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床上的泥娃娃 下章
第十三章
 润月的良人是跟随上官望东多年的副手丁玉希。

 他是上官望东的左膀右臂,在上官府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因此,他们的婚礼在上官府内安排得相当热闹,与上官府有生意来往的各路朋友均买面子地到场祝贺。

 “一拜高堂。”

 …

 随着司礼的李管家一声声唱贺,新娘润月与新郎丁玉希行完人生大礼。

 燕泥坐在下人席上,羡慕地望着一身红衣的润月。要是她也能穿上嫁衣,旁边站着身着喜服的主人,该有多好啊!不能实现的愿望,想象也幸福。

 她不求场面盛大,不求千金嫁衣,不求宾客盈门,只求主人真心以待。所求不多,但难以实现,想象终究一场空。良辰美景,哀由心生。润月姐姐终究找到了好归宿,而她可能要白头独老吧!

 燕泥的目光穿过人群,定在上席的望西身上。

 上官望西一身蓝衣,潇洒不羁地坐在席间,犹如鹤立群。他今天以真面目示人,入席时引起巨大的“动”如此玉郎,闺阁千金莫不翘首以盼,冀望他的目光能在自己身上多多停留。

 他和她犹如云泥之别,燕泥收回痴痴的目光。她不聪明,但她不是傻子,隐约明白他这样做的目的,二人身份有别,今生只能为主奴。

 望西的目光在席间搜索她的身影,这些日子,他时时刻刻都在盼望她像以前那样不期而至,出现在西园,告诉他她会继续做他的小奴,拿回属于她的木簪。

 可是,她让他失望。既然,她不愿意做他的小奴,那么他去寻她又有什么意义?真的一点意义没有吗?他扪心自问,他的心遗落在她身上,不索取她的回报,不是他的做事风格。

 不知她的伤势如何?望西下意识地轻抚包裹药草的左掌,他有意识地拖延伤口的愈合速度,让每一分疼痛提醒自己犯下的过错。

 终于,他看到她了。她瘦了好多,气晦暗,形容憔悴,不复当神采。一刹那,他的心不可遏止地疼痛,他的惩罚伤到她了。喜筵过后,他一定找到她,要她拿回簪子,不管她愿不愿意。

 燕泥感到一道强烈的目光,她下意识朝望西的方向望去,正好对上他痴的目光。她双颊火辣辣地发烧,比那天他打她还烧得厉害。

 他可不可以不要用那种眼神望她!她现在一脸病容,变得好丑,她不想让他看见目前的样子。她只得埋头吃菜。

 她怎么能够回避他的目光?她已经到不想看他的地步了?小奴学会反抗主人。好,很好!

 望西怒气发,霍地起身,不顾场合,大步朝燕泥走去。

 燕泥来不及反应,天旋地转之间,就被他抱出了大厅。

 众宾客一阵哗然,搞不明白尊贵的上官三少抱走一个下人做什么。只有老狐狸上官望东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的招数成功了!

 他笑眯眯地安抚道:“余兴节目,余兴节目,大家尽管安心吃!等会咱们闹房。”

 ----

 大厅不远处,望西将燕泥放下,皱眉道:“你瘦了好多。”

 燕泥低头不愿意展病容,闷声答道:“恩。”

 “还痛不痛?”他执起她的右手问道。

 “有点。”他的左掌怎么包得和她右掌一样?“主…三少爷,你的左掌怎么包成这样?”

 “伤口裂了。”他轻描淡写道,隐瞒自己将手骨捏碎的事。

 她心痛地拿起他的大掌贴在脸颊“醉酒那天晚上,我是不是很过分?”

 “没有。”他故意隐而不说,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实在有损他主人的威严。

 “哦!”她低头不语,不知道说什么比较好。

 “你拿着它,我送出去的东西,没有收回的习惯。”望西别扭地将木簪入她的发丝。

 “三少爷…”燕泥猛然抬头惊喜地望着他,他居然还要她这个小奴。旋即,俏脸的光芒又迅速黯淡,他是因为习惯小奴燕泥的服侍吧!

 他都已经低头了,她还想怎么样?他声说道:“我怎么了?不许你取下,我已经在你头发上。”

 燕泥轻声应道:“知道了!”算了,别再计较主奴关系,只要他一不嫌弃她,她还是可以跟在他身边享受他的恩情,即使短暂,享受片刻也是幸福。“润月姐姐,出嫁了。”

 “恩。”

 “你会不会想她?”她渴望知道主人对与自己有关系的小奴嫁作他人妇,做何感想。

 “我为什么要想她?”望西不明白润月出嫁关他们俩什么事。而且,他为什么要想润月?莫名其妙的问题。

 如果,润月姐姐知道恩情一场换来的是这个答案,她会怎么想呢?大概,她笑过即忘。毕竟,润月姐姐曾经说过“主人哪有自家相公贴心”燕泥忍不住想,如果自己出嫁主人会不会想她呢?

