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女苏香香 下章
第31章 三人
 传闻中逍遥子是百年难见的武学奇才,年轻时游历天下博学广闻,因为间接导致七公主惨死,朝廷一直派大内侍卫追踪,江湖中也不少看不惯逍遥子的卫道士,闻风撵着他穷追猛打,他最近几年赶赴外声称寻找什么宝贝,已经很久不曾出现过。“哼”“几个大男人照料不好一个女子,她身子有恙,就没一个人能看出来?”

 逍遥子很不满意,面具下传出的声音嘶哑沧桑,非常疲惫。他行踪不定,一个月前突然收到夏子焱飞鸽传书,夏子焱信中描述苏玄庭种种反常,逍遥子料定苏香香遇到险情,连月赶来十分仓促。

 苏香香之前精神虽然不佳,但因为身体底子好,直到见到逍遥子才因为情绪过于激动,一时间血气暴涨,病发如山倒,可是逍遥子刚救过人后继无力,只能先抑制她病发,令她陷入昏睡。

 弹指隔空将三人道解开,指着苏玄庭问:“他全身筋脉错,心窍蔽,若非老夫及时出手,已是必死之相,是何人如此歹毒?”

 不知道逍遥子同苏玄庭有何渊源,不止救他,还这么关心殷切,可是对苏玄庭的态度又明显很不好。

 杜江知情:“是被种下巫术,凶犯已经抓捕归案,个中缘由恐怕一时讲不完,前辈一路辛苦,不如让晚辈先替您接风洗尘。”

 “也好,老夫确实是累了。”

 逍遥子心里有了底,也不愿意多说,眼神很不悦的瞟一眼苏玄庭,落在怀里抱着的苏香香脸上身上,仔仔细细查探一遍确定没其他大碍,将苏香香交给花瑞源:“她这病症很棘手,老夫还有要事,不忙替她疗伤,老夫还要回千山崖,到时带她一同去,你既然是大夫,这几替她调养好身子。”

 花瑞源连忙答应,杜江和原梦崖则下去安排食宿,逍遥子走到院子,拍拍身上头上的灰土,将面具摘下,出一张中年人沧桑的面孔,脸颊上有块巴掌大的陈年黑疤。

 苏香香清醒时,外面天色已经昏暗,她发现脸颊被温热的手指触摸,有些,睫颤了颤。

 坐在沿的男子显然知道她醒了,他刚刚洗浴过,发梢还是的,银白色的长发柔顺的垂在脸颊边,虽然一头白发,但是人看起来非常年青,他有一双黑宝石一样散发出人光泽的眼睛,就是在室内也戴着那张尖尖的狐狸面具,整个人闪耀着正难辨的魅,但是目光出奇的温柔,视线顺着手指温柔的抚摸过苏香香的脸颊,一一辨认。

 几年不见女大十八变,她身上童稚之气全消,出落得越发温婉漂亮,他都快认不出来了,不着痕迹的收回手:“知道你醒了,你起来,为师有话问你。”“哦”不是看您老摸得正带劲,哪能打扰您是吧。

 苏香香小小的翻个白眼,撑起身体,才发现四肢疲软无力,嘴里有股很苦的中药味,差点吐出来:“李敏熙你给我灌了黄莲汤吗?”

 逍遥子原本魅入骨的狐狸气质全没了,恨恨拿手指戳她脑门:“有你这么连名带姓喊师傅的吗?亏为师为了你的不育之症翻山越岭跑蛮疆,千里单骑闯蛮荒,你就这么不孝,到底像谁啊?”

 “啊啊,啊呀,疼疼疼。”

 苏香香拍掉逍遥子的手,抱头鼠窜。

 “苏玄庭怎么会在这里,他身中心术神智受人蒙蔽,若是你身份出去…”

 逍遥子逮住她,很不高兴:“你好歹立府封君多年,府里上下数百条人命,简直拿来当成儿戏,早知道当年让你死宫廷里,老夫也少这许多孽债。”

 啊呀呀,脾气还是这么差,动不动翻旧账。关于苏香香为何不孕,的确是十几年前的旧账,当时几名皇女斗得要死要活,一个有孕在身被女皇册立恩赏,一个就在宴请的补汤里面做手脚想害对方落胎一石二鸟,结果那晚苏香香喝了不少补汤,从此伤了根基,虽然有幸遇到逍遥子保下一条命,却因为耽误救治,从此不能生育子嗣。

