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女苏香香 下章
第24章 饭桌
 “呵,感的丫头,这就又了?”

 冷京卫将苏香香脸上发抚开,苏香香的小脸带着不自然的红,能让女人频繁高,心里的足感很大,眼睛看到被单上点点血迹,动作都不自觉温柔些,亲了亲她两只立椒头很是感的硬起来。

 静等一会没动,苏香香身体痉挛成一团,汹涌的花水全部堵在肚子里一滴都出不来,被撑到最大无法收缩,子里也完全被满,她体内手指细的小花径穿着这么一支庞然巨物,疼痛感与感,让身体绷紧到极致。

 “好像…在生孩子…一样。”

 苏香香低语,她小脸不自然的红晕,带着一些过于疼痛而生的苍白。

 “什么?”冷京卫听清了,他老脸一红,假装没听到:“你胆子不小,刚才的话再说一遍,什么孩子?”

 “没…我没说什么…嗯,王爷…我疼…”苏香香的声音十分微弱,身体阵阵痛感,令她不适。

 “知道招惹本王的痛处了?”就算院经验老到的老,恐怕也抗不住冷京卫的巨物,不少京中女子打摄政王府的主意,之所以无法得逞,恐怕也得怪冷京卫物太过长,他无法尽兴自然谈不上被女人玩股掌间。

 冷京卫对她尚算怜惜,等她哆嗦了十多下,这才顶着子,缓缓,动作又稳当又凶狠,每一下都顶到子深处,将道与子全部撑到极致,两人身下被单,凌乱的血迹和,留下斑驳的的痕迹。

 “好深啊…进得那样深…从来没有人…进到那里面…啊…王爷…王爷…啊…”和以往的男人想比,他像是彻底要征服她的身心,进入她身体从来没有人到达的深度。

 “喜欢本王这样吗?是不是真的没有没有男人进来过?嗯?”

 每一句带着怜爱的话,每一个体贴入微的动作,都令人心魂颤抖。

 “啊啊…啊啊啊…王爷…喜…,只有王爷进来,啊…好深啊…”苏香香眼中泪水蜿蜒,可是她脸上的神态却无比足,下身传来巨大的快,泯灭理性。

 “就这么喜欢吗?想不想让本王再进深一点?”

 冷京卫爱怜的吻去小丫头脸上泪水,吻着她的脖颈,留下专属的痕迹,他不愿去想这种怜爱意味着什么,大手扶着巨物缓缓摇晃,仿佛下一刻真的要顶穿她一样。

 “不…不要再深,好大…太深…会裂开的…呜…啊啊…”苏香香两腿松松的环住男人的鼻子,像个小动物一样,带着撒娇和讨好的意味蹭他的身体,小手抚摸男人强壮的躯杆,他真的好强壮,肌好结实。

 “还没到底呢,身体放松,里面那张小口子准备好,放本王进里面去一些。”

 冷京卫哄她,他还没有到低,苏香香天赋异禀,‮物药‬催情加上她无比配合,往常从来没遇到这样能让他尽兴爱的女人。

 “我知道了…王爷…嗯…王爷进来吧…我准备好了…”

 苏香香有些虚弱,却还是将腿张得更开,身体更加放松下来,她娇美的模样,羞涩的表情,身体被顶撞着,无助的摆动。

 她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回事,想要被狠狠占有的情绪,前所未有,眼神并不清明,甚至她并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声音低弱,意识慢慢涣散。

 “是不是死了,没见过这么大的吧,你要本王进去,本王听你的,呃…”冷京卫一点一点,将巨大的部耐心的穿子颈,入子里,全部尽没入。

 苏香香相比他遇到的那些女人,要稚得多,身体美得耀眼,就是这么个小丫头,居然能把他全下去,她还叫他再进去些,冷京卫不大敢动,他以前没试过,今天完全是发现苏香香子口张着小嘴他,就动念头直接把她子穿。

 “王爷好厉害…到底了…嗯…王爷的好长…都抵到我口了…”

 冷京卫不动,苏香香伸手到下,捧着男人丸,有技巧的抚摸。

 入子里面,这类似女子生产时的痛苦,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是她竟然忍住痛,而没有让他停下。

 “丫头,身子有什么不适要及时告诉本王,听见没有。”

 冷京卫两只丸被柔柔抚摸,舒得头皮发麻,终于还是忍不住,将她小手拿开,将巨物出一些,再狂风暴雨一般干起来。

 “啊…王爷…王爷…好,肚子里面好…好啊…啊啊…”苏香香无意识的晃着头,苏香香在情事上一向配合度很高,她看得出冷京卫很喜欢这种弄她。

 冷京卫很喜欢她疯狂的样子,在她子,就着的姿势将她的身体转了一个圈,那庞然大物将子颈整个了个对穿,这样一边转圈一边弄,从道到子里,每一寸都被残忍的厮磨,已经完全超出身体能接受的范畴,苏香香尖叫不断,浑身烈颤抖。

 “既然这么喜欢被本王弄,那就给本王生个小郡主,本王是认真的,记住本王说的话!”