 “如果,换成是我出嫁,主人会不会想我?”她紧张地注视他。

 “你敢!你要是嫁,我就把你抢回来。你这辈子只能跟在我身边。你若嫌右手的印子不够深,我帮你的左手再弄一个。”

 燕泥满意地笑,够了,得到最接近的答案就够了,别再管其它的。

 望西霸道地说道:“你只能是我的小奴。听懂了吗?”

 “我只有你一个主人。”燕泥认真地说道。

 望西的左掌迭在燕泥的右掌,换契约。“不许反悔。

 “永不反悔。”

 昏暗的不远处,有人饶有兴趣地注视这一幕,笑闪亮的白牙。

 ----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场景再次在燕泥眼前上演。她真不明白是自己的运气太好,还是太坏。竟然,再次碰上活宫义演,主演依旧是润月和主人上官望西。

 润月姐姐已经身为人,红杏出墙对得起自己的夫婿吗?而且,新婚仅过三,她的出墙速度未免太快。还是,她是被主人强迫的?

 燕泥小拳攒紧,准备寻找真相。如果,润月姐姐是被主人强迫,那么她会劝主人另换人选;如果,润月姐姐是自愿的,那么,她的夫婿太可怜了,她会选择劝导润月姐姐,大家都不会受到伤害。

 “哦…噢…唔…西郎,你找的…唔…地方真…啊…没人发现…唔…”“恩唔…我选了很久,还是这里方便。”

 “噢…你的好烫,恩…好舒服,用力…哦…用力…唔…”“不烫,你还会喜欢吗?”

 “死相…啊…啊…好满哦…对…嗯…就是这个…哦啊…力道…噢…”“该死,你咬得我好紧,恩…”

 “谁让你…啊…哎呀…那个那么大…呀…哎…”“唔…,喜不喜欢?”

 “恩…我爱死啦…哎…呀…哦…啊…”“我也爱死你的小花,呃恩…”

 燕泥默默地退开,主人和润月姐姐互相喜欢…,她还是和润月姐姐谈谈吧!毕竟,她的行为确实是给人带来伤害。她刚刚出嫁怎么能做如此越轨之事,亦或是她已经习惯承接主人的爱?她怎么不考虑一下她的夫婿?

 主人为什么招惹一个已婚妇人?

 燕泥想到最后,脑海中只出现这个令她惑的问题。

 “润月姐姐,近来可好?”燕泥轻声问道。

 润月风情万种地抚摸鬓发,说道:“滋润着呢!”

 那种话题教她如何启口?燕泥难以启齿,她只好东拉西扯地与润月胡乱聊,聊到最后无话可说,坐着与润月干瞪眼。

 润月没好气地瞪她,小傻妞简直浪费她时间,有什么话就说嘛!吐吐的,打扰她的美容觉,罪不可恕!润月朝燕泥出两记必杀白眼。

 燕泥委屈地瞪她,要不是你不守妇道,我犯得着提醒你吗?亏我一直以为你是好人。瓜分我的主人,罪不可恕!燕泥回敬润月的白眼。

 终于,润月收回必杀白眼,说道:“燕泥妹妹,你有什么问题就快问,我等会要去准备明天上香的供品。”磨磨蹭蹭的,姑没时间陪你干坐。

 “呃,润月姐姐,你…你是不是和…少爷很…很熟悉?”燕泥鼓起勇气,期期艾艾地问。

 小傻妞弄半天是问这个,润月没好气地说:“一般吧!”

 “哦,一般的程度是多少啊?”一般?好混淆视听啊!要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这是“一般”的程度。

 润月瞪她一眼“一般的程度就是少爷对我视而不见,管理不好库房严惩不贷。”末了,她瞟一眼燕泥涨红的小脸,脑中灵光一现“啊哈,我懂了,你知道我相公是大少爷的副手,所以想托他在大少爷面前为你美言几句,好让他再喜欢你,对不对?可是可以啦,不过,他最近陪少爷们出门办事去了,等他回来再说吧!”