 那场宫廷大,也让逍遥子臭名远扬。

 “苏玄庭是不可能瞒住的,他一眼就已经认出我。”

 苏香香怕他继续翻旧账,连忙解释:“施用巫咒的人已经抓到了,现在就在大牢里关着,还只是个孩子,吓一吓什么都招了,既然苏玄庭没事,我想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苏香香的性格从来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逍遥子拿眼瞅她:“哼,你怎么知道苏玄庭没事。”

 “既然您都已经回来了,那苏玄庭应该是没事了吧?怎么…不见过来…”

 看我,苏香香嬉皮笑脸,小心的问。

 “别想了,你以后都要离他远点。”

 逍遥子甩甩袖子,这个动作他做起来十分儒雅斯文,语速很快的截断苏香香接下来想说的话:“他中的摄心术好解,可你身上有他染给你的血咒更是凶险,这血咒在蛮疆名叫鸳鸯同心,是婚礼上举行的一种血酒仪式,你应当是不小心下过他的血,又碰巧被人作法,离得太近互相会有影响。”

 “鸳鸯同心?就是说会产生心灵感应,我能知道他在想什么?”

 苏香香有些惊奇,她并不太当回事。

 “你不能,恰恰相反,他会感应到你的一切想法。”

 逍遥子很有点幸灾乐祸的看着苏香香脸色迅速黑下来。

 苏香香隐约猜得到,一定是苏玄庭强吻她那次,她咬破他的嘴皮,沾到他的血,当时到底是被什么了心窍,那时候的苏玄庭是真的苏玄庭吗,他的情绪和行为仿佛被磁铁所左右,看起来正常实际偏离轨迹,这就是咒术的魔力,现在想起来简直骨悚然。

 逍遥子着急休养,一连两天钻在房里不出来,苏香香跟送佛一样把朱冷梅提出地牢打包送回滨州,虽然明知把苏玄庭放在身边就像放了个定时炸弹,苏香香与朱冷梅达成共识,还是将苏玄庭扣下来“做客”

 心头大患一去,苏香香就开始惦记她那两个百依百顺的侍者,相比要霸道有主见得多的郎君们,贴身服侍的侍者从不闹脾气也不用哄,在上孟,在下温柔守礼,这种安分守己的侍者,是很讨人喜欢的。

 盛夏已经过去一半,夏末的风,暖洋洋,头又淡,不冷不热的天气很舒服。

 苏香香躺在纱帐飘飘的软榻上,拿指头捻小几上的水果吃,侧眼看着小侍从将正弘和正羽领进来,眼睛笑弯起来。

 “正弘”

 “正羽,见过主母。”

 正弘穿着一身精神的锻蓝束短袍,长发随意用包金边印花缎带束起,简单又脱俗。正羽穿着暗红印花长袍,长发用菱形鎏金乌木簪挽在脑后,看起来非常儒雅贵气,两人从进门就没抬头让她看清楚。

 苏香香细细打量跪在塌下的两个男人,一段时间不见,他们打扮得越来越像高门府第的学子,但是跟她生分许多。

 苏香香不开心,不过他们礼数周全,她也没道理发脾气,想了想,光着脚丫从榻上下来,挥手叫房里的贴身小侍从都出去。

 正弘半天没听到苏香香叫他起来,想抬头瞅瞅,就发现面前多了一双光的小脚,苏香香的手搭在正弘肩膀上,细声问:“你背上的伤,不碍事吧?”

 正弘眼睛咕噜噜转,嘿嘿一笑,一把将苏香香抱了个满怀:“碍不碍事,要看让我做什么事!”

 “那你想做什么事?”

 苏香香轻呼一声,笑起来。

 正羽有些头疼正弘的冲动,不过见苏香香没有生气的样子,拿一边现成的帕子将苏香香两个脚板上的灰擦干净。

 正弘将苏香香放到榻上,刚想做点什么,就被苏香香拉低身体,苏香香的手灵巧的解开正弘的带:“要先让我看看有没有事。”

 正弘眼神一暖,顺势趴到一边:“好,你看,随便看,别吓到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正弘背上刚褪掉黑痂,苏香香将他衣裳褪下来,从外面看,当初那样狰狞的一道刀伤只剩一条长长的粉疤痕,苏香香不曾小气,供给的都是最好的伤药补药,伤口新长出的很皮实,很鲜美的颜色。