 冷京卫边咬耳朵,他不去多想自己产生这种念头是有多突然,继续在她体内尽情驰骋着,撑开她体内的皱褶,不用多用心,就能干得她死。

 边将苏香香抱起,然后松手让她猛的坐到底,这个动作他能进入得更深,就像将一巨大得绝对不可能被容纳的整个将她了个对穿。

 “啊…啊啊…好痛…好痛王爷…王爷…轻一点,要破了…”

 身体由内而外被得快要撑开的感觉,让苏香香失声哭出来,紧紧抱着身上的男人。

 “痛还抱得这么紧,夹得这么用力,你这丫头。”

 冷京卫心头身体都熨帖无比,狠狠的干了几百下,顶到子深处,浓凶猛的打在子壁上,足足半刻钟。

 苏香香发出长长的尖叫,身体弓起一个绝美的弧度,子被热烫着,高被庞然巨物堵在子里,花水一滴都不出来,一点缓和的余地都没有,昏死过去。

 美丽白皙的身体上,留下的吻痕很深,男人没留余力,他现在只想在她身体上留下更多属于自己的痕迹,她的皮肤又那样娇,红红紫紫的吻痕看起来靡悱恻,令人指大动。

 “本王好想再干你一次。”

 冷京卫身心舒畅,头一次爱这么淋漓尽致,身上每个孔都舒服的张开,之后没一会就精神抖擞。

 苏香香的头歪在一边,她已经完全失去知觉,冷京卫怜惜她,浅浅在苏香香子内,手把着出的部,飞快的动,一炷香的时间过后,低吼着将长的再度深深埋入子去,将全部了进去。

 将苏香香抱到热水池里洗浴清理时,王府下人收拾铺,看见被鲜血和水渍染红半张的血迹,惊叫出声,连被单下面棉絮都染上鲜血,令人对摄政王凶器的尺寸,再次惊骇加。

 ----

 苏香香醒来时已经天色大亮,折腾一夜,因为身体底子好,看来她并没有昏睡多久,花显然涂抹过上好的密药,并无不适,倒是小腹隐隐作痛,她了很多血,身体很虚弱,苏香香捂着肚子,脸色发白。

 “醒了?来把药喝了,要本王喂你喝吗?”

 眼前和颜芮的男人,浓眉大眼,身形魁梧,嘴边带着一丝称得上腻死人的笑,他看起来心情很雀跃,嘴角完全控制不住往上掀。

 “王…王爷?我自己来…这…喝药?”

 苏香香马上回过神,她虽然有疑问,倒没想太多就喝了,反正冷京卫看起来像是恨不得挖心掏肺对她好。

 药里有甘草的甜味盖过呛鼻的苦味,很是贴心,她昨晚的确歇在摄政王府,可是冷京卫态度上这么大的转变还真让人…受宠若惊。

 “开给你补气血养元气的,苏府的事,你不用再心了,好好在本王这里养着。”

 冷京卫眼中带笑,十分自然的接过空掉的药碗放到下人托盘里。

 这就相当于是承诺保下苏府众人安危,景王纠不休给苏香香惹下不少的麻烦,府里飞狗跳不说,她几位郎君一刻也不敢掉以轻心,因为陆景焕的人万一成功闹点事,就能给他们扣个大帽子吃牢饭,这种小动作陆景焕没停过,只是还没成功过。

 苏香香悬在头上的刀子没了,连忙就要起来谢恩。

 “你昨夜辛劳,身子还没恢复利,这些虚礼就不必了。”

 冷京卫又变成那个慈爱包容的大叔叔,连忙扶住她。

 “王爷…我没事。”声音低若蚊,男人的大手温热的贴在肩背,就像被住一般在原处打转,热度透过布料,苏香香烫到一般颤了颤,脸色羞红。

 她脸上红晕像最美的翡翠,嘴可爱的嘟起,睫又长又翘,黑眼珠点缀星辰光芒,美得灵气人。长发有些凌乱的散在肩头,包着小小的肩膀,显得人看起来更加稚

 明明是立府数年的妇人,却稚如少女,想必郎君们日常过于繁忙少有陪伴,才养成她这样内敛文静的好子。她一人在府内,该是如何难熬,冷京卫难言的感到心疼。

 她脖子往下延伸入衣内,密布吻痕,那是自己昨夜情难抑的证据。

 冷京卫喉咙滑动:“你们都下去,没有本王的吩咐,谁也不许进来。”

 众仆从齐齐应“是”有条不紊的退出房间,虽然是白昼,依然很是贴心的将门也关上。

 “香儿替苏府上下,谢过王爷。”

 苏香香稽首,神态严谨认真。再抬起脸,清纯的小脸上写着感激,喜悦,还有解。有摄政王提供保障,景王对她再也构不成威胁。

 她坐在被褥上,上身松垮垮穿着一件宽大的男式上衣,没穿子,下体若隐若现,比一丝不挂还引人垂涎。

 “哦?你要怎么谢本王,光嘴上说说,可不大有诚意。”

 冷京卫的手住两团,那酥麻的手感,叫人打心里觉得舒服。

 “嘤…王爷。”苏香香小猫一样轻哼,水眸小心祈求,一副任君采撷的乖巧模样,男人都喜欢女人这样子。

 冷京卫倏然伸出另一只手,大手抓住她后脖颈,将苏香香的头猛地托起送到自己面前,霸道的嘴立刻将她狠狠吻住,舌头深入还有苦涩药味的口腔内搜刮,男气息扑面,手按着她后脑勺不让她离开。

 冷京卫低,将苏香香部按在弄,气息在她边,声音带着情的沙哑:“本王现在就想要你,告诉本王,你身体还受不受得住?”