 润月一口气说完,得意地看着燕泥,不佩服自己眼光锐利,小傻妞就是小傻妞,脸上有什么全表现出来,藏都藏不住。恩,喝口茶水,润润嗓子。

 ----

 “和大少爷没有关系。”她什么时候喜欢大少爷?她怎么不知道。

 燕泥的话让润月眼角搐“和大少爷没关系?那你干嘛问我和大少爷是不是很熟悉?!”润月再奉送一记白眼。

 “是…恩…是我的主人三少爷。”

 “三少爷?我只见过他两次。”

 盖弥彰,我倒是见过你和他好两次,燕泥暗道。“润月姐姐,女子出嫁后有几条是不可犯的?”

 干嘛?考她啊!“七条。”

 “其中哪一条是不可犯的?”

 “逸。”

 “你对得住你的相公吗?”

 “当然对得住。”天天恩爱,害她骨头都快散架了啦!

 “你…你不知羞。”呼呼,终于说出口了,感觉真好。

 小傻妞造反了!润月柳眉倒竖“我怎么不知羞?你倒是说说。”

 反正都说出口了,她直说吧!“润月姐姐,你婚前的行为谁也管不着,可是,你现在已经是有夫家的人,怎么还和我的主人好?你把你的相公放在什么位置?做过还不承认,不是逸是什么?况且,我还看见你…”润月的耳朵自动过滤不必要的信息“等等,再说一遍,你的主人是谁?”看来有必要搞清楚一些事。

 “三少爷。”

 “大少爷呢?”

 “和大少爷没有关系。”燕泥板着小脸重申一遍。

 将以前的事情串起来,润月恍然明白,她们俩一直在同鸭讲,燕泥的主人是三少爷,那么不就意味着…

 哇──,她的偶像,她不要啦!润月异常激动地问:“你什么时候破了三少爷的‮男处‬身?”

 润月姐姐好像比她还激动耶!“进府没多久吧!”主人居然是‮男处‬?恩,有必要好好问问他。

 呜,她的偶像配小傻妞,好可怜!润月掏出手绢为她的偶像抹一把辛酸泪,然后好奇地问:“他的技巧怎么样?!”呜,好想带领他成为男人哦!润月扯着手绢暗想。

 拜托,他的技巧怎么样,你还用得着问我吗?燕泥臭着小脸说道:“你不知道吗?”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和他好过。”

 “润月姐姐,你老实承认吧!你只要不再和主人…,我不会告诉你的相公。”燕泥义正严词地说。

 润月盯着她好一会,才“噗嗤”一声笑出来。她慢条斯理道:“要我答应你可以。不过,你先告诉我三少爷的技巧怎么样。”

 “恩…很好。”

 “好到什么程度?”

 “呜…,润月姐姐,你应该和你相公恩爱的。”言下之意是别来瓜分我的主人。燕泥哭得小脸通红,赤子之情溢于言表。

 润月叹口气“你爱上他了。不妙,小奴唯一不能做的事就是爱主人。傻丫头,你爱得很深呢!”

 “什么是爱?”燕泥一怔。

 “爱嘛!”润月眼睛一转,决定还是不告诉她为妙,免得她傻乎乎向三少掏真心换来嘲笑的下场“爱是藏在心里的秘密,当你遇见一个人想对他倾诉,很喜欢、很喜欢他,但是却噎在嘴里说不出,就是爱。因为,你一旦告诉他,你的爱就烟消云散了。”恩,好高深的见解。润月在心里为自己鼓掌。

 “那…我是…爱…他的。”燕泥仍旧哭得嗒嗒。

 “爱他,不要告诉他,说出来会不灵。”润月重申一遍“哎呀,你别哭了,看得人怪心烦的。你见到与我好的男子是我相公啦!”

 “胡说,我见过你相公,长得完全不像我主人。”骗谁啊你!燕泥小嘴一憋。

 “唉,我怕你啦,别哭!再哭,我就不说了。对嘛!这样才对!我从头说起吧!”

 原来,润月两年前被大少爷上官望东买进府,用来破三少爷的‮男处‬身。当晚,她惊鸿一瞥三少爷庐山真面目后,被他扔出西园大门。从此,奠定三少爷在她心目中的神圣偶像地位。

 前段日子,背伤好后,身体得了怪病,恰进假山暂避,没想到遇见现在的夫君解救她于水深火热中(润月自动窜改言辞,省略那场惊天地泣鬼神的爱)。

 后来,她偶然发现他会易容术。因此,她乞求他足自己内心的偶像情结。所以,…

 “所以,我看见的主人都是你相公易容的?!你为什么称他西郎?”歹命哦!

 “你笨哦!我相公叫‘丁玉希’,我当然叫他希郎!”润月一副你粉笨的样子!

 此“希”非彼“西”作死哦!她错怪主人了啦!顿时,燕泥脸上出现三条黑线。  M.ZikKxS.cOM
上章 床上的泥娃娃 下章