 苏香香跪贴在正弘后背,伸出舌尖,在正弘背上那条疤上玩,听到正弘呜一声,她心里便是一颤,更加温柔的顺着背脊往上,逐寸吻他的疤痕。

 陆景焕的侍卫大胆到强闯私宅抢夺良妇,苏香香被刀剑相当时脑子里也想不出应对之策,正弘过来看见那些武器良的王府侍卫,赤手空拳就冲上去。

 当有一个男人可以毫不犹豫为自己去死时,无论这个人是什么身份,苏香香的心情都是复杂的,她意识到,在直面死亡时,人都会保有理智下意识避开锋芒,即使实在避无可避,连自杀的人都会出于本能挣扎,但是正弘不在其类。

 幸好有这样一个人在,幸好他没有死。

 正羽在苏香香身后,将苏香香外面穿的衣裳尽数剥除,他自己也光衣服爬上榻,将苏香香跪跨在正弘部的两条腿拉开,把苏香香部往下,苏香香就会很自然俯下身,股翘起来出整片粉可爱的花谷,满的花瓣细柔软,嫣红的轻轻动小口,吐出一滴

 ----

 榻上男女三人叠在一起,男人健壮的体贴在女人的背上,充满力量的肌和娇弱体形成鲜明对比。

 正羽挪动大手,鲁的爱抚苏香香身体感的地方,嘴贴在苏香香身上滑的皮肤,逐寸的吻过,他不敢留下太明显的痕迹,压抑得很是难受。

 “夫人好美。”

 正羽眼睛黏在苏香香身上,发出惊的叹息,心里无比庆幸自己可以成为陪在她身边的男人,大手覆盖苏香香圆润满的部,指头以令苏香香舒服的力度,爱抚着她分泌出花水的神秘花谷。

 花谷中小小的细,感觉到外来的侵入,立刻将正羽的指尖包住往里,层层叠叠的热绵软,将正羽的手指绞紧。

 女人白的身体跪趴在另一具男人身上,身体曲成一个非常美丽的曲线,小不盈一握,满的房随着动作,在男人肌肤上尖蹭得硬硬的。

 正弘被苏香香着在伤口这样细在身体下的物充血大忍得发痛,连忙告饶:“夫…夫人,要是把伤口弄裂,血模糊的可要搅坏夫人兴致了。”

 “我哪里舍得让你伤上加伤,明明很轻的。”

 苏香香不在意的轻笑,摸着正弘侧黑色家奴纹身,一路细密的吻过去,不知道在想什么,上是正弘比较感的部位,正弘肌绷紧,忍住体内动。

 “夫人…别,哈哈,好,你…”倒像是在逗他高兴,正弘察觉苏香香对他不同往常,侧身躺倒将苏香香也放倒在榻上,正羽一同随着躺到苏香香身后将她环住,正弘去看正羽的眼色。

 正羽摇摇头,苏香香瞧个正着将身体支起来,正羽脸色马上变了。

 苏香香脸上辨不出喜怒,就着在正羽怀里,转身将红轻轻贴在正羽嘴边吻了吻,见正羽心虚垂下眼帘,才转头,眼角波澜动,问正弘:“你与正羽同是侍者,倒从来没有争执,你很听正羽的话,这是为什么?”

 正羽外表风潇洒,明显比正弘要聪慧惹人喜爱,平就算苏香香不说,府里发下去的赏赐正羽也比正弘得到多,弱势一些的正弘,不说嫉妒怨恨,也该有些争宠的念头才对。普通内宅宫闱,争风吃醋在所难免,苏香香从未调教他二人,照理说安分得有些过份了。

 正羽并不看正弘,正弘自己想不通其中原因,忐忑的看着苏香香,望见苏香香一身牛光泽的肌肤,口水:“夫人,想知道什么?”

