊人,这具强大的体格无疑很容易让女人产生想要被征服的渴望。

 “本王年过不惑,膝下无女,正好,很想要个女儿。丫头…”冷京卫低哼一声,苏香香咬着他头,听到男人终于耐不住倒一口冷气,很是心满意足的继续点火,嘴沿着男人脖颈往上,热气打在感的耳,小嘴含住耳坠情的弄。

 冷京卫是想说,本王收你做义女,替你挡陆景焕,你看可好,但是苏香香被望折磨已久,显然脑子里只剩下怎么让他答应

 “王爷好难受…我想要…王爷…”

 苏香香没办法思考,脑子被望填满,虽然她一再晃动脑袋想保持情形,下体仍旧难耐的在男人早已坚硬如铁的具上磨蹭,眼前的男人处处显示着他强大的自制力,令人忍不住想撕开他冷静的面具,撕开他彪悍的外表,看一看他柔软的内在。

 “若是不慎怀上身孕如何是好,你会给本王生下来?”

 不让陆景焕动她自然有其他法子,冷京卫知道她被催情‮物药‬麻痹一时脑子发热,先不说外面人如何非议,这种情形下,本来不应该当真,但是…冷京卫嘴角出一丝笑,这是男人本能的反应,若是他再年轻二十岁,面对苏香香这样本优良的女孩的求他连一秒都不会犹豫。

 “王爷想要一位小郡主?”

 苏香香一直无孕,生不生孩子根本没放心上。幽狭窄对着跟她手臂差不多长的具,头咕隆一声进去,长的茎将甬道推叠起,顶到尽头,却才只是进去一小半而已,若不是她情汹涌配合度超高,根本无法正常

 “本王当然想要,你肯不肯给本王生?”

 冷京卫抬起她美的小脸,下体巨筋被粉的花谷包裹,他确实很心动,没有男人不心动,和这样一个身家清白,品质优良的女人拥有一个共同的后代,这个世代矜持守礼的好女人并不多。

 苏香香坐在巨大长的具上,四面八方将具绞紧,她也发现自己膜太,装不下这么惊骇的巨物,小贪婪的在巨物上不甘心的想要吃下更多:“嗯…王爷…若是怀上孩儿,自己骨,我怎会忍心伤它,怎么办?我还要…我都要…要,不够,还不够…”

 “看来本王要努力了。”

 冷京卫掰开她两条玉腿,猛的冲进去,头直接残忍的撞上花心,钉桩一样迅猛的冲击花

 “啊…痛,啊…不,不要…好痛,王爷…”

 苏香香尖叫起来,花水无尽的涌出,居然只是这么几下她就高了,但那种刺破肚皮的感觉真实得令人害怕。

 他太大了太长了,苏香香小脸瞬间就惨白如纸。

 冷京卫没办法,即使这样她也没办法完全具,里面还痉挛着死命,像几百张小嘴嗷嗷待哺。

 冷京卫额头汗水冒出来,放慢速度:“好了好了,怪本王重,放松点,不要这么紧。”

 只能入一半哪能尽兴,做都已经做了,冷京卫转动头,耐心的对着花心磨,将里那张小口一点点撑开。

 “王爷,你想…干什么?不…不要,不要进去…会死的…啊…”苏香香两手抓着身下被褥,她又紧张,莫名又期待。

 “别怕,相信本王,本王会小心的,女人这里连孩子都能生出来,容纳本王又有何难。”

 冷京卫笑起来很有魅力,那种有成竹,凡事把握在手中的气度,令人无法不倾心。

 “嗯…好涨…好大…嗯,嗯…王爷,疼…”

 苏香香放松身体,她这一刻的表情,也是令人醉的,每个男人都喜欢看女人被自己干时神的模样,那种奉献身体给他时的义无反顾,令人着魔的喜欢。

 子口被头顶开,长的茎通过道撑开子颈直直入子中,痛感,被穿的恐惧,逐渐变成奇异的舒,一种身体今天才真正被占据的感觉油然而生。

 “丫头乖,过一会就不疼了。”

 冷京卫低头去吻她,他的吻带着雄天生的侵略,绵绵不断,令人失去理智,两人合处,居然有滴滴鲜血溢出,那是子颈被穿裂开时留下的血,仿佛处子落红。

 催情‮物药‬的作用发挥到极致,颈口神经少,疼痛感这时并不强烈,除了有花苞初破时候的痛楚,还有完全被一个男人占据身体时所产生的快,苏香香没有生过孩子,血和疼痛是必然的。

 “啊…好长…进来了,都进来了,要穿了…嗯…啊…进子了…”

 苏香香神态癫狂,疼痛和望在她体内翻搅。

 冷京卫身下长的巨物,正一寸一寸穿道,片刻就全部入进她的子,腹腔内脏让开两边,肚皮上鼓起长长条状,刚刚完的身子,感得无法自制的搐。  M.ZikKxS.cOM
上章 美女苏香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