 苏香香点点头,徐徐替他宽衣解带,过半晌,小手被捉住:“你真的没事?昨晚你了很多血,本王,本王…本王担心…”

 冷京卫何止是担心,昨夜‮物药‬使然,他一再抑制,自以为控制得好,其实理智早就崩塌,清醒后才觉得后怕,万一这丫头帐内就一命呜呼,这简直…

 摄政王何等自制睿智的人,也会像头小子一样慌张,身体嗷嗷叫着想要干她,理智告诉他会出人命,这种挣扎难熬得不行。

 “真的没事,王爷给我那处上过药,所以完全不疼了,就是肚子…肚子,呃,有点饿。”

 苏香香没说肚子难受,冷京卫哪里能不知道,热乎乎的掌心在她小腹轻轻的,一边吩咐厨房早膳。

 早膳直接摆进卧房,琳琅满目,品种有十几样之多,苏香香是真饿了,食指大动。

 “好丰富啊,我今才知道王爷府里早膳品类都如此繁多,可是长见识了。”

 苏香香刚说完,就发现问题了,自己里面不着寸缕,外面只挂着一件宽大上衣:“王爷,我的…我的衣服。”

 等衣服拿来的时候,苏香香恨不得自己没开过这个口,还不如就穿冷京卫的上衣还能遮羞,她穿去赴宴的衣服就只是几层暴的薄纱而已。

 苏香香硬着脖子换好薄纱“啊”短叫一声,人已经挂在冷京卫脖子上了,冷京卫打横将她抱起,两人姿态亲密的坐到桌前。

 “王爷,我这样坐着,我们要怎么吃东西?”

 苏香香哀怨的瞪眼,她两只脚分开跨坐在冷京卫腿,虽然单手也能吃东西,可是拿筷子就不能拿碗。

 “早膳时间早过了,这些都是特地为你准备的,不是肚子饿吗?本王喂你吃。”

 冷京卫将一片冒热气的小点心喂到她嘴里,笑得别有意味,低低的咬她耳朵:“你既然说那处不疼了,张腿慢慢填进去,本王饿着呢!”

 苏香香眼睛雾气蒙蒙的,小嘴被冷京卫拿点心喂着,拿手抓到他,她指间到胳膊肘长的巨物,小早在两人亲吻时就得不像话,她要站起来,才能将花口对准高高支起的头。

 “好,好…长,怎么这,这样长…会穿的吧…”

 苏香香目瞪口呆,她腿有些发软,一点点没入内,直到顶着花心,还出很长一截在外面。

 冷京卫继续喂食,眼神鼓励:“昨晚上你可是全部都吃进去了,本王也很吃惊。”

 “全部进去…怎么可能…不,不行的…”

 苏香香连连摇头,她几乎整个身子都已经坐在上,都已经顶到底了。

 “来,小嘴张开。要不要本王帮帮你?”

 冷京卫很耐心的又喂她几片精致糕点,将上残屑擦去。

 苏香香果然听话,缓缓摇动肢,薄纱下的娇躯美腻无双:“王爷,帮帮我…不进去呢…嗯…里好,王爷…”

 “好,你既然如此急切,本王就帮帮你。”

 冷京卫心里在淌鼻血,握住部,熟练的在花内搅动,对准内才扩张过还没完全收拢的花茎,搅动得水四溅。

 “啊…嗯,啊啊…王爷,好舒服…好酸啊…嗯…啊啊…好酸麻…王爷好厉害,弄得我好舒服…嗯…啊啊啊啊…”苏香香姿态放,双手搭在冷京卫肩上,叉开腿,任人用长的

 冷京卫眼看苏香香动情,水泛滥得差不多了,将头顶住内子颈的口子:“坐下来。”

 “嗯。”苏香香情事上惯常顺从听话,身体放松,沉下身子。

 冷京卫昨夜虽然得了她的身子,到底是因为‮物药‬的效果,所以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自然还想再来一遍,找找清醒时的感觉。

 头顶入子时,两人都是深深了一口气,冷京卫是得,苏香香的疼得。

 “要不要紧?”

 冷京卫忍住想疯狂干的冲动,边问,边吻住苏香香的,他不想听到她喊停止,他已经停不下来了。

 冷京卫吻技高超,绵软厚重的舌头侵入小嘴里肆,搜刮着口中琼脂玉,纠着丁香小舌不放。

 “嗯…”苏香香发出轻微鼻音,冷京卫就当她是默许,随即两腿被他架在胳膊肘弯,子没什么压力的“噗嗤”一声将整跟庞然巨物屯没。  m.zIKkXs.Com
上章 美女苏香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