 苏香香指头戳到他前,玉足点着正弘推开,将自己送到正羽怀里:“除非,你心里从来没有正视过我这个主,可我不止是想要一个听话的奴才。给你一个机会想清楚怎么回答我,好好想。”

 “夫人说这么多,看来是怪我们不够尽心了。”

 正羽话音刚落,抬起苏香香一条玉腿,巨大的茎就着侧躺的姿势,狠狠进淌满花水的小

 他不想让苏香香再跟单纯的正弘讨论这样的问题,再说他也憋到极限了,头顶着子颈狠狠的碾磨,最简单暴的,缓缓退出再狠狠的撞到子颈,每一下都撞到最感的地方,带来如的快

 “嗯…慢…慢一点,正羽…啊啊啊…”苏香香闷吭一声,顿时觉得吃不消,这种毫无技巧,疯狂的撞击,所带来灭顶的情,让她张着小嘴,只能不停的呻息。

 这样干了几百下,苏香香细细尖叫着出一股一股花水,那巨大的凶兽还不知疲倦的继续往深处撞。

 “嗯…正…羽,你…啊啊啊…”苏香香无措的抓着榻上褥子,身子被顶撞得剧烈,股被丸拍打得发红发肿,痉挛的花被这样暴对待,得不像话。

 “夫人若是不喜欢,可以随时喊停哦,我会马上停下来。”

 正羽咬着苏香香耳坠,就着的姿势,跪在她侧面,将她一只腿扛在肩上,健壮的身体毫不迟疑的将长的具,狠狠进苏香香的花,机械的律动。

 好涨,好疼,快要被撑穿了。

 “啊啊啊…放…不要…不要了,放…开我。”

 苏香香眼泪都快出来了,里又麻又疼,痉挛着再次达到高,过度的快让她产生一阵一阵的晕眩感。

 “夫人说晚了,我已经停不下来。”

 正羽态度恶劣,将苏香香翻了个面,着她从她丝毫没有经过开拓菊,恶狠狠的进去。

 “啊…你放肆,不要碰我,放开我。”

 苏香香惨叫一声,烈挣扎起来。

 “让我不要碰你?可我每次看到你,都想这么你。”

 正羽大手按着苏香香的头,红着眼,看着带出的血丝,眼中几乎冒出泪来。

 正弘紧抿着嘴,看看正羽疯狂的样子:“够了,正羽…我说够了,听不见吗?”

 一拳头狠狠挥过去,这一拳力度没有任何保留,正羽被打,偏头呸吐出一口血水,立刻起身一拳头还回去:“你他妈不要喊我正羽,老子有名字。”

 正弘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一拳,嘴角也破了,推开正羽,查看苏香香裂开冒血丝的菊,不吼道:“你这是做什么,你弄疼她了!”

 正羽顶着口,悲愤难言:“你怎么不问我疼不疼?为进苏府,你我甘愿签契为奴,本是大宅儿郎,何苦作践自己,我们这样甘心情愿只为等她兴致来临召吗?等她玩腻味,再一脚蹬开?”

 “夫人何事薄待过我们,你要再胡说八道,我就不管你了。”

 正弘给苏香香披了件衣服,将她颤悠悠的身子搂起来,眼底掩不住的黯然:“夫人是极喜欢你的,你何必这样。”

 “呵,就你这样的子,为她死了,也不知道值不值。”

 正羽冷着脸,他又不是傻子,亡齿寒的道理谁都懂,苏香香刚才分明想放正弘出府,还他自由,简直令人发笑。

 多金大约听到什么不对劲的声响,敲门进来,见正弘正羽脸上带伤,这样争风吃醋的事也不奇怪,低喝道:“真是没规矩,枉费我平叮嘱,还不快点下去。”

 “夫人,你好好安歇,还有,正羽他…对不起。”

 正弘本就不善言辞。

 “哼,要你说了?”

 正羽破罐子破摔,扯动裂开的嘴角,倒一口冷气“嘶”寒着脸,七八糟将衣服往身上套。

 两人被多金带出去,他们会回到属于侍者的院落,未得到允准,不可以随意走动。

 苏香香心思玲珑,只稍微一想,就明白了。

 金玉盘是个精明世故的商人,怎么可能做赔本生意,平府门求娶之人络绎不绝,不乏名声在外的富贾学士,若是寻常男人,金玉盘绝不可能放进内院,只是她也没想过,会有男人愿意为她自降身价做一名暖应侍,失去自由失去财产失去自尊。

 只要仔细回想,就能知道,他们精通武艺,才识眼界相比府里郎君不枉多让,若真是府门大宅出身,原本可以找一个寻常妇人夫唱妇随,何必做一个卑的侍者苟且一世。

 能得夏子焱首肯而其他人绝口不提,这件事,大概只有她还被蒙在鼓里。

 苏香香环着身体,心口隐隐作疼。  m.zIKkXs.Com
上章 美女苏香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